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跟踪狂的专属美学

 

文案

我是艺术系的大一新生,跟踪了店里的咖啡师半年,一直以为没人发现,

后来那个咖啡店里的店员突然出现在眼前,跟我说一堆我无法相信的事情,

她说她就是曾经的艺术系传说中的天才温依安,

她说突然消失的理由是因为右手无法握住笔,

她说她知道我是跟踪狂,

她说她也是,

她还拿出跟踪的照片,请(威)求(胁)我帮帮她找回灵感,

之后我当起了这家咖啡店实习生,

然后跟着艺术系传说中的天才学姐温依安(其实是个资深跟踪狂)寻找专属美学,

随便这个危险学姐怎么闹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看着那个温柔的咖啡师,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依安,杨一帆 ┃ 配角:雅琴,夏天,秦诗文,陈若云 ┃ 其它:GL,跟踪狂

==================

 

  ☆、序章

 

  温依安把咖啡端给邻桌的时候看了眼坐在后面看书的女生心里想着“那个人又来了啊,”,

  从她来到这家咖啡屋三个月了,那个短发女生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看着书,坐一会,然后离开,一开始以为是这家店以前的老顾客,只是习惯来这坐坐,

  但是在温依安发现短发女生总会在翻书和离开的时候偷偷看着咖啡厅前台,才知道目的为了那个人,店里唯一一个咖啡师,雅琴,

  温依安看了眼正在看书的这个女生,黑色的短发,下垂的眼睫毛,因为黑色短袖而显得更加白皙的肤色,没有化妆或者喷香水的痕迹,没见她跟人聊天过,但是每次跟她说话都很有礼貌,“你好,谢谢,好的,拜托了,再见,”

  注意到她不止是因为总是偷偷注意着前台,还有看书的习惯,

  别人看书都是立着或者随意的平放在桌面上,而她却轻轻地把双手都放在两旁的书角上,腰杆笔直的坐着,每一页都要看很久,每次看完书都会小心翼翼的合上,然后放进黑色的斜挎包里,

  温依安活了26年,上了16年的学从没见过这么对待书的人,

  今天又是一如既往,小心翼翼的把书放进包里,然后站起身,斜挎着包,拿着账单向着这里走过来,

  “一共27元,”三个月,每天只点一杯摩卡咖啡,是偏执狂吗,温依安一边心里想着一边递给她收据和零钱,

  短发女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挎着黑色的斜挎包要转身,

  “那个,请等一下,”温依安叫住了短发女生,然后递给她一个简章,

  “是我们咖啡屋要招聘咖啡学徒的简章,要是感兴趣,随时都可以来面试,”

  “我会考虑的,”短发女生看着面前这个棕色长头发的女孩,小声的说着,

  “随时欢迎您下次再来,”温依安笑着对短发女生说,

  短发女生看了眼前台,正在低头在咖啡上描画花纹的女生转过头看见了短发女生然后温柔的笑了笑,短发女生立刻慌张了起来,结巴的说着,“我我我我告辞了,”就跑到外面,

  “那孩子是不是讨厌我啊,”做咖啡的女生不解的问着,

  “我想应该不是,”温依安说着话去端做好的咖啡,

  把咖啡送到相应的位置之后,温依安看了眼前台,第一次见到这个咖啡师,她就想着女孩子就应该这样子,留着长长的黑发,前面偏分的刘海,像人偶一样精致的脸庞,还有在做咖啡时把头发扎起来后脖子后面那颗痣,永远温柔的语调,女人味十足,每次靠近都会有让人有种暖心的感觉,

  温依安心想着要是有她那个样子我也不会连续过了27年的光棍节吧,

  今天的营业结束后,去了二楼的住处,是个三室一厅的房子,雅琴在厨房做菜,温依安安静的看着电视,伸手去拿茶几上的苹果的时候习惯性的伸出了右手,然后停在了半空,看了眼手掌心,试着用力握拳却发现做不到,拿不了任何东西,已经三个月了,手臂可以支撑东西,所以能把托盘放在手臂上,可是手却无法握紧,

  笔箱里的画笔,被白布遮盖住放在房间角落里的画架,已经三个月了啊,明明是自己唯一一个拥有的天赋却就这么被废弃了,老天爷还真是残忍,

  三个月前当右手握不住笔医生看着片子说无能为力的时候温依安生平第一次喝了酒,一杯清酒下肚,嗓子火辣辣的疼起来,疼的哭了出来,喝醉后摇摇晃晃的出了酒店门口,倒在了咖啡店旁边的巷子里,天空也真是应了景,下起了雨,雨打在垃圾桶上的声音,雨打在废弃家具上的声音,温依安伸出无力的右手,透过指缝看着灰色的墙,还有阴森森的天空,

  雨下的越来越大,连睁开眼睛都变得困难,快看不清眼前的世界了,突然眼前出现了藏蓝色的风衣,高高的个子撑着一把纯蓝的伞,用着低沉的语调,慢慢的开口,

  “要不要进来喝杯咖啡,”

  温依安平生第一次喝醉也是平生第一次喝到那么好喝的咖啡,喉咙里的疼痛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眼前这个把她带进来的这个人抽了口烟然后对她说,“你是没地可去吗”

  “我不知道该去哪了,”

  “成年了吧,”

  “我都大学毕业了,”

  “有工作吗”

  “已经没法去继续那份工作了,”

  “那来这吧,”语调平静的一点都没有起伏,淡淡的说着,

  明明第一次见面,可是这个人没有问她更多的话,就这么把她带进了咖啡屋,然后给她了住处,你从哪来,为什么要哭,一句都没有问,

  温依安不知道为什么毫无理由的相信着这个人,或许只是因为这个人在自己快被大雨淋得看不清眼前世界的时候出现在了眼前,

  之后一呆呆了三个月,也没有再抱怨老天爷你好残忍,开始接受平静的日常生活,顺其自然成了现在的心声,

  “明天是周五,得去采购了,”吃饭的时候坐在对面的雅琴说着,

  “用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东西又不多,还得早点出门,你好好休息,”

  总是那么温柔呢,温依安看了眼雅琴,雅琴也看着温依安,“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明天还是六点出门吗?”

  “只有那个点出去才能买到最好的原料,”雅琴指的是得坐车一个小时才能到的码头,每个星期周五都会有新鲜的咖啡豆送来,运咖啡豆的人只接受当天本人亲自到场后的订单,然后才送到店面里,而且过了十点就不会再接受订单,虽然是个怪人老板,但是只有那家咖啡豆才能泡出最正宗的咖啡,

  “你要小心啊,要不我还是陪你去吧,最近小巷子里不是总有醉汉吗,特别是那个时间点,”

  “不用了,再说了,醉倒在巷子里的醉汉在我眼前就有一个啊,也没多危险,”

  “我说你啊……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好吗,有酒品好的也有酒品不好的,”

  “没事的,早上会有巡逻的警察,”

  “那也是,明天小心点,”

  “嗯好,”雅琴给温依安盛着汤说着,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听见了有人在客厅走动的声响,温依安起了床,看了眼时间,五点五十,雅琴要出门了吧,

  等到有了关门的声音,温依安出了房门,然后去洗漱,每个周五早上她都会这么做,只是雅琴不知道,

  换了鞋下了楼,然后去取自行车,之后就赶上了正在慢慢向车站走着的雅琴,雅琴背着单肩包,穿着白色的宽领七分袖,下身穿着休闲牛仔裤,戴着耳机,站在公交站前,

  温依安不放心雅琴不止是因为会出现在这个时间点的醉汉,还因为那个人,

  那个正站在离雅琴五米开外的转角后面偷偷看着雅琴的短发女生,

  是有多喜欢雅琴啊,温依安心想着,

  27路公车准时到来,等雅琴从前面上车后短发女生迅速从后门上车,温依安骑上了自行车,

  就这么过了三站地到了要倒车的站台,雅琴下了车,短发女生也下了车,温依安停住了自行车,

  雅琴向着一个小巷走去,

  奇怪怎么不在原地等3路,去那个小巷子干吗,

  向着小巷子望去,在电线杆下有个纸箱子,里面有只小猫,因为一只猫被吸引过去这家伙是小孩吗,温依安一边想着一边往小巷子移过去,因为还推着自行车所以也不能靠的太近,只是远远的在马路边注视着,

  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抓住了雅琴的手腕,把领带绑在头上的醉汉,红着脸说着些什么,

  温依安想着糟了,然后甩开自行车跑了过去,可是有个比自己更快的身影在自己前面闪过,然后撞开了那个醉汉,大声呵斥着,“她是我的人,你不要拿你的脏手碰她啊,”

  这个高个子短发女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把比自己矮一点的雅琴护在后面然后怒视着醉汉,

  醉汉被吓跑了,温依安也靠近了雅琴,短发女生还在怒视着醉汉的背影,而雅琴被吓到了,然后一副不明白的样子对短发女生说,“谢谢,可是,什么叫做我是你的?”

  “我我我不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啊啊啊啊,”短发女生慌张的结巴着然后跑开,雅琴在原地不知所措,温依安追了上去,

  短发女生靠着墙蹲了下来抱着头,一遍一遍的说,我在干嘛啊

  温依安站在短发女生面前,问她,“你是不是跟踪狂啊,”

  简单直接的就问了出来,让短发女生吓得忘了说话,

  “别害怕,”温依安蹲了下去看着短发女生,“我不太清楚什么是跟踪狂,只是你跟以前的我一模一样,我们老板说那就是跟踪狂,”温依安笑了笑,

  短发女生没有了刚才的恐慌,慢慢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对自己笑着的女人,愣了一会才开口,“你要帮我?”

  “恩,”

  “为什么?”

  “为了要找灵感?”

  “啊?”

  “以前当跟踪狂的时候我总是有不断地灵感出来,然后靠着这些新鲜的灵感上了最好的艺术大学,也拿到了连续四年的奖学金,我是以第一名毕业的,可是我没有当跟踪狂然后就没有灵感了,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没有灵感所以右手才握不住笔,”她伸出右手做了个握拳的样子,然后靠近短发女生说着,“看见你就好像看见以前的我,所以我想,说不定靠近你重新感受跟踪狂那种氛围就能让我找回灵感,重新拿起画笔,”

  短发女生还在消化这些话,从跟踪狂那句开始,满满的疑问浮现出来,太多想问的,不知道从哪问起,

  “让我帮帮你,”温依安用手轻轻弹了一下短发女生的额头,“也请你帮帮我,”然后拿出了一张正在角落跟踪雅琴的短发女生的照片,“好不好啊,G大艺术系大一新生杨一帆同学,”                        

作者有话要说:  头一回在晋江发东西,多多见谅,慢慢更吧,猫醒了,去喂猫了,

 

  ☆、前辈教我的第一个咖啡

 

  如果有人跟你问你是跟踪狂吗,你会怎么回答,就算真的是也会使劲否认的吧,

  如果这个人继续跟你说我知道你是跟踪狂,因为你跟我一样,而我就是跟踪狂,你又会说些什么,我是心想着这家伙肯定是在套我话静观其变才是正确的抉择,

  而最后这个人拿出你跟踪狂的证据然后用着似乎能将你看透的眼神对你说,我会帮你的,请你也帮帮我,你又会怎么做,

  一般人都会理智下来然后谈谈条件,或者直接逃跑的吧,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