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霆峰]好胜

 

文案

我不过是好胜,不过是想将你稳稳地护在身后。

我不只是好胜,不只是想看你颓落的表情。

我告诉自己你本来就属于我的怀抱,却忘了你的心有不甘。

事到如今成熟后的我却还抱着不成熟的想法——

再一次的,与你相爱。

而这一次,我想用一生与你争胜,没有谁对谁俯首称臣,没有谁把谁当作战利品。

对手,用来尊重;爱人,用来相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伟霆,李易峰 ┃ 配角:古剑其他演员 ┃ 其它:霆峰,HE

==================

 

  ☆、引子

 

  我是陈伟霆。

  此刻坐在一台老款台式电脑前敲打着你们即将看到的文字,时间是凌晨三点。

  别误会,我没有那么勤奋,文编的工作已经被炒,今天是我待业在家的第八天。

  我只是想破碎的拾起些自己一直不愿忘却的故事。

  我好像再也不能爱上一个人,又好像能随随便便的爱上一个人。

  而给了我这种感觉的人是一个教会了我很多的人,他告诉过我不要挽留一定会走第二次的人,于是我放手,他走了。

  他叫李易峰。我暂时不想具体描述他的模样,因为对于一个过于熟悉的人,若要把能够脱口而出的细节通通打成文字,该是多么麻烦的事。

  我们故乡不同,从小成长环境亦是截然不同。而两个处处不同的人能够在一起,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缘分。

  我们相遇在一个不大的城市,从那里的大学毕业后我便再没有回去过,那是一个花一块钱坐上公交车就能看到大海的城市,现在这个时节,天气入秋,那里的海风应当是很冷的,它会沁着永恒的咸味吹拂着每一对挽着手臂的伴侣,然后为他们制造偶像剧里男主脱衣披给女主的机会。

  关于李易峰,我存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大学毕业照。另一张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喝酒吃海鲜时的留念。当时我们打赌,谁先要到了高冷的师姐陈紫函的电话谁就请客。连我也没想到我这种闷闷的性格竟然率先要到了陈紫函的电话,也许她当时真的以为我是有重要的事要联系她吧。

  没办法,无心的一个赌,我们便去吃了这么一顿饭。大晚上海风冷冽,扎啤冰凉冰凉的,我们在海边冻的瑟瑟发抖,这顿饭注定是吃的不够愉快。我的酒量着实不如他,虽说是没喝尽兴,我从小摊的马扎上站起来的时候仍旧开始迷迷糊糊的打着晃。

  “掏钱啊!”李易峰当时大概冲我喊了这句话三十遍有余。

  “哈哈哈哈哈……”我挣开他搀着我的手,竟缩到桌下大笑不止。

  “好好,我先付了,我先付了……”他无奈的摸向自己的裤兜,然后继续往起里架我。

  “哈哈哈哈哈……”我绝不是因为逃避了买单的大笑,而是……我也不知道,只是想笑,听到什么都好笑。

  “等一下!”他突然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塞到我手里,“万一你醒了以后忘了是我买的单怎么办,你,哎!你别笑了!陈伟霆!给我拍张照!”

  他拿着钱包一本正经的摆了个pose,我便大笑着为他拍了一张照片。

  于是那张因为手抖而模糊的照片成为我们的往昔之一。

  至今遗憾,那第一顿一起吃的饭钱我再没有机会还给他。

  第二天他见到我时走路的步伐变得很快,我想着和他从宿舍一起去教室,按着我正常的步伐却是只能跟在他身后,印象里从那之后挺长一段时间我们再没有并肩的时候。

  可是我感觉到他会在某个离我很远的位置停下来回头看我一眼,等我走近他的时候他又很快地走在我前面。他对我若即若离,在很久以后他告诉我,那段时间反而是他遇到我最愉悦的时光。

  抱歉,我的记忆是零散的,因此我只是把每个能留到今天的片段呈现出来。

  事情已然过去很久,说起来的时候也不过如同在讲别人的故事。

  李易峰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竭力用表面的云淡风清掩饰内心的惶然,你真可笑。”

  现在我已做到无需假装,而他恐怕仍是为我觉得好笑。

  我抽烟的样子很难看,烟滚过我的鼻腔,给我一霎时骤热的刺激,然后大段的烟灰断落在键盘上。

  我意兴阑珊不想打什么字了,只是把键盘倒扣过来敲打,让烟灰落出。                        

作者有话要说:  

 

  ☆、2

 

  房东刚刚敲过门,因此我拉了灯,停了正在放音乐的播放器,静等他离开。

  于是今天又是泡面的陪伴,房间里充斥着浓重的泡面油水的味道,时间久了,我也闻得直泛呕。

  权当消遣,我又一次敲打起键盘,某个摁键因滴落进的不知什么而变得迟钝。

  于是我的回忆也如我敲文字一般艰难。

  从见第一面到最后一面,我跳跃的跨度是不是有点大了?可是他留给我的记忆就是这样杂乱。

  “还在吗?”

  “我回去了。”

  “照顾好自己。”

  “好走。”

  “好。”

  这是我们之间说的最后的一段对话,短信。

  之后是单方面我对他的追问,可惜他再没给我回应。

  他回了家乡,离开了这座城市,我问为什么,他说走过的每个地方都让人难过。

  分开的前一天,我们逛了整个城市能够吸引游客的景点,城市不大,能看的也不过就那么几个地方,我们以着一种不明的关系并肩溜达着。驻足在情侣们常驻足的地方,拍照。

  可惜,如我前文所说,那些照片已全部销毁。

  一个大公园,除了树多似乎也没了什么特别,而且恼人的蚊子也格外多。可是所有的绿荫下都站着一对情侣,他们以旁若无人的姿态向世界宣示自己的甜蜜。我们站在绿荫之外,看着。

  然后,我从身后环住他,他一向淡定的表情终于带了些羞涩,只是我们的对话中隐隐带着一种避讳,是那种深知无能为力却不肯承认的为难。

  “抱够了吗?”他轻轻挣挣身子。

  “还没……还没……”我抱的并不用力,好像我一用力会伤害到他,而他也没有用力的去挣扎。

  换个地方,他会换手机号,我怕的是我们的感情,最终变成再也不通的空号。

  我想说如果想我了,就主动给我打电话。

  可最后我发过去的是“无聊了打个电话来。”

  我察觉到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有时候会撞上行人,甚至还崴过脚,笨的仿佛一离开我他什么也做不了,我嘲笑他,够了够了,以后就站在我的身后吧。可是每当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永远独当一面,能够解决所有的事情,就连令我无措的事情他仍能够处理得当。

  我意识到这世上,没有谁离了谁会活不下去。这是一件多么戳人心扉的事,让人觉得自己活像个傻瓜。我也是像遇到他之前那样,一天叠着一天的活,淡淡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时间洪流究竟冲散了我们,让我成为他生命里的一个甲乙丙丁。

作者有话要说:  

 

  ☆、3

 

  房东残忍的停了我的电,于是我窜到网吧来孜孜不倦的写着这些聊以抒情的文字。

  我的朋友马天宇说看到我发表的这篇文章了,我淡淡一笑,说你他妈这都找得到!

  原本这些故事我从不打算去写,可谁知一开了头就有了一股脑倾倒干净的欲望,按照别人的意愿写了编了几年的别人的故事,终于在自由的写起自己的故事时,有了说不尽的感慨。

  马天宇说你就不怕你家那位从网上看到?

  我又是淡淡一笑,他他妈不是我家的哪位!

  我穿着一件单衬衣,对于刚入秋的季节,在香港这里正是合适。

  而坐在我旁边的一个捧着泡面盒大吃特吃的胖哥已然热的满头是汗,“网管!开开空调!大热天的!太抠门了!”

  空调风直吹过来,我竟起了层鸡皮疙瘩,胖哥,真大佬啊。

  我希望他不会偏头看到我写的文字,以他的体格会把两个我的头摁到键盘上。

  sfwqetgrhgethtjhwr7i67juy

  开个玩笑。

  18度的空调冷风送到我的衣领里,让我想起了那年溽暑,带着想让人互相隔得远远地热蒸汽。

  我想起他唇上渗着细汗的样子,用能懒死人的慢吞吞的步伐走着,似乎毫不介意被太阳暴晒,显摆他就是不会被晒黑的样子。

  我相比他更是怕热,在外面走两步就开始淌汗,刘海鬓角全被汗水濡湿,贴在面颊上,显得整个人没精打采。

  如今我还是这样怕热,只是我早已剪了毛寸,头发根根朝天刺着,脑门上的汗再不能影响我的发型。

  那是他为我决定的发型,我没想到我常年过眉的刘海就在他的指挥下让老板一推子给拱了。当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差点和他干上一架。

  开始几天我的手几乎时刻都在摆弄我的头发,遇到反光的地方一定要抓抓拨拨。他看着我这样子就一直说这样最有男人味,最好看了。

  我说有男人味你怎么不去来一下子。

  他就只是笑,李易峰的笑很难得,久而久之我大概被他的“好看”、“男人味”什么的洗脑了,于是我一直留着这个发型,留着他的笑容。

  刚回香港的时候比现在更加怕热,简直是不能习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了。也许是我在海边待的吹多了海风,回来以后只觉得我这里像人浸在浆糊里般黏腻腻的不愿动。那时候我总会想他过的怎么样,他那里也不是一个凉快的地方。

  当时我说我都不想回家了,我出来上大学两年半了,还一次家都没回去过。

  李易峰永远看得透我,他说你这是不恋家吗?你只是不想一无所成的就回家,可你真把自己当大禹了?三过家门而不入?

  这句话让我就此爱上了他,可能直截了当的说爱也许有些不管不顾的糊涂,我想我爱上的不是他,而是独属于他的思想。

  在我听后沉吟很久后,我抱住他,他挣着:“大热天的,你干嘛?”

  在一个炎夏,两个相拥的人,闻着对方身上的汗臭,被对方的体温炙烤,绝不够浪漫。

  “热吗?”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烈日终于奏效,将他的脸蒸的通红。

  他第一次说话没了底气:“怕你……怕你热……”

  然后我便把T-恤口袋里的烟和火机掏出来,塞在他手上。脱下了自己的t-恤,团吧团吧团成一把抹布,小心的掀起他的刘海,给他擦着汗。

  他一言不发的盯着我看,我对他微笑:“还热吗?”

  他似刚回过神来,抿了抿唇,“更热了。”

  李易峰后来告诉我,从那刻他就记清了属于我的味道,太好分辨了。一层薄汗混合着我买的便宜香烟和便宜透明皂的味道。

  我听了只有苦笑,他却说这样的味道远比香的令人窒息的香水味道和透着纸醉金迷的酒气干净得多。

  擦完汗我就甩着自己脱下的T-恤,他穿着人字拖拖趿拖趿的跟我一起往宿舍走。

  我挠挠光着的胸口:“离我这么远干什么呀!”

  “热。”他终于烦躁的又撩起刘海擦着脑门上的汗。

  “像我这样多好?洗头都方便。谢谢你了对我这么好!”那段时间我还是不愿意直视自己的新造型,我的头发在他的设计下,不免隐隐有些屌丝的气息,但是他却总是大言不惭的说,脸好看剃光头都好看。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