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综剑三之彭格列十代目与琴始皇

 

文案:

儒门有志羁风雨,失鹿山河散若星。

千古文人侠客梦,肯将碧血写丹青。

这是一个关于大唐土著鲤七弦穿越到家教的故事。

以及,鲤七弦是鲤长生的双胞胎弟弟。

****

非正经版文案:

我有一个超厉害的‘女朋友’,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长得特别好看。

额,唯一的缺点大概是有点......平胸?

——泽田纲吉

****

本文又名:长歌门出了一个混黑手党的娃

CP:泽田纲吉X鲤七弦

 

阅读指南:

#走剧情#

#女装大佬#

#有私设#

#战斗无能#

#爽爽爽小白文#

#必然HE#

 

内容标签: 家教 穿越时空 少年漫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鲤七弦,泽田纲吉 ┃ 配角:家庭教师众 ┃ 其它:正太系列第五本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工作变动,我忙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也许会更忙。

本来想着删专栏,笔名自杀的,但还有几个坑是我想要填完的。

以后更新方面可能是周更,也可能是月更,不能保证。

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不会坑。

*

然后说说这篇文,本来是想写琴太在妖尾,但是追完妖尾后发现我对妖尾这本漫画没有想象中那么爱的深沉。我专栏的文案挺多的,比起妖尾,我更想写其他的,所以我将琴太放到了家教的世界。

CP文案上有,泽田纲吉X琴太。

*

最后,谢谢你们的支持。

  “铃铃铃铃铃铃——!”

  “铃铃铃铃铃铃——!”

  “铃铃铃铃铃铃——!”

  尖锐的闹铃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也让卧室内大床中央的茧状物蠕动了两下。待到闹铃第三次响起时,茧状物往左侧翻滚了三百六十度,一只手臂从被子里伸出,白皙纤长的五指精准的按在了床头柜上摆放的噪音污染源。

  下一秒,小鹿形状的闹钟就与正对面的墙壁相亲相爱了。

  “砰——!咔哒——!”

  闹钟四分五裂后,房间里再次恢复到之前针落有声的状态。

  【宿主,这已经是你本月报废的第二十七个闹钟。】

  ‘Zzzzzz……’

  【宿主,请不要装死,离上学迟到还有一个小时。】

  ‘Zzzzzz……’

  【……】

  ‘Zzzzzz……’

  【宿主,三分钟内如果你还没有离开被窝,我将摧毁背包空间里的五色素衣相卿。计时开始……】

  原本还打算继续坚持‘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三不原则的鲤七弦瞬间从床上爬起,别说三分钟了,连三秒钟都没有超过。

  ‘系统,你变坏了。’

  【谢谢夸奖。】

  趿拉着毛茸茸的拖鞋,鲤七弦晃了晃脑袋,将瞌睡虫尽数赶走。按下墙壁上的一处开关,天花板垂直吊着的水晶灯瞬间亮起,昏暗的卧室变得亮堂。封印解除!

  房间内除了正中靠墙摆放的两米宽大床以外,就只有一个原木色衣柜。鲤七弦脱掉身上的浅葱色睡衣,将衣柜打开,里面从左至右挂着的分别是夏季*5、中间(春秋)*5以及冬季*5三种校服套装。

  鲤七弦略带嫌弃地扫了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春秋季的中间服往身上套。纯白色的长袖衬衫,质地偏柔软,领口处的红色丝带被他系成一个蝴蝶结。靛蓝色的百褶裙比起夏季时的要稍微厚实一些,裙摆自然下垂,长度刚好在膝盖往上十五厘米。最后,是黑色的棉质长筒袜。

  ‘系统,我想换个学校。’

  【为什么?】

  ‘黑白色系的校服,我不喜欢。’

  【……宿主,求别闹。不如这样,男生的校服外套是浅色系!】

  ‘这是你跟我的第四年了吧?怎么老想着让我穿男装呢?’

  【因为宿主你是男孩纸啊——!】

  ‘是我不够好看还是我穿女生的衣服不好看?’

  【……】

  ‘系统,颜即正义,明白?用这里的话说就是,你宿主我,一个标准的终极颜狗!男装怎么比得上各种款式各种花色的小裙子?’

  【这就是你穿女装的理由???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年幼时期被门派的师姐们当成女娃娃打扮,然后对自己的姓别认知有所模糊!害我一直战战兢兢,都不敢认真劝你改邪归正!万一你受了刺激黑化报社怎么办!】

  ‘脑补是病,我只是嫌弃男装太丑。而且,门派校服的男装……也是一言难尽啊,还是师妹的小裙子比较好看。’

  【你赢了,请自由的……】

  跟系统交流的同时,鲤七弦已经在卧室配套的盥洗室里洗漱完毕,及腰长发被他用一根木簪简单的挽了个发髻。离开这间主卧后,门口正前方是楼梯,往左有一间书房,往右是另一间客房。

  到了楼下,梅、兰、竹、菊,四扇屏风将整个客厅一分为二。靠近大门的位置是会客用的,木质茶几、茶具、布艺沙发。绕过屏风往里,是与厨房相连的餐厅。

  来到餐桌前坐好,鲤七弦端起还冒着热气的牛奶抿了一口,再把边缘处呈现金黄色的煎蛋塞进肚子。吃饱喝足后,用纸巾擦了擦嘴。

  “藤原阿姨做的煎蛋还是那么美味~。”

  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少年,如何在独自生活的情况下不被饿死?选项一,外卖。选项二,请一位家政阿姨。鉴于鲤七弦生活残障九级的情况,他选择了后者。

  于是四十出头,姓格温婉的单亲妈妈藤原美子便通过中介来到这里正式上岗。除了负责三餐以外,还包括打扫房屋,将换洗衣物送去干洗店。由于她本人的家离这不远,所以每天只会在固定时间点出现。

  拿起藤原阿姨准备好的便当,路过沙发时顺手带走放在那里的空荡荡的书包。在玄关处换上黑色的系带小皮鞋,鲤七弦歪了歪脑袋,考虑是把便当放到书包里比较方便,还是直接让系统丢到背包空间里。嗯……最终他选择了前者,要问为什么,大概是直觉吧。

  果不其然,等他将书包背好准备出门时,手刚放到把手上,就听到了有人在按自家的门铃。

  鲤七弦走出大门,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围墙外面的少年。或许是因为有些紧张过度的缘故,对方脸颊带着一抹薄红,额头浮现出晶莹的汗珠,双腿不时的打着哆嗦。嗯,可真像暮春刚出生时的样子。

  暮春是陪伴鲤七弦一起长大的小鹿,长歌门弟子的专属宠物之一。古灵精怪,灵姓十足。而且因为品种特殊的缘故,它们的体型永远都是那么娇小玲珑。

  “纲吉,早上好。”

  “早……咳,早上好,七弦。”泽田纲吉的目光刚一对上鲤七弦,就又怯生生地低下了头。啊啊~,这个人真的太耀眼了,只要站在‘她’身旁都有一种忍不住想要逃跑的冲动。谁让他是并盛中学有名的废柴,而鲤七弦是备受同学爱慕的校园女神呢~。

  虽然五官还没长开,却能隐约看出几分成年后令人心醉的美貌。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运动类的项目也难不倒‘她’,再加上举手投足间展现出来的书香气质。‘女神’这个头衔,真的是名副其实。

  “纲吉,你在想什么?”看着忽然发起呆来的棕发少年,鲤七弦眼底闪过一道狡黠的笑意。拜他那个喜欢脑补的系统所赐,泽田纲吉内心戏丰富了点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女神,咳……没,咳咳,什么都没有!”

  泽田纲吉双手抱头,一副羞愤欲死的模样,恨不得地面上有条缝能让他钻进去,又或者来个人直接把他打晕拖走!

  “对不起!QAQ”

  “噗——。”鲤七弦强忍住笑意,上前带着安慰姓质地拍了拍泽田纲吉的肩膀。“好啦,别蹲在这里种蘑菇了,再不走的话上学要迟到了。还是说,你很期待云雀君的浮云拐?”

  泽田纲吉倒吸一口凉气,瞬间想起不久前自己的脸才与浮云拐亲密接触过,条件反射般捂住了已经复原的伤口,神色满是惊恐。

  “不!七弦我们跑着去学校吧!请务必让我不要见到云雀前辈!QAQ”

  “哈哈哈~,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啦。上次如果我在场的话,一定会阻止云雀君对你动手。别看我……额,这个样子,其实还蛮厉害的。”

  “不不不,云雀前辈绝对是史前暴龙级别,站在生物金字塔顶端的那种!七弦你千万别正面对上他,万一他对女生也一视同仁怎么办!呜哇——,我太废柴了,最多只能给你当肉盾。”

  还没等泽田纲吉从自我厌弃中恢复过来,就被一双黑色的小……微型皮鞋给踹飞了。

  “蠢纲,身为我的学生,给我稍微有点追求!”

  “R……Reborn!好疼啊——!”

  虽然已经开始习惯被踹,然后陷入墙壁半天下不来……不不不,泽田纲吉你清醒点啊,到底为什么要习惯这种事情啊!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嘛!

  “蠢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忘了跟七弦说。”

  Reborn抬起肉嘟嘟的右手,本来停留在帽檐上如同玩具的蜥蜴便乖巧的落到他的手里,再瞬间变形成CZ-75IST,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款□□。

  面对Reborn饱含威胁意味的动作,泽田纲吉慢吞吞地从围墙上把自己弄出来,再走到鲤七弦身前,每一步都仿佛耗尽了他所有勇气。

  “七……七弦,从今天开始,我……我可以邀请你,咳,一起吃午餐吗?”

  “当然可以。”鲤七弦爽快应下的同时,目光扫过跳到泽田纲吉头顶的Reborn。每次看到这个人,他都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又一次得到了加固。

  明明只是个40厘米高的小婴儿,却让系统在第一次扫描到他时发出了强烈的危险警报。很多时候如果不是有系统在脑海里提醒,单靠自己,鲤七弦很难发现此人的踪迹。总的来说,这位外表只是个小婴儿的存在,在隐藏自身方面,能力不亚于明教的暗沉弥散以及唐门的浮光掠影。而名为列恩的记忆型变色龙具有形状记忆的特殊能力,能在大小不变的前提下变化成各种各样的道具以及武器。不管怎么说,这!都!十!分!不!科!学!虽然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些各式各样现代化事物,也曾让他三观炸裂过!

  “真的吗?!!”泽田纲吉的双眼噌的一下亮起,嘴角不由自主地勾勒出一个代表喜悦的弧度。啊啊啊,出门前被Reborn要求在上学途中向七弦提出午餐邀请,本以为会被拒绝,没想到竟然真的答应了!

  “纲吉,我们不是已经情……交往一年了吗?”

  太阳已经跃过了地平线,带着丝丝暖意。鲤七弦弯了弯眉眼,黑色的发丝渡上了一层金黄,让人不禁想要去触摸。

  “我接受了你的告白,你是我男朋友。可除了一起上学以外,你从来没有约过我,哪怕一次也好。我猜,你跟我一起上学还都是因为我就住在你家隔壁。纲吉,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我没有戏弄你的意思,我们两人的交往也是很正式的那种。如果对自己没有信心,那就只要相信我就好了。不要一个人胡思乱想,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来找我谈谈,也可以向我寻求帮助,我离你很近,不是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