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红楼]且听一曲将军令+番外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来日方长

  「金管家!」门房焦急的喊道。

  管家回头皱眉, 低声斥道:「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

  门房吸了一口气, 在管家耳边说了几句。

  管家脸色微变,不得不走进厢房里。

  「我不是说了, 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来打扰我的吗!?」冯唐正站在床边等待保和堂何大夫的诊断, 很是不耐烦的道。

  管家替冯家做事了三十几年, 从前是冯唐的小厮, 冯唐有很多事情都不会瞒着他, 所以他知道的事情要较底下那些小厮得多。

  管家刻意加重语气的道:「是肃毅伯、从二品云麾将军林寒来了!他说要老爷您出门见他。」

  未等冯唐反应过来,耳尖的冯夫人已经大声尖叫道:「他那私生女把我儿打伤了!他还有脸上门要老爷去见他!!??」她眼下是恨透了漪玉,连带林寒都落不到好。

  「闭嘴。」冯唐被她吵得头疼, 尽管他同样对林寒抱有极大的怨气, 但也不得不出门去见林寒。

  冯唐甫一出府门,就看到林寒单人单骑的横在府前的大街上,自己的两个亲兵正保持行礼的姿势, 大气也不敢出。

  无中目人!不当人子!

  冯唐怒了。

  他虽然官途不顺,但一向爱兵如子,视兵将为手足。

  你林寒的女儿打伤了他家独子,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你林寒更欺上门, 欺压他的手足!?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哼!肃毅伯好大的威风啊!」冯唐罕有的嘲讽道。

  「放肆!」林寒倏地眸光一利, 那眼底深处的肃杀和冰冷让冯唐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冯唐反应过来后,「放肆的是你!你家女儿打伤了我儿, 害得我儿子现在还躺在床上, 动弹不能!你就在我广武将军府门前刁难我的亲兵!你林家父女可有把我广武将军府放在眼内!?」

  林寒上身动也不动的挺直腰板坐在奔宵身上,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论身份, 我是皇上御笔亲封的肃毅伯、论官职,我乃从二品云麾将军。你只是无爵的正五品广武将军,见到伯爵、上官却不单止不行礼,反而加以咒骂,这是哪家的规矩?可还有尊卑可言!?」林寒一字一句全都合情合理。

  朝堂上尊卑有別,任你是八十岁老官,也得恭恭敬敬向二十岁的上官行礼。军中就更不用多言,以下犯上者轻则杖责四十,重则斩立决。

  「还有,我林寒洁身自好,尚未娶妻,膝下无儿无女,望广武将军慎言,休要败坏我林寒的名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广武将军府外已经聚集了一群吃瓜子看戏的老百姓。

  「这广武将军就算再不喜欢林寒将军也不能污蔑他有娃儿的,这传了出去要是别人都当真了,让林寒将军如何娶好人家的女儿!?」有老大娘不满。

  「如果林寒将军看上我,不管他有没有女儿,我也愿意嫁啊!」花痴姑娘发白日梦道。

  「这冯唐一向不会办事,恐怕是搞砸了差事,又或者做了什么不该做的,惹怒了林寒将军。」有人有板有眼的道。

  林寒刚携大胜余威回京,又是天策府的四大将军之一,在京中老百姓里可是十分有群众基础的。反观冯唐往日声名不显,此次出征又未闻有立过什么大功劳,是以京中百姓认识他的人也较少。

  「你!!!」听着旁边百姓的议论,冯唐不由得涨红了脸。

  「嗯?」林寒双眼尽是冰冷之色。

  「下官正五品广武将军冯唐,见过云麾将军。」冯唐深吸了一口气,向后退了半步,两臂合拢向前伸直,右手微曲,左手附共上,上身鞠躬四十五度,行了一个完整的揖手礼。

  「免了。」林寒冷淡的道。

  「下官家中有急事要办,恐怕不能接待云麾将军了。不知云麾将军今天到来,有何要事?」冯唐咬牙道。

  「呵。」林寒冷笑,「本将军只是想要来告诉你,你们冯家欺侮我的徒弟一事,可还未完!」

  冯唐暴怒,「什么!?林寒!你实在欺人太甚了!」不答应做侧室不就罢了,他好意要把林寒那私生女收为义女,将来嫁人后也能多一个娘家庇护,怎料那丫头居然刁蛮至此,不单止打伤紫英,还要把他给……现在林寒不见好就收,反而还威胁起他上来!?

  冯夫人没敢跟冯唐说自己做过的好事,只一味把责任推给漪玉。

  而冯紫英被踢中要害后,身心惊惧之下也把其他事都忘了,满心满眼都是自己日后的「幸福」。

  「欺人太甚?」林寒嗤之以鼻,他随手抛下了一锭银子,拿起旁边一个卖菜百姓挑担的木棍。

  「本将军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将军是如何欺人太甚的!」

  语罢,当下一提马缰,大喝一声:「驾!」

  奔宵虽然理论上已经步入老年期,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得皇竹草和其他珍贵的药材多,不单止没有体虚血弱的征状,反而较从前更为神勇,极通人意,让无数人啧啧称奇。

  就连刚入天策府两三年的天策将士和奔宵单打独斗之下,一不小心都有机会阴沟里翻船。

  李敛曾经测试过奔宵的力量和速度,发现牠全速之下,从北京到保定府只需要约五个时辰,那可是三百多里距离!而全力之下,更是可以一蹄子踏碎砖头。

  林寒在来时已经跟奔宵说好了应该如何做,因此,听得指令,牠便长嘶一声,往广武将军府的台阶上奔去。

  跑到上最顶端的台阶后,借助冲击力,奔宵一下子整匹马跳了起来,离地足有两米的高度,两只强而有力的前蹄高高扬起,猛地踢在大门上。

  「轰!」大门上立时出现了五六道明显的裂痕。

  奔宵那灵动的双眼闪过一丝不满意,再一次加大力气,奋力一踢。

  「轰隆!」大门竟被牠硬生生踢碎裂了。

  而林寒也不是看戏的,他靠着奔宵跳跃起来的高度和棍子的长度,拿着棍子的手往上一挑,竟是把「广武将军府」这块牌匾挑了下来。

  随着奔宵轻盈的落地,「广武将军府」和大门也在同一时间倒在地上,惹起巨大的声响之余,还飘起了无数尘埃。

  「哇!!」

  如此蛮干,在场众人都是看呆了。

  「好家伙,竟然这么凶!」

  「冯家要遭!他们究竟是如何的得罪了林寒将军啊!?」

  「想不到林寒将军平日斯斯文文,动起手上来居然这么的狠!半点面子也不留给冯唐!」

  一群老百姓看热闹看的起劲,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喧嚣起来。冯家在京里的风评向来也不过是一般,虽然没有像那些新晋的世家豪族般做尽欺压良民的事,但行事没规矩,得罪的百姓也不在少数。

  与之相比,林寒既为大周立过无数功劳,又是天策府这个军民关系最和谐的一员,加上又没有什么恶行(府里与李敛一样都就由亲兵打理),自己又长得不错,在场的百姓不由得一面倒的支持他去了。

  「听着!你们冯家欺负我家徒弟的事,今天只是开始,我们来·日·方·长!」

  林寒撇下这一句后,随手把棍子还给那百姓,就拉一拉马缰离开了。

  奔宵离开时,双蹄不偏不移地踏上「广武将军府」。

  啪啦一声,在场众人明显可以看得出这块牌匾是彻底的毁了。

  可惜这块牌匾才刚连夜造出来没有一天,就这样被毁了。

  「竖子!竖子尔敢!!」

  冯唐眼睁睁看着自家牌匾和大门被毁,还被林寒如此威胁,不由得脸红筋涨,火冒三尺起来。

  感受到来自旁边老百姓的指指点点、冷嘲热讽,他只觉得眼前一黑,黑到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冯唐一口老血喷出,整个人径直朝后倒去。

  「老爷!!」

  「将军!!」

  下人和亲兵皆是大惊。

  同一时间,另一边的京城却是气氛融洽得多了,甚至有点点粉红的气息漫延。

  「真巧啊!竟然在这里遇上了姑娘。」一把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李明珠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继续往前走。

  她身后一个穿着丫环服饰的清秀女子掩嘴笑道:「弓高侯可真巧啊!你这是今天第三次遇上我家郡主了!」

  「用你们周人的一句说话,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破六韩拔陵一双眼睛牢牢粘在李明珠身上不放。

  「对啊!缘分这东西真的是很奇妙的,来无形去无踪。来了就是挡也挡不住,既然有缘份就该多加珍惜啊!」清秀女子提起音量,似有所指。

  破六韩拔陵心中一喜,想不到姑娘身边的丫环居然替他说好话,看着清秀女子的眼神不由得柔和了三分。

  「念夏!你现在是想要改名字吗?」李明珠一马当先走在前头,听到身后的两个家伙相声似的一人一句,忍不住警告道。

  念夏若无其事地向破六韩拔陵点点头,两人瞬间达成同盟阵线。

  之后,她轻快地走近李明珠,「奴婢的好郡主想了什么顶顶好的名字赐给奴婢吗?」

  「也不是什么顶顶好的名字,不过是挺符合你现在的心境。」李明珠抱臂,挑眉道,「就叫思春,好不好?反正跟你原本的名字也挺配的。」

  思春、念夏,确实是十分押韵。

  「哟!这个名字好啊!」念夏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改了做这个名字后,每逢郡主看到奴婢、使唤奴婢的时候,就知道春天来了,是时候春风动春心了。」反将李明珠一军。

  李明珠被这直白的说话呛住了,羞得满脸通红。如果平日两人对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旁边还有个活生生的破六韩拔陵站住呢!

  「你这坏丫头现在是什么话都敢说了吧!?待我告诉郑青,看他还娶不娶你!」她使出杀手锏。念夏早就许配了人家,只待过门就是了。

  「他才不会不娶呢!?」面对李明珠的威胁,念夏可是完全不害怕。

  她得意的道:「如果不是奴婢说了郡主一天不成亲,奴婢也不成亲,他早就用八抬大轿娶奴婢过门了!」

  她向破六韩拔陵打了个眼色,就径自拉了李明珠到一旁。

  「奴婢真的不明白,郡主你为何就不愿意成亲。老王妃、王爷和王妃对郡主你的婚事也是着急得很,偏生郡主你就毫不在意,连配合也不愿意配合。」念夏嘟长小嘴。

  「老王妃急得白头发也多长了好几十根出来了!每天都跟嬷嬷们念吟着,还向菩萨求了不知多少次愿郡主快觅得如意郎君!」

  「你懂什么?我现在自己当家做主,别人提起我,不是什么明珠郡主,也不是义忠郡王的姐姐,更不会是某某的妻子,只会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宣威将军。而且,我这不就是未遇上喜欢的吧!」李明珠非常享受这种不是谁人附庸的身份。

  「那…那弓高侯,郡主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吗?」念夏试探道。

  不远处的破六韩拔陵耳朵一动,仿佛全神贯注地看着身前老伯灵巧制作孙悟空小糖人的手艺。

  李明珠快速地扭转脑袋,见破六韩拔陵没有在意自己这边后,才低声道:「你胡说什么?」

  念夏窃笑道:「郡主你怕什么?这里是闹市,弓高侯站得那么远,又在看糖人,不会听到我们的说话的。」

  「早知道就不该跟你说!」李明珠大感后悔的道。

  念夏是李明珠的一头大丫环,和李明珠一起长大,年纪相约,侍奉了李明珠二十多年,可谓是情同姐妹。凡事李明珠都不会隐瞒念夏的,遇上棘手、决定不下的事情,甚至还会找念夏商量一番。而破六韩拔陵昨晚向李明珠表白一事,就是属于棘手的事情之一了。

  「郡主说了也说了,后悔也是没用的了。」

  念夏得了便宜卖乖道:「原本奴婢是不同意的,但今天一看这弓高侯也不像是传说中那些匈奴人相貌凶恶,五大三粗,膀大腰圆那样的,反而长得极好,像是我们京里的贵族皇孙公子似的。」

  「你这小蹄子可是看上了人家?」李明珠乘机转移话题。

  念夏完全不接招,径自的道:「郡主你说不想附庸别人,想要当家做主,这不正是个好机会吗?弓高侯是匈奴人,要是你嫁了给他,在我们大周的地盘上他还不得事事顺你的心意吗?咱们大周的亲贵大臣难道会认他弓高侯的名头,而不认你宣威将军的身份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