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HP血统战争+番外

 

  ☆、选择妥协

 

  比赛结束,评委们开始打分。不知道是不是德拉科的错觉,他觉得有一束奇怪的视线看过来,但是看了看四周也没发现什么。

  哈利·脑内小剧场活跃·波特正看着德拉科纠结了一大串,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与伏地魔的爱恨情仇。如果被马尔福家的人知道哈利在想什么,哪怕哈利的体质再好,他们也能把哈利磨成灰撒进花圃当花肥。

  第一名自然是各种黑幕的格林德沃,然后按顺序是罗恩—哈利—芙蓉—克鲁姆—洛哈特。相比较让人莫名感觉有古怪的第一局,第二局在观众们眼里是非常公平的排名,因为这就是他们上岸的顺序。

  ……

  虽然哈利身上没有一点沾上水的地方,但是他依然和赫敏一样被庞弗雷夫人蒙上一条毯子塞了一杯热汤,虽然热汤里一股子姜味,但是看了看因为浑身湿透所以被庞弗雷夫人灌下感冒药剂的其他人——包括罗恩,哈利觉得热汤还是不错的。

  “哈利,你做的很好。”这次作为亲属来观赛的是卢平,作为布莱克家主,西里斯还是很忙的……其实是他惹卢平生气,所以卢平不帮他看文件了。“虽然知道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是我还是很担心,不过现在我觉得没那么担心了。”

  卢平看了看哈利手里的镜子,在哈利郁闷的眼神下笑出声:“咳,哈利,除了来看你比赛之外,我还想问一下关于你那个神秘的婚约者。”

  “额,莱姆斯,我们是意……”

  “我知道,意外。”卢平笑的意味深长,“哈利,那位……我觉得不大可能是位小姑娘,”看到哈利表情正常,没显示出什么不对,作为劫道者四个人中智商最高的,卢平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个女孩,“哈利,不管他是谁,你总是要让我们知道的。你可以先告诉我,说不定我会帮你劝劝西里斯。”

  “……”不,你只会和西里斯一起暴怒的拆了教授的房子。

  “哈利,有佩利冬血统的贵族其实不多,虽然不太好查,但是西里斯已经打算让克利切它们专心去查各个贵族的血统了。”实际上这是西里斯昨天想出来的主意,并且已经开始实行了。

  “……”哈利表面平静,内心疯狂的刷屏呼叫斯内普:‘教授!教授!教授!教授……’

  懒得看比赛正在地窖思考用哈利送的圣诞礼物装什么药剂的斯内普差点砸掉手里的药剂瓶。

  这小子又搞什么!

  虽然哈利可以用契约进行单方面沟通,但是也只限于简单的情绪,像这种复杂的慌张又抓狂还带着一点点期待的情绪……斯内普完全搞不懂,所以他选择等哈利来地窖再问他。

  刷了半天屏才想起这件事的哈利深吸了口气,希望教授不会打死他……“好吧,莱姆斯,他的确不是女姓,并且年龄要比我大,只限于外表。”

  算上灵魂,哈利比斯内普还打了十几岁。莱姆斯也知道哈利堪称诡异的年龄问题,所以他和西里斯不一样,他一开始就不认为哈利找的是个同龄人,那些年轻幼稚的学生在哈利眼里大概就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我有这个心理准备,毕竟你的情况特殊一点,年龄太小和你也不合适。”

  “其实你和他还是挺熟的,你们是同一期入学的……”哈利踌躇的选择了一个最委婉的表达方式。

  “我很熟?”莱姆斯开始排查自己认识的人。上学的时候,因为他的某个问题,除了西里斯他们,他很少去结交朋友,并且他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同学和哈利见过。不是朋友,但是很熟,那就只能说经常见面并且不对付的……慢着!好像只有一个符合人选的人……

  “哈利……”卢平的声音莫名干涩,“我应该是猜错了对不对?或者你说错了,他应该是比我入学要早。”他宁愿哈利喜欢的是卢修斯马尔福都不希望是斯内普!

  “不,他是黑头发。”看出卢平隐约表达出的期待的含义,哈利残酷的戳穿了事实。

  “嘶——”卢平倒抽了一口气,觉得眼前发黑,脚下不稳,时刻都可能晕倒,“哈利,你到底……”看上斯内普什么了!

  因为那个让魔法部差点炸了的婚契内容,他连斯内普是因为莉莉才同意和哈利相处的借口都找不到!

  卢平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学生们基本都离场,卢平才回过神:“哈利,虽然这是你的选择,但是很抱歉我可能说不出‘你喜欢就好’……斯内普和我们的关系你也看到过,反对的话你大概也不会听,我也就不说了……”

  卢平又陷入沉默,看了看黑湖,学生时代他们和斯内普没少在黑湖边打架,结果现在……转头看到哈利意料之中带着些失落的表情,卢平长叹一口气,妥协的揉了揉哈利的脑袋:“有那个契约,我也不担心斯内普是因为你妈妈的关系才……你知道那些事。虽然说不出支持的话,但是如果你带斯内普来家里,我会拦住西里斯不让他甩魔咒的……同时也拦住我自己……还是提前把魔杖都收起来吧。”

  “谢谢,莱姆斯。”哈利惊喜的看着卢平,卢平的妥协在他意料之外。

  “西里斯那里还是你去说吧,我担心到时候我会和西里斯一起谋划如何杀掉斯内普。”卢平看到哈利手里只喝了一口的汤,现在已经不怎么热了,“介意把这个给我吗?我需要喝点东西保持现在的心态,以免后悔……实际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哈利把装着汤的杯子递过去,卢平一口气喝掉之后,非常幼稚的在被子上用魔咒刻上了斯内普的全名,然后狠狠地扔进黑湖……“我觉得我应该先把杯子摔成碎片磨成粉之后再扔进去。”

  “唉……”卢平可以想象等到西里斯知道后抱着詹姆斯的墓碑大哭的情形,“哈利,我先走了,回去冷静冷静,你的朋友在那边等你好一会儿了。”

  还没撤销的观众看台最前面,罗恩他们和格林德沃等在那里,罗恩他们的表情……很丰富,看来卢平的态度同样出乎他们的意料,而格林德沃则是一脸没看到好戏的遗憾神态。

  “莱姆斯,你回去之后能不能先阻止西里斯继续翻找贵族的血统,我担心西里斯到时候会冲到学校来。”

  “……好吧。”卢平苦恼的叹气,挥了挥手,向学校大门外走去,虽然走校长室的壁炉比门钥匙更快,但是散步有助于舒缓情绪。

  罗恩走过来,脸上带着点不可思议:“搞定一个?”这可比他想象中的要安静并且顺利不少。

  “啧!”德拉科表情凶恶,“别忘了还有你教父。”提醒哈利别高兴的太早是他能表达祝贺的最温和的方式。

  鉴于照顾自家未婚夫的情绪,莫尼倒是没说什么,拍了拍哈利的肩膀表示祝贺。

  格林德沃倒是一脸幸灾乐祸:“波特,我觉得你那个教父的难搞程度不下于阿不福思。”

  即使因为阿利安娜的关系,那位倔强的老先生态度稍微好了那么一些,但也只是对于他的侄子,面对两位夫夫还是很不顺眼。

  “……咱们先来说一下另一个问题。”对于话题集中在自己身上这件事,哈利毫不犹豫的选择祸水东引,“德拉科,你确定你祖父当年和伏地魔只是朋友关系吗?”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来亲戚……很庆幸昨天和朋友吃火锅鱼的时候没有吃麻辣的,幸亏是鸳鸯锅,不然,今天就只能请假了。

 

  ☆、铂金与猩红

 

  对于哈利莫名其妙的话,德拉科一脸的疑惑:“大概还有点上下级关系?”

  “没别的了?”虽然这件事不重要,但是哈利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往诡异的方向去想。

  “还能有什……”德拉科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一些上一代人之间的传言,立即明白了哈利话里的含义,二话不说直接抽出魔杖,“哈利波特!”

  “冷静!德拉科!这不能怪我多想!”

  “你去死吧!”

  ————————(╬◣д◢)————————

  下午,卢修斯正在自家庄园里享受下午茶,第二个孩子已经转移到特殊炼金阵里一段时间了。相比较第一个孩子的那种意外情况,这次使用的药剂可是安全并且轻松很多,不过他还是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所以对外,马尔福家主依然在和他的妻子满世界旅行。

  ‘噌’,壁炉里的火焰骤然转为绿色,卢修斯本以为是格雷拉斯德又跑来马尔福庄园求收留,结果却看到了自家大儿子——为已经不是独子的德拉科表示同情——表情扭曲的冲出壁炉。

  别跟德拉科提什么贵族礼仪!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家祖父和伏地魔的各种绯闻!即使有个满心挂在雷古勒斯布莱克身上的挂坠盒,依然不能组织他满脑子恐怖的猜想:“父亲!祖父当年和伏地魔到底是什么关系!”

  “……哈?”

  ……

  卢修斯的表情难以言喻的看着德拉科拿出来的金属片,材质很普通,也没什么特殊,也就是个能储存影像并播放的小道具,但是那个形状……那绝对是马尔福家主的私人印章的图案!

  家主的私人印章一般和族徽类似,但是要比族徽更繁复一些,作为一族之长的象征。并且每一代家主的私人印章都会有些不同,也是作为一个保险——以防你拿和上一代家主签的契约交易,让这一代家主继续进行。所以西里斯才会那么忙,因为他需要仔细翻看布莱克家族的产业文件,然后将需要继续的产业重新再批复一次。

  卢修斯敢拿自己的姓氏发誓,这个私人印章的图案绝对是他父亲也就是上代家主,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想想刚才看到的影像,再思考一下那个被封印的东西的重要姓……他也开始怀疑自家父亲和伏地魔的关系了怎么办!

  不对不对!他父亲虽然风流在外,但是那也是他母亲死后的事了,更何况他父亲应该不会看上伏地魔……虽然影像里的伏地魔简直帅的惨绝人寰,是他父亲会喜欢的类型……啊啊啊!不能想了!

  “咳!关于这个我认为直接去问你祖父比较好。”

  走到历代家主画像所存放的房间门口,德拉科发誓,如果不是这件事从各方面来说都很重要,他绝对不会跑来这个房间。

  “德拉科,你还没有和你的伴侣绝对好什么时候生孩子吗?”

  “现在虽然早了些,但是提前计划总是要好得多。”

  “你们未来的孩子数量怎么也不能比你父亲少吧。”

  这就是他不愿意来的原因,这群已经成为画像的老祖宗们自从知道他和莫尼是血统觉醒的巫师之后,满心都是让他们快点有个孩子!在父亲被那个混蛋维达尔拐走以后,他们又开始要求孩子的数量!

  “咳!请各位先祖暂时安静一下,我想找我父亲询问一些事情。”卢修斯马尔福看着哪怕成了一幅画像也依然笑的风流的自家父亲,真是越看越觉得猜测是正确的,“父亲,这件事有些……私人。”

  阿布拉克萨斯点点头,然后消失在画框里,再出现已经待在卢修斯马尔福手里专门准备的空画像了。

  虽然画像都能随意串门,但是总有些特殊时刻需要单独询问某一个画像——比如现在。所以卢修斯马尔福手里的空白画像是特制的,里面只能进入一个有思维的存在,然后只需要找一个没有打扰的地方就好。比如……家主卧室。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