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最美的遇见晨曦

 

备注:

     有人说,爱情就是一场漫长而激烈的对峙

 

我和安惜颜对峙了五年,结果她告诉我她要结婚了

 

我知道搞砸一个女人的婚礼是很不道德的事情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她不爱我,究竟可以恨我到什么样的地步

 

可是我想象不到,生命中会出现那么多特别的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晨曦 ┃ 配角:安惜颜,温尔雅,苏倾澜 ┃ 其它:


 

 

  ☆、第一章

 

  当你不能控制别人,就要控制你自己,赛车和做人一样,有时候要停,有时候要冲。

  ——【情人】

  我想,除了安惜颜以外,不会再有人带着对我的满满的恨意还能气定神闲的坐在我对面喝咖啡。

  小小的钢匙搅拌着冒热气的咖啡,与雪白的瓷杯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我的思绪被这细碎的声音拽的越来越紧,如果她再不开口,我一定会崩溃的。

  依旧是漫长的等待时间,好像我的一生都过去了。

  “季晨曦,你真够让我恶心的。”

  我被她不留余地的恶毒语气打击的彻底泄了气,像是一个气球漏了小洞,然后那个洞越来越大,气球瞬间就成了摊平的橡胶。

  她飞快的扬手,那只喝了一口的曼特宁一滴也没有浪费,完完全全泼到了我的脸上。

  还好那咖啡不烫,不然我真得去趟韩国了。

  安惜颜盯着我,我宁愿她是发怒瞪着我,也好过这样冷冰冰的看着我,她离我只有一张桌子的距离,但是我看到的,是她眼底深深的疏离。

  “你以为破坏了我的婚礼我就能和你在一起?你让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丑,你以为你真的爱我?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所做的一切却都是在毁我。”

  我看着她精致的一塌糊涂的面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是真得爱她,可是她的理由让我无法反驳。

  我从小到大参加辩论赛每次都是惨淡收场。

  我的脸上还有咖啡滑落下来,我们是在最里面的桌子,所以并没有人看见我窘迫的样子。

  安惜颜一副可怜的神情看着我,像是看着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

  “季晨曦,你以后给我滚远点,我看见你都要吐了。”

  这个我爱了五年的女人,告诉我,我很恶心。

  她拎起提包就要走,我赶紧上去拉住她,我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她躲藏的本事一流,她要是开始躲我了我就真的找不到她了。

  “你别走,你别走,我求求你别走。”我不断的哀求她,我做了这么多,不是希望她离我越来越远,我只是想和她在一起。

  一个耳光清脆的响起,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推开门消失不见,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一刻,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正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拼命的呼喊我,我的脑子开始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服务生给我递来纸巾的那几秒钟里,我那转速不够快的大脑,却瞬间超常发挥,把这几年的交集都过了一遍。

  我开始怀念那个会用加热棒偷偷帮我烧热水洗头发的安惜颜。

  我始终忘不了那一天,我见到安惜颜的第一天。

  我的脑海,自动帮我整理出了一个阴霾的天气。

  那一天从早上就开始稀稀拉拉下着小雨,天气阴沉的让人快要喘不过气,我第三次从床上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寝室里的人依然只有我和对床的那个姑娘,她横抱着被子睡的正香。

  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其余的室友,因为我想提前有个准备,好让我知道我接下来的大学生活将在怎样一种氛围下度过。

  我摸来摸去找不到眼镜,想必是落在下面桌子上了吧。我的视力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近视,我但凡视线模糊的时候,总是特别的没有安全感。

  外面的天气还是阴沉沉的,在这个不太温暖空间里面,我提不起一丁点精神。

  楼梯口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我抬起头往门口看去,楼梯上慢慢浮现出一个身影,然后后面还跟了一个。

  那个身影气喘吁吁的迈步走进宿舍,大大的箱子重重的放在地上。

  “谢谢你啊!”那女生对后面的女生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后面的女生回了一句不客气,抬起头,视线与我的相对。

  “我就是隔壁寝室的,有空过来玩。”

  那一天阴雨连绵,我模糊冰冷的世界,因她一个明媚温婉的笑容,瞬间清晰无比。

  她的音容笑貌,在我高达五百度的近视眼和疲惫不堪大脑里,深深的定格。

  直到这一刻,我坐在咖啡厅了,带着满身的污垢,思路依然通顺。

  我忘不了那一天,忘不了那种感觉,不管现在我们之前有多么大的仇恨,那种美好也不会被曲解,不会被否定。

  咖啡厅里响起了天空之城的音乐,又让我无法遏制的想起安惜颜,她拉小提琴最喜欢的曲子。

  她那个恍惚闪烁的笑容,成了我心底最浓烈的痛,多少个日日夜夜,我在阳台抽烟看着琳琅满目的夜空,心底的某一块就开始酸涩肿胀,那些过往历历在目,她的笑,她的哭,她蜻蜓点水的吻,让我漫无目的的游走在回忆的最底端,深陷无法自拔。

  安惜颜还是不明白,我如果真的能放手,怎么会愚蠢的去选择一种最偏激,一种她一定会恨我的方式?

  她说我那不是爱,我也在反思。我是真的真的很爱她,可是我那么爱她,又为什么可以去伤害她?

  回家以后,我就像一个抑郁症的病人一样在家昏天黑地的睡了三天,梦里都是一些心神疲惫的狂奔与呼喊,反反复复萦绕的只有一个人的名字,安惜颜,我醒了吃,吃了睡,奇怪的是我一点没胖反而更瘦了,我在镜子里看见惨绝人寰的自己,脸上已经快要露出骨头了。

  我发觉,最小号的衬衫穿在身上,还是撑不起来。我卑微的幻想着,如果安惜颜看见我现在这幅惨样子,会不会心疼?

  我想了五分钟,得到一个灰暗的答案。

  她不会。

  她现在恨不得我出门就撞上酒驾司机的保险杠。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又悲哀的不想出门了,我想滚回那个温暖的被子里面,掩盖住我需要安慰的那颗心。

  那么,某天早晨的报纸上,会不会报道某某路某某号有一个人睡觉睡死了。而当安惜颜端着咖啡看着报纸的时候,会不会不屑一顾的笑出来?

  我宁可她会笑出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给她当个笑话都不配。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来花来花,爱你们

  失踪了这么久,我又杀回来了

 

  ☆、第二章

 

  爱情这东西,时间很关键,认识得太早或太晚,都不行。

  ——【2046】

  还是那家咖啡厅,杜伊凡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身上咖啡色的针织衫和白色的衬衫把她衬的很美好。

  桌子上小碟子里面的芝士蛋糕被切割的有些凌乱,她抬起头看我的目光里水波荡漾。

  “现在爽了?”

  我颓废的靠在椅背上,“你都知道了?”

  “在你搞砸人家婚礼之后我三分钟我就知道了,然后你竟然还能若无其事的等了三天才来找我?!我真是奇怪你怎么从婚礼现场安然无事的跑出来的?宋诚竟然没抽把菜刀让你去投胎?”

  “不是你让我把她抢回来么?”

  “我让你把她抢回来结果你去闹人家婚礼?”杜伊凡激动的握紧了叉子,我真害怕她一个不冷静把叉子塞进我心脏里去。

  “她是公司经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她笑话呢你知不知道?结果你就真的成全了那些看笑话的人,你知不知道她的婚礼她老板也会参加的。”

  我真的被恐惧冲昏头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没想到,还气势汹汹的给准新郎看那张我和安惜颜接吻的照片。

  那她拿咖啡泼我是轻的了,她应该拿硫酸。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请求她原谅我了,那么温柔的都能掐出一汪水的安惜颜,泼了我一身的咖啡,我真的是触及她的底线了。

  “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我扶着桌子看着她,尽量让自己的样子再惨一些,“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她来来回回扫视我好几遍,轻轻抿了一口咖啡,嘴唇轻轻张合,“那就去死吧。”

  她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声音也不带一丝的高低起伏,我实在想象不出这是一句玩笑话。

  她喝咖啡的样子太过优雅,我一度羡慕嫉妒恨到丧心病狂,那时候我安慰自己的理由就是,杜伊凡那么卓然超群,安惜颜也没有和她在一起不是么?

  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杜伊凡到底是不是喜欢安惜颜。

  她的话总是让我分辨不清真假。

  我问过她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知道她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断过,可我也知道那里面没有她真正喜欢的。

  当时杜伊凡的表情就像现在这样,没有表情。她说,我喜欢你家那个。

  当时我记得我不轻不重的打了她一拳,她就嘻嘻哈哈的笑了出来。

  如果安惜颜真是我的就好了。

  她表面上一副斯文优雅的范,骨子里绝对是个败类。

  上到三十,下到十五,她统统不会放过,她滚床单的功夫可能比我吃面条的动作还顺溜。

  “还有别的选择么?”

  “有。”杜伊凡又点了一杯咖啡,“苟且偷生。”

  “喝那么多不怕晚上睡不着?”

  “我是不想睡,你才是睡不着吧!”

  我不想再和她说话了。

  这家咖啡厅好像依然残留着安惜颜悲愤的恨意,要不然我怎么会精神如此紧绷。

  其实她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释那张照片,因为那张照片,本身就是一个幌子。

  好朋友之间拍照片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我仍记得那天我举着相机,然后突然把她的脑袋扳过来,在她的嘴唇上用力吻下去以后,迅速的按下了按钮。

  短暂的一秒钟,她的唇瓣柔软的不可思议,她的目光里也全都是不可思议。

  “我没别的意思,你不会生气吧?”

  当时如果下雨的,老天一定会让我五雷轰顶,因为那个吻,我就是蓄谋已久的。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般的反应应该是抬手给我一个耳光骂我是流氓。

  可是安惜颜在唇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然后告诉我,那是她的初吻。

  现在我还能记住那种感觉,心脏狂乱的快要跳出来一样。

  那不是她心甘情愿的,但是却成了我最后拿来要挟她的武器。

  也许是她根本就想不到我会用这种方式来逼她和我在一起,她连解释的话,都一句也没有说。

  “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杜伊凡有点不忍心的看着我,“我还真是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你。”

  “温尔雅要回来了。”

  还真的是让我雪上加霜的一个消息。

  如果不是安惜颜的出现,可能我和温尔雅还平淡的生活在一起。

  她是长相极其妖孽的美女,可是那性子就真的像是她的名字一样,温文尔雅。

  我记得她在机场拥抱我的时候对我说,如果五年以后,你能和安惜颜在一起,我就不再打扰你,如果你没有,那我们还在一起。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