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HP血统战争+番外

  “卢克,到底是什么事?”被放在桌面上的阿布拉克萨斯觉得儿子和孙子看他的表情都不太对,虽然他只是留在画像里的一缕思维,但是也感觉到一股恶寒。

  “咳,父亲,那个……虽然很失礼,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当年你和黑魔王也就是伏地魔有没有…咳,特殊关系?”儿子问老子你当年和我上司有没有暧昧关系这种事,在卢修斯看来是很尴尬的。

  “……卢克,如果你问的是我和维迪是不是有过什么的话,我可以告诉你,那只是心血来氵朝的一次……交流,你知道维迪的长相,非常符合我各方面的要求。除此之外,没有那些你想的匪夷所思的东西,把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玩意都给我清理掉!德拉科你也是!”他的床伴算起来能填满马尔福庄园的前花园,不过就是上个床而已,各个都有感情的话他早就累死了。

  “咳!”卢修斯好像嗓子不舒服,德拉科则是第一次发现自家主卧的天花板如此与众不同。

  “所以,你们专门找我就是为了问这种东西?”如果真的是这样,即便他只是阿布拉克萨斯的一缕思维,但是依然能以父亲和祖父的身份让这两个人抄上十遍家规!

  “不是的,祖父。”德拉科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冷风吹过,打了个哆嗦,迅速拿出金属片,“不知道祖父你有没有见过这个?”

  “Wow,我真没想到……”阿布拉克萨斯看到金属片稍微讶异了一下,“我见过这个,但是我并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不过维迪给了我一张纸,让我牢记纸上的东西,你们等等……”

  阿布拉克萨斯消失在画框里,纯白的画布上出现一个图形,然后花纹和颜色逐渐丰富,慢慢的,画布上出现一个上锁的盒子,盒子上方的透明部分能清楚的看到里面装的东西……一本书?

  “这就是维迪让我帮忙记忆的东西,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是那天维迪的状态很不对,他是晚上来的,告诉我如果有巫师拿着那片金属来找我的话就告诉他这个图案,并且一再嘱咐我说必须是巫师。”阿布拉克萨斯在画框边缘冒了个头,“在确定我连一处花纹都不会忘记的情况下他烧了那张纸,转身就离开了,早上再来的时候直接塞给我一把钥匙,直接当着我的面把那天的记忆抽出来毁掉,然后塞了另一段记忆回去。”

  德拉科专心致志的画着那个图案,而卢修斯则是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开口问到:“父亲,我能问一下,黑魔王塞回去的记忆是什么内容吗?”

  “……不能。”如果说第一次他被维迪大早上打趣体力不行,他认了,谁让他技不如人被压在下面并且还是先求饶的那一个。但是第二次什么都没发生他再一次被询问最近是不是玩的太嗨了导致体力下降这种事……该死的维迪编造记忆的时候只采取了他们之前床时间的一半!

 

  ☆、三个银可西买的盒子

 

  鉴于阿布拉克萨斯的澄清,德拉科和卢修斯相信了他和伏地魔之间只有‘一次交流’这种话……暂且相信。

  拿着那张刻印一样把图案画下来的纸,德拉科匆忙回到霍格沃兹,没有任何给满脸八卦的几人解释的打算,德拉科把纸往桌子上一拍,对着有求必应室里尤其是那个有自己势力的圣徒领袖严肃的开口:“这个,大概就是黑魔王伪装过的那个封印着羽蛇躯体的东西。”

  提起正事,哈利也收起了那一脸好奇的八卦表情,仔细看着纸上的图……莫名觉得眼熟啊?

  “我怎么觉得……好像见过?”罗恩对图上画的盒子也表示非常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

  “动动你的脑袋!它的作用不是真的只能拿来装水!”刚拿出来就有惊喜,如果罗恩这时候来一句‘他真的想不起来’,德拉科绝对想办法捅死罗恩。

  “我也觉得眼熟。”哈利也在苦思冥想,按理来说这个一看就很奇怪并且还挂着一把‘衔尾蛇’模样的锁的奇怪盒子,怎么说也不应该完全没印象啊。

  哈利仔细的看着图,希望能从图上的细节部分想起点什么。看的越来越专注,视线大部分集中在图案上盒子所挂的锁上,看到这个锁哈利总是觉得有什么在下一秒就能想起来。

  锁,蛇咬着尾巴的锁,蛇咬着尾巴还没有锁孔的锁……没有锁孔?

  哈利仔细看了看,图案上的确没有画上锁孔:“德拉科,这个锁的位置是真的没有锁孔,还是你忘记画了?”

  “我看了不下十遍,没有锁孔。”德拉科一开始也以为是自己遗漏了,对找了半天才确定真的是自家祖父画出的图上本身就没有锁孔。

  “没有锁孔,就算找到也打不开啊。”莫尼提前开始考虑用什么方式打开盒子。

  “不知道,但是伏地魔除这个图案之外还让我祖父保管了一把钥匙。”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用。

  “图案给我一份,我让圣徒私底下打听一下。”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毕竟现在也不清楚羽蛇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罗恩没注意德拉科说的‘钥匙’,他现在脑子里一直在回放的是莫尼说的那句‘打不开’。

  打不开……打不开的盒子……脑袋里被蒙了灰的某个角落被重复回想的记忆擦干净……对角巷……课本……二年级课本!

  罗恩蹭的站起来,在德拉科询问之前抬手制止他的话,然后嘴里不停重复:“二年级课本,二年级课本……我买了二年级课……三个银可西……我花了三个银可西买了这个盒子!”

  “什么?”德拉科被罗恩的动作吓了一跳,然后又听到这样一个惊喜到巧合的消息。“你确定?”

  “哈利,二年级,我们去对角巷买课本的时候!”罗恩没搭理德拉科,他脑袋里关于那个盒子的记忆好像被人动了手脚一样,随时可能再次被他忽略掉。

  “二年级?”是说他们意外回到过去的那个二年级?“买课本怎么了?我记得你就买了一套二年级课本和一个……和一个什么?”

  话说到一半,哈利愣住,因为对于钱的问题上很敏感,所以他很清楚的记得因为那个意外他不得不多买的那些东西的价格,包括罗恩的他也记得清楚——因为罗恩是借的他的钱。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罗恩在书店花了三个银可西买的东西是什么。

  拉起还在不停念叨以免自己忘记的罗恩,哈利推开有求必应室的门直奔校长室。现在他们急需冥想盆!

  猜出哈利他们要去哪儿的格林德沃让德拉科和莫尼在这里等着,他紧跟着追过去。三个人,其中连个还手拉手的在走廊上跑已经很难解释了,再加上两个人,不用一个小时霍格沃兹就该流传各种‘修罗场’了。

  气喘吁吁的跑到校长室门口,哈利正在尝试各种口令,罗恩一直重复念叨的方式好像也快没什么效果,格林德沃当即念出口令:“加文!”

  没心情吐槽这个口令,哈利简直就是拽着罗恩的领子把罗恩拖到楼上的。

  “我去拿冥想盆。”格林德沃打开校长休息室,半分钟之后他漂浮着冥想盆走了出来。

  不用哈利提醒,罗恩已经伸出魔杖对准自己,抽出那段又开始模糊的记忆,罗恩迅速把它塞进冥想盆,然后一头扎进去……

  罗恩看见他和哈利在店员去拿两套课本的时候在店里四处闲逛,他看见自己在一个角落发现了那个被店员称之为装饰品的盒子,盒子被他和课本装在一起带回霍格沃兹,然后他看见自己把课本从袋子里拿出来,像是忘掉了那个盒子一样随手把装着盒子的袋子……感谢梅林他没有当垃圾扔掉……他把袋子随手扔进了书桌的柜子里。

  再然后他好像就忘了这件事,直到他们回到这个时代,也就是说那个盒子被他留在了那个时代的格兰芬多宿舍!

  罗恩从冥想盆里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哈利在一旁询问:“怎么样?”

  “很糟糕。”想到这么多年那个宿舍最少也会换两任学生,罗恩的脸色就不怎么好,“我把它放在那个时代的宿舍里了。”

  “……希望那个盒子还在我们那个时候住的宿舍里。”哈利不抱希望的说。

  “先去看看再说吧。”罗恩又扎回了冥想盆,他需要再看看他们当时住的到底是哪件宿舍。

 

  ☆、大概是过渡

 

  下午没课的好处就是,闲不下来的格兰芬多基本都不在休息室。连魔咒都用不上,粗心的小狮子们忘记了锁上宿舍门。

  将整个宿舍翻过来,是难免失望却意料之中的结果,没有。

  回到有求必应室告知另外两人这个结果,德拉科和莫尼差点夫夫联手上演一场‘生串狮鹫肉,活刮海妖鳞’。

  “哈利波特!你平常那小气吧啦的劲都去哪了!三个银可西的东西你就这么忘了!以前为了两个铜纳特和黑市商人吵的不可开交的是谁啊!”

  “罗恩韦斯莱!你不是海妖吗!精神魔法方面你不是免疫吗?!怎么这么轻松的就中招了!你那血统难道就是为了让你在水里游泳吗!”

  “……”这是忘了价值三个银可西的盒子的哈利。

  “……”这是血统被贬低到只是游泳速成的罗恩。

  其实这也怪不了他们,发现那个——暂且称呼为盒子——盒子的时候,两人正好处于血统半觉醒不久,能力不稳。伏地魔不仅把封印伪装成了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好奇的形象,还在上面加了不少魔咒,组合起来的作用就是:看到盒子→觉得好奇带回家→魔咒作用下忽略盒子。

  而盒子上的另一条魔咒会吸引其他第一次来到这个盒子附近的人的视线,然后不停重复上面的过程。哪怕有人带回家后直接塞进柜子里,只要超过半年盒子还没转移过地方,盒子之前留在上一个接触它的人身上的魔咒就会让这个人突然想起这个盒子,然后觉得没用,转手卖进商店。

  就像心理暗示一样:这东西没什么用,但是我花钱买回来了,低价卖出去至少能赚回来点。

  即便罗恩因为血统对精神类魔咒抵抗力比较强并且免疫一些小的精神类魔咒——比如一些让人大笑或者大哭的恶作剧魔咒——他中招的时候可是还没完全觉醒呢,那个时候撑死也就能比别人多记住一会儿那个盒子。

  不要怀疑霍格沃兹全优毕业,依靠夜游□□区自学就成为黑魔王的伏地魔的魔咒水准,更何况他成为黑魔王之后还收集了不少魔咒书籍。

  最后德拉科和莫尼臭骂了两人之后也只能把图复制一份交给格林德沃,请格林德沃让他的下属们没事就在英国和德国所有会收这种装饰品的商店里闲逛,至于法国那边……格林德沃在法国的势力并不多。

  毕竟不同于德国是圣徒大本营,英国有食死徒和凤凰社,法国那边的势力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出彩的,但是魔药协会总部,地下拍卖场和欧洲最大的黑市都在那边。相比较势力分明的英国和德国,法国看起来平静,但是势力分布要杂乱的多,圣徒当年最强盛的时候,格林德沃懒得花大功夫去整顿,现在不方便插手。

  不过只是找几个下属轮番去那边的一些商店转悠还是问题不大的。

  “所以你就因为被德拉科骂了一顿,跑来找我请求收留?”斯内普拿着羽毛笔的手恨不得戳到桌子对面那个装可怜的狮鹫脸上,“首先,我记得你在格兰芬多有宿舍,其次,我认为德拉科没有打死你们两个已经是看在你们还有用的份上。”

  本来想找斯内普求安慰的哈利,再次被斯内普骂了一顿,刨去那些拐弯抹角的嘲讽,整体意思就是四个字:要你何用!

  “教授,我也不想啊,不说那时候才是半觉醒,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本身精神类的魔咒对我的影响就要大一点。”灵魂问题简直时刻都在刷存在感。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