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香蜜之乾坤在握(天帝×润玉)+番外

 

文案

排雷:我的主角一般都是走剧情,然后你会发现走着走着剧情就不一样了,想看穿越过来就大杀四方的可能会失望,我的主角擅长给我一个支点慢慢凿动剧情的那种,你会发现开始一样,过程似乎也一样,结局就不一样了(^_^)我喜欢细水长流的爱情,所以可能没有什么一见钟情,就酱

最后谢谢大家看完我的排雷,茫茫人海,感谢缘分让我们相遇,愿这篇文能给你带来一个微笑,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的初衷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禾,润玉 ┃ 配角:荼姚,彦佑,旭凤,锦觅等等 ┃ 其它: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传,大龙党

======================================================================

   

   

    第1章 香蜜沉沉系列脑洞

    这是一个白日梦,各种天雷狗血,欢迎调戏,拒绝人参公鸡,谢谢^O^

    本文耽美,所以请不要误入,坚持BG的小仙女请回。

 

    已经是个老阿姨的我,工作繁忙加班频繁,更文只图个开心没榜单没收入,大家淡定

 

 

 

 

 

第2章 香蜜*假如我成了天帝1

    洛禾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香蜜沉沉尽如霜里的天帝,而且还是剧情早期,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他来的还不够早!因为天帝这个大猪蹄子他已经调戏了花神,又给水神风神赐了婚,担心水神报复,思来想去决定挖了龙鱼族的墙角,又怕被水神知道,用火灵珠偷偷透露给荼姚知道。洛禾自己都觉得原来的自己不是个东西,但是木已成舟,自己成了大猪蹄子总不能不认账啊,想到这不由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可如何是好?想他洛禾只是个普通人,一朝穿越,一无神通护体,二无智商可以玩弄人心,小小一个凡人如何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天庭安稳的活下去呢?要知道这天帝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正在思来想去之间,乎忽然听手下小仙报道花界传来消息,花神去世,花界封闭,从此脱离天界管辖。洛禾心里一动,看来剧情已经开始了!

 

    还没等洛禾把记得的剧情在心里复习一遍,就听门口的仙侍回报“回秉天帝,天后娘娘求见”

 

    洛禾刚说一声知道了,就见到荼姚一身盛装,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陛下……洞庭湖的水族最近一直不安分,前一段时间突然传出灵力波动,臣妾请旨,派鸟族大将前去一探究竟”

 

    洛禾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天后荼姚,一时间只觉得头大无比,只好随口敷衍道“那你就派人去看看吧,如果没什么事就尽量不要起冲突,现在多事之秋一切以大局为重”

 

    荼姚满意的一笑“臣妾谨遵旨意,定然让人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说罢志得意满,拖着长长的裙尾,消失在殿外。

 

    洛禾皱着眉摇了摇头,好像自己忘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事呢?算了……先把自己的处境弄明白再说

    

    天帝身为一条火龙,娶了天后荼姚这只火属姓的凰鸟,二人天婚已经一千年了,却迟迟没有子嗣出生,天帝痴恋先花神,却舍不得权势,为了天帝之位娶了鸟族的公主荼姚,却不肯放弃对花神的一点情丝,求而不得由爱生怨,一心把花神从水神身边夺来,又妄想能用一个虚无缥缈的儿女婚事来维系水神和天庭岌岌可危的关系。

 

    洛禾对于天帝的做法感到深深的唾弃,又当又立,也是没了谁了。为了得到鸟族的支持求娶了鸟族的公主,那你就好好待人家呀。既然对于花神如此爱恋,那你就别为了权势抛弃人家呀。既想要权势又想要爱情,江山美人两不误,世上哪来鱼与熊掌兼得的美事呢?不过这倒是一个调整自己,适应环境的好机会,洛禾借口花神逝去,罢朝七日,借此时机适应自己的修练功法,将灵力融会贯通,又找了个时机化成原身,这可是传说中的龙,身为龙的传人,既然有机会怎么能不好好看一看呢。

 

    七日之后,洛禾才刚恢复早朝,天后荼姚就急着求见。洛禾现在到觉得荼姚也不容易,对她越发包容耐心,待到荼姚一进来,就急声厉色的说水神有不轨之心,顿时让洛禾的满心愧疚灰飞烟灭。

 

    “天后!……朕不是说过大局为重!大局为重?水神与朕相交多年,他的为人如何朕又岂能不知?”洛禾无语,天后嫁祸的也是不走心,一看就能看出来“你对水神不要总是抱有偏见……朕与水神多年兄弟……”

    “陛下……你如何信水神而不信臣妾?”荼姚神色激动“这洞庭湖底一定有事,臣妾派人去打探,居然被水神挡了回去,若是心里没鬼,如何不肯让人查看?”

    “洞庭湖底?”洛禾神色一愣,他终于想起他忘了什么……天帝的长子!!!天啊天后派人查看还是七天之前,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也就是说润玉可能已经被剜角剃鳞整整七年了!这天帝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

 

    “天后……洞庭湖底一事朕以知晓,你不必再去查看了”洛禾稳住神色“水神如今退居洛湘府,以多年不问世事,此事与他无关,你不要去招惹他,徒增烦恼”

 

    “陛下!水神他……”天后荼姚还要坚持

 

    “好啦!天后今日的火气越发大了,还是找个时间好好去看看天医吧”洛禾挥挥手不在理会荼姚。

 

    用了半日时间交代好天庭的事,洛禾下界到了洞庭湖边,万顷水域碧波粼粼,却在湖面上覆盖着一层银蓝色的护罩,那是当年天帝对洞庭水族的惩罚。万倾洞庭由水面分界,上层归鸟族掌管,下层归龙鱼族生活。都是当年天帝做的孽,洛禾长叹一声,化作一尾白鱼,游向湖底。

    

    只见湖底一座孤零零的宫殿,清冷破败,残破的牌匾上上书两个大字笠泽。洛禾游了一圈儿没有发现润玉的身影,反倒是觉得一股强大的灵力尾随而来,不得已显出原身略显尴尬的问了一句“水神你来了”

 

    在这洞庭湖底有如此强大的灵力,又关注此事的除了水神不做第二人想。

 

    洛霖一身浅碧色的法衣,越发显得偏偏君子风流倜傥。水神现身后深施一礼“帝君今日怎么不在天宫,原何来我这下界水府一游?可是因洛霖前些日子有什么得罪之处?”

 

    “这……”洛禾有些尴尬,总不能说我忘了我前身的风流债,有个儿子丢在这,如今我想起来了,怕天后杀了他,特意过来找吧。

 

    “洞庭湖底宫殿简陋,不如请陛下到洛湘府一叙”洛霖邀请,天帝无法只得离开

 

    “好吧”洛禾见今天是看不到润玉了,其中涉及天家颜面又不能直说,只能找个借口去洛湘府盘桓一日,还是回了天宫。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再找到机会去笠泽,就见殿前一片骚动,天后荼姚领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小少年,踏入了宫殿。荼姚身施一礼“陛下……此子乃陛下遗落民间,近日被鸟族发现,臣妾特意带回天宫交托于陛下”

   

    “这……”洛禾大吃一惊,不过短短几天,剧情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吗?他还没来得及干预,难道剧情是不可逆转的吗?“这个孩子是……”

 

    荼姚突然抬起头,张扬的一笑“洞庭湖底啊!……陛下……臣妾以为您知道的”

 

    “那龙鱼族……”洛禾一时间心动神摇

 

    “龙鱼族不尊天帝,欺上瞒下,胆敢虐待天家血脉,自然是罪不容诛”荼姚一笑“臣妾已经将她们都处置了,陛下放心!”

 

    “你……”洛禾大吃一惊,这可是龙鱼族全族,上下怎么也有几百口,天后居然说灭就灭了,这不是书上说的陈年旧事,这是发生在他身边血淋淋的惨案“天后!龙鱼族就算再有错,毕竟是水神管辖,若要处置自然由我这个天帝出面,与水神告知,你怎么能随意处置?你置天规法条何在?你置朕何在?”

 

    “陛下!”荼姚凤眼一瞪“当初是陛下亲口说的,洞庭湖底一事陛下已经知晓,甚至为了此事陛下还亲自下界与水神商讨,但是结果呢?还不是陛下优柔寡断!臣妾帮陛下决断,是为了帮助陛下,陛下不领情也就罢了,如何还来怪罪臣妾?”

 

    “你……你……”洛禾面对荼姚的伶牙俐齿一时间张口无言“来人啊,天后殿前失仪,禁足三个月!”

    “不必了!”荼姚转身“不劳烦陛下,臣妾这就回宫”

 

    看到那个红衣小少年怯怯的站在一旁,洛禾一时间心乱如麻,是原本就该如此,还是自己的到来导致如此呢?自己到底还行不应该再试图改变剧情?簌离是否还活着?一时间只觉得头大如斗

    洛禾朝少年招了招手“你叫什么名字?”

 

    “我娘叫我鲤儿”少年的眼神里透着几分怯意,头上两个圆圆的疤痕,狰狞的露出斑斑血色,颈下的衣物里更是隐隐透出累累伤痕

 

    洛禾一把拉过少年的手“鲤儿……你是想做一尾小鲤鱼吗?”

 

    少年沉默了一会儿,低低的犹豫说“我娘说我……我是红鲤鱼……”

    洛禾摸了摸少年的头,那两个圆圆的疤痕让他的心隐隐做痛“不!孩子……你不是鲤鱼,你是龙啊,你是我天帝之子,是一尾应龙,注定要翱翔九天之上,俯撖于天地之间,这鳞角是你身份的象征,你……你别怕,我们是一样的”

 

   “龙?”少年睁圆了眼“这么说我不是怪物,我是龙?”

 

   “对”洛禾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我也是龙,我们是一样的”说完,化成一尾火龙,在殿中盘旋而过,扬角动鳞威风凛凛。

    “龙……”少年喃喃自语“我原来是龙……所以我不本来就不是红鲤鱼……我不是小怪物……龙都是有角的,我不用切角拔鳞了……我不是怪物……我是龙……”泪一滴一滴染湿了面颊,想起这些年断角拔鳞之痛,鲤儿不由得放声痛哭

 

    “鲤儿不哭”洛禾把少年抱在怀里,纤细的身躯颤抖着抽泣“你是我的儿子,我们同属龙族”拍拍少年的背“如今你回到我身边,鲤儿这个名字就不适合你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如你就更名为润玉吧!”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