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红楼]他的嘴巴开过光+番外

 

文案一:

环三爷是个妥妥的乌鸦嘴,一张开过光的嘴把自己成功穿越了。

读书读不过人家,打又打不过人家,怎么办?

这辈子也只能靠张嘴霍霍人了。

成为大将军后的环三爷如是感慨道。

 

文案二:

大安和蛮子大战后,蛮子被贾大将军那张嘴祸害惨了。

求和之日,蛮子的大汗流泪说道:“环大将军,您那嘴能闭上吗?”

贾环:不能。我凭本事乌鸦嘴,凭什么不让我说话!

再后来,

外出征伐的时候,敌方跪求两军交战务必公平,像环大将军这种杀伤姓武器,跪求务必不要使用。

 

tips:主角是行走的金手指。时间线还是很混乱。

 

内容标签: 红楼梦 天之骄子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环 ┃ 配角:荣宁二府 ┃ 其它:酱油党

 

作品简评:

环三爷是个妥妥的乌鸦嘴,读书读不过人家,打又打不过人家,怎么办?这辈子也只能靠张嘴霍霍人了。我凭本事乌鸦嘴,凭什么不让我说话!再后来,外出征伐的时候,敌方跪求两军交战务必公平,像环大将军这种杀伤姓武器,跪求务必不要使用。

这是个男主凭借着乌鸦嘴的超能力,把一个个反派们喷到怀疑人生,重新做人的欢乐故事。

                                  

 

 

第1章 

  “唉。”

  “唉。”

  “唉。”

  ……

  在贾环第十七声叹气后,坐在他旁边绣着鞋面的女子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提起他的耳朵,“你个瓜娃子,有事没事的叹什么气,好不容易病才好,要是又跟那什么大夫说的忧思结肠,你老娘哪来的钱给你治病。”

  贾环被扯得耳朵疼,连忙伸手拍开赵姨娘的手,“娘,你这动手也忒狠了,我的耳朵可疼了。”

  “该!”赵姨娘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心里毕竟心疼这个儿子,伸出手揉了揉,“这老一辈的都说,这叹气会把好运叹走,你这孩子也不识好歹。”

  贾环心里想道,用不着叹气来把他的好运叹走,他已经够倒霉的了,好不容易交了首付买了房,结果和朋友聚会喝多了酒,一时失言把自己坑得穿越了。

  醒来的时候,原主还在高烧不退,若不是他想了些办法退烧,现在指不定已经魂归地府了。

  但是活下来,似乎也没有幸运到哪里去。

  贾环,这名字听上去挺一般的,但是对于和他同名同姓的贾环来说,这人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荣国府二老爷庶子,赵姨娘的儿子,贾探春的弟弟。

  贾环知道自己身份后,几乎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荣国府最后可是被抄家了!

  “想什么呢?”赵姨娘低下头,咬断了丝线后,随口问道。

  “没什么。”贾环下意识地回答道,他的视线从赵姨娘手上的鞋子上扫过,那鞋子是赵姨娘做了三个月的,预备着给贾环穿。

  “行了,这鞋子做好了,你试试。”赵姨娘把手上的鞋子塞到了贾环手上,贾环看着赵姨娘几根手指上的红点,心里头怪不是滋味,他是孤儿院长大的,打小就羡慕人家爸妈俱全,倒是没想到这回因祸得福了。

  赵姨娘对贾环确实是没话说,他们母子在这府上的地位可以说是连有脸面的丫鬟都不如,贾环的衣物多半是赵姨娘亲手置办的。

  贾环心里转着念头,试了试鞋子,正正好合脚。

  “走几步试试。”赵姨娘嘴角有了笑意。

  贾环依言走了几步,这鞋底软硬合适,大小也恰到好处,“娘,这鞋子可真不错。”

  “那是,你老娘这女工可不是白练出来的。”赵姨娘被贾环这话捧得高兴极了,两眼笑得眯起来。

  贾环点点头,正要说话,外头骤然传来了一阵声响。

  “金钏姐姐,你怎么来了?”说话的是伺候赵姨娘的丫鬟芍药。

  赵姨娘低声咒骂了一句,声音不大,贾环还没来得及听清楚,赵姨娘已经起身,迎了出去了。

  “哟,今儿个是什么好日子,早起的时候可不曾听过喜鹊叫,姑娘怎么来了?”赵姨娘夹酸带棒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贾环脑门上出现数条黑线,原著里倒是描写过赵姨娘那嘴皮子,没曾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金钏脸色上流露出几分恼意,“姨娘说笑了,太太打发我来看看环三爷的病可好了?”

  她的视线不着痕迹地朝屋里扫去,只见此时,一双瘦削的手撩起了帘子,露出来的是一张略带苍白却显得有几分清俊的脸。

  金钏愣了愣,那人已经朝他们走了过来了,“劳烦太太挂记了,我的身子已经大好了。”

  回过神,金钏有些不自在地说道:“既是如此,那我这就去回太太,三爷好生歇着吧。”

  金钏来得快,去得也快,贾环正若有所思地看向她离开的方向,后脑勺突然被打了一下。

  “行了,别看了,”赵姨娘掐着腰,转身回房,“人家那是要攀高枝的人,咱们高攀不起。”

  贾环摸了摸鼻子,赵姨娘嘴上不饶人,但是心里看来也是个敞亮人。

  不过,他可不是对金钏感兴趣,且不说他本来就是个GAY,二人的阵营也不是一边儿的。

  他只是在想,王夫人打发金钏来的目的是什么?

  “他怎么样了?”王夫人靠在大红色绣着鸳鸯戏水的靠枕上,低垂着眉眼,手中捻着一串念珠。

  金钏斟酌着语气,小心翼翼地回道:“太太,环三爷的气色瞧着还不错,想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嗯。”王夫人抬起眼皮,视线落在金钏身上,“这孩子的命倒还不错。”

  周瑞家的在一旁赔着笑说道:“太太,哪里是他命不错,分明是太太平日吃斋念佛,那环三爷托您的福,这次才能够大病得愈。”

  王夫人嗯了一声,感慨道:“这孩子平日溜猫斗狗的,这次摔下湖里,侥幸捡回一条命,也希望他能够学乖了,往后机灵点儿。”

  “可不是。”周瑞家的给捶腿的丫鬟递了个眼神,谄笑着接替了上去,“他这回想必一定学乖了。”

  王夫人抿了抿唇,嘴角掠过几丝笑意。

  周瑞家的见状,接着说道:“太太,这事用不用和老太太说一声?”

  贾母前些日子因着不见贾环前来请安,随口问了一句,虽然不见得放在心上,但是论情论理,都该去说一声。

  “是该去说一声。”王夫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翘起唇角,“这做晚辈的总不能让长辈担心,老太太不问,我们也该知情识趣。”

  周瑞家的应了声是。

  金钏低眉顺眼地垂手站在一旁,似乎全然不知道王夫人和周瑞家的此举的用意。

  荣国府家丁虽然不怎么旺盛,但是贾母心里也就只有宝玉、黛玉这两个心肝宝贝儿,至于其他三春还要排在之后,贾环生病这事,贾母也不曾放在心上,只是打发了人送了些东西也就过去了,但是贾环若是病愈却没有去请安,则是另一回事了。

  晨昏定省,可是晚辈应尽的孝道。

 

 

第2章 

  荣庆堂内。

  时近黄昏时分,细腻的烟霞色晚霞染就了半边儿天际,而屋内,吵吵闹闹的笑声时不时响起。

  王夫人来得不早不晚,她走进屋子,率先瞧见的是正和黛玉说着话的宝玉,下意识的,她眉头一皱,又很快舒缓开来。

  “好了,好了,你这凤辣子的嘴巴可真够刁钻的,没瞧见他们俩都羞红了脸吗?”贾母假意嗔道。

  王熙凤笑着捂着嘴,“好,是我不是,可老太太方才不也笑了吗?怎能说是我嘴巴刁钻?”

  一言说得屋内众人俱都捂着帕子偷笑。

  贾母佯怒,“难不成还是我不是?”

  王氏笑着接过鸳鸯递过来的茶盅,上前一步转递到贾母跟前,“老太太这话说得,这阖府谁敢说老太太不是。”

  贾母笑着拿手指点着王氏和王熙凤二人,“好啊,你们这姑侄二人,联起手来了,黛玉,你可得给老太太我做主。”

  林黛玉含羞带怯地走到贾母跟前,浅笑着说道:“老太太,凤嫂子我是说不过的。”

  王氏脸上虽笑着,但是那笑意不到眼底,淡淡的一层,像是烟雾一般。

  她只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王熙凤眼珠一转,得,她这姑姑是铁了心不喜这林姑娘,连面子功夫都做得这么敷衍。

  探春捧起茶盅,轻轻抿了一口,似乎对这屋内的暗氵朝涌动毫无察觉。

  方才这屋里这么多人,老太太谁也不提,偏提黛玉让她做主,这话看似玩笑话,但是仔细一琢磨,就不尽然了。

  谁能帮老太太做主,当然是贾家自己人了。

  王夫人不接这话,分明是不同意贾母的主意。

  宝钗的手指轻轻搭在手腕上的手环,若有似无地轻轻摸着,好似置身事外一般。

  贾母眼中有些不悦。

  “对了,老太太,”王熙凤连忙岔开话题,将手往脑袋一拍,“我这记姓可真不好,这来的时候分明有件事记在心里,到现在才想起来。”

  王夫人就坡下驴,也不愿意在宝玉、黛玉二人的事情上再纠葛下去,笑着虚点了下王熙凤的额头,“瞧你这记姓,这阖府还都夸你好记姓,满府的丫鬟婆子都记得一清二楚,现在看来,分明是那底下的人拍马屁。”

  贾母不冷不淡地说道:“凤丫头CAO持家务,一时半会儿记不起来也是常有的事。”

  “还是老太太疼我。”王熙凤道,“我正想着,眼瞅着端午也快到了,姑娘少爷们一日比一日高了些,这衣裳也得让人新制了。”

  要不说王熙凤管得阖家服服帖帖,单这一事就足见她的心思灵巧。

  制衣裳这事,按着荣国府的惯例,一向是各院领了布料,自己做去,再不然由着府里的针线婆子做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这布料该怎么发,怎么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患寡,而患不均。

  府里的三春倒不是会为此事计较的,但林黛玉、薛宝钗二人却是让王熙凤头疼。

  宝钗那边儿虽然一应事务都是薛姨妈自己在CAO持,可人家一家子住在荣国府里,总不能绕过她去,人家不要是一回事,你不给是另一回事。

  而且,现在府里头老太太、王夫人为着宝玉的婚事争执不下,这事稍微处理不当,王熙凤可就揽事上身了。

  “原来是为这事。”贾母点头,“你是个有心的,也是,眼瞅着天就快热了,也是该置办夏衣了。”

  鸳鸯笑着开口说道:“老太太,咱们库房里还有好几匹上等的料子,老太太前些日子不是说了,要拿出来给几位姑娘和宝二爷穿吗?”

  王熙凤松了口气,怨不得这鸳鸯这么得老太太信任,单这话,就可见一斑了。

  “既是如此,那老太太可不能小气。”王熙凤笑着说道。

  贾母故意叹了口气:“得,老太太还想藏点儿东西呢,罢罢罢,你们几个自己去挑吧,老太太今儿个也大方一回。”

  几个姑娘顿时笑了。

  王夫人在此时适时开口:“说到这事,环儿那边儿也该做衣裳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