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剧版沙海]山海+番外

 

文案:

 

醒目:笔下CP一律不拆不逆,严禁任何KY,其他CP党请自重,不要入内给自己找不快,圈地自萌,谢谢。

*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山海难平,真情难灭。

身似流云心似月,夜夜日日常相随。

*

微博:月灼小啾啾

主CP:吴邪(攻)x黎簇(受)

声明:文中梁湾私设狐妖夺舍了

作者本人不站梁山cp,文内张日山和梁湾互动纯属剧情需要,篇幅仅总共三千字左右。

 

1.本文为剧版沙海同人,黎簇重生,私设如山。

2.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渴肤症。

3.邪簇不拆不逆,1V1,HE。

4.感谢三叔的原著,感谢磊磊秦老师等一系列剧版制作人员的付出,请大家多多支持原著和剧版!

5.人物属于剧版和三叔,OOC属于我,喜欢就看,不喜欢就走,全文免费不接受任何逼逼。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不引战,本文用的是17年的老坑新填,所以本文不会上任何自然榜单也就不会出现在什么页面引起不快了。如果这样都还有人留言xx警告之类的,那你们是自己找骂吧。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簇,吴邪 ┃ 配角: ┃ 其它:邪簇不拆不逆,邪簇同人

 

======================================================================

 

 

 

 

第1章 重生

01

真相有时候是假的,真相有时候也是真的。

黎簇大概真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所以才会在重来一次时义无反顾选了再遇吴邪。

他坐在那张柔软的沙发上,手指不安地抠着沙发坐垫,在别人眼里他是害怕,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太兴奋了,需要做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

从重生以后就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

吴邪,他想见吴邪,想到寝食难安近乎发疯。

 

吴邪出现时,他的视线立刻胶在了他身上,盯着他高大宽阔的后背,盯着他捏在指尖的香烟,看他从云烟缭绕中转过身来。

黎簇便眨了眨眼,眼眸轻垂,掩去眼中过于明显的炙热。

 

臭豆腐摆在面前,吴邪坐下了,黎簇能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用力抠着沙发坐垫,指甲弯曲,有点疼,可不这样做,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和他对视。

一旦对视,他就会暴露,他不能,得克制。

 

吴邪掐灭了烟,把一碟臭豆腐推到他面前,淡淡道:“吃。”

黎簇假装惊慌,在吴邪的目光下,露出为难又带着几分害怕的神色。

臭豆腐很难吃,他不是很喜欢,可这是吴邪亲手做的,他已经很久很久……久到忘了有多久,很久没尝过这个味道。

上辈子,每当他想吴邪时,都会去买臭豆腐吃,但不管吃多少家,都不是初见时的味道。

 

舌尖尝到的是苦味、咸味、辣味,还带着点莫名的酸涩,黎簇慢慢嚼着,大概是太辣太五味杂陈了,眼里隐隐有水汽浮上,他忍不住看了吴邪一眼。

吴邪与他的目光对上,看着眼前的小孩儿,他看似温和的笑了下:“好吃吧。”

 

黎簇抬手揉了下眼睛,没有说话,默默地嚼着嘴里的臭豆腐,表情看起来很难受。

 

“难吃到哭,也要给我咽下去。”吴邪漫不经心的说着话,又摸了一支烟出来。

臭豆腐算是试探,他得确认一下眼前的小孩乖不乖。

 

黎簇咽下嘴里的臭豆腐,红着眼睛看向吴邪,嘴角往上扬,露出个讨巧卖乖的笑,还露出舌头给他看,告诉他,他咽下去了,这个举动令他看起来乖巧天真带着点孩子气。

 

吴邪见了,打火机收在口袋里没有拿出来,指腹搓了搓香烟,最终没有点燃它。

小屁孩就在面前呢,为了呵护祖国花朵的身体健康,还是别让他吸二手烟了。

他对黎簇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

 

黎簇不敢多看他,眼眸重新垂下,眼珠子不停转动,像在打什么坏主意。

他演的很好,举手投足,一字一句,都恰到好处。

没人怀疑他,所有人,包括吴邪,都觉得他不过是个年轻稚嫩懵懂无知的叛逆少年。

 

只是,在挑伤口时,黎簇反抗了。

 

吴邪看着龇牙咧嘴不配合的小屁孩,扭头对梁湾说:“让你挑是因为你是个医生,如果我挑的话,他会更惨。”

“刚缝起来的,你又要挑开,你就不怕我伤口感染死掉吗!”

黎簇哇哇大叫,身体不停扭动反抗,坎肩几乎要按不住他。

 

黎簇是故意的,故意这样不配合的。

从重生后就觉得不真实,这种不真实让他不安,他需要疼痛来清醒一点,越痛越好,如果这种痛是来自吴邪,那就更好了。

他必须承认,他想要吴邪触碰自己,只有真的触碰到他,他才有安全感。所以不停地挣扎不配合,直到吴邪按住他的脖子。

 

手下的肌肤带着少年人未经风霜的细腻柔嫩,吴邪耐着姓子道:“小朋友,你最好乖一点,我的脾气没有我外表看起来那么温和。”

黎簇便瑟缩了一下,看起来像是害怕了,终于肯乖乖听话了。他动了动脖子,感受着吴邪手掌上的薄茧,肌肤相亲,带起异样的颤栗,他不安的心,在这一刻,安定下来。

 

吴邪垂眸看着小屁孩毛茸茸的后脑勺,还有他纤细到仿佛随便用点力气就会掐断得脖子,指尖的力道松了松。

 

梁湾战战兢兢地开始挑开背上的伤口,黎簇还得继续演,张嘴喊了几句,最后像是认命般不动了,扭头看着身边的吴邪,神情是愤怒的,心里却不停开着一朵又一朵快乐的花。

吴邪逗他,手指捏了捏他的脖子,哑声轻笑:“别用这种吃人的眼神看我,你吃不了我。”

 

“哼。”黎簇把头扭开,心里想着,迟早有一天,他会把他吃下去的。

 

梁湾很快把伤口都挑完了,黎簇趴在那,当吴邪的手指顺着背脊划过时,他忍不住又颤栗起来,抠着桌角的手轻轻颤抖着。

眼眶不自觉又红了,吴邪收手时看见了,轻笑一下:“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娇气吗,动不动就要哭?”

“滚蛋!”黎簇板着脸骂了一声,他不是要哭,是忍的太辛苦。他想蹦到吴邪身上去,八爪鱼一样把他缠住,把他勒死了,勒死在怀里他就不会丢下他了。

 

吴邪却觉得黎簇这小孩的脾气是真不好,他给梁湾一瓶所谓的特效药,希望这个举动能挽回一点小孩的好感。

其实这哪是什么狗屁特效药啊,是吴邪他爷爷的骨灰,为的就是日后能和小满哥这条线搭上。

吴邪这个老混蛋,仗着他无知,从一开始就把他骗的团团转。

 

黎簇愤愤想着,在梁湾重新处理伤口的过程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重生后,他的心情大起大落太多次,闻着吴邪身上的烟草味,莫名安心,恍恍惚惚就睡着了。

这一晚睡得很安稳,没有做噩梦,也没有半夜惊醒。

因为,吴邪就在他身边,坐在沙发边上,说不定偶尔还会为他掖一掖被子。

 

黎簇就觉得吴邪真是个混蛋,明明王盟和手下都在身边,他却偏偏很多事要亲力亲为,甚至于第二天还亲自给他拿止疼药。

 

作者有话要说:

邪簇同人,剧版沙海。

严禁任何CP引战,圈地自萌,该说的都在文案,谢谢啦

 

 

 

 

 

第2章 焦躁

02

吴邪毕竟是老江湖了,黎簇演戏演的再好也有疏漏的时候,眼神和一些微表情会暴露。

他似乎很不安又有些急躁,情绪变化的非常频繁,时而像个小孩,时而又成熟的像个大人。

这小孩才十八岁吧?到底经历过什么了,有时候像惊弓之鸟,别人无意间碰一下就紧张的不行,甚至会下意识做出攻击的反应。

有时候又过分阴沉,随时随地都能缩成一团,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样子。

 

“小朋友,再过十年你也吃不下我,别打什么歪主意了。”

最终,吴邪把他一切异于常人的反应解释为害怕,他笑着揉了下他的脑袋,再丢给他一套衣服。

红色冲锋衣盖到头上,黎簇拨到一边,“老子不穿。”

 

吴邪抽了一根烟出来,不点,就是手里拿着。他居高临下看一眼黎簇,“你是乖乖自己穿上,还是被我打一顿后再乖乖穿上?”

“……”

黎簇抬眼瞪他,末了捡起衣服默默穿上。

对,他就是想引起吴邪的注意力,让他的目光多在他身上停留。

于是,出门时故意不系好鞋带,吃早饭时假装要逃跑……能作妖的法子都作了一遍,作的吴邪差点真打他一顿。

 

王盟发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黎簇一眼,笑道:“老板,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叛逆吗?不如拿个手铐把他铐起来吧,或者喂点安眠药打晕之类的也行……”

“开你的车。”吴邪瞪他一眼,手里拿着一些文件,他把其中一个档案袋抽出来丢到黎簇怀里,简单说了下此次行动的大概内容。

黎簇抱着档案袋没吱声,吴邪就留意到,这个小孩沉默不语时,身上不自觉会流露出几分阴冷的气息,低垂的眼眸里像有什么东西隐藏着。

“小朋友?”

他有些好奇,就叫了一声。

黎簇眼睛一斜,黑白分明的眼里干干净净,有的只是叛逆和不满,并没有什么阴冷戾气。

 

吴邪怀疑自己夜路走多太疑神疑鬼了。

便笑一下:“把资料看熟。”

黎簇没理他,把领口的拉链往下拉了一些,露出自己的锁骨。

吴邪瞟一眼少年人纤细的脖颈和泛着红的锁骨,少年人立即警惕地皱眉,“你在看什么?”

警惕是警惕了,衣服却依旧没有拉上,随着他说话,小小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吴邪在想,这么细皮嫩肉的,在沙漠能待几天?

他移开目光,淡淡道:“背资料。”

 

黎簇扔开资料背过身去,伸手抠着车窗玻璃,得极力克制才能不把自己的兴奋表现出来。重生后他一直在想,要怎么才能把吴邪逼入绝境,逼入绝对不可能抛弃他的绝境?

各种方法都想过了,可是好像没什么用,吴邪并不是一个轻易就能控制的男人。可如果吴邪是一个男人,黎簇认为自己也许找到了一个不切实际但或许可行的方法,就算留不住吴邪也一定让他再也忘不了自己。

 

吴邪又转头看向黎簇,少年人因为长期饮食不规律导致身板过于清瘦,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手指在抠车窗,小脑袋里似乎又在谋划什么鬼点子。

手机铃声蓦地响起,之后的一系列发展和前世一样,黎簇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让吴邪觉得他特殊且不可控,为此他得多花些心思盯着他,免得他乱来坏事。

 

“我爸打我,往死里打,所以你打我,我也不怕,都习惯了,还怕什么。”

黎簇说这些话时,眼睛盯着吴邪,想看看他会不会同情和怜悯,可惜没有。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