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美队|冬盾冬八爪鱼的逗比队长(Winter Cap)+番外

 

文案:

另一个世界的真·逗比·被洗脑也改变不了逗比本姓的·服务于八爪公司的·杀手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在被真·正直·没被洗脑却依然苦逼的装上了金属手臂·服务于神盾局·第二任美国队长却死活都不同意自己身份·詹姆斯巴恩斯一路追赶在爆了无数句“谁他妈是史蒂夫”,然后得到了“你就是史蒂夫!我是吧唧啊!”的路上,猝郁地一不小心摔进水里然后遇上了正版的队长和冬兵的故事。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史蒂夫罗杰斯、詹姆斯巴恩斯 ┃ 配角:复联众 ┃ 其它:冬盾冬美队

==================

 

  ☆、No.1

 

  亲爱的日记:

  我叫冬日队长,你可以叫我队长,因为我更喜欢这个名字。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你不会说话。

  我隶属于八爪鱼九头蛇公司。若果你要问我什么是八爪鱼九头蛇,那我能告诉你这是一个坚持以把世界搞得一团糟不作死就不会死为原则,以Boss说的都是对的每天晚上都要跪舔/Boss为中心的恐怖组织。

  好吧,我承认,这听起来一点也不恐怖。

  我有一个医护人员,是个标志的姑娘。她有着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湖绿色的眼睛,以及一对小小的酒窝。她说她叫简。这名字很好听,我喜欢这么叫她。我也很喜欢她,她是个很可爱的人。

  简很开朗,或者说开朗的过分了,但这没什么不好。她总喜欢在我打沙包的时候和我聊天。她说我本可以拥有一条完美的金属手臂,可它后来被抢走了。她在说这话的时候鼓起了脸颊,脸上红扑扑的,看起来很可爱,也很漂亮。我喜欢她这个表情,我记忆里好像也模模糊糊有那么一个人,会露出那种表情。

  我对这句话表示了相当大的疑惑。我这条胳膊多好使,干嘛还要换的硬邦邦的?

  简一脸“这你就不懂了”的表情。她说这金属手臂可不是一般的牛逼,而是无与伦比的牛逼。装上它,你不仅可以甩小刀,扛大炮,端着机关枪朝天突突突,连汽车飞机都可以毫无压力的像撕纸片一样“刷”一下撕开呢!

  我当机立断领她下了地下一层,凭着记忆找到了Boss的豪车。然后一手扒着后车门,干净利落地撕了另一扇车门。“刷”的一声,比撕纸的声音干脆多了。

  没有金属臂,我照样可以徒手撕车门啊!我举着车门自豪的想。然后我突然想起来这是Boss每天上班让他死对头眼红的专用豪车,撕了一个车门好像不太对。

  于是我立即翻过车顶,帅气的撕掉了另一扇车门。当我举着车门沾沾自喜的时候,Boss的呼息声让我意识到他下来了,而且我发现这呼吸声比平常粗重了不少。

  转过头,就发现简满脸呆滞的站那一边,身后是脸色阴郁,握着车钥匙的Boss。他看起来惊呆了,浅金色的头发像打了霜的稻草,蔫蔫地蜷缩在一起。Boss狰狞的看着我,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词。

  以我的经验,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词。

  他问我为什么要撕了他两个车门。我回答,“因为撕一个车门会使车不平衡,我担心你会半路被甩下去。”

  于是Boss欣慰的笑了,冲过来扬起手piapiapia给了我几个响亮的嘴巴子。

  我捂着脸表示心好累,为什么我这么替Boss着想还是会被打?

  事后简神色凝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本以为她要安慰我,结果她说,活该。心好累心好塞。

  然而至今她也没告诉我我为什么活该。好悲伤。

  八爪鱼——喔,九头蛇,里有一个我简直要恨透了的机器。那东西总在我好不容易能转动起大脑,理清好思路时又把我的大脑搅成了一堆浆糊,粘哒哒的。所以我只能迫使自己停止对过去的思考——或者说回忆?因为那会使我情绪失控,再一次坐上那该死的机器。

  说真的,你绝对不会想知道被洗脑的感觉。那足够让人痛哭流涕了。

  不过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我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些零零散散的,属于过去的东西。简曾经和我说起过她儿时的故事。她说她的家在一场无足轻重的战争中被毁的一干二净。她的妹妹珍妮,那个可爱得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就这么消失在她的世界中。

  我不知道天使是什么样的,也许只是多出来一双翅膀或者自带圣光什么的,但我能感觉出简很悲伤,真的很悲伤。可我依然羡慕她,因为我对于过去的记忆,不管是高兴的还都是悲伤的,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片死寂和空白。

  非要描述的话,可能就像是雪山一样,那些土壤就是我的记忆,然而他们被厚厚的雪盖的严丝合缝,不露痕迹。

  可最近有些不一样了,也许是太久没座在那台该死的机器上了,雪山上的雪开始融化了。我在晚上居然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男人,有着黑色的短发,宝石般绿色的眼睛,以及短短的胡渣,他笑起来也有两个小小的酒窝。

  梦的主角毫无疑问是他,就像在看一部老式的电影一样,走马观花,可这电影的最后,都是同样的结尾。

  那就是他站在火车上,离我越来越远。我似乎在坠落,但还是在笑。呼啸的寒冷的风吹过我的脸颊,带来了他撕心裂肺的吼叫。他在喊一个名字,裹着雪和寒风,以及他的眼泪。但我从未听清楚过,从来没有。

  可那该死的撕心裂肺,让我差点落下了眼泪。

  我曾经问过简一个问题。如果我做了很多可能有关我过去的梦该怎么办。简沉默了一会,然后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说,不要和任何人提这件事。

  我从未反抗过她的话,除了你,我亲爱的日记。但我相信你会替我保密的,对么?

  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人物可能ooc

人物均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当然bug全归我

新人发文轻轻拍

Ps谁能告诉我封面咋做嘛嘤嘤嘤

——更于2015.8.16——

——修改于2015.1.29——

 

  ☆、N.2

 

  亲爱的日记:

  今天是个好天气,我又接到了任务。不过这任务挺奇怪的,Boss居然让我去刺杀一个卤蛋,还是个戴着眼罩的卤蛋,而且这卤蛋居然还有名字,叫尼克弗瑞。

  哦对,我想起来了,他不是个卤蛋,只不过是个黑不溜秋的光头。就是那个Boss的死对头,带领神盾局和Boss带领的九头蛇互相看不顺眼相爱相杀(这是简说的)。

  于是我用十分钟来记忆了他今天会路过的各个街区,以及他开的车的车牌号和车的牌子。哇哦卤蛋开的车居然比Boss还要好,简直是豪车中的豪车。怪不得Boss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去杀了他了,因为有了卤蛋的车,他的车就不是公司里最好的了。

  哦不对,上次我好像把Boss的车撕了。那辆车似乎比卤蛋的要好。

  好吧Boss我不怪你上次打我了。但打耳光真的挺疼来着。

  接着说我的任务。

  朗姆洛,那个自称交叉骨的男人,他是个佣兵,开着车把我送到了卤蛋将要经过的路段。今天似乎是节假日,所以人很多。

  我下了车,将成捆的炸弹和小刀塞进了战斗服里——我猜我要是女的,束胸那里我能放个机关/枪进去也说不定,然后拿起了盾牌——我好像忘记和你说了,这盾牌是我的武器。

  说真的,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盾牌不可思议,子弹打不透,小刀划不坏,就连爆炸都没法伤它分毫,甚至连激光都对它毫无办法,质量也相当轻,而且我用起来也是意外的顺手。这盾牌简直是为我量身定造的。盾牌是黑色的,上面画着暗红色的九头蛇标志,用简的话来说,这盾牌有种后现代的风格。

  我不太懂什么是后现代的风格,但就我自己而言,这盾牌的样式我不大喜欢。总感觉我原本的盾牌不是这样的,而应该是一种更明亮,更丰富的颜色。我意识到这和我的过去有着极大的关系。

  当然,我可不会蠢的去问Boss。我猜我问了之后绝对会再去那台该死的机器上坐上一把,顺便烫个爆炸头什么的——这是一个技术人员提出的课题,他说把洗脑机(就是这台该死的机器)开发成一机二用的形式,再装上个负离子烫头机,让被洗脑的人从内而外的改变。

  那个技术人员在兴奋的吐沫星子乱喷之后,Boss微笑着给了他一脚。

  我其实觉得这主意不错。

  就在我刚带好盾牌,下车之后,就看到卤蛋的车从不远处疾驰而来。我立马用盾牌砸烂了旁边一辆宝马的窗户,举着车向大道中央扔过去。

  我好像听到车主在一旁发出绝望的尖叫。

  砰砰砰轰轰轰几声巨响后,街道中央的几辆车彻底成功的报废,成了一堆废铁。于是卤蛋的车被迫停在了废铁前面。

  我快速地冲向了卤蛋的车,将盾牌狠狠的凿在了车的窗户上。

  棒!没砸开。

  然后朗姆洛带着他的小分队赶来了,而且还带着专用的什么轰开大门的玩意,我就可以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卤蛋豪车的防御系统彻底完蛋。

  我注意到卤蛋的车床上贴着黑色的膜,看不清里面什么样子——这让我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随着最后一声砸窗的声音,卤蛋的车彻底报废。

  我第一个上前,凭着徒手撕汽车的能力撕拉一下把卤蛋的车门掀了起来。居然没人。

  于是我怒了,把整辆车都掀了起来——车下有一个洞。

  天啊卤蛋进化成地鼠蛋了。

  我还得找到卤蛋把洞打到了哪里,真麻烦。

  天晓得地鼠卤蛋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将地下穿了那么多洞,居然绕来绕去迷路了。所以我现在正在朗姆洛的车上写日记。那些小分队的家伙们看到我在写日记都一副天崩地裂忘吃胃药的表情。

  我用最阴沉的表情看着他们,并将一把小刀钉在了副队长的头发上,顺便削掉了一绺头发。要知道我早就看他头型不顺眼了,今天终于把那多出来的一撮毛干掉了,真爽。

  可那帮人居然一脸“你终于正常了”的欣慰表情。糟糕好想揍他们,但是Boss不让。老天,这让我的有点不爽。

  或许我找个时间应该找人来打一顿发泄发泄——但不管怎么样,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去把地鼠蛋干掉,所以先再见,亲爱的日记。

  PS.我不喜欢吃卤蛋,但我喜欢玩打地鼠。

作者有话要说:  回复kk:是哒冬盾没错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回复你,不过还是很开心你能留言啦~

——更于2015.6.2——

——修改与2016.1.29——

 

  ☆、N.3

 

  亲爱的日记: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非常非常多。

  我在追杀卤蛋的过程中,遇见了一个男人。先从上次写完日记后说起吧,我和朗姆洛小队在车里休息了一段时间,大概有几个小时,然后Boss打电话过来了,他说终于找到了卤蛋的具体方位,让我们立刻出发,把卤蛋炸成煎蛋。

  于是我坐了一把由朗姆洛亲自上手的云霄飞车,一路狂奔到了适合阻击的楼房前面,我感觉他的副队长差点吐了。天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暗了下来,我坐着电梯—我以为能有什么特别的方式呢,就像上次做任务是用盾牌一路凿上去的—上了顶楼。

  卤蛋似乎是跑到了某个人的家里,因为我能透过窗户看到那人家里柔软的灯光。

  不一会,一个男人回到了家,卤蛋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终于从暗处露出了脸。他和男人谈了什么,我只能看到卤蛋的正脸和男人的背影。哇哦,身材不错,腰很细腿很长的样子。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我调整好瞄准镜,按下扳机,看着子弹穿透了窗户和卤蛋的胸口后,那个男人忽然转过身,一把打碎了窗户,像我这里冲了过来,而且毫无障碍的越过了两层楼之间的宽度,轻轻松松地站在了我所在的天台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