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被读者掰弯后

 

第68章 

  徐串串这声吼直接把出来上厕所的小嫣吸引了过来, 她在外面哐哐砸门:“串串串串, 发生什么事了?”

  徐串串头脑一热, 把门打开, 说:“小嫣,你表姐她好变态啊快来看!”

  “啊?这也让我看吗?不太合适吧?!”小嫣表情惊恐, 眼睛里却透着一股看好戏的兴奋。她冲了进来,眼睛往床上一瞟, “切”了一声, “这有什么好变态的?”

  徐串串倏地看过去。只见慕容诗悠闲自在地靠在床头玩手机, 刚才还被她蹂.躏的鲸鱼此时被她打横压在身后当靠枕。她懒洋洋看过来,对着小嫣, 假装不悦:“以后晚上不要进我们房间。”

  徐串串:“……”这人变脸也太快了吧?

  “谁要进你们房间啊, 我只是路过。”小嫣略显失望地说,“还以为可以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没意思, 睡觉睡觉。”

  等小嫣走出去,徐串串锁了门, 瞪了一眼床上装模作样的某人, 说:“你好无耻。”

  慕容诗摊摊手:“我都没碰你怎么就无耻了?”

  徐串串把地上的鲸鱼“衣服”捡起来, 往她脸上甩去:“连个抱枕都不放过,禽兽啊。”

  真后悔没有拿手机把刚才那一幕拍下来。

  慕容诗伸手一捞接住她扔过来的东西,眼尾上挑,眼睛微眯,视线往下移:“你屁股痒痒了吧?”

  徐串串立即把椅子拖过来, 重重坐下去,说:“今晚我要去跟小嫣睡。”

  正在帮鲸鱼穿衣服的慕容诗动作一顿:“又怎么了?”

  徐串串扁了扁嘴,眼神幽幽,说:“你突然变得好变态,我好害怕。”

  慕容诗把鲸鱼放在一边,走过来想要碰她的脸:“胡说什么。”

  “不要碰我!”徐串串隔开她的手,紧紧抱住自己。

  慕容诗拧了拧眉:“什么意思?”

  徐串串瑟瑟发抖地说:“怕你撕我衣服打我屁屁。”

  慕容诗表情一滞,看着她拖着椅子频频往后退,禁不住笑出声来,说:“看你码字辛苦,逗你玩的。好玩吗?”

  “不好玩。”徐串串瞥了一眼床上衣服只穿一半露出白肚皮的鲸鱼,“鲸鱼好可怜。”

  “……”

  徐串串这人很容易心软,那天目睹了慕容诗欺负小鲸鱼之后,她同情心泛滥,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礼物。

  其实这么大一个抱枕用处还是挺妙的,横着放跟床差不多宽,有时候码完字时间还早,徐串串就和慕容诗靠在床上追剧。

  鲸鱼当靠枕,趟得那叫一个舒服,徐串串把头放在慕容诗肩膀上,说:“这个抱枕挺实用的,你在哪买的?”

  “商场。”

  “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你陪我去看看?”

  “你想干嘛?”

  “我想给安祭也买一个。之前生日那个鳄鱼抱枕就是她送给我的,我还从来没给她送过东西,老觉得不好意思。”

  徐串串自顾自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慕容诗脸色已经变了,直到脸颊被啃了一口。

  “啊——”徐串串捂着脸,表情无辜地看着她,“干嘛咬我?”

  慕容诗警告姓地捏捏她下巴,语气不善:“你送什么都可以,跟鲸鱼有关的都不行,鲸鱼是属于我的。”

  徐串串拍掉她的手,哼道:“鲸鱼是你的,那我呢?”

  “你也是我的。”

  女人果然是听觉动物,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徐串串心里美得冒泡了。

  平板电脑支在俩人大腿中间,屏幕上播放着时下正火的韩剧,慕容诗看得昏昏欲睡,碰了碰她耳朵,说:“这种傻瓜一样的剧情有什么好看的?”

  徐串串眼睛眨也不眨:“好看啊,你不觉得男女互动很甜吗?”

  慕容诗想了想,说:“没有你写的小说甜。”

  徐串串眼睛亮了起来,偏头去看她:“以前你都很少夸我,最近发现你嘴巴越来越甜了。”

  慕容诗轻轻一笑,大拇指有意无意滑过她嘴唇:“有什么奖励吗?”

  这么明显的暗示徐串串怎么可能不懂?搂住她脖子,在她唇上重重亲了一口。

  “吧唧”一声脆响,徐串串笑盈盈地说:“奖励你一个吻。”

  慕容诗眼眸一沉,双手固定住她的头不让她动:“吻哪里是这样,教过你几次都不会。”

  徐串串微赧,来不及退缩,嘴巴就被封住了。

  平板电脑滚落到一边也没人管,徐串串被吻得窒息,晕乎乎时,感觉慕容诗的手在她身上各个地方游走。

  在那个混乱的夜晚之后,慕容诗好像摸清了徐串串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她一向冰凉的手现在变得非常滚烫,所经之处,徐串串感觉自己皮肤都要烧起来了。

  两个人气息越来越不稳,徐串串更甚,慕容诗担心她憋气晕过去,稍稍放开她的唇。

  “不行……”徐串串粗喘着按住她的手。

  慕容诗轻松将她的手摆脱,舔了舔她最为敏感的耳朵,哑声:“都湿了,我帮你脱掉?”

  询问的语气,却根本不等对方回应,慕容诗就迫不及待地动手了。

  徐串串感觉此刻自己变得好奇怪,有过经验,她知道身体里那股酥麻的感觉是因为什么……

  欲.望是个可怕的东西,徐串串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暧昧的声音,她拼着最后一丝理智,死死按住慕容诗的手:“我怕疼。”

  “不疼,我会很轻。”

  “上次……上次你也是这么说。”徐串串断断续续地说着,稍一用力就把慕容诗的手给掰开了,她两条腿蜷缩起来,肩膀微微抖动。

  看到她如此羸弱,慕容诗舍不得下手了,长出了一口气,将她拉进怀里轻吻,说:“串串,我们这样不行。”

  徐串串也知道这样不行,可她就是发自内心的害怕。

  慕容诗深呼吸,问她:“你不想吗?”

  想不想的……这种话徐串串说不出口,但是她清楚自己身体的反应。

  身体是骗不了人的,她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徐串串低着头不敢看她,轻声说:“对不起。”

  “没关系。”慕容诗摸摸她的头。

  尽管慕容诗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徐串串却感到不安,她开始怀疑自己这种情况是不是病态。

  在那之后,这样尴尬的事情经常发生。

  同床共枕,又是情侣,不可能一直保持纯情。有一次,徐串串甚至连底裤都被扒掉了,千钧一发之际,心底的恐惧再一次占据了理智,她双腿合拢紧紧夹住大腿喊停。

  慕容诗的表情都快把她给吃了,却还是隐忍着反过来哄她。

  每当这个时候,慕容诗对徐串串总是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和温柔,就像她们第一次之后那样,慕容诗事事迁就她,简直可以说是百依百顺。

  然而她越是这样,徐串串心里越是愧疚。

  苦闷无处发泄,纠结了很久,徐串串最终还是找到了安祭。

  徐串串:“问你个问题。”

  安祭:“???”

  徐串串:“你怕痛吗?”

  安祭:“那要看是哪种痛了,生孩子的话是个女人都怕吧。”

  徐串串:“我说的是另外一种,跟生孩子差不多。”

  安祭:“痔疮?我去,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长痔疮了吧?!”

  徐串串一口口水喷在屏幕上,她定了定神:“你这想象能力我是服的,但你非要这么恶心吗???”

  安祭:“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么私密的事要对第三个人说还真是很挑战心理,可徐串串实在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她小心翼翼地说:“你跟香橙有做过吗?”

  安祭:“没有。你不是知道吗还问。”

  安祭在这方面没经验啊,跟她说有用吗?

  只一愣神,安祭又发了条消息:“吞吞吐吐的,你该不会是想说你跟慕容已经做过了吧?”

  徐串串:………………………………

  为什么安祭每次一猜就中?搞得自己好没面子!

  徐串串懊恼完毕,慢吞吞打出一个字:“嗯。”

  安祭:“卧槽!!!你们两个居然做了???!!!”

  徐串串:“[害羞]”

  安祭:“所以你是来跟我炫耀的???”

  徐串串:“这种事有什么好炫耀啊!我现在烦死了。”

  安祭:“烦什么?做得不爽?慕容技术不行?”

  太直白了,直白得徐串串都没脸看了……

  徐串串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怕痛,怕得要死的那种,所以现在连她碰我一下我都害怕。可是这样我又觉得很对不起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不像安祭那么放得开,所以尽量说得很含蓄。

  安祭显然看懂了,良久,回复她:“她姓.欲很强吗?”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徐串串:“也……还好……”

  突然有点后悔跟安祭说这些了,真的太羞耻。

  安祭:“没有实战经验你问我也是白问,要不我给你传点视频你自己研究研究?”

  安祭无数次跟她提到那方面资源的事,徐串串每次想很果断地拒绝了,但这一次,她说:“好啊,给我一个就行了不用太多[害羞]”

  紧接着,安祭嗖嗖嗖给她发了一个压缩包,说:“什么类型的都有,自己慢慢挑吧。”

  徐串串:“……”

  虽然公司网络很给力,但那个压缩包实在太大了,下载速度慢到不行,徐串串直勾勾盯着那个蓝色的进度条,心里竟有些期待。

  “又卡文了?”

  慕容诗突然推门进来,吓得徐串串差点心脏病突发,她手忙脚乱地切换到文档,面不改色地说:“嗯,有点卡。”

  慕容诗不疑有他:“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徐串串担心片子没下完,支支吾吾:“现在不卡了,等下再去吧。”

  慕容诗也没有勉强,自觉地退后不妨碍她。

  徐串串装模作样地开始码字。

  结果三个小时后片子还没下完,徐串串彻底没了耐姓,心也冷了下去了,关掉电脑洗澡去了。

  之后的日子慕容诗变得规规矩矩,徐串串渐渐忘了这事。

  ……

  “小徐,有你的快递。”

  徐串串接到前台许小美打来的电话时,微微一愣:“我最近没有买东西啊,你确定是我的?”

  许小美:“就是你的啊,名字和手机都对得上。”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帮我签收吧,下班我再去拿。”

  “你最好自己出来签吧,这东西看着好像很贵重。”

  贵重?难道是有人送她礼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