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

 

======================================================================

“天呐,哪有这样的人啊,自己饥渴、难耐也就算了,还对自己的驸马下药!!!!!这下药也就算了,第一次就让给你好了,可是,以后能不能让我攻一次,就一次!”

“好啊,等我不再攻的时候。”

“公主~~~~”可怜巴巴地看着。

“嗯~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想推倒你了。”

“……”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公主攻,驸马受的故事!

 

 

======================================================================

第1章 初见

 大原三九年,当朝皇帝荒淫无度,贪官腐败,民不聊生。因此,昔业与其胞弟昔烨起兵,攻打大原,大原败,昔业建立起了太昔,并立其胞弟为烨王,立其子昔哲秦为太子,立其女昔云镜为云镜公主,此后世间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但在此之前一年,

 “哲秦,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要当起保护弟弟妹妹的责任,你能做到吗?”一个中年男子对着一个青年男子严肃说道。“当然,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们,不让他们受一点伤害!”

 “那我就放心了,我会派一队人马保护你们尽快去华山避难,别被大原兵抓到了。你听着,在此期间我会书信给你,告诉你我们的状况,若我们通信中断,你们就呆在山上永远别下来,知道吗?”

昔哲秦红着眼眶,眼看就要掉眼泪,“不许哭!我昔业的儿子不许这么没出息,若我成功,你以后便是太子,皇帝,怎么可以哭!”

昔哲秦擦干眼泪,用坚定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快走吧!”

 “是!”说完,便带着两个昏睡的小孩和一队人马走了。等他们走远了,昔业才转过头来,对所有人大声说“不成功,便成仁!冲啊!”说完就带着大部队往反方向冲去……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马车上,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少女对着昔哲秦说,“还有爹爹呢,他在哪里?”昔哲秦不好告诉她自己的爹其实是造反去了,只能跟她说:“云镜乖,爹爹去公干了,我们现在要去华山的小屋子玩啊,等爹回来了就跟爹一起回家。”对另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纸说:“还有叔叔也一样。”

说着,车外便响起了争吵声,三人便一起下车去,“怎么回事?”昔哲秦用着威严满满的语气对一个小兵说,“回少爷,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一直跟着我们。”

 “两个小孩!??言梓这下子有人跟我们玩了!一人一个啊!”昔云镜机智的对昔言梓说。“走,我们去看看!”说完就拖着言梓跑向队伍后,“唉,等等!”哲秦说完两人就跑到队伍后面了。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昔云镜学着哥哥的威严满满,看着差不多年龄的少年。

 “谁跟着你们了,只是你们刚好走在我们前面而已!而且,问别人名字前不是应该说出自己的名字吗!?”肖东卓也不是好打发的。

 “大胆!小姐的芳名也是你能知道的吗!?”

 “别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们啊!”肖东卓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双腿却一直在抖,一旁的小女孩也一直害怕默默的躲在肖东卓的身后。

昔言梓一眼就看到这个小姑娘,趁着云镜和肖东卓吵架的时候,跑到小姑娘身边,一把抓过小姑娘就跑,把人带到了自家人的阵营,抓住她小手不放她走。一直没出声的女孩挣扎着,终于说出了一句话“表哥!”

 “清婉~”肖东卓伸出右手想过去,可惜两个阵营之间夹杂着对方的兵,过不去,在上演着一对兄妹情深。

言梓很机智的说:“说实话,否则我可不保证这小姑娘怎么样!”

 “哼,卑鄙!”

云镜也懂得了自家人的想法,这样就是一人一个了吧!

 

 

哲秦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轻声叫过一个兵,让他把两小孩打晕带走。必须尽快到华山,越晚越危险,但也不能放着两个小孩不管,就一起打包带走算了,一路上也清静。 一行人就这样到了华山。

 

 

肖东卓醒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小房间里被绑在了椅子上,看到对面的昔云镜,便大叫“你们这是绑架你们知道吗!!我可以去告你们的!还有我表妹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我才不怕你去告呢,反正这里是深山,把你们丢掉你们就出不去了,看你去告。你表妹很好,有吃有住还有睡。”双手插双手直直坐在肖东卓面前。“倒是你,还记得刚刚我问你什么吗?”

 “你都没说你叫什么,为什么要我先说啊?”肖东卓还是不怕死。

 “说的也是,你听着,我叫昔云镜。往昔的昔,天上的云,镜子的镜。现在该你了。”

 “那我说出来你不准笑啊!”

 “为什么不许笑?你的名字很好笑吗?”昔云镜不明所以。

 “不管,反正你不许笑,不然我不说!”肖东卓快恼羞成怒了

 “好,我保证一定不笑!”昔云镜举起一只手,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姓肖,叫东卓……”

沉默……

 “哈哈哈……小动作,你爹娘怎么给你起这么个名字啊……哈哈哈!”

 “说好的不许笑呢!!你不守信用!!”肖东卓整个小脸都气得鼓起来,也气红了,想站起来反抗,却因为被绑着,一个重心不稳,连人带椅子一起倒在地上

某大小姐笑得更开心了,刚刚装的很辛苦的“威严满满”一下子就没了。但很快昔云镜就没有再笑了,因为她看到了肖东卓的眼睛,充满着不屈和水光。

 “我不笑了,”说着就把肖东卓扶起来,并把绑在他身上的绳子解开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是谁,对了,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肖东卓脸还是红红的,但这个不是恼羞成怒了,是不好意思的红,“我们。。肚子饿了。。。又没钱。。就跟着你们。。。看看能不能。。。。。可是你们欺人太甚了,竟然拿表妹威胁我!”

 “额。。。你等等”说完就走出房间,片刻之后,就进了房间,还拿了一盘肉包子,“现在还饿不饿,这有几个肉包子,吃吧。”还很温柔的倒了一杯水给他。

肖东卓在犹豫,因为昔云镜不守信用,不是好人,所以……好想吃,手比心里还快,拿了一个就塞在嘴巴里,左手再拿一个,右手再拿一个,那动作。。。。狼吞虎咽这个形容得太恰当了!

一旁的昔云镜看到这样却很开心的笑起来,昔云镜本是大家闺秀,也没有机会到外面,从没看过这样的吃法,她觉得这样吃的人,挺可爱的。 (←_←你确定是可爱!??)

等肖东卓吃完,才发觉有视线在盯着他,“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好可怕啊)然后我表妹呢!??”

某大小姐很不开心,自己对他这么好,还亲自拿东西给他吃,他却一直想着他表妹,这样,真的很不开心!“你表妹在我表弟那,估计被玩坏了。”

 (昔云镜和昔言梓都姓昔,父们是兄弟,本来应该是堂姐弟来的,却叫表姐弟。其实她们的母是姐妹,她们也觉得堂姐堂弟这样叫听别扭的,就叫表姐表弟了。这绝壁不是我弄错了!!至于为什么看不到母们,)

肖东卓0.0“玩坏是什么意思啊!!我要去见我表妹!表妹你在哪!?”说着就出房间了打算找表妹去了,昔云镜就在他背后默默(很不开心)的看着。

 

 

另一边的昔苏……

 “呜呜呜……表哥你在哪啊,别丢下清婉啊……呜呜呜……”苏清婉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把头埋在里面,一旁的昔言梓蹲在她身旁,轻拍她肩膀,很温柔。。嗯。。应该是温柔地说:“别哭了,我带你去找你表哥啊,你别哭啊!”昔言梓很无奈,明明是把两人掳来玩的,为什么变成照顾了他们了?

 “真的?”苏清婉抬起头,双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小心的问着。

昔言梓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在窜动,与此同时,昔言梓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开关被打开了,“那当然,走,我这就带你去找他!”小手拉着小手,本来多么和谐的画面啊,被一个肚子叫的声音破坏了。

 “那个……我……肚子……饿了……”苏清婉食指戳食指地说完又害羞的转过头去了。

昔言梓带着苏清婉吃完东西,就一起去了表姐的房间。

 

在肖东卓打开门的瞬间,就看到昔言梓和苏清婉,肖东卓安心了,他表妹还没坏掉真好。

在肖东卓身后的昔云镜也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小脸都崩坏了。肖东卓看到表妹没事,上去又亲又抱,这下脸崩坏的有两个人了。可是又不能上去分开他们,两小孩就这么忍了。他们同一时间觉得,为什么带的是两个而不是一个。

 

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月,这个月里,昔云镜逮到机会就欺负肖东卓,昔言梓逮到机会就拉苏清婉去玩,这期间他们也知道了为什么肖东卓和苏清婉要讨饭??肖母和苏父是姐弟,东卓死了爹,清婉死了娘,肖东卓母一个女人家,又不能外出工作,清婉父又怕清婉缺少母爱,所以这2家就这么住在一起了。正巧他们要搬家了,姐弟一马车,表兄妹一马车,前面姐弟的马车估计跑太快了,后面的跟丢了,车夫看都跟丢了,就把2小孩丢了,把马车开走了。这真是一个悲哀的故事。。。。。

 

话说一个月后,肖东卓的母和清婉的父来接他们了,然后肖东卓和苏清婉很开心的回去了,剩下昔云镜和昔言梓两个小孩在小眼瞪小眼。

 

之后昔业成功了,就来到华山接走他们。

大原39年,当朝皇帝荒淫无度,贪官腐败,民不聊生。因此,昔业与其胞弟昔烨起兵,攻打大原,大原败,昔业建立起了太昔,并立其胞弟为烨王,立其子昔哲秦为太子,立其女昔云镜为云镜公主,此后世间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写得不好请原谅并提出来,让我改进改进,希望有人看。

这一章写的一笔带过,后文会慢慢加进一些他们孩童的事迹,如果加不上就到番外写,望亲们会喜欢。

 

 

 

 

 

第2章 ⑨年后

 昔家一家都很专一,昔业和昔烨自妻子死后便没有再娶,所以他们昔家就只有这3个孩子。昔哲秦当着太子,一直很忙,没什么时间陪昔云镜,而昔言梓却三天两头来看望昔云镜。哲秦很开心,这样就不会让自己妹妹感到无聊了。其实他们只是看不到心理想看的人,拿对方开玩笑取乐子而已。因此他们知道了互相想念的人。

 

 ⑨年后太昔京城皇宫内

言梓推开宫里某座屋子的门。看着坐在窗户边一直叹气的昔云镜,“表姐,你这日日思春,思的是谁啊!?该不是⑨年前那被你欺负的小动作!?”昔言梓带着看笑话的心态说。

昔云镜一看到昔言梓就从窗户边走过去,“就你贫嘴,”招呼他坐下,“查到了人没有,他在哪里?”

 “看你急的,”昔言梓自顾自的倒起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你说气不气人啊,我派人到华山那一带查了几年了,都没结果,就让他们回来了。有一个人回到京城,看到自己的新邻居打算去做客拜访一下,刚走到他家门口,就听见屋子里有人在叫‘肖东卓’,他就去打听了一下,没想到就是那个小动作,”昔言梓又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你说气不气人,查了那么多年,没想到就住在咱区里,害我白白浪费了那么多银子去找他们!”然后又喝了一口茶。茶见底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