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夏目友人帐]一路光荫(二)

 

文案:

     如果分开是无法避免的事情,那么能够再次相遇,是否是件幸福的事情呢。

 

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一段记忆的少年夏目贵志依旧还是普通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唯一不同的,就是,他能够看得见妖怪,以及继承了祖母玲子留下来的契约之书,友人帐。

 

但是,记忆里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个重要之人存在,随着某个有着苍红眼眸的男人出现,更加清晰起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的场静司x夏目贵志 ┃ 配角:名取,猫咪,田沼,妖怪众 ┃ 其它:的夏治愈向

 

==================

 

  ☆、友人帐与守护者(上)

 

 

  虽说是初春,气温也渐渐转向炎热,下午仍是一片晴空万里,刺眼的阳光直直射到草地上,带来让人难以忍受的高温。

  即使几乎处于有树荫投下的阴影里,却还是能感觉到不断上升的热量由皮肤接触空气的位置慢慢传到面上,使额头上冒出一连串汗水。

  在这种气候里跑动,还真是考验人的忍耐性呀…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今年还未满16岁,面容清秀身形消瘦,拥有棕发琥珀色眸子的名为夏目贵志的少年,像是对如今的状态习以为常了一般,仅仅只向身后投去无奈的一眼,身体继续着向前奔跑的动作。

  遇上这种事…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他先引到没有人的地方去啊…

  虽然一定是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也的确是不可能发生在普通人身边的现象,可是,在此时,追赶在夏目身后,那个有着巨大身躯和一只眼睛的,叫唤着“名字,还我名字”的奇怪生物,确实是,被人称作妖怪的,非人之物。

  [夏目,夏目你怎么了]

  [没事!田沼君我马上回来!]

  这里本来就是学校附近的树林,所以夏目这样的到处跑动,自然也会遇到相熟的同学,见到夏目疲劳和焦急的模样,出于关心对他询问。

  被那妖怪追的气喘吁吁的夏目也来不及做多解释,只是挥挥手,随便说了几句就向更远的地方跑去。

  穿过茂盛的草丛,往里则是更加茂盛隐蔽的树林深处,连剧烈的日光都被阻挡在层层叠叠的树叶之外,环境有些幽暗,由几棵粗壮的大树围成一小片空地。

  在那空地前方,则是一个小型神社,边上搭着一个有流线形屋檐的小型鸟居,而在那之中,正坐着一只憨态可掬的圆圆胖胖的三色招财猫,肉肉的手掌并在圆圆的脑袋边,眯着小眼睛,三角嘴咧开像是在微笑。

  尽管看起来栩栩如生,却也只是普通的泥塑,并不是拥有鲜活生命的生物。

  而注意力全在身后妖怪上的夏目也并未去看屋子里的猫咪,只是全神贯注的听着身后动静,和妖怪保持一定的距离。

  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吧…

  夏目将手伸进口袋里攥住一张薄薄的纸,脚下速度稍稍减缓,回头看一眼那穷追不舍的妖怪,心中暗自思量。

  这里…不会有人经过…又空旷…抓紧时机!

  脑中思索着对策的夏目没注意到,自那鸟居的后面有一根细长的草绳,挂着形态奇异的纸片,连接在另一柯树的树干上,刚好就迎着夏目放下的那只脚。

  [啪!]

  [好…好痛…]

  被突来的阻挡一绊,夏目整个人重重的摔到,脚一软坐到地上,脚边那根绳子也因这冲击而直接断成两节。

  什么东西断了…

  夏目脑子里只闪过这一个念头,就没有时间才去顾及这个意外。

  趁着这个间隙,那妖怪已经追到了夏目面前,一伸手就能碰到夏目的距离。

  就是现在!

  放进口袋里的手攥着那张写满花纹的纸向前一扬,贴在那妖怪身上,被那妖怪的妖气释放产生的强烈的气流吹得呼呼响,少年宽大的白色衬衫也被风灌满而胡乱晃荡。

  [非人之物,听吾之命,定!]

  将双手合十置于胸前,少年紧紧盯着贴了符咒的妖怪,微微动唇。

  伴随着他口中咒语吐出,那张符咒发出眩目的白色光芒,幻化成一道银色的光圈,缚在那妖怪身上,让他无法动弹。

  由妖气带来的气流也平息下来,一切归于寂静。

  [呼…呼…]

  夏目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用手擦去额头上蔓延的汗水。

  总算暂时平安了…不过…一路都在呼唤着名字…

  明白又是被那个的存在所吸引,夏目叹了口气,看向被绑住而发出愤怒的呼声的妖怪,犹豫了几秒,开口说道。

  [妖怪先生,我现在并未带着友人帐,可以请你等在这里,我放学以后拿着友人帐回来,把名字还给你,好吗]

  不知道面前的妖怪是否能够平静下来,夏目也不敢轻举妄动,紧张的注视着妖怪的一举一动。

  被术法缚住的妖怪听了他的话,低着头,杂乱的长发盖住了他那睁得大大的一只眼睛。

  过了半晌,只听见一阵有些含糊的词语从那个妖怪嘴中传出。

  [铃子…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我…一个人…很寂寞…一直在等你叫我…为什么…我等了50年…你一直没有来…我只能来找你…]

  听着他这样像是自言自语的话,感受到他悲伤的情绪,夏目愣了愣,面上露出愧疚和难过的表情。

  又是…怀念着祖母的妖怪吧…友人帐上的每一个名字,拥有他们的那些妖怪,都与祖母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也有各种各样的约定,只不过,都没能实现…

  而被记下名字的那些妖怪,大部分都只是在等着祖母来呼唤而已…

  这些妖怪…和祖母一样…很寂寞啊…

  [虽然没有办法…我还是要告诉你…祖母已经不在了…我是她的孙子…夏目贵志…]

  一边轻声解释,夏目收回束缚着妖怪的术法。那妖怪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保持着呆呆站住的样子。

  只是用那只大大的眼睛盯着夏目,眼框似乎渗出了浑浊的泪水。

  [相当抱歉…但是…]

  [夏目!夏目!]

  正想继续解释下去的夏目,被从远处传来的呼喊声给打断。

  在夏目来的方向,有着夏目所熟悉的声音越渐靠近。穿过茂密的树林,一个与夏目身着相同服饰,黑色短发黑色双眸,身形修长的少年跑过来,径直冲向夏目,把刚好比他矮半个头的夏目挡在身后。

  [田沼君你怎么会…]

  [夏目!是不是又遇到妖怪了!]

  那被夏目称作田沼的少年一脸惊慌和担忧,尽管把夏目挡在身后,也说出妖怪的事,却像是看不见妖怪似的,目光在不断游离,身体因为跑得太急还有些发抖。

  [没有关系田沼君…我正在和他交谈…没有事的…]

  好不容易劝得田沼放下戒备的态度,站到一边,但也没走太远,还是十分紧张的盯着夏目,一副害怕他会有危险的神情。

  夏目松了口气,对于田沼过于担忧的态度有些无奈,心里却是感动的。

  毕竟,名为夏目贵志的16岁少年,有着一个完全无法告知普通人的秘密,那就是,能看见那些非人之物-妖怪,并能与之交谈。

  因此,自他父母双亡后,由于分不清人类与妖怪而被当作不诚实的孩子,便被不同的亲戚推来推去。

  然而到了10岁那年,他在他现在居住的小镇,八原出了车祸,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醒来后的自己不仅见到了对自己十分和善友好的据说是现在收养自己的藤原夫妇,也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何时学会了应对妖怪的符咒,咒语。

  而关于失去的记忆,他也实在无从记起。

  同时,自从车祸后丢失了许多记忆,对待其他的人都有隔阂,对于陌生的环境和不熟悉的身体本能不知如何接受,害怕着妖怪,很长时间无法与人普通的交流。

  如果不是后来遇到八原森林里的那些和善的对待他的妖怪朋友,和认识能够感觉到妖气的田沼以及可以用阵法看见妖怪的多轨的话,自己一定会继续难受下去…

  真是太庆幸,身边有他们陪伴着了…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慢慢去了解妖怪,听到他们的孤独...

  把目光重新投向站在他面前只是默默流着眼泪的妖怪,夏目轻轻叹息一声,劝慰道。

  [那个…不要难过了…可以的话,能够在下午来这里等我么…那时就还给你…]

  妖怪抬起头看了夏目一眼,非常果断的摇摇头,语气依旧含糊不清。

  [之前…也是…铃子…再也没来…我不想…再等…]

  [可是…]

  看着那妖怪满脸悲伤失魂落魄的模样,夏目不忍再拒绝下去,只得点点头,作出让步。

  [那么…好吧…我现在回去家里拿,你和我一起去吧,可以吗]

  [夏目,太危险了…]

  见妖怪停止了眼泪,看过来的大眼睛里换上了激动与欣喜。夏目笑了笑,把头转向说出反对话语的田沼。

  [田沼君…可以帮我向老师请假吗…只是下午而已…没有事的…他是个很好的妖怪呢…]

  棕发少年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满是温柔和真诚,清秀的面容带着温和的笑意。

  田沼无可奈何的颔首,眉头松开,算是同意了夏目的要求。

  [好吧…但是夏目你也要小心…解决完了就赶紧回学校。]

  [我知道了,田沼君,那你赶快回去吧…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没有关系,我们是朋友啊夏目…那么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看着田沼的背影在交错的树叶间消失,夏目转过身,对那沉默不语的妖怪微微弯起嘴角,笑容温润。

  [那么,跟我一起回去吧。]

  说着,向前迈了一步,那妖怪也很快跟上来,紧紧的走在夏目身后。

  再不会出什么意外了…算是平息了吧…

  想到可以用那个东西返还那妖怪的名字,夏目如今才算真切的放下心来,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路上,理所当然的,也就没有看到,刚才被夏目踩断绑在那上面的绳索的小型鸟居里,本该安静坐着的三色招财猫,此时却已无踪无影。

  

 

  ☆、友人帐与守护着(下)

 

  正是午后,阳光比起方才还更刺眼。夏目用手拨开横在眼前的树枝,立刻被突来的日光照得不由闭上眼,稍微缓了片刻才睁开眼睛。

  真是…这样的天气,相当的炎热啊。

  抹了一把因为过度运动而从额头不断滴落的汗,夏目加快速度往家里走,一边也注意着身后的妖怪是否有跟上。

  在被日光洗礼的街道上走了大约一刻钟,一栋由围墙所包围的两层古典和屋出现在眼前。

  这围墙内种植着几株樱花树以及普通的绿色大树,正好在花季末尾,稍有微风吹过,就会有花瓣纷纷落下。

  院子的门向内开启,能够看到,院子里,在树与树之间悬挂着钢丝,一位看起来40出头的妇女正在往上晾洗好的衣服,刚好抬头,就看见夏目站在门口,立刻放下手中的衣服,带着温和的微笑走过来。

  [回来了啊贵志,呀,怎么脸色不太好呢这么热的天气,连帽子都不带怎么可以。]

  面容慈祥的妇女拿出湿毛巾擦拭着夏目头上的汗,语气带着责怪,却是出于对夏目的关心。

  [活泼是好事情,但是要注意身体的健康啊。况且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啊,可千万不要生病了呀…]

HE   温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