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相思欲绝但为君

    《相思欲绝但为君(GL)》亞蘇

    文案:

    想她身为堂堂公主,多半是身不由己的比随心所欲的多

    饶是受宠如她,怕是也逃不过这般注定的命运

    要她乖乖做个平凡的公主,她恕难从命

    要她忍受着相夫教子,或甚至为了国而忍气吞声,她亦做不到

    更别说……她的心底,从来都没有个男人的影儿

    若「公主」这身分是座囚禁她牢笼,她皇甫聿珏,也终将化为翱翔于天际的凤凰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情有独钟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皇甫聿珏、蔺湘君┃配角:皇甫聿琤、谷烨卿、裴少懿、司徒勒┃其它:古装架空、公主女官、GL

    第1章楔子 爱恨牵缠难分明

    杀机当前,她瞪大了眼,默不作声。

    身子遭人挟持住,偎进一方纤细却坚实的怀壑里,她很快便闻到一丝铁锈味儿。

    是……血味儿?“别出声……求妳,莫要声张。”盯着那沾血的箭簇,她重重的呼了一鼻子闷气

    那人丢下箭矢,拖着身子又往角落处缩了缩;厢房外头火光闪动,照得那九曲回廊宛如白昼。

    “跑哪儿去了……那里搜过没?”

    “想来定是往二殿下那里去了,咱们快搜!”宫廷禁军或持□□,或拿刀剑的成群通过,脚步声由近转远,终究是平静下来了。

    挟持着她的臂膀松开,她挣脱怀抱,戒备的回过头来;确定此人不足以构成威胁后,她掏出火折子点亮一根蜡烛,欲把眼前这来路不明的女人给瞧仔细。

    女人半卧在矮几旁,一身墨黑,雪白的指掌血迹斑斑,她往上瞧去,照清女人的脸;此人头发随意盘扎,脸容却是清秀可人,那一双细眸澄澈非常、菱唇鲜红似血。若不是此刻受了伤,因忍痛而扭曲了五官,定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这样的人,怎地会犯傻到要来擅闯皇宫?

    她抿着嘴,娇声喝问:“妳是何人?只身闯入深宫内苑……简直胆大包天!是刺客么?可有同伙?”

    那女人一手紧按住腰侧的箭伤,艰难却笃定地摇摇头。“不是……我是来面见圣上,我要伸冤……替爹爹……”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想来伤得不轻。

    她柳眉倒竖,不着痕迹把方才架在自个儿下颚的箭又踢离几吋。“不是刺客却行踪可疑,还意图谋害我,是何道理?”

    “请原谅我,走投无路……”

    瞥见此人刷白了玉颜,没来由地,方寸竟是抽紧,她拿近烛火,伸手便点了此人穴道。两人对望着,眼底净是讶异神色。她咬唇,这才吞吐着说:“杨师……杨师傅教过这能止血;咱没机会演练,姑且拿妳一试。”她本想狠狠瞪此人一眼,却在接触到那干净澄澈的眼眸后,气势顿时削弱不少。

    “多谢。姑娘……会武?”眼前这小姑娘了不起十二、三岁,竟懂得筋脉穴道之术?

    “学了点皮毛。”她含糊着道,不想就此言明身分。“来伸冤却擅闯皇宫?妳可知此处乃深宫禁苑,纵是有天大的理由亦不能私自闯入。为何不报官?就那啥……击鼓鸣冤呀?”

    那人坚定地摇了摇头。“别无他法,我真有非见圣上一面的理由……”

    她不禁失笑,“只为伸冤?”

    那人艰难的点了点头,末了却是勾唇一笑;她耳力极佳,远处的成串脚步声又回来了,火光再度照亮了幽暗。“想我蔺湘君好容易才闯到这里,却不能面圣,替爹亲洗刷……咳、咳!”

    咳出的血溅湿了她的衣襬,她却是无心理会,伸手扯了扯女人肩膀,“喂!妳、妳撑着点!”话还没问完哪!

    那人虚弱一笑,“咱们素昧平生,妳不差人将我拿下,已是天大的恩德……家父乃谯县县令蔺文钰……日前遭奸人所害,革去官职,不得已只能以死明志……”女子自怀里掏出一只信笺,欲交付与她。“状子在此,哪位贵人若是瞧了……定能明了我蔺家蒙受不白之冤……”

    “妳别说了!性命要紧!”鼻尖闻到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她再也无法冷静,搁下火烛,一手帮忙贴住伤处。“务必撑着!本宫速速差人前来救妳……”话还没说完,她的手立刻给一股黏腻温热抓住,与之同时,门外禁军侍卫已将厢房大门踢开。

    就这一牵,牵出了皇甫聿珏与蔺湘君理不清、道不完的情丝。

    亦是注定了,她们这一世的爱恋牵缠。

    作者有话要说:

    架空古装,综合各朝各代的资料,合用就用,禁不起考究哒^^

    第2章1 话说从头且逍遥

    两道身影,一红一紫,在凰宁宫的院落间快速飞驰着,正忙着洒扫、布置的宫人还来不及瞧清,步伐赶紧煞停,差一些就跟那身绛红人影儿撞在一块儿!

    老宫女吁了一口长气,“殿下小心点啊!万一给老奴撞着了该如何是好?”那娇小人儿置若罔闻,她摇摇头,才迈开一步——

    “让让、让让!”童稚的嗓音忽地又起,前头闪过一个公主,后头却是来了个男儿,身形健朗的他,大步流星的闪过老宫女,老宫女双眼发直,而少年朝她咧嘴一笑,只略稍停又往公主飞奔而去,两人转瞬间入了花园,一下子就给枝叶遮得看不见。

    她气得发抖,“这、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皇甫聿珏又提气疾驰了数丈之遥,初春暖阳,花园里万紫千红,蝶儿成群飞舞着,美不胜收;往西侧遥望,凰宁宫前的大殿筑了高高的戏台子,以待百官祝寿之日,众家成名戏班就要粉墨登场,在众多贵人面前上演着精采的祝寿大戏……

    巍峨的凰宁宫为了一连两日的祝寿节庆已准备多时,无论是宴客名单、节目,乃至于菜色皆是费心安排。宫人们四处忙碌,就为了做最后准备;正当众人忙得焦头烂额,她倒乐了!只因不必读书习字,连练武场也省了!等于是平白多了两日玩耍的空闲,莫怪她唇畔上的笑比谁都开!

    明日便是好戏登台之时,光想象那光景便叫人满心期待!不过现下她有更要紧的事儿;她左手藏于袖间,现出捧于掌心的一团芦苇草,可不是一只精巧鸟巢?

    “聿珏!”

    回过头,头戴小冠的紫服少年慢了两、三步才赶上她,她眸光灿亮,喘了几口气才笑道:“瞧你人高腿长的,怎地落在我身后了?套句杨师傅常念的,中看不中用啊你!”

    少年笑嘻嘻地,不把她戏谑又挑衅的得色放在心上,他缓步走近,俊俏的脸庞间已渐露稳重老成之色,瞧他气息平稳,足见是留了不少气力,相较于豁尽全力的皇甫聿珏,两人的较劲自凤藻宫一路疾奔至此,不过落后两三步,两人高下立见。

    “是在这儿捡着的吗?”谷
伦理   h   H小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