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战逆九天(终极一家同人文)

 

  文案:

  (本文收藏够高的话会继续填坑)

  一次意外,他只是十二时空的一个普通人,却被卷入了圣界的尔虞我诈。

  他是夏兰荇德家族无人听闻的七少爷夏七言。

  他是圣界闻名的天才夏宇。

  鬼凤啊,你到底身处何处啊。

  “既然如此,那么,我倒是认为,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七言,由你代表夏兰荇德家族,与叶赫那拉家族联姻。”他的父亲这样和他说过。

  “不用想了,老夫之所以给你不真实的感觉,是因为老夫本就不是人了。”他的师傅这样和他说过。

  “师父,我好像,把我的战灵弄丢了诶……”他曾经这样说过。

  “我夏宇,定要玩转于九天。”

  且看一个懵懂少年,如何战逆九天。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宇,鬼凤 ┃ 配角:配角会随着剧情慢慢出现,目前不定 ┃ 其它:玄幻,同人,终极一家,唐禹哲,汪东城,辰亦儒,炎亚纶,吴尊

  ==================

 

 

第一卷 少年初始

第1章 圣界

  黎明的曙光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就撒了下来,花园里一丝好似茉莉般属于花朵的清香。

  方才察觉自己在亭中坐了一夜,少年呼了一口气,略微懒散地站起,环视了这犹如仙境般的花园一周,方才起步向亭外走去。

  少年不过双十,墨发玉冠,墨黑的头发高高束起,却只有到脖颈那么长。一袭白衣飘然尘世中,超然脱俗。

  “七言。”耳畔传来女子清脆的呼唤,夏宇抬起头,随后便是淡淡一笑。

  “五姐怎知我在这里?”昨天不过是无意间想出来散散步,却不料临时有所感悟,到没想到便会直接在这里突破了。

  少女看似二十出头的年纪,墨黑的秀发卷成一笔流云髻,几个翠玉雕制而成的发簪斜插在发件,绯红色的长衫垂地,陪衬这鸟语花香,倒显得风雅非常。

  被夏宇称作五姐的少女径直走上前去,竟是抬起如玉的右手抚上夏宇的发,将散落在夏宇鬓角的一丝长发撇开。“看你,昨天是不是一时间领悟了,就忘记回房直接在这里修炼了?要不是我早起去房里看过发现你不在,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少女的动作让夏宇有些不自然,虽然来这个世界半年了,顶替了夏七言这个身份半年了,他的头发也长得足以想这个世界里的人一般束起来了,但他终归不是夏七言,这个属于真正夏七言的亲情,他还是有些适应不了。

  清风送早,夏五怜似是没有注意到夏宇的哪一点不自然,垂下右手,嫣然一笑道:“怎么,你在这里打坐了一个晚上,凭你的天赋,难道说没有长进?还不告诉你五姐?”

  “六星异术师。”他本来就出在五星异术师的瓶颈,只是昨日一个契机,他突破五星到达六星也是正常。

  清晨的气息加上花草沁人心脾的味道让人身心愉悦,夏五怜虽早有预料,但还是震撼到了一把。她本以为七言只是实力进了一些,却不想竟是进阶。她的这个七弟,明明是那百里挑一的天才,可偏偏却从不把他的实力摆在他人面前。

  若不是她是七言最为亲近的五姐,恐怕也是像他人一般被蒙在鼓里,也是以为夏家的七少爷是这些异能世家里唯一一个不会异能没有战力的普通人呢。

  “六星异术师啊,如果不是你从不愿意告诉别人你的战力指数,我倒是很好奇呢。”夏五怜微微耸了耸肩,看似不经意的一说。

  夏宇没有答话,少年只是抬头仰望苍穹,似是这苍穹之上有迷人之景,令人向往一般。

  少年脑海里浮现的,是那铁时空的点点滴滴。虽然知道自己从圣界回到铁时空的机会渺茫,可他还是忍不住的奢求啊。

  奢求回到那个他本来应该属于的家,那个有着他家人的铁时空。比起这圣界,铁时空的尔虞我诈,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微不足道啊。这个强者为尊的圣界啊,吃人不吐骨头的圣界啊。

  半年前未因意外来到圣界之前,他一直都认为,夏天那般破五万点的战力指数已是世间难有,天下第一。不料这圣界,破万点的高手竟是随处可见,更遑论那破五万点的人数之多了。这里,竟是要达到十万点的战力,方才是异能的入门。

  入门之后,便有等级之分。异能者,异术者,随后是异术师,异术师之后,竟是还有异主。目前夏宇已知的四个等级,每四个等级还囊括九星,一星比一星难进阶。据五姐四哥他们说,大多数人在战力破十万之时便是止住了脚步,再无寸进。

  但虽是如此,确定对方的等级,还是难以判断对方的战力,等级只是自身的修为,但战力却是自身总的综合实力,有的人超过自己所在等级该有的战力,但也有的人战力弱于自己等级本该有的战力,自然也有人是恰恰刚刚好的。

  至于自己,自半年前来到圣界只有鬼凤那一身战力之外便无其他。到如今修到六星异术师,据四哥说他是天才,但夏宇也不甚清楚自己的进步是快是慢。因这半年来为了不让自己与更多的人接触,以防被人怀疑他并不是真正的夏七言,只是夏七言的□□,夏宇深居简出,除了一些原本夏七言的家人,倒也没有与谁接触。

  想到鬼凤,夏宇微微颤动了一下。当初莫名其妙地来到圣界,醒来后才发现脖颈间的封龙贴早已不知去向,鬼凤也不见踪迹,但他的身体里竟还留着鬼凤的战力。半年间他也曾经在心中唤过鬼凤,却从来没有成果。而鬼凤的异能因是魔界的,在这圣界他从未敢用。

  唉,鬼凤啊,你到底身处何处啊。

  想来当初刚刚来到圣界,被人认作那刚刚因失足跌落山崖而死的夏七言,也就是夏宇在圣界的□□,那是的他,竟是一个劲地装失忆。不过,那一身现代的行头和那短发,还是给他惹了不少疑点。

  呵,那些人倒是以为他是因为坠落悬崖才失去了战力,倒让夏宇这个对于圣界来说基本等于不会异能的人蒙混过关。毕竟,那所谓的悬崖好像是有什么天魔戾气的地方,掉下去失去战力也是有可能的。倒是那短发,这圣界竟是类似于古代的一个世界,他的那一头短发,倒让那些夏家的人差点以为,他夏七言是因为失去战力想不开要修习佛道,也就是,出家……

  哎,只可惜,那夏七言还真的是掉下去连渣都不剩了,倒让他这个不小心来到圣界之人顶替了去。他夏宇倒也不是故意要冒名顶替啊,只是他刚刚好掉在了夏家门口昏迷了过去,被人误认为是夏七言给抬回了夏家。

  醒来弄清楚情况之后呢?他便是狗血地假装失忆加失去战力。本来还想偷偷走了好的,但发现圣界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吃人根本连骨头都不剩的法则之后,他便留在夏家了。毕竟,他这个在圣界连小孩都有的那么一丁点战力,根本保护不了自己,那倒不如装个夏大世家的七少爷来的安全。

  思筹间,夏宇望着苍穹的眼中透出他的哀愁,略微蹙了蹙眉。

  夏五怜站在一旁,倒也没有打扰夏宇的失神,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等着她的七弟回神。半年了啊,自半年前七弟从天魔崖上失足坠落,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便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天赋卓越不说,就是那姓情,也是大变。

  又是一阵清风送,立于亭外失神的白衣少年终是回过神来,只听得少年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便转过身来对身前的少女道:“五姐,别站在这院子里吹风了,我们回房吧。”

  “回房倒是不用了。”夏五怜掩嘴一笑,手臂的摆动带动衣袖的飘舞,与夏宇有几分相似的面孔恍若谪仙,却又是倾城之人。“我来找你啊,是因为父亲正在召集全家人呢,我们现在得去大厅。”

  “父亲?”夏宇下意识地重复了这对他而言只有半年亲情而言的父亲,甚至于连关爱都吝啬地不愿给与“夏七言”的父亲,这个时候,他召集全家人是要干什么?

  夏宇负手而立,俊朗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疑惑,他的眼神不似与他同龄的少年一般充满高傲,自信,只有一缕愁思。早在小时候,他便失去了天真的资格。

  “四哥呢?”思索了一阵,夏宇似是想不明白为何要召集全家人,只得等到了大厅再见分晓了。

  “你四哥早就去了,现在,应该就差我们两个了,快早吧。”说罢,女子早上前拉起少年的左手,少年也没有多加抵触,只是顺着女子的走势向前走去。

  夏宇勾起自嘲的微笑,在他没来圣洁之前,夏七言本就是一个人微言轻之人,虽是夏家嫡出,却因资质平庸,从未有人注意过,不过这倒也给他“失忆”帮了不少忙。毕竟一个资质平庸之人,并不会有多少人会主动和他接触。

  只是,这次召集全家,为什么会有他在内?他也遇到过几次大事情,倒从来没有他参与的份,连通知都通知不到他。他若是知道了,定是从婢女的口里打听得。可这次为什么又有他了?

  或许说召集全家的时候忘记吩咐不要叫他这个例外了吧。他可别自己想太多了。

  苍穹似乎还是那么的寂静,院内的香花含苞欲放,被一阵阵晨风吹得摇摇欲坠,倒似少年此时无尽哀愁的心态。

  这圣界啊,这可叹的圣界啊,这对他而言陌生的圣界啊。

  鬼凤,你又身处何处呢?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圣界,若是有鬼凤相伴,想必他的路,也会好走一些吧。但愿鬼凤,不是出事了才好。连封龙贴都无影无踪了,却也不见鬼凤,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思及此处,少年便又是不住一声叹息。

  他能否,找到那百分之一的机会回到铁时空,又能否,在这弱肉强食之地生存下去啊。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评论求收藏&gt&lt谢谢大家~

 

 

第2章 叶赫那拉

  夏宇总是觉得夏家的走廊太长了,每一次都让他觉得走不完。

  夏五怜无声地走在他的前面,走到旁一盆有一盆的盆景整齐有序地摆放着,好像在昭示着夏家的守卫森严。这些路若是没有夏五怜的带领,恐怕他会迷路吧。夏家半年,除了修习异能,他似乎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日子平淡的如水一般。

  其实平日里修炼地累了,四哥和五姐会与他谈天说地,也就是说说他“失忆”前的一些事情,让他更好的“回忆起自己”。他所了解的不过就是一些生活琐事,修炼的功法以及方式全是四哥和五姐从家族的藏书阁中拿出来给他的。

  若是他自己去拿,或许守阁人会把他当做外人而不让他进去。其实有的时候夏宇觉得原来的夏七言挺可笑的,明明是夏家的儿女,家主最小的嫡系儿子,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

  起码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从前夏七言那个普通的天赋实在让人注意不起。

  不知不觉间已然快到大厅,从花园走到大厅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丫鬟仆人们见到夏五怜和他,却只有称呼“五小姐”,却从未有一人注意到跟在夏五怜身后的这个七少爷。许是当他只是一个跟在夏五怜身后伺候的下人把。

  思索间,夏宇看了眼身上的衣着。唉,平时为求方便他尽量穿的简朴,倒还真有些下人的样子。早知就穿的像样些了,也不知等会见到那些“家人”会不会被笑话。

  “父亲,七弟到了。”夏宇跟随夏五怜前脚刚迈进大厅,便听得夏五怜清脆的声音传来。夏宇抬首,便一眼瞧见坐在大厅首座的一个男子。男子端坐在首座,英气逼人,一看便是那种统领家族多年的家主该有的风范。男子的样貌虽看似不过三十,那双老练的眼睛却好似经历了许多风霜雨雪。

  这看似只有三十的男子,便是夏家的家主,夏七言的父亲夏垣。

  夏垣的样貌,确实是不到三十的样貌。战力破十万者,便可得几百年的寿命,破百万者,生命就无限延长。圣界存在至今,从未看过战力破百万者老死,圣界之人,从来皆是因恩怨斗殴而死。这也是夏宇到了圣界些许时日之后方才知晓的。也是,十二时空虽有强者,却从未有什么破百万的至尊强者存在,那夏宇之前在十二时空又怎会知晓这个圣界人人皆知的规则。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