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不死[龙族/沙海]

 

文案

不死[龙族/沙海]

莲歧·文,08.13发表。

 

“龙。” 宋春水眨巴了一下眼睛,黑色的羽睫软软地搭在眼睛上方。他鼻上架着一副土气的黑框眼镜,和学校里一抓一大把的普通学子毫无异样。

“你说什么?” 黎簇正在桌子底下翻着少年热血漫画。他的邻桌发出了一声呢喃,像是一个心结般绕在他的心口。

黎簇本不应该这样对他上心的。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江湖恩怨 异国奇缘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春水,黎簇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春水

 

  不死[龙族/沙海]  

  莲歧·文,08.13发表。

  “龙。” 宋春水眨巴了一下眼睛,黑色的羽睫软软地搭在眼睛上方。他鼻上架着一副土气的黑框眼镜,和学校里一抓一大把的普通学子毫无异样。

  “你说什么?” 黎簇正在桌子底下翻着少年热血漫画。他的邻桌发出了一声呢喃,像是一个心结般绕在他的心口。

  黎簇本不应该这样对他上心的。

  “我刚刚做梦了。”宋春水软着嗓子回答道。他目光凝滞在了黑板上,在他刚刚那一晃神之间,黑板上已经多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知识点。

  不过没关系,他记得住。

  宋春水有着超乎常人的记忆能力,也有人猜测他是天生的超忆症患者,但到目前为止当事人还没有承认这一点。

  黎簇心想,就那一会儿功夫你也能睡觉吗?真是厉害极了。

  他暗暗地把漫画塞进了抽屉的中央,上面垫着好几本教科书。

  秃头的老张夹着他的粉笔头过来了。他早就发现了黎簇桌下的小动作,现在来只是想当场抓住他而后杀鸡儆猴给其他同学看。

  秃头张来学校不过一月,虽是接了班主任的位子,但威风不够,只能例子来凑。

  黎簇伏在桌上假装认真地在做笔记。但只要翻开他的笔记本一看就会发现他什么也没写。唯一的两个字眼还是他的名字:“黎和簇”

  秃头张这次怕是要抓到他的发小了。

  苏万作为黎簇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怎么能看他束手就擒呢?他灵机一动对着秃头张走过来的那条小道上伸出了一只脚。

  他都做好被踩疼而哇哇乱叫的准备了。

  然而并没有发生什么。

  “老师,你左下角那个地方写错了。” 宋春水平淡地说了一句。

  但这可比别人掀起他的假发还更容易让人羞赧。秃头张也不再紧盯黎簇,转而去了黑板边将错误的地方更改了过来。在那过程中,他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居然在学生面前丢脸了。

  宋春水在x中有个名号叫作老师噩梦。他总是能精准地找出老师上课时的错误并且当堂指出。这让许多年轻老师们在课上一下子失去了勇气,原本讲的还流畅的东西却在接下来变得磕磕巴巴了。

  “有你的啊,宋春水!” 下课之后,黎簇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看着有些土气的高中生嗯了一下,便收拾起桌上的参考书来。

  下节课是生物课,是要去生物实验室上的。宋春水整理了要用的书本和笔,正欲离开。

  “鸭梨!下节课要分组啊,三人一组!” 从生物课代表那里得到了最新消息的苏万立马在他的发小面前显摆了一下,然而黎簇的心思并不在他身上。

  黎簇问:“你跟不跟我们一组?还缺一个。”

  以前一直以来都是两人一组的。全班总共四十一个人,每每都是宋春水落了单。而他个人也心甘情况。于是每次分组课程时一人的他也成为了一道奇妙的风景。

  但是这一次黎簇主动邀请对方加入他们。

  宋春水眨了眨眼。他的眼睛实在是很好看,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用那么土的黑框眼镜遮住。

  “好的。” 他回答道。

  大家见从来都是一人的宋春水都组了队,仿佛是见了鬼。

  这堂生物课的内容很简单,主要是让大家过来尝个鲜。由于地底渗水的缘故,底楼的几个实验室一直都闭着不允许他人进入。前几天施工队终于把惹事的水管给迁移到了其它地方,这底层楼才正式对外开放。

  氵朝湿的气息。

  宋春水并不喜欢这种氵朝气。即便他的名字里还带了个水字。

  他想,他是讨厌水的。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大堆杯杯罐罐。

  可溶姓糖和脂肪的检验。

  宋春水往试管里加入了一毫升斐林试剂,他看着砖红色沉淀渐渐出现。

  黎簇早就拿着东西在玩了,颇有些不亦乐乎的感觉。

  “这个好香。” 他闻了闻,觉得味道不错。

  宋春水抬眼,“那是刚刚制成的苹果组织液。”

  黎簇:“……我当然知道了。只有傻子才会不知道。”

  宋春水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超过了两秒他才转回头去。

  “傻子。” 他轻轻说。

  黎簇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挑战。但不可否认得是对方的确比他要牛逼的多。人家可是在全校都排的上名的学霸,和他这种天天拉低班级平均分的学渣可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小说里他们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但我更喜欢电视剧里的那个老男人。

 

第2章 路明非

 

  黎簇总是能够很轻易地惹秃头张生气。  

  他今早故意把球踢到了女生寝室那边,被一大群女生绑了起来又告到了生活老师那,生活老师又和秃头张告状。早就看他不爽的班主任立马拨了电话把他那不负责任的老爸喊了过来。

  黎簇他爹正在和秃头张在走廊上讲话。

  苏万说:“你可是秃头这个月请家长的第一个学生。”

  黎簇翻了个白眼说:“难道我还要因此感到荣幸吗?我怕今天回家肯定得被我老爸打死,兄弟你支援我一点。”

  意思是借点钱,到时候再还。

  苏万家蛮有钱,反正他个人的银行卡上零钱多的数也数不清。

  他老妈只想让他考个985或者211,只要是有关学习的事情就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所以在学校的零花钱也是件重要的事情。

  总不能让孩子饿着了。

  黎簇想苏万他爸妈真溺爱他,他可是在砸锅摔瓶的童年里长大的。

  “话说起来,宋春水你家长怎么没有来过啊?”

  黎簇这话题转的很僵硬,而转到话题的这个人也很僵硬。

  他们现在正是高二。高一两个学期,大大小小的考试无数场,需要家长参加的会谈也有好几场。

  可黎簇就是没有见过宋春水的家长。

  虽说他关注的不多,但对于宋春水,他关注的却也算多的了。

  宋春水正在阅读一本书,封面并不花哨,但是中心的那个被藤蔓荆棘缠住的男人有些微微的可怕。

  对方听见他讲话,把书本合了起来。

  是……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苏鲁神话》。

  估计很小众。反正他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作者和这本书。

  “他很忙。” 宋春水搭了一句。他和人说话的时候基本不看对方的眼睛,只是自顾自的盯着自己面前的表面。

  黎簇一开始以为对方是害羞,不敢和人对着眼神说话。一个学期过去了,他才发现那是对方的习惯。

  这样子……总觉得不是很好啊。会被别人误认成不尊重他人的吧。

  黎簇自己倒是不在意,反正他清楚的多。可别人不知道啊。

  “忙能忙到哪里去呀。” 他这才发现自己盯着对方的时间太久了,那个问题尴尬的亘在了半空中。

  “难道是身负亿万资产的总裁?” 他当然是在开玩笑的。要是真的是这样子,宋春水怎么可能会来他们这种小破学校上学呢?

  “他没什么空回家。” 宋春水又说。他觉得自己说的差不多了,就又打开了手上的书。

  超级冷漠啊这个家伙。

  黎簇想,亏他一年多了还在努力跟对方套近乎。

  黎簇却没有get到那本书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地方。但若是他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宋春水的眼神根本就没有在文字上飘过。他的目光紧盯着一句话,然后不再移开。

  「在拉莱耶他的宫殿里,沉睡的克苏鲁等待做梦。」

  宋春水视线凝胶,只觉得自己头昏脑胀,似乎下一秒就会晕倒。

  “龙……” 他不禁再度呢喃道。

  龙啊……

  他的大脑中被龙这个字眼所充满。

  ……

  黎簇没想到自己只是碎嘴说了一句,马上就见到了宋春水的家长。

  对方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只是和老师安静的交谈着些什么。

  黎簇推开一小扇窗,那模糊的倒影中隐约瞥见了那个家长的模样。

  出忽意料的年轻。像是他的哥哥之类的存在。

  “那是你哥吗?” 黎簇推了推宋春水。那个戴着一副土气的黑框眼镜的男生回头望了望他。

  “不是。” 他摇头。

  是龙。

  他这话没说,反正对方也理解不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黎簇自感无趣。

  他觉得到了自己跑路的时间了。要是再不跑,肯定要被那个男人抽皮扒骨。

  他小时候可没被他老爹打。

  “我走了,千万不要把我暴露给他。” 黎簇低声对三万说了句,转身就跑。

  而后,菖蒲街发生了一件大事。

  宋春水的家长跟班主任讲妥了。

  秃头张在教室门口,把宋春水喊了出去。

  “难不成他也惹事了?” 苏万不无担心地想。想他这个合法良民,居然要为别人不停的修理烂摊子,他年轻的十几岁的心就开始狂跳。

  不过宋春水那家伙应该不会做什么坏事的吧……对方可是优等生啊。

  宋春水走出教室门,他的家长正在阴影里等他。

  男人朝他挥了挥手。

  宋春水走了过去。

  站在阴影里的是一个青年。虽然不是很英俊但也称得上是清秀。西装领结一一的穿好了,头发也是梳了发油的。

  秃头张走开去找黎簇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还在日本吗?” 宋春水问,他不相信这个男人莫名其妙就会回中国来找他。

  青年见老师离开了他的身边,那副精英的模样一下子就散了。

  “出门之前我可是涂了好多发油的。” 就怕撑不住他那坨软趴趴的头发,让人一看起来就像个白烂。

  青年又说:“突然有点想你,就回来看看你。”

  这可不是什么奇怪的情话呢。

  宋春水眨了眨眼,拿开了那副黑框眼镜。

  暮光之下,他的黄金瞳熠熠闪光。

  怕是回来看看他自己有没有发疯吧。                        

作者有话要说:  土味情话play

 

第3章 当年的S级生

 

  “在你之前我们还有一位S级,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在四十年前就自杀了。实在是可惜。” 当年富山雅史告知路明非这件事情的时候,这个白烂的年轻人还想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吞·枪自杀的新生。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