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郡主要宠妻+番外

 

第57章 人选

  听了顾茵的话, 顾萱脸上一红。“大姐, 我……我还不想嫁呢。”

  “傻妹妹, 你还看不出来咱家现在的样子吗?你年纪不小了, 听姐姐一句话,赶紧嫁了吧。”顾茵顾萱两姐妹从小就感情深厚, 她即将出嫁,反倒越来越担心起妹妹来。

  “那……那也得有合适的呀。”姐妹间没什么话不能说的。她不想顾茵心有所属。她的心里没人, 只是一心想嫁个门第高的。

  “我会拜托二婶帮你留意一下。等我出嫁后, 也可以帮你看看。萱儿, 以后你在家里,千万要自己留着心眼。父亲一心朝局, 是指望不上的。母亲病成这样, 也不用指望了。你要自己顾着自己,知道吗?”顾茵有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顾家要出事。

  “大姐, 我知道。你放心吧。”顾萱红了眼眶。姊妹俩多年在一起生活,无论对外人如何, 至少她们俩是亲密无间的。

  武思然的房间门上着锁。她如今疯得厉害, 顾浩之不敢放她出来丢人现眼。平日里只有丫鬟负责按时来送饭, 送水。武思然始终混混沌沌的,仿佛在做一个永远都不会醒的梦。她眼前总是出现一些不喜欢的人。他们有的死了,有的活着。比如现在,她的眼前就看到了顾离。

  “你又出来了,可是能怎么样呢?我知道你是我的幻觉, 我才不怕你!哈哈哈,我才不怕你!”她笑着伸手去抓,只要抓到了,顾离就会像轻烟一般消散了。

  她抓到了。然而,顾离没有消散,反而笑盈盈地看着她。

  “你怎么回事?”武思然慌了,她后退几步,跌坐在椅子上。

  “这下明白了吗?我并不是你的幻觉。”顾离走到她对面坐下,“我是特意来看你的。”

  “你来干什么?来看我这个狼狈的样子?”武思然警惕地看着她。

  顾离摇头,“我是来帮你的。”见武思然不信,她问道:“难得你没觉得这会儿你的脑子清醒了很多?”

  武思然愣住,细细感觉了一下,确实没有了混沌之感。“是你做的?”

  “是我。”顾离笑道:“给你下毒的人是我,帮你解毒的人也是我。”

  “你……你想怎么样?”武思然可以理解顾离下毒害她,却不明白为什么要帮她解毒。难道是良心发现?怎么可能?

  “顾茵要成亲了,你这个亲娘不在场她会伤心的。我虽然恨你,却不恨顾茵。”顾离站起身,“给你半个月的清醒。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她也不等武思然说话,推开窗子飞身上房离去。

  武思然愣愣地看着窗子,良久才反应过来。不管顾离说的是不是真话,她都要为自己的女儿CAO办婚事。

  武思然突然清醒过来让顾家上上下下惊奇不已。这里面每个人心情就各不相同了。顾茵顾萱两姐妹喜极而泣。顾家二夫人的心情就不那么好了。武思然疯了之后,顾家掌家的大权就落到了她手里。这让一直默默不敢展示什么的她有了用武之地。如今武思然突然清醒,她不得不还了掌家之权,重新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去,继续默默无闻。

  最意外的还是顾浩之。他曾经请过太医来看武思然的疯症,太医都说没有法子治疗了,如今武思然奇迹般地清醒了。他前几天刚刚收了一房小妾,每晚红袖添香,正是情浓之际。武思然听说后也没大吵大闹,只是几天后,小妾的尸体就被人发现在后院枯井里。

  顾浩之心疼不已,和武思然大吵了一架。武思然却冷笑道:“当初你去我家求亲时说过什么你可还记得?”

  顾浩之当然记得。当初武宁侯府家的长女武悠然已经入宫为妃。他为了求娶武家次女武思然承诺今生绝不纳妾。为了这一句话,他不能收了姚初雪。为了这一句话,这么多年,他的房里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男人都是贪新鲜的,他也有过心猿意马的时候,奈何心动之后也只能一声长叹。所以在确定武思然无法清醒后,他迅速将自己早就看中的丫头收了房。却没想到武思然清醒了,而且一清醒就对他的人下手了。

  顾浩之心中恼恨,却不敢和武思然继续吵下去。家宅之事一旦传扬出去,于他的官声不好。

  朝堂之上,凌国使团提出凌国以武立国,想求娶一名会武功的女子和亲。这要求从未见过,正允帝颇为感兴趣。

  安国公府,左相秦文渊和秦文博一同猜测凌国此举的意图。

  “会武功的女子就算加上全京城的官家小姐,又能有几个?”秦文博问。

  秦文渊手中已经拿了一份手下官员统计上来的名单。“加上你家那个,也就七个人。”

  秦文博接过名单看着,“连玉倩公主都算进去了。”

  “只是算进去而已,听皇上的意思,并不会选玉倩公主作为和亲的人选。你家那个也不能。”秦文渊道。

  “那当然,离儿可是栖栖的。”秦文博骄傲的样子和秦栖一模一样。这样算下来只有五个。这五个姑娘大都出身武将之家,父兄教导下才会些武功。

  “我觉得凌国人应该有了人选,只是不好明说而已。”秦文博合上名单道。

  “你猜是谁?”秦文渊也想到了这一层。

  秦文博用手指敲着桌子,“我猜是卫家。”卫国公府可是武将世家,这名单上卫家小姐就有三个。

  “卫家哪位小姐呢?”秦文渊继续问。

  “这个要怎么猜?”秦文博也被难住了。

  秦文渊没说话,提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字,举起来给弟弟看。

  “琦?”秦文博双眉舒展,“卫家大小姐?”

  “回去问问你家那个吧?她知道很多事。”秦文渊神秘地说。

  顾离离开顾家后去了醉仙楼。二楼雅间中,秦栖正和卫晗琦闲聊。看到顾离回来,秦栖叫了声“离姐姐”就坐到顾离身边去了。

  卫晗琦看着面前这两人毫无避讳地秀恩爱,摇头道:“两位郡主,我还在这坐着呢。”

  秦栖点头。“琦姐姐,这下可以说你的事了吧。”

  今天三人约在这里,就是来听卫晗琦的解释的。

  卫晗琦武家世家出身,并没有京城小姐的扭捏作态。她喝了口茶,缓缓讲出了她和凌国三皇子江越轩的事。

  两年前,卫晗琦刚刚及笄。她的父亲兑现了对她的承诺,带她前往边关。对于自幼就向往边关的卫晗琦来说,这就是她最好的及笄礼。在边关,她每天都过得很快乐。边关不比京城,条件艰苦许多,她却完全不介意。每日混迹军营之中,玩得不亦乐乎。甚至有一次城外开战时,她也穿了军兵的衣服混在军兵中出城厮杀。那是她第一次亲身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血腥。回来后她被父亲惩罚,要去城外山上采一种叫做“望火”的草药。是要救治伤员用的。她带好东西就出城上山了。在山上她救了一个人,就是凌国三皇子江越轩。

  江越轩也是出来玩的。凌国虽然不与明汐接壤,出凌国边境到达明汐边关却并不远。江越轩出来打猎,却赶上边关交战。他被卷进战团,被两边的军兵杀,拼了命才逃进了山里。

  卫晗琦当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将他藏进一个山洞。此后每天借着采草药的名义带着吃食和药材来看他。直到有一天,她再来的时候,江越轩已经离开。

  一年后,卫晗琦回师门时路过凌国,却被人包围生擒,被带到了一处庄园里。见了人才发现是自己一年前救的那个人。江越轩表明了身份,要她留下来嫁给他。想也知道卫晗琦不可能答应。江越轩也没说什么,只是困了她五天后,见她丝毫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便放她离开。

  三个月前,江越轩偷偷潜入京城来找卫晗琦。开口依然是要卫晗琦嫁给她。卫晗琦依旧拒绝了。但是卫晗琦也清楚,自己的心其实已经有了这个霸道无理的男人。那次江越轩遭遇追杀,卫晗琦拼死相助才帮他远离京城。为此卫晗琦在家里足足养了一个月的伤。

  故事说来简单,顾离却知道卫晗琦必然略过了很多细节。这两人能够生死相许,必然也有很多的经历。

  “你如今打算怎么做?”顾离问。

  “我……”卫晗琦方才说起这些事都极为坦荡,倒是问起打算时,颇为踌躇。“我也不知道。”

  “琦姐姐,你为什么不嫁给他呢?”秦栖不懂。她听得出来这两人是两心相悦的。那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卫晗琦叹了口气,“郡主,我卫国公府世代为明汐镇守边关。卫家有个不成文的家规,卫家女儿不得嫁入他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明汐与他国开战,卫家不会为难。我是卫家长女,理应遵守家规。”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秦栖道。“琦姐姐,这件事如果皇帝舅舅下旨,你家里还会反对吗?”

  “这……”卫晗琦知道有了圣旨家里必然遵旨行事。“卫家人依皇命行事,自然不会反对。”

  “那就好啦!这件事我去和皇帝舅舅说。”秦栖开心道。

  “可是……”卫晗琦也说不上自己要不要阻止,只是觉得不该这样做。

  顾离终于开口了。“卫大小姐,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否愿意嫁给江越轩?”

  卫晗琦脸红了。“我当然愿意嫁给他。可是我不想嫁给他的身份。”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犹豫了。她不想卷进凌国的宫廷争斗中去。

  “所以你放心让他一个人面对那些明刀暗箭?”顾离问。

  卫晗琦抬头看着顾离,从对方平淡无波的眸子里她看到了自己担心的脸。是啊,难道自己就放心他一个人面对那些危险吗?

  “我明白了。”卫晗琦终于下定了决心。她对秦栖道:“郡主,有劳您向皇上禀明情况,我愿意和亲凌国。”

  “好呀。”秦栖看到卫晗琦脸上出现神采,明白卫晗琦这是想通了。她当然乐得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

  五天之后,正允帝下旨,封卫家长女卫晗琦为嘉宁郡主,远嫁凌国和亲。因卫晗琦和亲有功于社稷,特下旨恩封卫晗琦的父亲为安平侯。

  又过了五天,凌国使团离京。顾离和秦栖都在前一晚去见了卫晗琦。此番能够促成这件婚事,卫晗琦对两人都很感激。

  “遂安郡主,你要小心瑞王。”趁着秦栖出恭之际,卫晗琦轻声道。

  顾离挑眉,“瑞王?”

  卫晗琦点头。“京城之内有传闻,顾家会让你认祖归宗是因为瑞王看中了你,想收你做侧妃。虽然我不清楚为何瑞王迟迟没有行动,但是我可以确定,这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顾离来京城几个月,只在秦栖的及笄礼宴会上遇到瑞王一次,结果还直接将人打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瑞王有什么关系。

  “总之你当心就好。”别的话卫晗琦也不便多说。秦栖已经回来了。

  “多谢。”两个女子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凌国使团离京之后,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京城里有两件大的喜事。一件是瑞王程杰迎娶顾家长女顾茵做侧妃。另一件就是端王程明迎娶凌国希罗公主江念薇做正妃。两件都是皇室婚礼,自然要办得喜庆隆重。

  初二这天下午,顾离和秦栖来到顾家给顾茵添妆。秦栖身上的炎毒上个月没有发作,又是一个月初,顾离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不过看秦栖的样子,半点要发作的迹象都没有。

  两人进了顾家大门,有丫鬟过来引路。作为顾家女儿,顾离倒也没有太过分。给顾茵添妆之前还是先去了华荣斋看看老夫人。

  华荣斋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热闹。老夫人病倒后,开始众人还坚持过来请安,后来慢慢的也就不过来了。

  袁妈妈看到顾离进来,吓得手一哆嗦,手中的药碗差点掉到地上。“离……离小姐……不……遂安郡主……”袁妈妈语无伦次地过来见礼。顾离摆手,“袁妈妈,我有一些话想和祖母讲。”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