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一觉醒来我生了个蛋

 

第78章 

  饭店很快就开起来了, 因为饭店够大, 所以也不显得人多, 陈梦还是在前台, 主要是收钱算账, 记一下每天的开销。

  林超就没活干了, 只能在饭店里当服务员。

  山鸡们没什么反应, 反正还是当服务员, 也还是十个一组。

  钱多也在前面忙, 钱多的作用主要是应对泼皮的。

  泼皮的存在, 谢允还是开业第一天的时候知道的。

  当时饭店门口摆放着花篮, 旁边还立了一个小黑板, 表明开业前三天所有菜色都是八折,饭店虽然装修的不算有多好看,但是干净整洁, 又够大, 朝外的是落地玻璃,里面显得很亮堂, 从小巷口到店门口还铺了红色的地毯。

  开业第一天嘛, 要个好兆头。

  结果刚上完第一桌的菜没两分钟,这一桌就吼起来了。

  先吼的是个年轻男人,穿着一条黑色的吊裆裤,耳朵上加起来带着不少于五个耳钉,鼻子上还有一个钉,染了一头黄毛, 估计有一段时间没有去补色了,根部都黑了,他拍着桌子喊:“老板呢!把老板给我叫过来!”

  因为他的嗓门大,加上一副“老子是社会人”的外表,客人们就都盯着他看。

  谢允刚要过去就被钱多拦住了,钱多挽着袖子冲谢允说:“要是什么事都让老板你去解决,那还要我干什么?你等着,我今天不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我就不姓钱!”

  然后钱多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过去了。

  钱多先环顾了一圈桌子,这一桌人都没动筷子,虽然拆了包装,但是筷子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湿润,显然是夹都没夹。

  钱多先带着笑问:“有什么不对的吗?”

  黄毛冷笑:“还有什么不对?你们卫生检查过没过关?你自己来看看,一盘菜里面这么多苍蝇,是给人吃的吗?!”

  哦,这就是纯来找茬的了。

  要不然他不会直接吼出来,而是先找到负责人,然后跟负责人反映,再威胁对方如果不给自己赔偿,自己就吼出来。

  钱多:“哪有苍蝇?”

  黄毛指着一叠小青菜,眼睛也不去看,就看着钱多:“你是不是瞎了?这不是苍蝇?!”

  钱多冷笑一声:“我怎么没看到?你是不是眼睛出什么问题了?”

  黄毛:“你不要死鸭子嘴硬!菜摆在这里,有没有苍蝇大家不会看吗?!”

  他刚刚可是扔了十多只苍蝇进去。

  就在黄毛梗着脖子打算大骂的时候,一位大妈忽然拍了拍黄毛的肩膀,慈眉善目地问:“小伙子,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也没看到有苍蝇啊。”

  大妈还非常认真地用筷子拨了拨菜叶,一只苍蝇也没有找到。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没找到苍蝇。

  黄毛和他的几个朋友不可置信地低下头,沃日,苍蝇呢?难道它们还会诈死?刚刚重新活过来飞走了?

  青云镇的人都比较老实,尤其是这些大妈大婶,看这几个混混也像是看自家不成材的儿子孙子,也不觉得他们是专门过来找事的,还以为是黄毛真的看错了。

  老子不让别人吃亏就算好的了,老子自己不能吃亏!

  黄毛这么一想,就恶狠狠地说:“就算没有苍蝇,你们家的卫生肯定也不过关!”

  谢允忍不了了,这是要踩到他头上来了,做餐饮的最怕就是卫生问题。

  自从开始整治以后,以前街边上的苍蝇馆子都把墙打通让客人看自己的厨房。

  更何况是他们这种拿了证的饭店?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谢允按住钱多的肩膀,跟黄毛面对面,嘴上还带着笑,谢允当爸了,也比以前成熟了一点,学会喜怒不形于色了。

  黄毛把头一甩,自觉特别潇洒帅气:“孙厉。”

  谢允真心实意的夸了一句:“名字很好。”

  孙厉有些得意。

  谢允:“人不是很好。”

  孙厉脸黑了:“你什么意思?!”

  谢允也怒了,一只手狠狠拍向桌子,把那盘菜拿起来,然后糊了孙厉一脸,一边糊一边骂:“欺负我们新开张吧?我今天让你得逞了我把名字倒过来写,你上过小学没有?幼儿园上过吧?幼儿园的学生都知道要脸,你的脸皮不要我来帮你扔!”

  “还吃出苍蝇?你怎么不说你吃出了一只老鼠?”谢允嗤笑,“因为没人那么眼瘸能把一只老鼠炒进去对吧?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让人看到我后厨是什么样的?”

  “钱多!”谢允喊了一声。

  钱多就在谢允旁边,马上回答:“在。”

  谢允:“你去把后厨的大门打开,两扇门都打开,给孙厉先生看看,是他不要脸还是我不敢给别人看。”

  钱多马上跑过去开门。

  孙厉刚刚被糊了一脸菜没反应过来,他现在反应过来了,一甩手把糊在脸上的菜叶子抹了,还冲自己的几个兄弟使了眼色,自己掰着拳头咔咔作响,一脸阴狠地说:“你别给脸不要脸。”

  话刚说完,孙厉的拳头就挥了出去。

  谢允看起来瘦,好歹也是二十多岁,一百多斤的大小伙子,他不擅长打架,但也不是不会。

  孙厉的拳头一过来,谢允就抄起旁边的酒瓶,孙厉的拳头打在酒瓶上,玻璃就把他的拳头割破了,血往下流,其实孙厉还不觉得疼,就是看到血就觉得自己疼得要命。

  这个时候山鸡们也来了,他们两个架起一个,面无表情的架到后面的院子里。

  饭馆里的一群吃瓜群众有些已经跑出去了,有些还坐在原位看热闹。

  谢允提高音量说:“不好意思,我们今天第一天开张,有人闹事也没想到,厨房的门是开着的,干不干净大家自己有眼睛可以看,本来说好今天是八折的,出了这种事今天就五折,每桌送一瓶白酒一瓶饮料。”

  那些站在门外的人又进来了。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而且他们一看就知道这种混混是来占便宜的。

  估计还是有人请着来砸场子的。

  虽然是镇上,但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

  竟然不能明面上对付你,那就给你一个下马威,反正不能让你好过。

  谢允毕竟是头一次开餐馆,也不知道要跟周围的同行打好关系。

  请人砸场子,估计不是一个人的主意。

  他现在有点头疼了。

  遇到来找麻烦的,他能打回去,但那种阴在背后的人,他总不能拿不到证据就去把人家打一顿吧?

  那他就得进局里接受思想教育了。

  钱多他们在后院开揍了。

  别看钱多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下手特别黑,毕竟是妖怪,他打下去又看不到伤,肿都不会肿,连青乌都没有。

  孙厉他们在后面哭天喊地,饭店里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谢允前后跑了几趟,看酒店的众人都很稳妥细心,这才跑去后院看。

  一看就不得了了。

  孙厉和他的几个朋友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一双眼睛充满了绝望,蜷缩在地上,疼啊,钻心的疼,疼的他们都想把舌头咬断了。

  哪怕是谢允知道钱多会揍人,也没想到会把人揍成这副样子,就小声问钱多:“你没揍太狠吧?”

  钱多认真说:“狠啊,怎么能不狠,老板,你没接触过这种混混,你随便揍一揍,他们明天还敢上门,还敢找麻烦,说不定还要讹钱,在一群人在饭店门口守着。”

  “今天就趁这个机会,好好揍他们一顿,把他们打怕,打服,胆子给他们打破,他们才不敢再来。”钱多很有心得,以前他被欺负,那是他喜欢人家,被欺负也觉得还有希望,但是除了他喜欢的人,别人要欺负他,那就是被他压着打。

  谢允认真看了眼钱多,嗯,从外表是真的看不出来他这么凶残。

  谢允蹲下去,看着孙厉,孙厉的双眼无神,全身还在颤抖,可怜的跟小白菜一样,谢允还在他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嗯……漂过的头发确实要软一些。

  孙厉抖得更厉害了。

  “以后还来吗?”谢允的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

  孙厉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到,连忙说:“不敢了,不敢了。”

  谢允的声音更温柔了:“要是你们下回再来,就把这次挨打的疼翻上两倍。”

  孙厉摇头摇得更猛。

  不是啊,他也不知道这开个饭馆而已,里面的服务员怎么比他们这些混混更像混社会啊。

  一个个长得白白净净,打人怎么这么疼?

  孙厉也知道,自己这回是栽了。

  几个人走的时候还是一瘸一拐的,互相攀着肩膀,转头看对方,都是一脸绝望。

  在青云镇混了这么多年,他们找茬找习惯了,背靠着一个本地混社会的大哥,兜里也能混个三瓜两枣,毕竟青云镇的人口构造并不复杂,想占便宜还是很容易的。

  这也是他们第一回碰到钉子,还是这么硬,这么疼的钉子。

  旁边的红毛问:“我们回去怎么说?”

  唯一一个没染发的说:“实话实说吧。”

  “实话实说?”

  “那不然呢?总不能说我们找茬成功了,没今天的事那么多人看到,瞒不过去。”

  孙厉咬着牙说:“我去跟老大说,我自己扛。”

  红毛他们一脸崇拜:“孙哥,从今天起我们就叫你孙哥了,你可真有义气!”

  义气?义气能当饭吃?有个屁用!

  孙厉挥开旁边的同伴,自己拖着一条瘸腿走在前面。

  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老大,自己把事情办砸了,为了显得自己是挨过打——孙厉欲哭无泪,他是真的挨打了,但是身上一点伤也没有,说自己挨了打都没人信。

  于是孙厉只能让同伴照着自己眼睛来了两拳,弄成了两个乌眼圈,这才去见自己老大。

  老大看到孙厉的样子发了一通火。

  “在镇上这么久了,你是没打过人还是怎么的?被打成这样,事情也没做好,还有脸过来找我?人家郑老板和杨老板把钱都付了,我现在去跟人家说这件事没办好?”

  孙厉只能在一边唯唯诺诺,心里想的是,你有本事自己去啊。

  果然,五大三粗的老大说:“我明天亲自跑一趟!等明天我把事情处理了再回来处理你!”

  孙厉还能说什么?当然就是说祝老大马到成功了。

  于是第二天,谢允又遇到了来找茬的,还是在中午。

  昨天开张,口碑当天就出去了。

  易牙当主厨,李轩这个徒弟打下手,别说就是一个小镇,哪怕是国宴也做得,大家又不是没长舌头,尝一尝就知道好不好吃了。

  食物是最不能敷衍人的,敷衍了尝一筷子就能感觉出来。

  于是口碑就传出去了,第二天来的人比第一天多多了。

  孙厉的大哥站在门口,结果服务员说:“不好意思,现在里面没位子,外面有椅子,您坐会儿吧,要是渴的话这边有饮水机和一次姓纸杯。”

  服务员态度多好啊,说话声音好听,长得也好看,温温柔柔的,眼睛弯弯的,可惜不是个女娃娃。

  大哥就在美色下屈服了,老老实实带着小弟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渴了要喝水,还自己去问守门的服务员:“你渴吗?我给你也接一杯?”

  服务员正是陈云杉,他微微一笑,很礼貌的说:“不用了,哪有客人给服务员倒水的。”

  老大就恍恍惚惚地接水去了。

  陈云杉觉得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看起来不像个好人,一直留意着。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