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BL同人 » 正文

[综英美]红铁罐的黑魔王

 

文案

他只知道自己叫做汤姆,他的目标是找回自己的记忆

他是托尼·亿万富翁·花花公子·亿万少女的梦中情人,但名字却并不常被人提起

托尼第一次见到汤姆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丑的这么清奇的人?!〣( ?Δ? )〣

PS:此文小甜饼,可能全文字数略短,介意慎点。

再次PS:此文情节发生在战争结束后,也就是魂器都被消灭,伏地魔已死之后,介意慎点

作者玻璃心,不喜勿进,不接受扒文,不接受人身攻击,给建议的小天使请留言,日常失踪的作者尽量全部都看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古穿今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姆,托尼 ┃ 配角: ┃ 其它:综英美

 

  第1章 我来自哪里又将去往何方?

 

  汤姆顶着炙热的太阳在路上走着,他知道路上的所有人几乎都拿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这让他想一人给他们一个阿瓦达——虽然他现在并不知道阿瓦达到底是什么东西。

  似乎在遥远的过去,他不知道的地方和人,也有许多鄙视和厌恶的目光在看着自己,他不知道那些人最后的下场,但他相信一定不会好过,因为他一定会报复回来。

  尽管他两天前还身无分文,尽管他对这个世界都还很陌生,尽管他甚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依旧有这样的自信,他的崛起,不过是时间问题。

  他得庆幸自己睁开眼的时候还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汤姆·马沃罗·里德尔——虽然从一开始他就可以感觉到自己从心理到生理上对这个名字的拒绝,但除了这个名字,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几天的摸索让他渐渐熟悉这个世界,飞驰而过的汽车、镶嵌在大楼上的巨大显示屏、穿着火辣的少女……这些东西都给汤姆很严重的违和感,似乎并不属于他原先的认知范围。

  但他同样明白,自己才是整个族群中的异类,在他没能力让别人服从之前,最好还是藏起他的阴暗爪牙。

  虽然没了脑海里的记忆,但身体本身却有他自己的惯姓,汤姆能够知道自己其实是掌握着强大力量的,这种力量可以轻易的对抗这里没有热武器的任何普通人,但他偏偏用不出来。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的能力,或者说他的身体乃至灵魂似乎受到了损伤,这从他异于常人的脸可以看出来,尽管内心极其不想承认自己的鼻子好像被削没了——他觉得还是有鼻梁在的——但在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被自己的外貌吓哭了之后,他就知道别人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虽然并不觉得自己长的有多么奇怪,而且现在可是三十几度的高温,但他还是选择把连在斗篷上的帽子戴上了,他觉得自己以前好像经常这么穿,但这也成为那些人一直盯着他看的原因。

  就算是行为艺术,也没人会想要把自己热中暑,在盛夏时节把自己包裹的像个木乃伊是很难不中暑的,所以在普通民众心中,他大概是一个可怜的疯子。

  汤姆只是紧了紧右手,又虚无的松开,他感觉自己的右手原本应该握着什么的,然而他醒过来的时候身边什么都没有。

  这种茫然感在时刻摧残着他,除了自己的名字,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将要去往哪里,他的过往是什么,为什么会长相异于常人,又掌握着什么力量,他丢了什么东西,甚至他为什么穿着一身和这个时代人们格格不入的上世纪服装晕倒在郊外?

  这一切都是问题。

  几天过去了,他除了半夜去打劫了几家人之外还毫无头绪,其实他打劫之后就有钱了,但没有换掉身上这套衣服也没有其他举动每天都在这一片游荡的原因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他遗漏掉的线索。

  但很显然并没有,存在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

  前方是一个咖啡厅,里面坐着的人大多都是商务打扮的职业白领,这和附近诸多商务写字楼与办公场所有关。

  汤姆知道自己已经在逐渐偏移这几天惯常的活动范围,他已经确定那片区域没有解决问题的线索,继续耗在那里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就在昨天,他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是有警/察这个物种的,早在之前他就知道盗窃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做的事情,而异类是会被捉捕的,负责捉捕的人就叫做警/察。

  在无法更进一步的情况下,他只能离开那里前往一个新的地方,几次打劫虽然已经做的很隐蔽,但就像只要他上街所有人就会看着他一样,不论是他的长相还是穿着都是一个巨大的电灯泡,如何避免潜在的危险是一个还不够强大的人所必须学会的本能。

  既然决定换一个新的环境,身上的“奇装异服”自然也需要换掉,虽然汤姆有些舍不得这件斗篷。

  就在他停在咖啡厅门口思考下一步的行动方法时,突然感觉铺满大地的阳光一暗,似乎有谁在上方撑开了一顶巨大的伞,把方圆几十英尺的地方都纳入阴影范围。

  他抬头看的那一刻,似人非人的脸完全暴露在光亮中,但却没有人因此恐惧的尖叫,因为没有人注视他,所有人全都保持着和他一样的动作,抬头看。

  “妈妈,天上飞的是什么?”孩子童真的问句没有得到解答,因为他的母亲也是一脸疑惑加惊奇的看着天上无数块大大小小不知什么材质的不明飞行物。

  这些不明飞行物闪耀着金属的光泽,形状并不统一,但它们都在朝同一个中心聚拢,然后组装、合并。

  汤姆感觉自己的心跳很快,毫无由来的,他知道那个庞大的、由无数不明飞行物组成的中心点非常危险,如果不小心的话,他可能会受到很严重的伤害。

  很奇怪的,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死。

  然而四周的人类却没有他这样的觉悟,有些人还拿着手机在拍摄这一奇观,也许在他们心里,这可能只是某个科技公司举办的大型展示表演。

  汤姆注意到远方的天空有一个大大的黑洞,这些东西就是从那里出来的,他这几天已经见识了很多新奇的东西,但很显然这幅景象就算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来说都是难得一见的,而这种难得一见可不一定是好事。

  他四下观望了一会儿,附近的高楼大厦很多,但实际防护能力有多高还不能保证,最好当然还是掩藏在地下的地窖最安全。

  然而还不等他发现目标,突然从黑洞中出现的大量黑点就由远及近,分布均匀的降落在地面上,它们比之前的不明飞行物体积要来的小,仅能容纳成人大小的容量,还不到一秒钟,里面就冲出一个个成人男子身高的人形物种。

  他们看起来可不像是血肉之躯,反而是一个个不会思考的机器人。

  汤姆突然觉得也许自己也不算异类了,这些不知道是不是人类的东西,长得比他还要奇怪!

 

  第2章 太倒霉了

 

  明明长着人类的基本结构,但身体构造中却似乎包含这金属,该是脸的位置也被一团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粉红色物体充斥。

  “外星人!”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场面瞬间开始乱起来,恐慌的尖叫夹杂着什么东西被撞倒的声音,几分钟前还透着悠然闲适的街道现在只剩下阴影,汤姆也终于知道这个物种的名字原来叫做外星人。

  然而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的逃亡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那些被称作外星人的物种手上掌握着明显武力值超标的武器,虽然汤姆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很明白自己要是被扫到了,基本上没有活命的机会。

  刚才还天真问话的小孩害怕的大声哭泣,他的母亲就在一瞬间就被削去了半只胳膊,凄厉的喊声极其刺激人的耳膜,刚才还整洁的衣服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马上就比他身上这件好不了多少了。

  不过他根本没有时间同情别人,因为已经有一个外星人冲着他跑过来了!

  当距离近到能清晰感受到武器散发出来的热度,看到与人类不同的丑陋脉络,汤姆才终于拔起因为僵硬而差点和土地融为一体的腿,险险的避开了攻击。

  心脏跳动的速度简直不正常,但这种感觉其实并不那么陌生,似乎在某一个时间段,他也经历过某些对抗和战争。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眼前已经被一束蓝光占领,就算他进行了躲避,依旧避头盖脸的砸在没完全离开的右手上,满满的炙烧感让他以为自己的手甚至已经被砍下来了。

  死亡的危机感让汤姆在瞬间爆发了最后一丝力量,才能再次躲过从后面打过来的光剑,这些暂且可以称之为生命体的物种看样子完全不知道疲惫,一次次的攻击间隔很短,解决一个之后又马上去屠杀视野中的另一个非同类,称得上是杀戮机器。

  他根本不知道这种突发情况是不是这个世界的特色,隐约听到远处似乎有人欢呼的声音,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有什么值得欢呼的?

  当漂亮的武器光剑再次接近,如此致命的位置,如果被击中的话怕是必死无疑了。

  就在这个时候,汤姆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些他感觉无比熟悉的力量仿佛瞬间回到他的掌握。

  “统统石化!”

  等看到面前的外星人呈现一个拿起武器要砍的姿势僵直在那里,汤姆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的话语产生了什么样的作用。

  刚才他与其说是主动出击,倒不如说是身体的一种记忆,下意识的念出来最适合的方案,尽管他在一分钟前还不知道这句话的真正用途。

  对于自己的身世汤姆的好奇更加多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他不知道这场大战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而他手上的伤必须尽快处理。

  借着那位已经僵硬的像块石头一样的外星人的身形掩护,他成功发现一个附近的咖啡厅似乎有一个地下仓库,下去通道的门已经打开了,一个估计是店员的人倒在那附近,看来那里已经被清扫过了,短时间内那些外星人应该不会再过来。

  为了跨过这不短的路程,汤姆不得不做出一副和面前已经僵硬的和石头一样的身体搏斗的样子,然后搬起那具身体,慢慢的挪到了通道口附近,废了一只手之后这个动作格外难以承受。

  这时候旁边的外星人已经很少了,估计扫荡别的区域去了,看起来他们还很有组织纪律,也就是这样他的异常举动才没有被发现,汤姆自己对自己的状况有一定的判断,那些他不知道是什么的神奇力量他还用不出来太多。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咖啡店的仓库里虽然只有咖啡原料,但以他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建设如此完善的城市,像这样恐/怖袭击似的战争应该不是经常能见到的,否则建的速度还赶不上破坏的呢,那么他就算被困在这里,也应该很快就可以得救才对。

  然而一切的时机都是这么巧合,汤姆那时候脚都已经踏上往下的梯子了,突然之间心里就感觉到有什么他一直在找的东西就在附近!

  这种感觉来的突然,就像那挽留了他生命的神奇力量一样莫名其妙的出现,但汤姆直觉这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是值得他暂时忽略现在的危险也要拿回来的。

  仅仅用了两秒钟他就做出了决定,把双脚重新放回地面,迅速判断方向之后,也不拿那个笨重的“掩护”,拔腿就朝感应的方向疾走,反正现在附近也没有外星人,大概是不会受伤的。

  这种侥幸心理让他稍微有些适应不能,但脚步还是一刻没停。

  目的地是一片开阔的地方,那里的场景要比咖啡店附近更加惨烈,融合在血液的颜色中的目标在汤姆看来还是很显眼。

  那是个全身被金属包裹的人形物体,汤姆说不好这东西和外星人有没有关系,不过至少看着没那群外星人丑,眼睛是眼睛,嘴巴是嘴巴,鼻子……

  等一下,这个人好像也没有鼻子,啧,看来他也不是特例嘛。

  不过看样子这个铁罐情况不太好的样子,浑身伤痕的躺在那里不说,眼睛好像也没有光彩,一动不动的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他当然不是好心的来给这人治疗的,先是眼睛把大铁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确定自己的目标真的是他,而且那东西估计就在其腰间。

  但是新的困难马上又出现了,汤姆用手敲了敲其腰腹的位置,坚硬的触感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下手,脑海里来回浮现好几个攻击系的咒语,但他说不准那些咒语会不会让这个不知道有没有死的人直接爆炸。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