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洪荒之大国崛起

 

  ☆、醋(抓虫)

 

  一座不逊于朝歌的大城?龙三太子奇怪的很, 奇怪之处不在于城之大小, 而是, 大人为啥要给人类建城?

  要知道这些人类虽然得了天道偏爱,看着热热闹闹的, 可在他们这些妖神眼里不过是蝼蚁, 谁会给蝼蚁建城?

  再说大人随手一挥什么宫啊殿啊还不是要啥有啥?为什么还要建城?

  他偷眼看看扶桑大人, 再看看一脸理所当然接过大人手中茶的苏迹,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宠爱他就送他一座城。

  嗯, 一定是这样。

  他完全没有想过这城是苏迹自己建的。在他看来苏迹这个弱者必然是扶桑的附属, 弱者依附于强者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苏迹当然不知道自己被人在脑子里霸道总裁, 不, 是霸道帝王了一把,正跟扶桑兴致勃勃的欣赏水晶宫呢。

  确切的说是苏迹一脸激动。扶桑完全是陪太子读书, 可有可无。

  龙宫可真是名不虚传, 水晶宫,亮闪闪, 珊瑚当树,云母做花,就连地上铺就的细沙都闪烁着润泽的荧光。龙宫说是个宫,他觉得更像一座小型城市, 远远望去好大一片, 比那紫禁城还要宽广许多,主体殿堂高大雄伟中带着奇巧奢华,远处的房子却显得要精致秀气很多。

  苏迹一问才知道, 这里不仅仅要住龙王,龙王的子女们,还有好些东海的属臣和兵将都住在这一片,这里是整个东海灵气最充盈的地方,大家全来蹭灵气啦。

  哦,地脚好,有前途,怪不得这里的鱼都比别处艳丽三分。

  苏迹被这片华美的建筑这片建筑所倾倒,流连忘返两眼冒光,可他更想研究的是他们到底怎么打的地基?嚷着偌大的龙宫在大海深处,不飘不摇稳固如山。

  但这个问题注定无解。

  “你喜欢?”扶桑看他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微微皱眉问。

  “当然。”苏迹爱不释手的摸过自己能摸得到的一切,当然喜欢啊,这可是龙宫,哪个华国人不向往着来此一游。

  “……”扶桑没有说话,心情却不太美妙,本来还无所谓的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龙族的房子几万年都这一副德行,不就是亮了点,大了点,黄泥人真没见识!

  苏迹虽然大部分心神都在参观龙宫上,可扶桑的情绪变化他却瞬间就感觉了,就跟装了雷达似的。

  收回目光,他拉住身边的人问:“你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我们回去。”扶桑生硬的说。再让黄泥人看下去魂都被那些破房子勾走了。

  “啊?”苏迹一脸懵逼,啥情况?

  说回去就回去,扶桑才不会委屈自己,跟来时一样招呼都没打一个,两人瞬间回了新领地。

  苏迹没来得及适应一下骤然缺失的亮晶晶,就被眼前的巨型金色宫殿狠狠的震撼了。

  这是真正的金宫啊,金墙金瓦金柱子,金门金窗金地板,除了金色再找不到第二种色彩。阳光下的金殿金光闪闪熠熠生辉,暴发户气质一览无余。

  苏迹被刺的瞬间合上眼,眼要瞎了有没有!

  扶桑似乎还嫌不够,拉着人就进了这金宫殿,里面倒不全是金色,苏迹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一把推到床上。

  扶桑缓缓褪掉身上的外衫,接着慢慢靠近,越来越近。

  苏迹的眼神不自觉的溜到了白色里衣下结实的的胸口,逆天的腰线,以及再往下看不到的地方……,他忍不住为自己脑海里的画面一荡,狠狠的吸了口气。

  扶桑眼角一勾,手指撩起他脸前的一缕头发放到枕边。

  苏迹被撩的老脸一红:“你,你要干嘛……”

  “试试。”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放了半天电的扶桑一翻身躺到他旁边,双手放在小腹上,规矩的不能再规矩。

  啥意思?等着那啥啥啥的苏迹差点儿没被闪了腰。

  “比他们的舒服。”扶桑一本正经的说。

  苏迹想了半天才明白他什么意思。

  合着就是想让他试试床!

  苏迹哭笑不得。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的宫殿比他们好,我的床榻也比他们好。”扶桑认真的说。

  “然后呢?”苏迹似乎明白了点儿他的意思,这是在跟龙宫炫富?

  “你是我的黄泥人。”只能喜欢我的屋子我的床。

  苏迹几乎是秒懂他没有说出口的话,心里说不出的受用,笑嘻嘻的看着他的爱人,哈哈,扶桑吃醋啦。

  一口亲在他的嘴上,他含糊的说:“你是我的扶桑树。”

  金纱幔帐下,两个人的长发纠缠在一起,分不清你我。

  扶桑这醋来的奇怪,走的也快。苏迹的几个深入亲亲就安抚了他躁动的情绪。

  最后两个人再差枪走火之前不得不停下了一切探索活动。

  没办法,再深入下去娃娃扶桑要出来了。

  “喜欢吗?”扶桑问。

  “什么?”

  “宫殿。”

  “呃。”苏迹卡壳,说不喜欢怕他伤心,说喜欢他也伤不起,这金光闪闪的暴发户气质他是真欣赏不来。

  “嗯?”扶桑眼神暗了暗。

  “我觉得还是以前的藤屋好。”至少眼不疼。

  “一点儿也不喜欢?”扶桑不死心的问。明明他很喜欢龙宫的样子,难道换个颜色就不行了?

  苏迹眼睛四处溜了一圈,最后回到金沙幔帐上:“床不错。”

  扶桑似乎高兴了,一挥手,房子又回到了藤屋模样,但藤床变成了极尽奢华的金床。

  苏迹不去看金床,就看外面的绿色,觉得眼睛终于得救了。

  既然回来了,苏迹开始接着干他未干完了活。

  人口梳理做完,他就开始发布任务,第一个就是冶炼青铜滑轮组。

  干工程怎么可能不用滑轮,不管是定滑轮还是动滑轮通通给我来一打。

  这些人力筛选出来在青铜铺子干过的人只有两个,是一对父子,他们诚惶诚恐的接过任务,表示一定好好干。

  苏迹本来还想说两句鼓励的话,可看他们都要哭了的表情就啥也说不出来了。

  我长的有那么吓人吗?

  临走前,那个做儿子的年少像是用足了最大的勇气问:“主人,要是炼不好您能杀我祭神不杀我爹吗?我爹还得养弟弟。”

  苏迹心神一顿,接着严肃的说:“这里就你们两个会炼青铜,炼不好就一直炼,直到炼成为止。”

  他并没有保证我不杀人,可这句话却比保证还管用,就见父子俩都偷偷的松了口气,紧张的神情顿时收了不少。

  再多的保证都比不上有用更实在,你是一个有用的人,你不能死,这就是最大的保证。

  三天转眼就过。

  扶桑带着苏迹再次来到海上,龙三太子敖丙已经恭候多时。

  话说他们不打招呼就走敖丙还是很忐忑了一阵,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招待不周惹得大人不告而别。在敖丙这种很小就明白关系学的龙三代来说,扶桑这样的上古大人就是不交好也绝对不能得罪,可人却在自己的陪同下突然走了,这怎么能不让他忐忑。

  他去求助父王,可老龙王也说不上个所以然,但极为沉得住气,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只让他等着,看三天后情况。

  敖丙自认没父亲的心境,心情一不好就去找哪吒麻烦。

  哪吒这几天的日子很不好过,龙是一种非常记仇的生物,吃了亏绝对要成倍的讨回来,这三天哪吒就被龙三敖丙一天三顿换着花样招待,那脸上的青紫伤痕就没下去过。也就是因为他这条命还有用,不然可能早被荤素不忌的龙三给一口吞了。

  人虽然不在龙的食谱上,可偶然吃个把仇人也不是不行。

  别看龙三在扶桑他们面前一副乖宝宝样,对待仇人可半点儿不手软。

  苏迹是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委屈,就是知道了也得叫声好,这种熊孩子就得治。

  这时就见李靖带着儿子以及身后的大片衣衫褴褛的男女站着沙滩上,大声说:“这是我陈塘关所筹集到的七百五十三人,李靖已经竭尽全力,请把我儿子放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断了两天,现在大船从老家回来了,尽量日更。

 

  ☆、交换

 

  李靖声音低哑, 面色晦暗, 望向苏迹的眼中满是说不尽的恳求。

  呃, 苏迹完全没看到,距离太远, 他能看清这个人还是因为李靖铠甲加身又大又亮醒目非常, 其他表情啥的真心看不见, 但他听到了,人数不够。

  “李将军真会出难题, 这七百多人换小的不够, 换大的有余, 你是要换哪个呀?”

  “这已经是我陈塘关所有可以抽调的人口, 实在再抽不出来,李靖恳请大人放过我家小儿, 我李家不甚感激。”李靖双手抱拳, 一副为难之极的样子。一边是父老相亲,一边是两个儿子, 当拳拳爱子之心与父老相撞时,他做了最大的折中。

  “我要你李家的感激做什么?”苏迹闲闲的说。

  “我可在三月内将所欠人口全部补齐,万望大人海涵。”李靖说。

  “李将军,不是我不近人情, 这事若是交给龙族来做会是什么后果你比我清楚, 打杀龙族,你做好被报复的准备了吗?到时水淹陈塘关,怕不是这一两千人能抵得了的, 你要清楚我是在帮你。”苏迹咬住把柄不松口,冷眼看他怎么办。他就是看李靖不顺眼,非要为难他不可。每个熊孩子背后肯定最少有一个熊家长,他就是要让他清醒的认识到养儿不教好的后果。嗯,不用谢他。

  李靖一口老血卡在咽头,双手青筋暴起。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瞬间就想打上去,可最后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都是为了那两个孽障。

  “大人,我说了,会将人口补齐。”李靖再次一字一句的强调。

  “那就等你补齐人口再说。现在,你是换大的还是换小的?”苏迹像个恶霸一样,逼着可怜的老父亲二选一。

  “我李靖镇守陈塘关二十年,自问上对得起苍天厚土,下对得起百姓朝堂,顶天立地堂堂正正,今日为赎小儿哪咤之过已是百般请求,你不要欺人太甚。”李靖站直了身体,黑着脸说。

  “行啊,这些人我不要了,事也不管了,你自己跟龙族交涉吧。”苏迹才不受威胁,凉凉的站到一边,干脆甩手做起了壁上观。

  我倒要看看龙族能给你什么好果子吃。

  龙三敖丙绝对是个捧哏能手,苏迹才把话茬子抛出去,他立马接了上去,“直接喂鱼。”说着就把困得结结实实的哪吒丢进了海里。

  大海瞬间就吞没了哪吒身影。

  所有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呆,骇的不能自抑。

  “哪吒!”金吒大喊一声钻进海里,妄图捞起不知道沉到什么地方的弟弟。

  “扑腾扑腾”几个李家忠仆接连扑进海里,激起一片水花。

  扔了?扔了!苏迹被狠狠的吓了一跳,手紧紧的抓住扶桑,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大海。

  他在心里嘀咕:哪吒是熊,但现在大错没有造成,不至于偿命啊。肯定是吓唬他的。

  可是几个下海的人陆续冒出来,却都是两手空空。

  “哪吒!”李靖的声音都劈了,眼见着大儿子和忠仆半天也没捞起小儿子,整个人瞬间如同被五雷轰顶。

  哪吒没了?死了?他几乎不敢相信,可看着大儿子空空的手又不得不相信,哪吒,他的小儿子,没了。

  他突然间无比后悔前几天说的话,那翻话不过是不想惹怒龙族,哪吒是他小儿子,怎么可能不疼爱,只是跟大义相比他选择了大义,他不认为自己错了。可当亲眼看到儿子死在眼前,他强行压抑的心疼再不能压制,老泪纵横。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