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瓶邪同人【瓶邪】最佳搭档+番外

 

简介

一个张族长和小佛爷如何做到同时谈恋爱、斗汪家、养狗、练车技的故事!

正剧风+脑洞流,原著背景+哨向设定。

从《他们在干什么集》开始,一路陪你走向沙海。

原著架构有改动。

 

 

 

第1章 卷一:石破天惊(1)

  从底往上,架子六层,满目玉石。在一米多的高度上,摆的是花瓶件,正好与正常人的视线相齐平,色艳,好看,可惜玉的种头不纯。其他高度上的则品相一般,甚至只是粗糙的毛料,但保不准一刀切下会开出宝玉。

  中国西南一带的赌石市场规模最为成熟,我走进的这一家位于广西南宁。堂内空无一人,货架上的东西已经一个一个检查过了,我想要的东西并不在其中。之后我在铺子里足足绕了三圈,也没找到掌柜。光天化日,店门大开,简直就是逼我行窃,难道碰上了钓鱼执法?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我绕到后堂,才发现了个人。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窝在躺椅里,捧着笔记本聚精会神地看健身CAO教学视频,旁边的老式柜机咝咝地吐着冷气,机器内不时地嗡一声,极有规律。

  我刚想开口喊她,电脑里就正好传来one、two、 three的口令,音量又调得很高,差点没把我耳朵震聋。本来颠簸的行程就折腾得我身心俱疲,这下无名的怒火更是蹭蹭升了起来。

  我松开手上的力气,笨重的行李砸在瓷砖地上,啪的一下声响巨大。小姑娘这才舍得把目光从屏幕上挪开,转到我这里。但她只是飞快瞄了我一眼,冷淡地丢下一句“掌柜出去了”就又将视线转回屏幕。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拽了吗?我压下心头的怒火,用更加不友善的声音说道:“掌柜去哪里了?”

  说话是一门艺术,如果语气掌控得当,就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换言之,气场非常重要。这招我在盘口试过很多次,屡试不爽。当然,前提是必须要有足够的现实基础去支撑自己的狠话,不然就是啪啪打自己的脸。

  不过我现在要对付的,是一个处于爱美年纪的小姑娘,没有任何顾忌可言。我说完这话后,她果不其然被吓到了,立马暂停视频,摘下耳机合上笔电,站起身,用尖尖细细的声音问我:“你找我阿爹有什么事吗?他今晚才能回来。”

  看得出来她很紧张,站起身之后总在用手捋自己的斜刘海。我放缓语气说道:“没什么,听说你们家最近收了一块石头,我很感兴趣,想找掌柜商量一下。”

  “你说那个呀,那我就真没法做主了。不好意思,你先找个旅馆住下来吧。”她很忐忑,但也没有说谎的迹象,回答得非常自然,应该属于不知情的那一类。

  这个房间算是一个临时库房和加工间,乱七八糟地堆着大大小小的石头,全部都是没来得及处理的毛料。我扫了一圈,没有看到那件东西,这才稍稍把心放回肚子里。我问她:“卖出去了没有?”

  她抱起笔记本,像是要离开的样子:“那个是要拍卖的,早就定下来了,在下个星期五。”

  我点点头,顿时松了一口气。钱不是问题,我有十天的时间用来准备,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排住宿。半个月以来高度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疲惫感像上涨的氵朝水一样,把我拍在沙滩上。

  “离这里最近的旅馆怎么走?”我问,把行李背起来,背包贴着后背,汗水又贴了上来,黏腻的感觉很不爽。

  “出门左拐直走,第三个路口那里就有一家旅馆,要是想便宜点可以睡通铺。”然后小姑娘就让我出去,说是到点打烊了。

  我道了谢,打算立刻动身,去旅馆开房冲澡睡一觉,卸下今天的疲乏。没想到还没走到大门口,瓢泼大雨就哗啦一声从天空倾泻而下。当初我走得急匆匆的,没带雨伞。而那小姑娘呆呆地看了几秒种的雨景,小声懊恼道:“我没带伞啊!”

  这里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人烟稀少,只有零星的赌石铺子散布在公路旁,生活在这里很不方便。我在铺子里找了个木质硬沙发坐下来,问道:“这附近有没有其他人家?我去借把伞,或者买也行。”

  “周围的铺子肯定都关门了。”她看了看手表:“真烦人,我还要去约会呢!”

  我心里哦了一下,怪不得这么爱美,原来是女为悦己者容。

  我放下包,道:“等一会儿,很快就会放晴了。”我是没什么约会,某种意义上纯属自己犯作来到这里。反正夏天的暴雨来去不留痕,走得也快。

  广西正值高温天气,天地间像一个巨大的桑拿房。人穿着衣服闷在里面,又湿又热,非常不好受。要不是还有人在场,我都想脱了衣服躺地铺,像在杭州的家里一样,那滋味想想就凉快。

  小姑娘摸出手机,估计给男朋友发了个短信,然后走到铺子中间,开始有模有样地做健身CAO,看样子她是准备耗在这儿了。她的动作实在算不上优美,怎么做怎么别扭。我看了看,说:“你刚才应该跟着视频一起做,一个人做动作不标准。”

  “我乐意。”她老大不高兴地呛了我一句,继续做侧弯腰动作。这到底是哪家的闺女?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我心中那股躁动和恼怒不知怎的忽然又蹿上来,我到这边来又不是为了受气的。

  雨势渐渐减弱,我决定淋着雨赶去旅馆。其实我可以把背包顶在头上遮雨,可毕竟带的行李太多,臂力有限,就只好体验一回最不优雅的雨中漫步。乡郊小路上除我以外一个人都没有,便也无所谓形象优不优雅。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察觉到并不是一个人都没有。那几乎是种对危险的直觉,不知道是哪种感官提醒了我。除了我,还有一个人,一直走在我身后,余光瞥见他一身黑衣,脚踩雨靴。大雨干扰了我的视觉和听觉,我只能放慢步伐,调动所有精力去定位身后的脚步声。

  那人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我再加快步子的时候,他立即快步跟来,似乎故意跟踪我似的。这次的行程理应是非常低调的,怎么还有突发情况?张海客在西藏和我分道扬镳的时候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我们暂时是盟友关系,那就不太可能是张家那边。还有谁?还会有谁?

  不对,我大概想错了。这个黑衣人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跟在我后面,实在太暴露了。最有可能的是土匪。不知道对方武力值如何,我能不能打得过?我想起在西藏的时候被那对兄妹耍得团团转,早知道我刚才就应该跟着小姑娘一起做做健身CAO了,省得现在连热身的时间都没有。

  一般的土匪皆是荒村野夫,勇猛有余而智谋不足,或许我还握有几分胜算。至于武器……不知道我用手机能不能把他砸晕?我以平常的姿态走路,脑子里闪现着五花八门的对策。

  其实还有一个选项,那人的身份和我要找的东西有关。我不是没想过会引来鱼龙混杂的人,毕竟我有些招摇,可能在进店门的那一刻就被某些大佬锁定。

  我加快速度走了十几步,后面那人依然不紧不慢地保持着十多米的距离,好像遛狗一样。我如果把行李扔下,撒腿往前跑,是能勉强跑到旅馆的。那时这家伙肯定不敢在公共场合动手,我就安全了。

  但我没有这么做。先前无数经历告诉我,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来这里是有正事要办的,还不如先直接会会他,把事情处理好。

  我停下来,转身,镇定地看着他,传达的意思是放马过来。隔着雨帘我甚至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我们就这样对望了一分钟,他终于开口了:“请、请问旅馆怎、怎、怎么走?”

  我在那一刻也是呆住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我冲他大喊,雨珠都落到了嘴里:“你是外地人?”

  “是、是……我、我找不、不到导、导游了,我住的旅、旅馆就在、在附近。”他一边说着一边向我走来,我看到他身上穿着防水的黑色冲锋衣,还是那种价格不菲的牌子。我飞快地从头到尾打量了他一下,似乎没有藏武器,暗自嘀咕着,要么果真只是一个过路人?

  “我也要去旅馆,你跟着我吧。”

  我这疑神疑鬼的姓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吸取了前几年血的教训,倒不算坏事。

  前方慢慢露出街道和房屋的轮廓,我说:“我们到了。”说时迟那时快,一记猛拳从左侧挥了过来,幸亏我反应快,及时躲开,但是下一拳就重重砸在我肚子上,顿时冲散我全身的力气。

  那人老实巴交的神色不见了,迅速变脸,换上一幅轻蔑的面孔:“你打不过我的。”

  你打不过我的。他直直地望进我的眼睛里,对我说这句话。奇怪的是,他的眼神似乎有一种震慑的力量,我的四肢竟然动弹不得,太可怕了。

  别这么怂,我对自己说,难道你想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认输?我心里的意识猛地挣扎,终于挣脱开来,退了一步就拼命地往前逃。

  然而负重逃跑不是一个好选择,我背着少说十多斤的东西,速度明显下降。他追上我,抓住我的行李包往后一拽,把我拽倒在泥水里。我的姿势就像一只肚皮朝天并且翻不过来的王八,雨滴全部打在了脸上。

  王八起码还会咬人,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一脚大力踩在我的胸膛上,脸上却没什么明显的表情,道:“我很久没有碰到你这种人了。”

  怎么回事?他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刚要开口,又被踹一脚。对方的力气其实不算猛,可是专挑那些痛感剧烈的脆弱部位,效果就很惊人。我好像明白了,原来不带武器是因为这人觉得,对付我不需要武器,他看不起人还是怎么的?

  心中的怒气达到了顶峰,简直爆表。身体里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力量快要破土而出,而我似乎终于打破了内心的什么禁锢,一下子冲他吼道:“滚开!”

  那一声咆哮,好像把我心底深处的某种东西释放了出来。黑衣人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吼声仿佛为我壮了胆,我支起上半身,手臂挥去,这时竟然打开了踩着我的那条腿,好像在刹那间他忘了施展任何武力似的。

  背包太沉,可是在争分夺秒的关头,我根本没时间脱下它,只能在重心不稳的情况下尝试站起来。那人似乎又反应过来,便没有任我得逞,双手扑下来抓住我的衣领。我的后脑壳一下撞在地上,甚至有种头骨破裂的错觉。

  而对方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表露出激烈的情感,与强硬的手法十分不相符。来头应该不一般,我心中顿生寒意。

  我张开嘴,恶狠狠地骂了一声。对方的拳头直冲面门,我咬牙抬手一挡,拳头挥在我耳旁。冲击力带来嗡鸣,对方开口似乎说了几个字,全被耳鸣声盖住了。他的手又是一动,我还未判断出下一拳的击打部位,就见有个身影从一旁的树上掠出,属猴似的挥着短棒跳下来。

  这个落下的身影正好踢翻黑衣人,于是他们俩立刻陷入搏斗。我终于被放开,立马爬起,揉了揉麻痛的耳朵,惊疑之中后退几步。来人是个高手,动作如风卷残云一般,十招之内便制服了黑衣人。

  落败的那人被死死擒着,没法挣脱出来,转头盯着狼狈的我,一字一顿地说道:“现在才觉醒,太晚了。”

  “什么?”我听得一头雾水,怀疑是因为耳鸣而听岔了。我又不是冬眠的熊,更何况现在是夏季。

  他动了动嘴,还想说什么,就被那高手一棒子敲晕了扔在地上。

  我之前在泥水中反抗,衣服上沾满了烂泥,背包浸了水变得更重了。天上厚厚的乌云交叠着堆积在一起,不知道这场雨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多谢。”我对高手的背影说道。

  这高手转过身,我看到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幅墨镜。他道:“嘿,好久不见,小三爷。”

  “你怎么……”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

  黑瞎子的出现,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人是个道上的厉害角色,我只在几年前和他合作过一次,几乎完全不了解他的为人。他挥了挥手中的短棒,我这才看清楚,那是一根长有三十公分的竹筒。又听见他道:“有人托我带个口信,现在是时候了。”

  信息太多了,忽然之间我看不懂形势,脑子有点乱:“不,你怎么知道我在南宁?”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