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女神她重生了

    女神她重生了(gl)

    作者:青藤玫瑰

    文案

    母亲改嫁,宋微微跟随母亲一起来到新的家庭,她本打算今后码码文打打游戏,平平淡淡的找个人嫁了,万万没想到,她的新姐姐居然是自己的初恋情人。

    那个对她永远都十分冷漠的女人此刻温柔的不像话,宋薇薇从来没想过,她能用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

    可结束了就是结束了,甩了老子还想让老子当备胎?!顾雯杉,再也不见!

    不过……

    女神为什么变得这么萌,洒家承受不住啊qaq

    内容标签:重生甜文破镜重圆网红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薇薇,顾雯杉┃配角:容曼,二哈┃其它:重生,女神,高冷,逗比

    第1章(再修文)

    s城的十一月份,气温还不算太冷,街上的青年男女们不乏有穿着薄外套露大腿的真英雄。

    宋薇薇坐在自家楼下的小包子铺里抄着筷子左右开弓,热气腾腾的包子皮薄肉厚,闻起来让人食指大动,小醋碟里搁着两头蒜,跟前还摆着杯两块二毛五的珍珠奶茶。

    容曼推着粉红小绵羊摇摇晃晃的从远处过来,笑问:“一大早就吃肉?”

    宋薇薇一口塞掉一个包子,含含糊糊的说:“别提了,在家宅了半个月,顿顿粉丝泡面,吃的我整个人都快跪了,特地下来补补能量。”

    “吃包子充电啊,吃半个月方便面,你是为了防腐吗?埃及长老都比不上你……”容曼锁住小绵羊,大马金刀的往小马扎上一坐,“二哥,来十块钱包子一碗八宝粥。”

    叫二哥的包子铺老板是个身高和宽度十分感人的平头青年,闻言一张娃娃脸上挤满了笑:“好勒,阿曼,送你两个肉的。”

    “十块钱包子怎么不吃死你,替我向你的肥膘问好。”宋薇薇翻了个白眼。

    容曼淡定的无视了来自宋薇薇的语言攻击,啧啧敲着桌子:“不是我说你,你也该好好照顾一下自己,我知道你是厨房杀手,叫外卖总成吧?就算你没钱叫外卖,成,楼下小饭馆,一碗炒饼五块钱管饱,能比方便面贵出哪去?天天吃方便面真能吃死你,可长点心吧。”

    宋薇薇解决掉最后一个包子,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饱嗝:“懒得下楼,下楼还得洗脸梳头换衣服。”

    容曼恨不得一口盐汽水喷死她:“你怎么不懒死呢。”

    容曼的包子端上来了,宋薇薇迷之手速抢了个最大最圆最有肉的塞进嘴里:“懒癌晚期,这病我国目前医疗水平还治不了,我只能继续病着了。”

    容曼叹了口气:“就是病入膏肓也得试着抢救一下啊,说不定能抢救回来呢?你以前可不这样啊,大学那会儿你多勤快啊,简直就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劳动楷模,怎么一毕业就画风突变了呢。”

    宋薇薇懒洋洋的靠在塑料椅背上,蹬直了腿打了个饱嗝:“这不毕业了不用奋斗了么,我还勤快个什么劲?我现在恨不得变成长在拖把上的一颗蘑菇,每天除了发呆什么也不用干。”

    容曼看了看她苍白的脸和眼下的青黑,长长的叹了口气,含着半口包子鼓着腮帮沉默一阵,犹豫半晌咽下去,试探着问:“薇薇,你……是不是还记着那个谁?”

    宋薇薇翘起二郎腿,抖动的十分富有节奏感,一脸不在乎的剔剔牙缝,又吸溜了口奶茶:“哪个谁?目前我放在心里的只有我的亲亲男神和我的真人抱枕。”

    想起宋薇薇那个堪比充/气/娃/娃的真人等高可脱衣的男神抱枕,容曼顿时一脸嫌弃,呸呸了两声,把刚刚涌上来的心灵鸡汤自己咽了回去。

    “我听班长说她们最近要组织同学会,你去不?”

    宋薇薇:“不去,去了干啥?像咱们这种小透明,时隔几年谁还记得我是谁?”

    容曼:“别这样啊,同学会一年两次,你一次都没去过,正好你宅的快长毛了,去晒晒毛。”

    宋薇薇摇头:“不去,我懒。”

    容曼再接再厉:“你放心,那谁她在国外来不了,你们碰不上一块。我跟你说班长现在变化特别大,从书呆子变成精英男了,他看起来好像对你有点意思,每次都追着问你来不来,知道你不来了以后特失望,呆毛都耷拉了。”

    “滚蛋吧你。”

    容曼做西子捧心装:“薇薇,你都二十六了,真准备为了祖国人民计划生育添砖加瓦单一辈子啊!再过一年半载你二十七八了谁还肯找你?班花孩子都有俩了,李二狗离婚复婚三次了都,你妈逼你结婚了吗?每天催着你不烦吗?”

    宋薇薇一拍桌,震得桌上小蒜碟蹦了三蹦:“容曼你丫的变着法骂我呢是吧,当我是撒比吗?”

    容曼嘿嘿一笑:“你去不去,不去的话我把你照片挨个扔到各大相亲网站上去啊,到时候保管你天天被各种帅哥美女夺命连环call。”

    宋薇薇咬牙切齿道:“行行行,服了你,我去还不成吗?我一定盛装打扮变身小仙女,坐着南瓜马车架着白天马,甩个小魔杖就能喊巴拉拉变身。”

    容曼脑补了三秒,发现这样想想还挺带感的,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继续吃起了包子。

    宋薇薇陪她坐了一会儿,想起来自己已经断了两天更,读者张着嘴嗷嗷等着投喂,再不更新刀片就寄到家门口了,于是和容曼告别,踩着毛茸茸的狗仔拖鞋嗒嗒的上了楼。

    她住的这栋楼早些年是某个皮件厂的宿舍楼,没有物业,年久失修,楼里连个灯都没安;楼梯扶手颇有些年代气息,上面落了厚厚的灰,摇摇欲坠,虫子们拖家带口在上面啃出一个个虫洞,空荡荡的能透过洞看到另一头。

    楼梯拐角立着个旧手提箱,年纪估计比她还大,有宋薇薇膝盖高,特别宽。她刚搬来的时候,老是觉得那是弃尸的好地方,把尸体往里一塞谁也不知道,吓得每次上楼都绕着道走,后来还凭借着这个手提箱脑补出三十万字的侦探小说。

    宋薇薇踢了一脚在家门口窝着的,冲她呲牙咧嘴的肥猫——这是隔壁老太太家的,老是顺着阳台来宋薇薇家里捣乱,还追着她家乌龟咬,撵的乌龟满地乱窜。她用钥匙打开防盗门,把肥猫关在屋外。

    家是普通的一室一厅,屋里装修的极其简单,也没几件家具,装饰品更是没有,显得十分冷清,厕所等怀里,地板砖都裂了不少,也就门口那高高一摞泡面桶还能看出这里有人居住。

    自从大学毕业母亲再婚后,她一直住在这里,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年。

    宋薇薇踢了一脚
伦理   h   H小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