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穿越之只因曾爱你+番外

 

备注:

     一句话文案:

 

黑暗女坠落异世界,最终各种狂拽酷炫吊炸天

 

文案跟内容严重不符,请直接忽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子木,墨念兰 ┃ 配角:微尘兰沁,墨秋,羽舒 ┃ 其它:百合,GL

==================

 

  ☆、第一章 梦起【修】

 

  李子木坐在地铁上,百无聊赖之下打开微信,检查了一下今天关注的那几个公众账号和微信群都有什么动静,发现几乎没什么重要的消息之后。随手向左滑动,进入了朋友圈,闯进眼睛里的是去大山深处支教的几个大学同学出发前的合照。

  李子木似乎显得有些嗤之以鼻,却不经意地看着照片走了神。

  回过神来,落寞得有些狼狈。

  听着报站,收拾了一下就往门口走去,等待下车。

  出了地铁站,直走,过了十字路,左转,再次直走,再次左转,最终停在一个路边摊旁边,用几乎完全没有波动的声音说道:一份炸鸡。

  摊主是个中年大叔,显得很熟络:还是一份炸鸡,马上就好啊。

  拿到炸鸡付了钱,这中间未曾说过一句话。

  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每隔三天就要在回住处的路上顺道来这家买一份炸鸡,整整三年,连一份炸鸡的价格都已经快要翻了三番。可是除了被摊主主动告知炸鸡涨价后回答了“哦”以外,似乎每次都只有一句“一份炸鸡”。反正价钱也知道,跟这里的人虽然相熟却还谈不上认识。何况自己也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摊主的热情,只好安安静静的在一边等。

  走在路上,一身黑色休闲装显得跟周围保持着莫名的距离。踏着漫不经心的步子,然而一声喇叭打破了松鼠球内的平和,扭头看去一辆车似乎失控了,歪歪扭扭的,这时才发现不宽的路上人还挺多。而汽车正冲着自己过来。还未等李子木有所反应,就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从侧面倒去,堪堪避过汽车,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才回过神来,也顾不上要先爬起来,只是赶紧转过身子去查看把自己撞开的那个人情况如何。却发现地上蔓延着红色,似乎有些晃眼。

  李子木还没缓过神来就被警察带走对这次事故做了记录。木然地说着自己被人撞开的经历,似乎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既没有显得受到惊吓,也没有表现出劫后重生的喜悦,对于舍生救命的人似乎也没有怎么关注,只问了一句抢救得怎么样,在得到抢救无效的答案后就再没表现出关心过。等到做完笔录出来,天已经黑了,犹豫着要不要看下时间,可是似乎没什么意义,况且刚才做笔录时已将手机关闭,自己有没有戴手表的习惯,想着还要拿出手机来开机,一阵疲惫涌上心头,微叹一口气,看好方向就往住处走去。

  然而经过卖炸鸡的摊位时嗅到炸鸡诱人的香味,肚子发出咕唧的嚎叫,李子木这才记起还未曾吃过晚饭,幸好因着是夏天,炸鸡摊会经营到很晚,于是走过去依旧是毫无波动的语调:“一份炸鸡”。炸鸡摊的老板看到是她,显出意思好奇来:“今天一份不够吃了?”,但却并未深究,只是一如往常的说道:“一份炸鸡,马上就好啊。”

  看到马路对面便利店竟然也还开着,心下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买些啤酒呢。李子木素来是讨厌用油炸食品和啤酒一起吃的,主要是因为是担心喝完啤酒会上嗝,若是上来一股浓浓的显得油腻腻的油炸食品的味道只怕自己会忍不住吐出来。

  只是,反正今天便利店也是开着,明天又是周末,担心什么。如此想着,举步就要到便利店去,然而又想了想,回身对炸鸡摊摊主说道::“我去对面便利店买点东西,炸好了麻烦帮我装起来,谢谢。”摊主抬起头显得惊诧无比,三年来自己也不是没有跟这个女孩子搭过讪,尤其是人少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也闲得慌,有人来买东西自然想多说两句,可是这个女孩子每次都冷冷的,跟她说话能得到的回答也只有“嗯”和“哦”这样的单字。以往这女孩从不在等炸鸡的间隙去干什么,甚至是要买旁边摊位的烤肉,也每次都是等着炸鸡炸好包起来,然后才拎着炸鸡慢悠悠的走过去要一份烤肉。

  李子木却根本没注意到摊主的表情,只是径直走进便利店,把便利店冰箱内的啤酒统统扫荡出来,然后拎着一大袋子的罐装啤酒慢悠悠的走回了炸鸡摊前。炸鸡已经包好,就等着她带着钱来认领。于是掏出钱包付过钱后,如白天那样拎起炸鸡再次漫不经心的往住处走去。然而走了不到十步,又想起转角就有家卖辣鸭脖的,只是不知这么晚了是否还开着门。犹豫几番,终究还是一边安慰自己反正也不远,一边如此想着一边向街角走去。过去之后发现竟然也还开着,于是紧步走进去,买了十份辣鸭脖和一些素菜打包带走。

  拎着三大包东西慢悠悠的走回了住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想着赶紧先去洗个澡。可是洗澡的时候一闭上眼睛就是那滩晃眼的红色,索性只冲了冲,洗了头发就出来。一次性打开十罐啤酒,一字排开,然后咬一口辣鸭脖,喝一口啤酒,感觉坐着似乎不甚舒服,于是又将啤酒等等挪到茶几上,然后自己半躺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灌着啤酒。半醉半醒之间,想起了警察的话:“救你的那个人叫王靳,抢救无效,已经被宣布死亡了。酒精的作用下大脑的反应开始迟钝,眼前的那滩红色开始到处飘荡,于是不由自主地开始了自言自语:“王靳,你是不是有病啊,为了救人居然把自己弄挂了,被你救的那个人还是我,可我特么的压根不认识你啊,为了救人把自己也搭进去干什么,以为自己是Superman吗!想让我谢谢你吗?神经病啊!”。一边如此嚷着,一边却又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哭到一半又笑了起来,边笑边骂“神经病啊神经病”

  迷迷糊糊的,竟然还想着大夏天的要把剩下的炸鸡鸭脖都放进冰箱,免得坏掉。然而却连抬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也就认命的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感觉头疼欲裂。正想爬起来找点水喝,却感到一丝异样,自己明显不是躺在沙发上,身下的东西异常柔软温暖,毛茸茸的,没有枕头躺着却仍然十分舒服。心下一惊,连滚带爬的起来,结果一不小心居然从“床”上滚落下来,然而很快就被什么东西接住,趴在了上面,定睛一看,接住自己的这个东西也是毛茸茸的。脑袋还因为昨夜的宿醉而昏昏沉沉,竟也未曾反应过来,只是这一惊吓一个滚动体力又流失不少,头疼的更厉害了,恍惚间感觉自己连思考都显得异常费力。于是干脆地翻过身,不想再想,本着死就死了,反正光棍一条,打算继续安眠。然而翻过身后正要入睡,却在朦胧睡眼中发现一颗巨大无比的白色狐狸头正看向自己,而那眼神里竟然是满满的“关心”?!嗯??!!怎么回事,李子木赶忙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原来现在自己正躺在一条巨大的白色尾巴上,仔细看去,这尾巴粗的简直不像话,看起来自己在上面打三五个滚都不会掉下去,沿着尾巴往前看去,发现这尾巴长在一个硕大无比的身躯上,而这身躯则由着脖子连到了那个巨大狐狸头上。

  李子木有些走神,想起了一部日本动漫里的一个被称作妖怪的大狐狸,或者大狼?不过平时是只十分可爱的猫呢。

  “想这些干什么,现在要紧的是逃命”李子木略显麻木的想着。“嗯?逃命,?逃什么命”又一抬头,看到了那个白色大狐狸关切的把鼻子探了过来,在她身上小心地嗅了嗅。李子木感到自己的身子突然僵了,几乎连呼吸都要忘记了。“不过那大鼻子的触感倒是湿湿凉凉的,感觉真不错。瞎想什么的,赶紧逃命啊!不然岂不是要变成早午晚餐中的一个,不过看看比例也许只是一根零食?”李子木不由得感概自己的脑洞之大,都这种地步了还能想到这些。可是感概归感概,还是要赶紧起来逃命的。于是李子木站起来试着从尾巴上下去然后找个什么犄角旮旯藏起来。这狐狸这么大。要找她简直跟找根针一样,只要自己藏的好点,应该就没事了吧。

  李子木这样想着,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可是这一看,才发现周围似乎不像是能有狐狸出没的地方,尤其是看着金碧辉煌的装饰,好像电影里那些败家导演弄出来的皇宫,不过要大得多的多。一只如此巨大的狐狸待在这里仍然显得十分空旷。低头看去,一阵晕眩,一下子就找回了当初闲时在游泳池挑战80米跳台的刺激感。

  跳下去是没可能了,回头看看狐狸,发现这狐狸仍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李子木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突然这狐狸开口说话了:“少主,别乱动,当心加重伤势,你现在身体虚弱,要注意一些。主上很快就会过来替你疗伤的”。竟然是个女子的声音,而且还十分温柔。

  嗯?少主?主上?嘿嘿,我居然是个少主,这个梦做的不错!梦?!对啊,我只是喝多了所以在做梦啊,不过这梦可是够真实的。想通这一点,略微安心了些。于是很干脆的躺下来,头还是很疼,所以打算继续睡觉。可是狐狸却再次开口说话:“少主如果要休息的话请回到我的背上来吧”。说着就将尾巴缓缓移到了贴近背部的地方,让李子木能爬上它的背部。这可把李子木下的不轻,赶忙的趴了下来紧紧地抓着尾巴上的毛,可是很快又醒悟过来,反正是梦啊,又不会怎么样。于是又大胆的站了起来,不过这狐狸移动尾巴居然异常平稳,一丝波动都没感觉到就已经靠近到了背部。于是李子木手脚并用地爬到了狐狸的背部,这时才发现异常,自己的身材跟这狐狸比起来就跟个虱子似的,可是自己站在狐狸的身上居然不会陷进毛里。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是个梦,这狐狸看起来也不会在梦里吃了我,头疼的要死,不如先睡觉吧,这样想着,竟又躺下沉沉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坑。

  修错字。

 

  ☆、第二章 魂归(上)

 

  一阵震动带起的嗡嗡声让李子木忍不住在睡梦中皱紧了眉头,但终究还是抗不过那阵烦人的声音,睁开了眼,伸手拿过手机,发现居然刚到晚上十一点半,这个闹钟当初还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太晚睡设定的。

  李子木有点纠结,捉摸不清到底是自己喝得太大了所以直接死猪一样睡了一天一夜还是今天其实喝的不算多所以很快就醒了。纠结了半天,终于迷迷糊糊的想起手机上有日期可以查看,于是点亮手机屏幕,查看了日期发现原来不是喝大了睡太久。

  感觉有些渴,所以起身去找水喝,这时才回忆起那个“梦”来,那只白色的大狐狸,还被叫做叫少主。端着水不禁露出苦笑,都多大了竟然还能做这种幼稚的梦。看来最近动漫看的有点多了。

  不过梦里自己居然还想着躲起来狐狸就找不到自己了,忘了狐狸的鼻子不比狗要差。果然做梦的时候脑子都有洞啊。

  喝了口水,凉凉的,总算是感觉有些清醒了,于是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好。然后又冲了个澡就去睡了,一夜无梦直到天亮。

  这天是周末,本该是以游戏作为开头再以游戏作为结尾的日子。可是,今天总是心里烦闷,眼前不断闪过昨天的车祸。终于叹了口气,关了电脑,梳洗之后来到自己的衣柜前,自己的衣服不算少,不过比起那些“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的女生来说,这些衣服不是少,而是完全没法穿,打开衣柜,里面全部衣服都是黑色或者白色的休闲装。李子木不是色盲,但是却异常喜欢黑色和白色,其实真要说的话,李子木对深蓝色和深绿色也并不排斥,不过如果买了其他颜色衣服的话每天要穿哪一件就会变得比现在麻烦的多。李子木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是断然不会打破现在这种简单轻松地选择方式:心情好就穿白色,心情不好就穿黑色,心情不好不坏就闭着眼睛随便取一套衣服出来。

  想起昨天的车祸,不由又叹了口气,取出一身黑色的衣服换上。

  出了门,站在街口不由得又开始犹豫,反复思量后终于下定决心往昨天做笔录的警局走去。走到警局门口,竟然又有些动摇,在门口反反复复的转了不知道多少个身,终于感觉畏缩的情绪占了上风,转身往回走。

  走在路上竟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闺蜜赵子琴打来的,突然发现自己与她似乎很久没有联系了。因着自己喜欢独处的性子,周围就算是要好朋友也不是常常联络;况且大家都已结婚整天忙着小家里的事务,只剩自己一个还乐呵呵的单着,与她们更是少了联系。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