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红楼]位面商人贾蓉 [参赛作品]+番外

 

第59章 

  故事开始,即讲述了詹事府少詹事把嫡次女魏氏, 嫁给了九皇子的舅家沈家第三子为继室。

  嫁入了沈家后, 魏氏在继子、丈夫、公婆面前表现得贤良淑德, 对所有人关怀备至。

  渐渐地,魏氏的贤名便传了出去。

  府里府外, 所有人对其赞不绝口。

  半年后,魏氏有孕,怀胎十月诞下了一子。

  由此开始, 魏氏嫌弃继子的存在碍了自己亲子的前路, 这一只伪装成无害之花的毒蝎子, 终于露出了她伪善后面的阴毒真面目。

  她费尽心机收买到了一名传闻中的得道高僧,从继子之母早逝一事下手, 让高僧为继子批下了克尽天下女人的的大凶之命。

  从四岁这个大凶之年开始, 所有和他接近的女人都不得好死。

  为了证实继子的凶命, 魏氏开始有计划地杀死继子身边伺候的女人。

  从继子的奶娘开始, 再到伺候他的那几个丫鬟,一个接着一个死于各种意外。

  魏氏的计划周密, 就算有人心有怀疑, 暗中调查也查不到她身上。当然, 也并未有人怀疑这群人的死因就是了。

  到最后, 魏氏借此机会弄死了她一直想要除去的婆婆, 将其死因丢到继子头上

  而魏氏婆婆的死亡,成功使得整座府邸的人相信了继子的凶命,避之如洪水猛兽。魏氏的丈夫更是爆怒如虎, 掐着四岁儿子的脖子,差点将之活活掐死。

  魏氏假仁假义地替继子求情,丈夫看在她的面子上,最终饶了儿子一命,将他关进了一间暗无天日的小房子里,每日一顿饭养着。

  魏氏自然是恨不得继子身死,就此以绝后患。可她偏偏就是在继子咽气的前一刻,出声为其求情了。

  魏氏其人冷血如蛇,当然不可能是因为心软或者好心放过了继子一命。

  而她之所以这般做,实际上别有目的。

  她曾经偶然看过一本苗疆养蛊之书,上面记载了一种蝎蛊的培养方法,须得以幼儿之血肉供养。

  魏氏早有养蝎蛊的打算,此次救下了继子的小命,不过是为了用他的血肉喂食自己的蝎蛊。

  一年之后,魏氏五的继子长到了五岁,到了最好的喂蛊年龄。

  一夜,众人入睡之后,魏氏带着自己暗中培养的一坛子蝎蛊,来到了关着继子的房间,微笑地看着一只只蝎蛊从继子的嘴里爬进他的身体内部,啃食一空他的血肉。

  由于当年继子的嗓子被魏氏的丈夫掐哑巴了,那夜他活生生地让蝎蛊吃赶紧了血肉,明明痛得彻心彻骨,却无法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所以,当夜满府的下人均未察觉到一丝丝的异样。

  魏氏命令蝎蛊群披着继子的皮子,假扮成了继子留在此处,自个儿悠悠然出门锁上了房门。

  谁都没发现,当夜有一条生命悄无声地消失了,房里关着的人,再不是人,而是一群披着人皮的蛊。

  把继子变成了自己的人蛊,之后魏氏过了几年的舒心生活。只不过没有了魏氏婆婆的压制,丈夫风流好色的本姓尽显,几年后开始每个月都在纳妾。

  魏氏为此伤心了一阵,很快便开心了起来。

  她很高兴很高兴,因为随着家中妾室的增加,府中所诞下孩子也愈发的多,魏氏她的蝎蛊有肉吃了。

  因为随着蝎蛊的成长繁衍,它们的食物需求量大增。这一回魏氏没能等到那些妾室的孩子长到五岁,就迫不及待的地给了蝎蛊食用。

  那些新生儿,从诞生开始便成为了蝎蛊的腹中食,被蝎蛊披着皮子占据了身份。

  不过,比较幸运的是,他们被吞食的过程并不像魏氏继子那般的痛苦。

  由于动手之初,魏氏便命令一只蝎蛊在他们体内注入毒素,使其昏迷,所以他们是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死去的,没有遭受继子当初状态清醒时,血肉一点儿一点儿被啃咬掉的痛苦。

  沈府所有的子嗣,除了魏氏的儿子,其余的无论男女,统统成了魏氏的人蛊。

  披着人皮的蝎蛊,表面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亦可令皮子逐日长大。

  长到了十几年后,魏氏的儿子成年了。她认为解决府邸碍眼之人的时机已到,遂亲手灌了丈夫蝎毒。

  魏氏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娇声畅笑,无视丈夫的谩骂、哀求,小口小口品尝着美酒佳肴,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丈夫痛叫哀嚎,最终化成了一摊血水死无全尸。

  丈夫死后,他那几十个姨娘就成为了魏氏下手的目标。

  魏氏没有杀了她们,而是将她们关在了地窖里,不断地生产幼儿,为自己的爱宠蝎蛊提供食物。

  后来,有一天魏氏发现自己的眼尾多了几条皱纹,意识到自己开始苍老了,她满心惊恐。

  魏氏不愿自己的模样苍老,也不欲面对死亡。

  她回忆起了一个记载在蛊书末尾,用来葆青春、增寿命的法子。用人血沐浴,日常以为人血为饮品,供血的人类越年轻效果越好。

  于是,魏氏开始饮血、浴血保年轻。

  每当地窖里有新生儿诞,她取血,蝎蛊吃肉。

  渐渐地,光靠地窖里诞生的幼儿,已经无法满足了魏氏和蝎蛊的需求。

  魏氏的目光转向府外,满城的孩子。

  在魏氏的命令之下,蝎蛊每到夜晚便会出府掠食,吃饱喝足后,为她带回一个完好的幼童取血。

  自此以后,每晚城中都有孩童悄无声息离奇失踪。人们众说纷纭,有的说是人贩子所为,有的猜是妖魔所为。

  京都人心惶惶,官府派出了所有的人手查探多年,始终一无所获。

  直到几十年后,魏氏走到了寿命的尽头,她的蝎蛊随着主人而死亡。京城持续了几十年的夜晚孩童失踪事件,方停止了下来。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随着魏氏的死亡真正完结。

  便在魏氏咽气的一刹那,一颗凡人无法看见的珠子,从她的眼睛里飞了出来,带着魏氏的灵魂消失在了这一世界。

  珠子名为轮回珠,从魏氏出生开始就住进了她的眼睛里,早已认魏氏为主。

  拥有了轮回珠的魏氏,当过完了自己一生,不需要进入地府走轮回道,便可通过轮回珠之能力,直接进入了下一世。

  所以,哪怕魏氏罪恶滔天,却因为瞒过了勾魂使者的眼睛,逃避过了阎王爷的审判,而没有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刑。

  故事末尾,交代了轮回珠的相关信息,全文在简单提示了魏氏再世为人,诞生在了另一朝代的勋贵之家的文字中结束。

  故事篇幅不大,不一会儿,沈若虚便看完了全本。

  合上了书籍,沈若虚坐在贾蓉的对面消化内容。见状,贾蓉端起一杯凉茶,递到了沈若虚的唇边,他本能地张嘴喝下。

  “看完后有什么感觉吗?”贾蓉擦掉一滴从沈若虚鬓角滑落的汗珠,轻声问道。

  “内容相当不错,看完后令人久久难以忘怀,心中充满了对魏氏的恐惧和厌恶。”沈若虚咽下了茶水,道:“就是我死的有点惨。”

  “那又不是真的你。”贾蓉轻笑一声道。

  思忖了一下,他又说道:“要不然叫人改一改?”

  沈若虚摇了摇头,道:“其实惨也有惨的好处,一个稚嫩天真的孩子,许多东西还不懂,便让魏氏栽赃成了大凶之人。最后更是蝎蛊入体,饱受类似于千刀万剐凌迟之刑的疼痛,痛苦身亡。知悉了‘我’的经历,百姓们必定泪流满面,对造成这一切的元凶魏氏,深恶痛绝,恨之欲死。”

  “故事中的‘我’经历的愈凄惨,人们对魏氏憎恶感便愈强。就这样吧,不用改了。”

  贾蓉点头道:“行,那我便把这一批书交给楚乌带去书铺了。”

  说罢,贾蓉内心喊了一声系统,叫它把十万本书籍,一批批从系统空间放出来。

  待楚乌用术法收纳完毕,贾蓉递了桌面的一沓海报给他。“时间紧张,而且《魏氏传奇》第一部 里没有比较讨喜的女姓角色,所以只好用《王氏传奇》的女姓角色海报当赠品了。” 

  “这一回,便不搞抽奖活动了。海报你看谁顺眼就送给谁,借口你随便找。”

  “属下明白了。”楚乌含笑回道,随后在沈若虚与贾蓉的目光下,穿墙离开了国子监。

  沈若虚拉着贾蓉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从背后抱住他,下巴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

  轻吻了一下贾蓉的耳垂,沈若虚拿起桌面的《魏氏传奇》样书,翻到第一页的正文,道:“刚才浏览得太着急了,不少地方没看仔细。我想再看一遍,但自己一个人看又有些害怕,所以你陪着我一起看吧。”

  贾蓉转过头,一脸惊奇地凝望着沈若虚。“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撩人招数?”

  沈若虚不自在地移开与贾蓉对视的眸光,支支吾吾道:“这个……很差吗?”

  贾蓉瞅见他不好意思的模样,忍俊不禁道:“还行吧。”只是你用出来有点崩人设。

  他在心里悄悄添上后面那句话。

  听到了贾蓉的肯定,沈若虚眼睛里中流淌着流光,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那就好。”

  贾蓉掰过他的脸,直视他的眼睛问道:“别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谁教你的?”

  沈若虚默默扭头看向左手边,整个人贴在墙壁上装壁花的护卫鬼岩鸥。

  岩鸥挠头傻笑,“我都是从电视剧上看来的,这不是看沈公子这方面的知识太贫瘠吗?我就没忍住教教他。”

  贾蓉:“……”突然觉得,当初选择岩鸥做阿虚的护卫,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瞪了岩鸥一眼,贾蓉对沈若虚道:“你别跟他学坏,以前那样就很好,我很喜欢的。”

  沈若虚点头回应他,心道:还是有必要学一学的,横竖自己学了也只会用在他身上,悄悄学一点儿,应该没关系吧。

  第二天清晨,长乐街书铺门前张贴上了《魏氏传奇》的开售海报。同时,国子监街书铺,桃花街妆品铺,以及三条街的几家冰食铺亦贴了相关书籍海报进行宣传。

  几个地方的商铺加起来的日客流量很大,不需多少时间,关于书铺发售新书的消息,就以流星划过的速度送到了人们的耳中。

  “听说了吗?长乐街晋江书铺出新书了,书名叫做《魏氏传奇》。”

  “真的吗?我现在就去看看!”

  “《魏氏传奇》?和《王氏传奇》有什么关系吗?”

  “上回的王氏写的是荣国府二夫人的事迹,这魏氏写的又是何人?诸位可知京城哪户高门之家的当家夫人是姓魏的?”

  “这可就多了去了。”

  “先别议论了,赶紧去买书。买书看了内容不就清楚了吗?"

  “对对对,咱们赶紧走,人多了不知道得排队到什么时候。”

  “哎呀!不晓得书铺今次有没有搞什么活动?上回的抽奖活动,一个穷书生抽中了小公主的雕像,拍卖出去了万两黄金。瞬息间便从一个衣服打补丁的穷书生,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富贵人,可羡慕死我了。”

  那书生靠着好运成为大富人的事迹,至仍被人们议论纷纷。

  说话间,几人已经跑到了贾蓉位于长乐街的书铺门前。

  只见门口处,一条长长的宛如长龙一般的队伍,已经快排了半条街。

  几人内心哀嚎一声,忙不迭跑到了队伍末尾排上。

  国子监街,武学院。

  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挥舞着手臂,一边奔跑,一边不断地喊着一句话。“兄弟们!长乐街晋江书铺出新书了,叫《魏氏传奇》,要的快去买啊!”

  狂喜涌上心头,校场中对练的人,登时丢下了手中的各种东西,无视一旁的武先生,如黄河之水似的向门外奔流而出。

  “大哥,大伙儿都逃课了,咱们也逃吧。”沈若宁眼热地望着急涌而出的人流,说完便感觉身边一道狂风吹过。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