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Lovesick)(Pun/No)时间开始了

 

 

  ☆、第一章

 

  (一)

  17岁这年的秋天,在我过早把生活都过成各种习惯后,我决定给自己一次疯狂的机会:我不再满足于把自己模糊地设定在一个“只是No的偷窥者和幻想者”的位置上,换句话说就是,在经历了长达八年仍然不息甚至更加难以抑制的沉默关注之后,我觉得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是啊,身为一个男生,一个在别人眼里绝对算得上超级优等生的男生,我为什么要一直这么在意另一个就只是活跃在我生活外围的男生呢?是因为他很特别,符合我对人类不分性别的泛审美要求,以至于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我能遇到一个像他那样的女生,我会毫不犹豫地追求对方?还是因为在别人眼里一贯温和沉稳、循规蹈矩的我,其实快被这四平八稳的无聊生活禁锢得窒息了,因而特别想要一个像他那么天真开朗的朋友,所以,怎么也忘不了他?

  我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我到底想要什么?虽然我一向自恃聪明,但我毕竟才17岁,这世上终究有许多我还没法想明白的事。不过,我很清楚,我不可能没有缘由地对另一个人保持着这么长久的关注,还有那些难以对他人启齿的、和对方有关的奇异幻想……在这件事上,我那近乎“变态”的执着,总有原由,现在,是到认真找出答案的时候了。

  当然,促成我痛下决心的,还有两个诱因。首先是不久前的那次学校年度社团经费预算会议,作为校学生会的秘书长,我肯定要出席,我本以为,可以在那个冗长无聊的会上遇到No。我得承认,躲在人群中观察他的确是我很隐秘的一种爱好。但那天音乐社派来的代表并不是身为社长的他,我于是不无失望地坐在一边,看着他那个胆小可怜的下属被气势强大的文学社社长把社团预算从35000铢锐减到了5000铢。在把这个结果写进报告里的那一刻,我几乎能想像出No得知这件事后那暴跳如雷的样子。我听说音乐社这次想买一套新的乐鼓,这点钱肯定远远不够……他可有得烦了。不过,那天的我却多少有些幸灾乐祸,谁叫他不亲自来参加会议呢?这就是他随便翘会的下场。

  还有就是,最近发生在我生活中的一件烦心事。我那刚愎自用的父亲非逼着我和他一位朋友的女儿相亲,但我才17岁,而且,已经有一位感情稳定的女朋友Em了,我实在没有兴趣再认识别的什么女生了。虽然说,像我这样的人如果还抱怨自己的人生被父母操纵和安排,又或者自怜没有一点自由选择生活的余地,在许多人看来肯定很矫情甚至无耻,所以,我一般不会在我的朋友或同学面前说起自己这种可以归类为“奢侈级”的烦恼。然而,我的确不想改变现有的生活,而我唯一能求救的,却只是我的妹妹Pang,一个我怎么也弄不明白她在想什么的“可怕”腐女。她是我父母的掌上明珠,他们似乎对她言听计从,什么要求都愿意满足。

  Pang很认真地和我提了她答应帮我的唯一条件,就是我得有一个可爱的男朋友。在此之前,我本以为,任何一个姐姐或妹妹听说自己唯一的兄弟是个同性恋的话,肯定都会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因而愁容满面,度日如年,然而我这个既可爱又可怕的妹妹却努力把我变成一个GAY,这简直……我不由想,莫非是她一向养尊处优,且年龄太小了,不知世道艰难,才这么幼稚可笑的?

  不过,在那个瞬间,我脑中立刻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No,如果我非得找一个男生假扮我的男朋友才能和自己的妹妹结成利益同盟的话,他显然就是我唯一不二的人选了。这样,我不仅可以免去相亲之苦,还能借机把他拉进我的生活半径里,好好弄清我这么多年来对他念念不忘是怎么一回事……何乐而不为?只是,我仍然无法肯定,尽管No看起来总是那么的大大咧咧,很好说话的样子,但他真的愿意帮这么匪夷所思的忙么?

  不过,如果他恰好来找我这个秘书长问起他们音乐社团的经费被无端削减的事,或许,我真的能鼓起勇气向他提出这个荒唐至极的要求……至于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会把我当成什么样的人,会有怎样的结果,就不是现在的我能想像得到了。只要他不四处宣传我可疑的性取向(我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那于我就没什么大损失,大不了我又退回到原先那个经常偷窥他、偶尔有些幻想的状态,虽然说,我真的越来越想弄明白,我这样对他,究竟意味着什么。

  然后,就到了我为Em开生日派对的那一晚。因为是免费的,所以,那晚,无论是我们星期五男校的男生还是邻近的星星修道女院的女生都来了不少……当然,No也来了。整个晚上,在喧闹的人群中,我发现,学校啦啦队队长Eoen,还有修道女院的一个长相可爱的女生总是粘在他身边,一左一右,仿佛是他的贴身护法。有好几次,我感觉他似乎朝我看过来,不过,我是今晚派对的主办人、男主角,所以,身为客人的他会多看我几眼也很正常……至少比我时不时偷窥他要正常得多。

  某一刻,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在17岁这年的秋天彻底疯狂一次。我对自己说,如果明天之后No会为了音乐社团经费的事来学生会,而恰好是我接待的他,又或者因为别的什么事令我们彼此游离的生活产生交集,我就会不计后果地向他说出我的请求。既然我的人生迟早要步入某种正轨,既然我一直以来都在强迫自己做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我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疯狂一次呢?毕竟,这或许是值得的,至少,我会有机会弄明白,为什么我会关注另一个男生这么这么的久……久到令我觉得自己像个隐藏很深的变态。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二)

  果然,不出我所料,第二天下午,终于发现社团经费只剩下5000铢零头的No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学生会的办公室。那个时候,学生会的主席Fi以及其他人都已经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蹲在长桌后面整理文件夹,听到了他焦急慌乱的声音。

  我慢慢从桌后面站起身来,那一刻我不禁想,看来人生总会有这样的让你梦想成真的时刻,比如现在,就只有我和No两个人。如果他是来谈社团经费的事,我就会主动提出帮他解决(我也确实有这样的能力),接着,我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出我的交换条件;如果他并非为那件事来这里,我就会单方面请他帮我的忙,哪怕到现在为止我们只是泛泛之交,关系清浅……总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机会稍纵即逝,必须紧紧抓牢。

  在我神情诡异地说出“No,你做我的男朋友好吗?”这句惊世骇俗的话后,身为男生的No的表现完全可以说是我意料之中的正常,他只是当场变了脸色,随即骂了我一句“你去死吧”还是什么,就丢下我走了,并没有对我这个隐藏很深的“变态”加“同性恋”大打出手。

  看着他如一阵风般袭卷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口,我除了仍然觉得有些窘迫之外,心里也还有些沮丧,因为我很清楚,既然八年了,我仍然无法令我们的生活产生更多的交集,和他成为好友,那么,在我这次自毁形象的别样努力也付诸失败之后,我这一生恐怕都没有机会弄明白那个困扰我这么多年的问题了。

  但我还是很高兴自己迈出了这一步,真的,我并没有什么损失,就算今后No远远看到我时,不再对我微笑示意;就算我在他心中的形象从此一落千丈,甚至对我避之不及,我仍然还是能退回到原先的位置,那么,我的生活就和过去没什么两样……那又有什么损失呢?

  然而,晚上回到家里,我还是无法摆脱从No转身离开后就控制着我的那种黯淡心情,百无聊赖中,我打开电脑浏览脸书上我的朋友圈里关于昨天晚上那场生日派对的讯息。这许多年来,我一直戴着亲和的面具,友好示人,所以,无论现实生活中还是网络世界里,我都以人缘绝好着称,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寂寞……无论在人群中,在女朋友Em身边,还是一个人待在自己房间里。

  突然,我看到了不知是谁上传的昨晚No在派对上的一张照片(照片里还有那个总是粘在他身边的女生,大概是他的女朋友吧)。看着照片里的他,我莫名微笑了起来,想起两年前在我15岁的生日聚会上见到的他。那时的他和现在一样可爱,但更显幼稚和笨拙,一副不知该怎么说话的样子令我记忆深刻。我不由暗暗叹了口气,心想,如果终究要走到这一步,我为什么不在两年前就主动创造机会和他成为更亲密的朋友呢?你看现在接近他多么艰难费劲,甚至还要冒着被误认为是变态的危险。

  接到Em打来的电话后,我放下电脑,边接听电话边慢慢地踱下楼,穿过一楼大厅,来到了庭院里。这时的我,胸口有些沉闷,是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我的女朋友在电话里闲聊着,脑中却一片混沌,什么也思考不了。

  依稀仿佛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下意识地转过身朝大门的方向看去,当即看到了路灯下No露在大门空隙处的清俊的脸。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心猛的一跳,似乎要迸出胸膛,不过,很快我就清醒过来,挂断电话快步走过去为他开门。

  No看起来仍很困扰,很显然,在听了我的那句话后,他也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不过,不管他是出于扞卫主流社会价值观的考量准备来臭骂我这个“变态”一顿,还是基于对我们本就薄弱的友谊的重视想再听听我的合理解释,我都很感激他这么晚还特意来找我。就算我可以豁出去给自己一次疯狂的机会,No也没有迎合我这种不可告人的愿望的义务,所以,他今晚的来访于我而言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惊喜,我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珍惜。

  于是,我假装没有察觉他那不加掩饰的嫌弃和厌恶用尽全力把他拖进了我家的大门,我们坐在游泳池边的栏杆上,我耐心向他解释了我所谓的做我男朋友的全盘计划,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明白,这不过是一场不会耗时太久的、互利双赢的游戏,最后,他会如愿以偿地得到他的社团经费,而我,也不必和某个我根本就不想认识的女生相亲。

  当然,我不会告诉他在这一切表相之下的我的真实意图,那肯定会把他吓跑的……虽然他看起来这么的善解人意,而且特别能够体谅他人的难处,不过,我猜,如果他听说某个男生默默地关注了他八年,肯定也会觉得毛骨悚然。有些事,还是自己知道就好,反正结果最重要。如果将来还有机会,我或许会找个适当的场合告诉他;如果没有,就让它烂在我的肚子里好了。每个人的人生里本就有许多无法宣之于口的事,多这一件又有何妨。

  但很显然,我低估了说服一个男生接受这么荒唐的游戏邀请的难度,不过,幸好,在我们处于僵持状态时,我那战力超强的妹妹Pang及时出现了,于是,在她的推波助澜之下,No糊里糊涂地在Pang这个重要相关人面前成了我所谓的“男朋友”,当晚还被迫留宿在我家里。

  在No去洗澡的时候,我开始整理我的房间,在此之前,我其实并不常带同学或朋友回家玩,平日里,Noi姨她们把我的房间收拾得很整洁,所以,我一直没觉得自己的卧室很脏乱。不过,不知为什么,我还是刻意花了点心思,或许,潜意识里,我还是想给这个自己关注了八年的人一个好印象,以证明我不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当No洗完澡回到卧室里时,我抬头瞥了他一眼,看到他下意识地低头望了一眼自己还光着的上身,然后手忙脚乱地穿好上衣,我不由暗暗笑了一下,心想,这家伙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莫非,他真以为我是个饥渴的同性恋,今晚就要对他图谋不轨?

  这天晚上,我和这个我暗暗关注了八年的男生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哪怕隔得很远。在成功通过了Pang临睡前的“突击检查”后,我边道歉边放开了No,迅速退回到床的另一边。关灯后,在黑暗中,我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忐忑和不安。这很正常,毕竟,我们认识以来,之前八年的所有相处加起来都没有今天一个晚上这么亲近和紧密,一切都不像是真的……这究竟是好是坏呢?老实说,我还不知道。

  我只知道,人生终究需要不断改变,无论好坏。就比如我和No,在这之后,或许我们会收获一份长久的友情,从此进入对方的生活内圈,可以分享快乐,也能分担痛苦;或许,我还是要退回到原先的状态,再暗暗关注他一年,偶尔心存幻想,然后,在我们认识的第十年,因为生活不会再有交集了,就这样把对方抛在彼此的少年时光里,一个人继续前行,奔向未知的新世界;又或许,在这不久后,我们就看清了对方,发现一切美好的印象不过是幻觉,从此不再对彼此抱有好感或憧憬,就如我们对身边的大多数同学那样……不过,不管结果如何,我至少能找到那个答案,从此不再有疑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