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瓶邪同人【瓶邪】胡闹+番外

 

简介

本故事纯属胡说,衍生自盗笔重启篇极海听雷。

重启听雷的大致原作背景:在雨村隐居的铁三角突然获得来自吴三省的线索,从而逐渐踏入谜团,途中认识了十一仓的管理人白昊天(吴邪粉丝)以及听觉奇佳的刘丧(老张粉丝)。因意外吴邪身体状况恶化,而张起灵被困在地下,无法救援。此同人故事的时间线,就从这里开始。

具体原作背景会随情节展开而逐一介绍。

(1-15章上帝视角叙述,之后转为第一人称“我”。人称转换是作者故意为之的伏笔……)

 

 

第1章 天黑请闭眼

  黑云压城,城欲摧。

  暴雨中,雨滴下落的气势如同原子弹,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爆炸,似乎能将地面砸出坑来。路上的交通从东边堵到西边,仿佛灾难来临造成逃生堵塞,红色的汽车尾灯在雨幕里糊成一团光晕。

  吴邪踩着水坑,一脚啪嗒踩一个准,一手拎着变形破损的天堂伞,另一手推开了十一仓的门。

  他浑身湿透,雨水便顺着裤脚流下来。吴邪没再向前走,眼睛往里张望。他的“同事”白昊天早就来上班了,衣服是干的,显然她躲过了这场雨,情况比吴邪好得多。

  白昊天放下手里的文档,忙上前去,惊讶道:“你今天来了?”

  吴邪脸上有一丝疲惫,道:“天上下刀子才可以缺勤。当了这么多年老板,这点职场规范我还是懂的。不过伞坏了,我还是迟到了。念在初犯,就别扣我工资吧。”

  “别说笑了,你知道这里不搞那一套。”白昊天回到桌边,翻出抽屉里的毛巾扔给他。

  毛巾像印度飞饼一般打着旋飞来,吴邪接过,擦了擦脸和头发。白昊天往杯子里灌热水,盯着蒸腾的热气一边道:“小三爷,你今天竟然还有心情来。”

  “我当然没心情。你看这天,老天都没心情了。”吴邪把毛巾从脸上缓缓拿下来,出神地看着窗外恐怖的雨势。

  白昊天端着水壶抿了下嘴,脸上有些紧张地绷住,然后开口:“要是你想走,我不会管,也不会通报你二叔,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大可放心。”

  “那我直接跑路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到十一仓找你?”吴邪这时反而露出一丝笑,“来亲手把辞职信交给你?”

  对方局促地一怔,道:“反正,你现在肯定要开始采取一些措施了,对吧?”

  吴邪点头,放下毛巾,看着她,“你还算了解我,但了解得不够。我的措施之一,就包括现在来找你。”

  白昊天皱了皱眉,“除了离开,你还有什么事情?”

  “我说得简单一点,我来拜托你跟我一起走。我需要请你帮忙,以我目前的状况,没法去救人。”

  吴邪真诚又平和地说完,拿过那杯热水猛喝了一口。

  “等一下——很烫。”白昊天想阻止他,已经来不及。吴邪捂着嘴,嘶嘶吸气,“你这丫头,我要走,你就谋杀?”

  “对不起对不起。”白昊天忙道歉,“给你倒杯冷水?”

  吴邪摆手,“我马上就走了。所以,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别问要做什么,总之你不会有危险。如果你答应,我就在出发之后跟你解释,现在没有太多时间。”

  他的口吻不是下达指令,而是平等的,甚至恳求的。白昊天也明白,吴邪此刻可能没有别的出路,毕竟那样的消息太过紧急。一个多月前,吴家堂口的队伍前往雷城一探究竟,留吴邪在杭州休养身体。谁又能料到,队里赫赫有名的哑巴张竟会在那个雷城失手,甚至生死不明。而吴二白出于吴邪的健康考虑,现在一再阻拦他的侄子去冒险救人。

  如果在半年前,吴邪等人对于白昊天这种年轻的小辈来说,是无数个故事和轶闻交叠出来的一个虚拟形象,那么现在,他们则是活生生迎来了这鲜明无比的局面,带着鲜明的压迫感,万分真实。

  “好的。”白昊天说。

  当天下午,雨停了。

  放晴后,大滩的积水倒映出地面上那套建筑,十一仓好几个出入口被关上了,只留下一道门以保证基本的货物存取。仓库的位置本来就避人耳目,就算反常歇业也没人注意。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路过的人只会觉得,这家可能是在等待破产。

  白昊天看了看手里的这只黑色茶具,形态不算完整,碗沿有几个磕碰的缺口,显然保存不当。

  但是它的釉色和斑纹几乎是完美的。在用清水洗净后,黑瓷壁上的虹光足以让任何人惊艳,在阳光照射下不断变幻,呈现出丰富的层次感,仿佛一眼可以看进宇宙中心。

  建盏的罕见斑纹是无数人为之倾心的原因,常常求而不可得。即使用现代的制作工艺如法炮制,成功率也惨不忍睹,

  她端详着说:“真好看。”

  “你们女孩子就喜欢闪闪发光的玩意儿,”吴邪道:“舍不得转手了?”

  建窑黑釉盏,简称建盏,宋代时为御用,现今收藏市场上价格节节攀升。白昊天把它交还给吴邪,“这东西能帮我们搞到多少钱?”

  吴邪捏了捏眉心,“最昂贵的建盏甚至能被博物馆供成国宝,至于我们淘到的这个,那得看看有没有人愿意把它当个宝。”

  “都磕碰成这样了。”白昊天迟疑道。

  “正因如此,才给了我们低价收入的机会。”吴邪轻叹口气,“那边的古董贩子之前被我断过财路,结下了梁子。二叔又在故意截我,今天如果不是让你一个外人出面,我恐怕连一个破茶杯都淘不到。放消息吧,看看会出个什么价。愣着干嘛,拍照啊。”

  白昊天拿出手机,问:“碗沿的缺口也拍进去?”

  “对,多拍几张,全传到古玩群里。”吴邪拿了块积灰的硬纸板,竖在茶杯后面当作拍摄背景,“拍,别加滤镜,不开闪光,要那种直男拍照的风格。”

  “明明可以拍得很好看。”白昊天竭力遏制住自己加个滤镜的欲望,道:“你自己拍不就行了,我一个女生做不来直男拍照。”

  吴邪无辜道:“我也做不来。传好了吗?行,收起来。”

  白昊天看了看手机,群里有人回复“破损可惜”,不禁道:“如果没有这些缺口,咱们能卖多少?”

  吴邪笑了笑,“痛苦已经发生了,不用做些不可能的假设。宋朝的东西,这是漫长时间带来的必然代价。”

  古玩群里有人私聊报价。白昊天伸手比了个“3”,问:“出吗?”

  吴邪看了一眼她递来的手机屏幕,摇头,道:“这应该是最有潜力的一单,如果只有这些,不可能为我们凑够钱。”

  没有可商榷的余地,而是必须出高价。白昊天向对方发出提价的消息,那边却再没回复了。之后半天的时间里,白昊天时不时拿出手机检查,消息框安安静静,也没有其他人提出买入的意愿。

  白昊天坐立不安起来,道:“我们开的这个价,如果脱不了手怎么办?”

  脱不了手,周转不到足够的钱,买不到人手和装备资源,去不了现场开展行动,救不了想救的人。吴邪开口:“那就继续淘,还有下一站。你觉得,我都已经下定了这个决心,还会缺个赚钱的决心?”

  白昊天看着这个男人,心想,这个我知道,但是——

  “如果……”她说,并没有把话说完。

  如果等到筹够钱的时候,已经失去救人的时机了呢?古玩可以转换成货币,如果转换不成生命的机会呢?如果就像这只建盏一样,时间带来的代价是缺憾呢?这已不关乎情感,而是一定要考虑的结果。

  吴邪脸上没什么激烈的情绪,似乎在极力让自己冷静,“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很固执?”

  白昊天没点头也没摇头,只说:“我帮你,就会帮到底的。”

  “我不给自己找借口,固执就是固执吧。按佛教的说法,万物无常,虚妄皆空,就连‘我’也是无常的,所有东西最终都会消散。如果拘泥于世间的事物,就叫‘法执’,拘泥于‘我’的感情和冲动,就叫‘我执’,佛教的修行则是为了打破法执和我执。”吴邪往后靠了靠,闭上眼睛,慢慢道:“但我破不了我的‘我执’,看来那佛门不入也罢。”

  最初,他们在雨村平静地隐居,一切都由吴三省发给吴邪的那条奇怪短信引出了端倪,搅起一轮漩涡。吴邪三叔留下的一系列线索,将一行人指引向了一些奇怪的谜题。几次行动后,吴邪的健康状况暴露出问题,不再方便下地,便留下休养。

  其余人手则循着线索,来到那所谓的雷谷。但,真相还没挖掘出来,却在当地遇到了并不友好的姓焦的程咬金。更糟糕的是,道上两个出了名的好手被困在地下。

  羊公泉。

  湿漉的空腔内,空间封闭,漆黑一片,黏乎乎的水声从远方传来,像是放大了数十倍的野兽咽口水的声音。空腔内连半点火光也无,火焰燃烧是急剧耗氧的行为,目前的环境下,燃起火光无异于自杀。就算渴望光明,也得借用其他手段。

  黑瞎子摁开他的超长待机王手机,主界面背景是一张黑白表情图“微笑中透露着贫穷”。屏幕透出的白光帮他照亮了脚下的一角,能够看到地面沾了许多螺蛳,密集扎堆在一起,好像一盘摆盘很烂的菜肴。

  黑瞎子担心开口说话又要耗氧,就用手机打字:你觉得能吃吗?然后将屏幕上的字展示给张起灵看。后者面无表情地看了黑瞎子一眼,不作回应。

  黑瞎子看了看脚下,忽然不由得想吃红椒爆炒螺蛳,饿了。

  空腔的壁上满是污泥,光线照过去显出乌黑的颜色,这地方毫无阳光照射,即使能抠出一点藻类,也是黑得像中毒似的。张起灵抹掉了xu_e壁上的泥层,不知打量着什么。

  黑瞎子过去装模做样地瞅了瞅墙壁,打字:墙上画了逃生地图?

  张起灵让了一步,示意他自己来看。黑瞎子站在墙前,伸出食指,把指腹紧贴在墙面上,然后慢慢抚摸,就像麻将摸牌那样,以一种极缓的效率抚摸墙上的刻纹。

  摸完三个花纹后,黑瞎子渐渐笑了,开口说话:“这不是你一贯在斗里做的标记?你以前来过?早说,我紧张得血压都要飙上二百五了。”

  张起灵站在那里,侧头看向黑瞎子,然而那表情里没有一丝信心,反而显得凝重。黑瞎子从这沉默的气氛中突然读出了几分不太好的意味,笑起的嘴角又压了下去,僵硬道:“这是你们张家的标记,以前张家人来过这个地方?”

  张起灵轻轻嗯了一声,承认了。

  他刚才也观察到了黑瞎子的动作,这个环境里存在手机屏幕的光线,但黑瞎子要用食指才能感知墙上细致的符号纹样,也就是说,眼睛的病变程度在此影响到了生存,原来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如今他们这些人,挨个数一遍,好像每一个人都背上了一笔债,都是当初自己给自己添上的。

  “你是故意被困在这里的吗?”黑瞎子问,“为了找到这些标记。”

  张起灵摆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黑瞎子转为用手机打字,神色冷静,敲出一串咆哮体:我以为你胸有成竹才开口说话!!把话说清楚!张家碰过的地方没一个安全,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要胡闹就自己一个人去闹,我他妈被你拖下水!

  他以一个特别贱的表情收尾,然后把手机给张起灵,表示要对方一个回复。张起灵在屏幕上打了几个字:我正在找答案。

  黑眼镜叹口气,删了前面的文字,又打出一句:他知道你真正在做的事情吗?

  张起灵闭了下眼,摇头。

  黑瞎子没忍住,还是张嘴说:“服了你了。”

  他们已经被困了将近一个月,水平面将出口死死堵住,全靠地下大大小小的空腔中的氧气续命。已经过了很久了,吴二白肯定放弃了湖下救援,黑瞎子思忖,他甚至还会回去把这个坏消息带给吴邪。那么,吴邪得到消息后,会怎么做?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