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桃花一笑

 

文案

 

文案废的正经文案:

 

假亦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

 

 

废话文案:

 

 

河州沈家的大少爷沈去疾,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一个只敢小心翼翼、遮遮掩掩着的怪物,纵然心尖之上放了一个人,“他”也只是极力地克制着,怕人笑,怕人知,更怕人看清。

 

 

河州沈家大少爷是个生意场上纵横捭阖、翻手云雨的人,也更是不知多少姑娘的春闺梦里人,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能将沈大少爷这个狡兔三窟、有着九曲玲珑心的人牵着鼻子走的,竟然是魏家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看起来有些混不吝的大小姐。

 

 

///

 

更新时间:每晚九点。

一本正经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宅斗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去疾(沈锦年);魏长安(桃花) ┃ 配角:沈练;芙蕖;沈去病;沈介;沈余年 ┃ 其它:

 

 

 

  ☆、成亲

 

  男权当道的大晁国,河州沈家是个特殊的存在。

  家主沈练作为百年来唯一一个受过皇恩的女商人,曾得到先皇帝的御旨嘉奖和其嫡女怀璧公主的亲自召见,更有甚者,还有专门为其纂书立传的,将沈练四十四年的人生入志入记,并称之为一代女戚岳。

  戚岳乃是何人?大晁开国以来最是大忠大孝之人!

  沈练从来都不敢自比女戚岳。

  她那些被纂书夫子和说书先生描绘得可歌可泣的故事,说白了也不过是幼年丧母和青年丧夫之不幸,她和普通的女人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是命运将她推到了那样一个风口浪尖……

  沈家大书房里:

  小仆挥着胳膊跌跌撞撞地直接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家主家主!不,不好啦!老祖宗,老祖宗她……”

  小仆的话尚未说完,正在安排生意的沈练就已扔下一屋子大大小小的掌柜们夺门而去,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直到沈练的身影消失不见,坐在首客位上的老者才捻着胡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屋里的众人听见这声叹气,犹如猴子们得到了猴王召唤一般,一个个都寻着主心骨将目光投了过来。

  “朱掌柜,”离得近的一个大肚子中年男人拱起手来,朝老者探过身来,轻声问到:“东家这是?”

  朱掌柜转着另一只手里的念珠,半垂着的眼皮似乎动了动,声音沧桑而渺远,似乎在宣判着什么。

  他说:“许是到时候了……”

  日子甫跌入六月,大抵是近了小暑之日,沈练一路跑来祖母的屋子里时,南窗外专门用于纳凉隔暑的水车正在吱呀呀地转着,被水车带上去的水从窗眉上特制的雨打顺流而下,哗啦啦啦好不凉快。

  沈练憋着一口气,一一拨开侍候在病床前的下人,缓步来到祖母床前,明明双手在颤抖,她的声音却是依旧的沉着冷静,“祖母,今儿日头忒大,热的人连路都不想走,我不来不知道,还是您这屋子凉快啊。”

  九十八岁高龄的沈家老祖宗已经连续半月不进米面了,此刻瘦的当真是骨头外面包着一层皮。

  老祖宗估计是听见了孙女的话,她微微动了动筷箸般干枯瘦长的手指,僵硬地努力地朝沈练身后指去,同时,她毫无血色的嘴唇,也似有若无地动了动。

  仅仅是这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老祖宗便累的开始大幅喘气,她盖在缎布毯子下的胸膛,更是起伏得犹如灶台下鼓风的风箱。

  沈练顺着祖母指的方向回身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玉珠隔帘后,站着一个分明是浓眉大眼,却偏生带着几分眉清目秀模样的年轻人,沈练收回视线,当下便会意了祖母的意思。

  沈练握起祖母瘦骨嶙峋的手,终于慢慢红了眼眶:“对,对,祖母,去疾还未成家,您怎么也得亲眼看着去疾成家才行……”

  “家主?家主!!”一道浑厚的男人声音火急火燎地从外面传进来,接着,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跑进来,大步流星地来到病榻前,声若洪钟:“我寻到忘辩机那疯和尚了!他说老祖宗该吃的饭还没吃够,只要冲过了这道坎儿,后面还有日子呢!”

  沈练的情绪被极快地收敛起来,她站起身来理理衣裳,目光有意无意地朝沈去疾这里扫了几下,转而沉声对身旁的男人道,“叔胜,你随我出来一下。”

  母亲和继父一前一后离开,站在玉珠隔帘后的沈家大少爷沈去疾,壮着胆子朝病榻上看了过去。

  沈去疾看见,昔日那个总是笑着向自己招手,说着“太奶奶这里有好吃的,快来太奶奶这里”的老人,如今正毫无生气、双目涣散地躺在那里。

  不知怎的,沈去疾想起了春日里自己用宣纸为幼妹锦添糊制的纸鸢。

  沈去疾的对面,沈府二公子沈去病正透过南窗的水帘,目光沉沉地盯着凉亭下沈练和沈叔胜模糊的身影,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翌日一早,东天边的云彩刚被初升的日头染成淡淡的红色,沈家大少爷沈去疾的屋门,就被姨娘张氏一把给推开了。

  原本睡得有些迷糊的沈去疾,在看清楚张姨娘的脸后,吓得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连滚带爬地就从床上跌下来,手忙脚乱地把扔在床边的袍子往身上套。

  沈去疾边穿衣袍,边磕磕巴巴地问到:“张、张姨娘,你你,你怎么来我,不是……”

  “哎呦我的大少爷呦~”张姨娘伸出保养得当的手,亲昵地在沈去疾脑门儿上点了一下,笑的合不拢嘴,尖锐的嗓音刺得人耳朵疼:“家主让我带裁缝来给您量尺寸,大少爷,您要娶媳妇啦!”

  娶媳妇?!

  沈去疾雷劈了一般僵在原地,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张姨娘,似乎是想从张姨娘脸上找到一些玩笑的成分,可惜沈去疾失败了。

  沈去疾似乎想说什么,结果一开口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了,算了,反正和张姨娘说什么都没用,沈去疾干脆提着还没系好的腰带,边咳嗽着,一溜烟儿就冲出了院子。

  见沈去疾跑出了院子,张姨娘冷笑一声,甩着帕子婷婷袅袅地也跟着离开了。

  沈家后院,临水凉亭——

  一路跑来的沈去疾站在凉亭外面大口喘着气儿,还没等呼吸匀下来,人就急不可耐地微微仰起头,一瞬不瞬地看着站在亭下的母亲,一脸的不敢置信:“娘,张姨娘说,说……她说您给孩儿……”

  “沈去疾,你该成家了,”沈练打断沈去疾,她背对着沈去疾,目光清浅地落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声音宁静悠远,“时间虽然仓促,但为娘为你寻的人你也见过,就是盐茶商魏老爷的独女,魏长……”

  “娘!”向来温顺听话的人第一次无礼地打断母亲,自己到底是不敢听全了那人的姓名。

  沈去疾几步来到沈练跟前,微红的眼眸里倒映着被日头光染红的水面,“您明、明知道我不,不能娶亲,您为何……”

  “为了你曾祖母……也为了沈家,”沈练打断沈去疾,语气之风轻云淡,仿若是在交代管家今日记得给花房里的花浇水,她说:“就算你没有男儿身,但那也不影响沈家大少爷成亲为老祖宗冲喜,何况我只是要你用这个身份娶媳妇罢了,又没要你如何。”

  沈去疾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拳头又松开,忽然,她的耳朵里响起了嗡嗡嗡的声音。

  明晃晃的日头光从亭子外照进来,正照在沈去疾的眼睛上,她使劲地眨着眼,直到再也看不清楚母亲脸上的神情……

  不知为何,沈去疾打小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别人家都是父亲或者哥哥说了算,自己家是母亲一人说了算,继父沈叔胜作为倒插门,与其说是沈家的女婿,不如说是一个用来敷衍外人的幌子罢了。

  于是沈去疾从小就懂得对母亲的话唯命是从,母亲让她喝药她就喝药,母亲让她针灸她就针灸,母亲说沈去疾你是我沈练的儿子,那沈去疾便从心底里认定自己是母亲的儿子,是沈家的大少爷。

  长大之后的沈去疾曾想过拒绝,她觉得母亲的做法从开始就是不对的,可到头来却发现都抵不过一句“子不言父过,女不挑母错”。

  沈去疾终究还是接受了母亲的安排,归咎到底,这场亲事,既是她不得不的妥协,又是她心有不甘的试探。

  成亲的六礼在一天半之内全都办妥,张灯结彩的家里到处都是醒目的大红色,沈去疾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放着的八字签,沉默又寂静。

  她不是男人,如今要娶另一个女人,而八字合的竟然却是“儿孙满堂,福寿绵长”八个字。

  笑话,当真该是个天大的笑话!

  天刚擦黑的时候,沈去疾正守在曾祖母的病榻前聆听祖父沈西壬的教诲,下人来报,说锦添小姐回来了。

  “去吧,”沈西壬的目光向某处瞥了一下,朝沈去疾点头道:“去陪着你锦添妹妹去吧,这几日没事就别总跑过来了。”

  “是,孙儿告退了。”

  离开曾祖母这里,去母亲的院子里找妹妹,路过回廊时,沈去疾听见了月亮门后传出来的争吵声,她下意识地脚步一转,闪身靠进了一处阴影里。

  在沈去疾离开的必经路上争吵的,正是沈家二少爷沈去病和他的生母张姨娘,沈去疾有意无意地听了几耳朵,大概还是因为家里的那些破事。

  沈去疾最终选择了绕远路去母亲那里,结果刚走近母亲的院子,就又被不知打哪冒出来的三弟沈介给拦了个正着。

  “你这是打哪儿吃酒回来的?”沈去疾被扑面而来的酒气熏得偏过头去,俄而,才蹙起眉道:“没醉的话就回去收拾一下换身衣服,好歹到老祖宗那里露个面儿去。”

  沈介红着脸,醉醺醺地抱起双手给沈去疾作了个大揖,“介弟提前给,给大哥贺喜了,祝大哥……”

  话没说完,沈介就当着沈去疾的面直挺挺地栽到地上,睡着了。

  ///

  小暑日,河州沈家大少爷沈去疾迎娶魏家独女魏长安。

  沈去疾此人是出了名儿的记性好,虽不至于过目不忘,但只要是她留意过的事情,无论大小她都能给说出个二三四五来,可是现在,她坐在摆满果子的圆桌前,眼睛里满目猩红,脑子里一片空白。

  许是沈去疾在圆桌前呆坐的太久,紧张地反倒平静下来了的新娘子,几番斟酌,终于开了口。

  她问:“不早了,你不睡吗?”

  沈去疾的思绪终于被魏长安的话拉了回来,她眨着一双眸子,不自在地清清嗓子,又端起已经凉透的醒酒茶轻轻抿了一口,“那、那个,长……长安?”

  “嗯?”魏长安端坐在喜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沈去疾,等待着他继续说话。

  沈去疾收回握着茶杯的手,眼神有些闪躲,吞吞吐吐的:“我有、我有事要,要与你说。”

  大概是这个模样的沈去疾太过可爱,魏长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你说吧,我听着呢。”

  “那个,其实,我、我不……”

  “大少爷!大少爷!!”沈盼从外面打断沈去疾的话,他大力拍打着房门,声带哭腔:“大少爷,您快过去吧,老祖宗不行了……”

  还是来晚一步。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