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龙族同人)[龙族楚路]璀璨星光(架空娱乐圈)

 

书名:[龙族楚路]璀璨星光(架空娱乐圈)

作者:禾君

文案

这是一个小明星和他的小助理一边谈恋爱一边奋斗的故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现代架空 娱乐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子航,路明非 ┃ 配角:何潇,诺诺,路鸣泽 ┃ 其它:龙族,架空,娱乐圈

 

1.本文现代架空,龙族里的人部分会登场,有畸形黑化纯属正常现象,请放心食用,若出现反胃等不适症状,请立刻停止服用。

2.本文情节冗长感情慢热,坏人一把情敌几个,作者更文速度全凭心情,想到啥写啥不考虑前因后果BUG无数,如果您坚持服用,请保证您拥有一颗金刚心。

3.本文不走小清新没有重口味,不卖肉不卖萌,槽点无数雷点爆棚,请一边吐槽一边服用。

4.本文作者有严重的精神病史,偶尔抽风纯属正常现象。据说读者留言可以缓解此症状。

5.这是一个小粉红变天王的故事。情节烂俗,作者文笔不敢恭维。楚攻闷骚傲娇和路受温柔人妻等有违江南原设定的属性请您一笑而过……

 

==================

 

  ☆、第一章

 

  第一章

  “要我帮你介绍工作?”手机那头的背景音是键盘咔嗒咔嗒的响声。路明非一脚撑地将单车堪堪停在白线后边,换了右手拿手机,顺道甩了甩酸疼的左手:“怎么?不行啊?”

  “也不是不行。”那头的人还在敲着键盘,“问题是我介绍的工作你能胜任么?”

  临近中午太阳已经有些晒,十字路口的红灯秒数多得吓人,周围汽车堵得密密麻麻一长串儿,空调呼啦呼啦吹,前盖下的发动机嗡嗡震动,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热得让人快要窒息。路明非撩起T恤擦了擦脸上的汗,不爽地回答对方:“你倒是说说什么工作,看我能不能胜任?”

  “我们公司缺程序员您来么?”那头的人带着戏谑地笑,“不是我说你,废材师弟,你的电脑除了网游连个片儿都没有吧?”

  “有没有片儿要你管!”路明非吼回去,红灯快变绿了,他踩着单车一手抓龙头一手抓电话,语气软了下来,“师兄,好师兄,你也知道我家那个情况我也不能一直白吃我叔叔婶婶,拜托啦,帮我想办法啦。”

  “唉,师兄这次真的不是想打击你的自信心啊师弟,三流大学本科,冷门专业出来的还想找个什么好工作嘛?就你那菊花成色拉皮条都没人要吧?”那头唉声叹气。

  路明非臊得脸通红:“我……”

  “哎呀,不说了,我替你留心着,你自己也别堕落啊,多上人才市场逛逛,虽然你不是个人才啦。”

  “你不埋汰我会死么!”

  挂了电话,路明非蔫蔫地踩着单车。说不难过是假的,他也想好好读书当个精英啊,可是有些人他天生就和读书无缘。以前总拿那些清华北大毕业找不着工作的例子来安慰自己好大学不一定有好出路,现在他总算明白了没有好大学压根儿就没出路。

  烈日下他吃力地踩着车,老旧的自行车发出嘎吱嘎吱的□□,连前篮里的白菜都快晒脱水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汗水沿着背部缓缓流下,衣服紧紧地贴着皮肤,粘糊糊的非常难受。一辆又一辆汽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留给他一脸燥热的尾气。他想到自己的前途就像现在的路,没有终点,堵塞得让他走一步都艰难。

  眼眶闷闷地发着痛,路明非大口吸气,空气像块水泥堵在他的喉咙里。

  拿钥匙打开门,婶婶的大嗓门立刻从厨房里传了过来:“路明非!你买菜买到茅坑里去了?这么久才回来!饿都给你饿死了!”

  路明非习惯了婶婶的大喊大叫,很淡定地把菜提到厨房,解释道:“对不起啊婶婶,路上太堵了。”

  “真是,要你有什么用啊?毕业个把月了还没找到工作,天天白吃白喝养你多亏本!”婶婶似乎完全没注意路明非糟糕的脸色,她一边从路明非给她的塑料袋里翻出葱来切,一边碎碎念,“路鸣泽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三天两头往外跑,没一个安生的……”

  路明非没太注意婶婶后来在唠叨什么,他钻进卫生间洗了个脸,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蓬头垢面,衣服湿呼呼地贴在身上,路飞图案的脸上沾了两滴早餐饺子上的油,看起来像滴了两滴血泪,路明非苦笑着把衣服脱了,扯了澡帕就着冷水把身上擦了擦。

  出汗出得热腾腾的身体遇到冷水瑟缩了一下,冒出一排排鸡皮疙瘩来。浴室门突然被打开,路鸣泽探了脑袋进来,吹了个口哨:“哥哥好身材。”

  “出去!”路明非难堪地遮住□□的上身,低声怒吼道,“进来要敲门,基本的礼貌你知不知道?”,还有他这身材一看就是宅家多年修炼而成的典型白斩鸡式二次元死宅身材好么。倒是路鸣泽,去国外读了个大学回来整个人带着一股欠扁的资本主义腐败气息,偏偏叔叔婶婶就吃这套,逢人必说我儿子在美国干啥干啥,一人小资带着全家鼻孔朝天。这也更加衬托出路明非这个连个名字都叫不出的三流大学毕业的人在这个家里是多么的没地位,婶婶只有在买菜/马桶漏水/洗衣服/搞大扫除/她要出门路鸣泽没人做饭给他吃等等时候才会想起路明非的存在,跟路明非说话时那个勉为其难的样子让路明非觉得她就是太后,自己就是太后的……夜壶。

  “哥哥,工作还没找到?”路鸣泽干脆进了卫生间,把门一关。几平米的卫生间站了两个大男人立刻显得拥挤起来,路明非不自在地把身体往远离路鸣泽的方向移了移:“没找着。开玩笑,我又不像你是个大海龟,那么多高企大学抢着要。”

  “哥哥,我……”路鸣泽突然上前一步,逼近路明非,把路明非吓得往后一靠,整个背砸在镜子上,肩膀被镜子角戳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幸好这时婶婶开始砸门:“出来吃饭了!”路明非赶紧推开路鸣泽:“吃饭,吃饭,有什么事吃饭的时候说。”他赶紧套上衣服打开门逃命似的跑了。

  饭桌上路鸣泽没开口,路明非也有些心虚,赶紧扒拉完饭借口说去找工作就遁出门去。

  路明非顶着烈日在商业街溜达了一圈,这个见鬼的天气让出来血拼的女人都缩在有空调的甜品店里补妆去了,连一旁的行道树都有气无力地耷拉着叶子。没过多久路明非又闷出了一身臭汗,他蹲在一个店子招牌形成的阴影里,摸出手机给之前的师兄打了过去。

  “喂?”那头通了,师兄嘴里还嚼着饭。

  “师兄,工作的事……”路明非扒拉着鞋带,“您看能不能尽快啊?”

  “尽快?尽快拉皮条么你?”那头的人呸地吐出一块骨头,“路师弟,不是我说,你也太走狗屎运了!”

  “啊?”路明非茫然,“啥?”

  师兄大概是很激动语速有些快:“你知道么之前我挂了你电话后一个妹子拿着电脑来找我要我帮她杀毒妹子啊妹子你知道么那个妹子身材真是超正点……”路明非无语地听完师兄用一大堆形容词形容妹子的身材,终于话题扯到了正轨,“然后我就跟妹子顺嘴抱怨了一下你找不着工作的事,她就跟我说她表姐那缺一个助理。”

  路明非抓着了重点:“助理?”

  “她表姐是个明星经济公司的,他们正在招明星的助理。”

  明星的助理?!

  助理?!

  “不过有点儿苦就是了毕竟是贴身助理……诶我说路明非你在听么?”

  “在听!”路明非赶紧抱紧了电话,“我能去么?当助理?我会很多家务,也会做菜!”

  “我是没什么意见啦,你愿意就成。等会我把地址发给你啊。”

  “嗯!太感谢你啦师兄!”

  “诶!客气什么我俩啥关系!请我吃顿大餐就成。也不用太大,顶级商务酒店顶楼的西餐厅差不多了。”

  “……”

  第二天路明非起了个大早,在卫生间洗刷了半天终于把他那永远翘着两根呆毛的一头乱发打理服帖了。翻出唯一一套大学时师兄陪他去买的西装,穿上以后发现有些大了,这几个月四处找工作让他消瘦了不少。他一本正经地打了领带,最后打结的时候他有些恍惚,好像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个女孩儿帮他打领带时微微颤抖的长睫毛,白皙的十指翻飞让一个漂亮的领结绽开在他领口。他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想把自己打醒。他早就知道了自己和那个女孩儿无缘了,路明非你还在奢望什么?赶紧搞定这个工作才是大事。

  他揣着单车钥匙准备出门,在经过餐桌时看见上面摆了一包湿纸巾,想起昨天出一身臭汗的经历,他拿过湿纸巾塞进了口袋里。在门口穿鞋时路鸣泽揉着眼睛从卧室出来,看到路明非时他微微皱眉:“你去干嘛?”

  路明非懒得理他,只说:“有事要忙,告诉婶婶我中午不回来吃了。”

  路鸣泽看着路明非穿着西装的样子,他的西装明显大了,身材撑不起衣服,看起来有点儿猥琐,路鸣泽说话的时候带着难掩的讥笑:“你这是要出去相亲?”

  “啊?”路明非愣了,随即感到深深的无语,“神经病,我相个屁的亲。”

  “那你去干嘛?”路鸣泽趿拉着拖鞋走到路明非跟前,他在国外几年长高了很多,路明非挺直了背发际线才到路鸣泽额头,路鸣泽说:“看你穿这么正式不是相亲是干嘛?不过不是我损你哦哥哥,就你这个怂样子,没有哪个妹子会看上你的啦。”

  路明非懒得和路鸣泽理论,他自己是什么怂样难道他自己不清楚?路明非早就破罐子破摔了,路鸣泽这招根本就激不到他。路明非说:“是啊是啊,我就是怂了。关你屁事!”

  趁路鸣泽还在恍神,他马上拉开门冲了出去,把门用力地甩上发出“哐”的一声响。

  路明非嚼着五毛钱一个的肉包骑着吱呀乱叫的旧单车到了“皇冠”娱乐公司。这个娱乐公司总部坐落在本市最繁华的商业圈中心,高挺的大楼直冲云霄,路明非抬起头,被高楼的玻璃墙反出的太阳光刺得眼睛生疼。

  大楼门口围了一大圈粉丝,他们手里提着礼物、举着灯牌或者横幅,伸长了脖子等待他们偶像的到来,一旦有保姆车停在门口,他们就会尖叫着冲上去,将偶像团团围住,把礼物塞进他手里,奢望着和他说一句话。

  助理和保镖礼貌地隔开粉丝,偶像朝粉丝们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在尖叫声中快步走进大楼。

  这一幕不断地在这幢大楼门口上演,换了主角配角也不曾间断,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年轻的俊男美女。你方唱罢我便登台,像严谨的新陈代谢一样循环往复。

  那时的路明非脑子里还涨满着年轻的热血,期望得到即将到来的这份新工作,希望看一看传说中有大批美女的娱乐圈,甚至幻想自己成了一个美女明星的助理……

  “面试已经开始了,在十五楼东面的会客厅,找不着就问下路。”

  “知道了!谢谢!”路明非挂了电话,师兄很义气地帮他搞到了那个妹子表姐的电话,表姐很客气,对人好不说,声音也相当好听。

  路明非在一楼绕了一圏才找到了电梯,电梯门正要关上,他赶紧大喊:“等——等!”

  电梯门停顿了一下再次打开,路明非赶紧进去,电梯里只有一个男人,他道了声谢谢,男人点了点头。

  电梯门合上,男人按了十五楼,路明非心想竟然和我一楼,不会也是去应聘的吧?

  他偷偷瞄了一眼那个男人,很高,侧脸看起来非常帅气,头发有些长,刘海遮住了眼睛,穿着短袖,浑身汗津津的应该是刚做完剧烈运动,空气里有淡淡的汗味,不是很难闻。路明非觉得自己一身西装包得严严实实在这个季节看起来比较像个有病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