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重生之歌坛巨星

  打开门后叶泽发现客厅的桌子上有吃剩的饭菜,还有个吃了几口的蛋糕,甚至还有蜡烛。

  叶泽觉得很奇怪,这是烛光晚餐?可是自己没来,郭佩文和谁烛光晚餐啊,看桌上的碗筷,明显是两份,而且都用过了,排除了郭佩文一个人过生日的可能。

  正疑惑着呢,他突然听到楼上有人的声音,低低的,叶泽心想,这呻,吟声,莫不是郭佩文生病了?于是他也管不了烛光晚餐的事了,连忙急急上楼了。

  叶泽由于心急,脚步踩得挺重,走到一半的时候房间里的两个人听到了。

  正在办事的两人立马熄火了,冷汗都流下来了,连忙起身开始穿衣服。不过现在是冬天,就算穿得再快也不可能赶上叶泽爬楼梯的速度,然后三人就面对面了,一个衣衫整齐,两个衣冠不整。

  “……”叶泽懵了,他没预料到会出现这一幕,郭佩文和路楠?他从来没怀疑过这两个人会有一腿,因为郭佩文的男朋友是自己不是么,在他印象里,郭佩文是好男人的典范,对自己好,又上进,怎么可能会劈腿。

  但现实打了叶泽的脸,他完全傻了。

  “小泽,你听我解释。”郭佩文立马用毯子围住自己下床求原谅,“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路楠裸着上身坐在床上不说话,他知道自己这时候怎么说都是错的,就算理由解释得好,估计叶泽也不想听,只有让郭佩文说才合适。

  “我今天喝多了,是一时糊涂!”郭佩文一时之下也只能找到这么个借口,他没时间仔细考虑。

  不过叶泽这时候不糊涂了,从楼下餐桌到卧室,全部联系起来了,这两人肯定早就有一腿了。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叶泽觉得心脏隐隐有些疼。

  他这么一问,郭佩文就知道叶泽是不相信他说的话了,于是更加声情并茂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今天生日,我准备了烛光晚餐你不能来,我有点寂寞,然后路楠就说来给我庆生,我们都喝多了,你知道的,男人嘛。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你胡说!”叶泽这时候清醒了,“这话你说给你自己听,你自己相信么?你觉得我会信么?你是不是当我是个傻子啊?!”然后他激动地指着路楠道,“你说!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叶泽呼吸急促,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更加疼了。

  路楠面无表情不说话,老实说,他还觉得自己冤呢,先和郭佩文在一起的人是他,真要讲究起来,叶泽才是小三,虽然这个小三并不知道自己是个三。

  现在自己被个三指着鼻子质问,路楠心情十分不好,咽不下这口气,但他又不能发火,于是就保持沉默不说话了。

  可他的沉默在叶泽看来就是默认两人早就有一腿了,叶泽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为什么会这样的,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郭佩文有点火,他觉得路楠太不配合了,撒个谎解释下会死么,这时候搞什么意气之争啊,叶泽火了你能有好果子吃?你别忘了,你还要靠他写歌呢!郭佩文觉得路楠的智商简直是欠费的!

  就在郭佩文想要继续解释的时候,他发现叶泽不对劲了,叶泽脸色发白,呼吸急促,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抓着胸口,表情十分痛苦的样子。

  郭佩文眼皮一跳,叶泽这是心脏病发作了!

  叶泽的心脏一直很不好,时常会发作,但都不太严重,吃药就能缓解,三年前还做过手术,已经有所改善了。可他今天受了刺激,发作的程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重,整个人如同得了哮喘一样。

  “小泽你怎么了,药呢,你的药在哪里?”郭佩文也有点慌了,只有路楠一个人还坐在床上冷眼看着。

  叶泽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很不妙,也顾不得捉奸在床的事了,他哆哆嗦嗦从大衣口袋里掏出药瓶。

  不过刚拿出来他手一个不稳就掉到了地上,然后沿着楼梯滚到了楼下。

  “佩……佩文,帮……帮我去捡一下药瓶……”叶泽说话都不太利索了,他明显觉得自己很虚弱,而且心率不齐,再不吃药估计就会有晕倒,卒中甚至死亡的可能了。

  “好好,我去捡!”郭佩文听了连连点头,准备下楼去给叶泽捡药瓶。

  “别去!”刚下第一个台阶郭佩文就听到了路楠的大声喊叫,他回头一看,路楠已经穿了衣服下床了。

  已经痛苦得缩在地上的叶泽不敢置信地抬头看路楠,他差点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路楠表情冷淡地从叶泽身边走过,看都没看他直接下楼了,“我去捡。”他对郭佩文这么说道。

  郭佩文不太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路楠这是要给叶泽捡药向叶泽示好?可为什么走得这么慢啊,这可是争分夺秒的事啊。

  到了楼下,路楠弯腰轻轻捡起药瓶,然后拿起来对叶泽晃了一下,接着就在叶泽和郭佩文震惊地眼神下把药瓶从阳台上扔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郭佩文完全懵了,“你这是疯了么?!”

  叶泽被这一刺激,就疼得更厉害了,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呼吸好困难,连说话都成问题了,怎么办……

  “我就是没疯才这么做的。”路楠冷冷道,“他死了才好,你以为经过今天的事他还会继续给我写歌么?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的,那我留着他干什么?揭发我么?”

  路楠慢慢走上楼梯继续道:“我完了,你就能好了么?你不想要你爸的公司了?他一说出来你就打回原形了!你那些一直被压着的兄弟们到时候不管哪个上位都会生吞活剥了你!有钱人报复的手段多得很,你不怕么?”

  被路楠这么一说郭佩文沉默了,没错,路楠说得很有道理,一揭穿就全完了!

  叶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他痛得已经倒在地上了,可这两人不但不来扶他,还扔掉了自己救命的药,现在路楠还说了如此可怕的话,他们是要自己死!

  叶泽把手伸到大衣口袋里摸手机,他想打电话叫救护车。

  可他刚摁了一个键,手机就被郭佩文踢到一边了。叶泽看着这个自己爱了好多年的男人流下了眼泪。

  为什么,自己掏心掏肺这么多年,却得来这样的结果,自己有做过对不起这两人的事情么?没有,一件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甚至要让自己死……

  叶泽的意识渐渐模糊了,郭佩文头撇向一边不忍心看他,路楠则冷漠地站在郭佩文边上。

  当叶泽彻底没动静后两人又等了好一会儿,过了十几分钟后路楠上前去摸叶泽脖子上的动脉,“他死了。”

  郭佩文松了一口气,总算过去了,这种害人命的感觉真的很不好,看着对方慢慢死去心里真的很心虚。这么一想,他觉得路楠实在太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能这么冷静。

  “打电话吧。”路楠道。

  “打给谁?”郭佩文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现在脑子不太够用。

  路楠翻了个白眼:“打120啊!你房子里有个死人怎么解释?你还能把他藏起来不成?你打120说你朋友心脏病发作了,忘记带药了,让他们赶紧来救人!”

  郭佩文恍然大悟,他连忙拨了120,然后照着路楠说的重复了一遍。

  之后两人把叶泽的尸体拖到了楼下沙发上,然后路楠就到楼上躲起来了,他是个大明星,谨慎起见这种死人的事还是不要露面的好,万一上了新闻就算没什么牵连,但也挺隔应的。

  叶泽不是什么名人,又是心脏病发作死的,没有什么可疑的,任何人都没有怀疑其中有蹊跷。

  对于叶泽的死,最伤心的人是叶肖,他还在上初中,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早就死了,父母也死了有十年了,现在连相依为命的哥哥也死了,他一个孩子根本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

  2月末的一天,躺在床上的叶泽慢慢睁开了眼睛……

 

  ☆、第 5 章

 

  叶泽睁开眼睛的同时发现全身都很疼,特别是脑袋,头痛欲裂。

  叶泽龇着牙从被子里伸出手摸脑袋,摸到了布料,然后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在医院?那自己头上的就是纱布了?

  自己没死?

  叶泽摸摸心脏的位置,貌似心脏没哪里不舒服的,可以说,比以前任何一天状态都要好,跳动十分有力。

  可是脑袋是怎么回事,自己不过是心脏病发,难道后来路楠和郭佩文又对自己的脑袋来了一下?

  头实在疼,叶泽脑子有点发昏,他又躺了回去,然后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是一个普通病房,旁边还有两张空着的床位,谁送自己来的?自己的病是需要静养的,基本都是住豪华病房的,而且照顾的人一个都没有,到底怎么回事啊。

  然后叶泽又想到路楠和郭佩文了,自己什么都没做错,却受到这样的对待。

  叶泽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死里逃生,现在仔细回想起来,恐怕郭佩文从一开始就在骗自己吧,如果自己没有写歌的才能,凭这破身子只怕对方看都不会看一眼,自己以前可真傻,竟然相信那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会安分和自己谈柏拉图式的恋爱。

  不过自己既然没死,那就不能放过那对狗男男了,一定要想办法揭穿他们!

  比起要置他于死地的那两人,他的报复目标简直太低了不是么,不过再恶毒的事他也做不出来了,毕竟自己没死。

  就在叶泽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突然开了,他微微转过头一看,进来的是一个还算美貌的中年妇女和一个披着头发化着妆的少女,长得也还不错。

  叶泽没怎么在意,估计是这个病房新来的病人吧,希望她们不会太吵。

  叶泽是没在意她们,可她们和叶泽对视的时候却愣了。

  “哥,你醒啦!”少女有点不敢置信。

  旁边那个中年妇女也同样大吃一惊,她匆匆走到叶泽病床前瞪大眼睛:“小泽你醒啦?!哎呦喂,我的小泽啊,你终于醒了!”

  那个少女则出病房道:“我去喊医生。”

  叶泽觉得莫名其妙,这两人谁啊,自己根本不认识啊。

  “你是……?”一开口叶泽就觉得自己的嗓子像生锈了一样,有点疼。他觉得还是问一问的好,应该是认错人了吧,或者是自己的哪个远亲?可是那个女孩叫自己哥哥,不记得家里有哪个亲戚的女儿比自己小的呀。

  “小泽你怎么了?”那中年妇女奇怪道,“睡久了脑子糊涂了?”

  “阿姨,我不认识你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叶泽有点毛骨悚然,这什么情况啊。

  中年妇女先是一愣,然后皱眉道:“小泽你怎么了,我是妈妈啊。”

  叶泽皱眉,这人莫不是疯了吧,怎么乱认儿子啊,自己有没有父母谁能比他自己更清楚,去世好多年了好不好,这女人哪跑出来的啊,还有刚才出去的那个女孩子,竟然叫自己哥,不会是诈骗团伙的吧?

  就在这时那个少女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医生一个护士。

  “医生,我哥他醒了,是不是好了啊?”少女的声音很大,不知是大大咧咧还是不拘小节,反正听上去挺随便的感觉。“你给看看,老住医院浪费钱,看着差不多了就给出院吧。”

  医生本来还不相信那个少女的话,病房里的男人头部受到重创,是个植物人了,这家人没什么钱,病房就是普通病房,其他医疗设施几乎都没让用,因为没钱。他本来以为这男人撑不了多少日子的,根本没可能康复。

  可现在有人告诉他那男人竟然醒了,不是开玩笑么?

  进门后,医生就看到原本昏迷不醒的叶泽在和人说话,他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太不可思议了!

  还没等他过去询问病人的具体情况,那个中年妇女就转过身焦急道:“医生,我儿子他不记得我了!是不是脑子撞坏了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