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拉拉的sm生活1-3部+外传

    拉拉的sm生活1-3部+外传第1部分阅读

    拉拉的s生活第一部

    1。昏暗的咖啡厅里弥漫着淡紫色的光雾,一曲悠然调侃的爵士乐伴着饮客的喁喁细语回旋在四壁。我坐在幽静的一角,啜饮着微苦的奶香咖啡,眼波流转间,静静等候那个约好的人。门忽地被推开,外面风很大,啸音袭来,又随着门的闭合嘎然而止。清脆的女高跟脚步声嗒然响起,不紧不慢向着厅内走来。我循着脚步声抬眼望去,修长的身影赫然映入眼帘:披肩的波浪发,淡蓝银流苏丝绸小围脖,米色羊绒披风,眉目......姣好,鼻梁挺直,细薄的嘴唇,只有眼神略显凌厉。我认出来了,这就是在qq视频里与我结识了一个多月的那位女主cc。我站起来向她抬手示意,她也认出我,款款踱过来坐到我的对面。

    我仔细打量着她,她很漂亮,真人比视频更靓,肤色光洁柔滑,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许多,不过走近了看,岁月依然在年近四十的她身上留下了一丝痕迹:眼角有些细微的鱼尾纹。她也在盯着我看,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开车来的吗”“是啊。你什么时候到的”“刚到不久。”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cc是一家大的房地产公司的销售总监,与我在qq群里结识,我们这个群规模不大,只有三四十号人,是本市的女同xing虐群,群里的拉拉都是这个城市里sxing虐游戏的爱好者。说到s,普通人首先映入脑海的可能是se情,皮鞭,绳索等概念,其实,xing虐的内涵远比这些表面的东西复杂深刻得多,它更多的是一种情感和心理的体验。

    我跟cc进入s世界的时间都不短,据她说,她正式作s所谓s即xing虐游戏中扮演控制者的角色,俗称主人;而则相应代表被控者角色,俗称奴隶。已经有十来年,前后调教过十几名女奴,跟有的女奴只是随便玩玩,最短的也就几天,那还是她刚开始作s的时候。以后随着她对调教的掌控能力越来越强,对的感受和心理摸得越来越透彻,也就越来越受们欢迎,和她的的关系逐渐变得长久起来。没和丈夫离婚之前,她还是偷偷摸摸地玩,自从和丈夫离婚后,她就包养私奴,上一个私奴被她包养了三年,直到几个月前才随家人移民澳洲。

    我05年大学毕业,也就是在参加工作这段时间逐渐明确了自己xing虐的性趣向。大概07年左右,我开始真正参与xing虐活动,也曾经有过两位女主,但与cc相比只能算浅尝辄止,对xing虐的涉入深度远不如她。

    我们在视频上本来已经聊得很熟,甚至对彼此在xing虐方面有哪些喜好都有比较详尽的了解,所以见面之后不久就聊入了正题。cc理了理自己的秀发,坐直了微笑着问道:“见了我真人觉得怎么样符不符合你心目中的主人形象”她的双眸泛着一抹明锐而凌厉的的光彩,充满穿透力,仿佛能一下解除我的伪装,看穿我的内心,这正是我所心仪的s的气质。我见她单刀直入,免不了微微有些窘迫,便端起咖啡啜了一口作为掩饰,点点头道:“跟我心目中s的形象蛮吻合的。”顿了顿又问:“你看我呢,象不象个好”我对自己还是有些信心的,娇小玲珑,惹人怜爱,很受一些女主的欢迎。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俯身凑近我,一手轻轻覆住我的手,笑眯眯地说:“叫声主人来听听。”我的脸一下子就燥热起来,四下看了看,见无人注意这个角落,方才低眉顺眼,轻言细语地叫了声:“主人。”她的手紧了紧,促狭道:“声音太小,听不见,叫大声点”“主人”我提高了声音。“还是太小声,听不清”我心头一乐,暗想:“这就开始调教了啊”便又拔高了几度道:“主人”话刚出口,就看见不远处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似乎往这边瞟了一眼,也不知是否我的声音太大让他听见了,我连忙吐了吐舌头,冲cc一笑。

    2。cc开车带我回了她的家,那是在同升湖山庄的一处别墅,独门独院,三层的白色小洋楼,矗于高地,当窗临湖,位置极佳,我估计没有几百万搞不定。不过想想她是房地产公司的销售总监,富商老公离婚时又留给她一大笔钱,那么拥有这么一栋豪华别墅也不足为奇。

    她先带我参观了一下她的住处。一楼是客厅,吧台,餐厅,厨房,和大卫生间。二楼是她的书房,客房,健身房。三楼有一个大间是她的卧室,还有一个大间就是她的神秘领地调教室。调教室的窗户向着同升湖,一边墙壁上挂着各种鞭具,铐具,和绳具。我匆匆浏览了一下,仅仅鞭具就有大小种类不一的十几个款式。有散鞭,藤条,竹鞭,皮拍等等。屋顶安着一个电动葫芦,墙角摆放着一只铁笼,几张折叠椅,一张长沙发,此外还有几张用来绑缚的金属刑架和木马。与窗户相对的墙壁上开着一个玻璃壁橱,里面隐约可见是一些拉拉情趣用品。一想到这些鞭具啊,绳索啊,刑架啊什么的,今后都会着落到我的身上,我就开始呼吸和心跳加速,两腿发软。

    当我直着眼睛参观她的调教室时,cc就站在我身边,注意着我的反应。“怎么样还不错吧设备可能还不那么齐全,以后根据需要再添置。”“哇。”我嘴上赞叹,心里也在赞叹:“难怪有人说xing虐是白领阶级的娱乐,这么专业的调教室,俨然就是一个工作室嘛。”

    cc往长沙发上一座,向我钩钩手道:“过来”语气不容置疑。我走过去站在她面前,她握住我的双手道:“怎么样下定决心跟我了么”我脸红红地点点头。“小样儿”cc伸出一只手轻轻捏了捏我的脸蛋,然后换上一副严肃地表情说:“那么你现在可以跪下认主了,就跪在我的面前。”我的眼神迎上了她的眼神。她的眼神平静冷酷,又带着深深的侵略性和占有欲,s要获得的认可,就必须有这种让为之颤栗的气质。

    我在她的引导下慢慢屈膝跪到她的面前,就在跪地的一刹那,心头泛起强烈的兴奋一股由羞辱和低贱感唤起的兴奋。对于一个来说,xing虐就象精神蹦极,由一个矜持自重的社会人,突然成为一个失去“尊严”,也失去各种身份约束的奴隶,那种感觉正如从高崖上蹦极,跃入失重的空间。

    我羞郝地跪在她面前,娇声唤道:“主人。”她轻轻托起我的下巴,凑过来吻了我一下,赞道:“乖奴”然后起身离去。过了一会,她从门外进来,手里拿着一页打印纸,一个油墨盒,她把打印纸递过来道:“这是你的卖身契约,也是你必须遵守的奴隶守则,你画个押,以后
伦理   h   H小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