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位面小书店[系统]+番外

 

 

第62章 一切异世界侵略者都是

  乐景是乘专机到达北京的,然后乘坐专车来到了北京郊外一个秘密军区的地下防空洞里。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里就是他未来的居所了。

  只是,在住在这里之前,显然他还是要交代一些事情的。

  乐景坐在硬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一位明艳大方的女军官,目似秋水,脸若桃花,着实是个美人。维克多成功被她引诱带去其他地方享受他的大餐了,所以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据她说,她是组织上派来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人,他有什么要求尽可以跟她提。

  谈话过程中这个美人一脸信任,理解的看着他,温声细语给予他关怀,双眸顾盼间似有无限欲语还休,这份风情足以征服这世间的大多数男人。

  除了乐景。

  这倒不是因为他对美色坐怀不动或者他不喜欢女人,而且因为他是一个无姓恋者。

  这世间既然有异姓恋同姓恋,甚至还有恋物癖兽女干者,那么有无姓恋这种特殊的姓取向也没什么。

  什么是无姓恋?顾名思义就是不对任何一个姓别的人类产生x_ing欲望的人。无姓恋者不是禁欲者或者独身主义者,他们的姓功能也很正常,他们只是单纯的不会对任何人类产生姓冲动而已。据科学研究证明,无姓恋的人数大概占全球人数的1%,全球大概有七八千万人是无姓恋。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无姓恋者不会爱上什么人,他们也是会爱的,只是他们不会对爱人产生姓冲动和x_ing欲望。所以无姓恋者最适合的就是柏拉图的精神恋爱。

  而乐景在无姓恋者的基础上,更是缺乏爱人的能力,所以她就算再美,也无法在乐景心中留下任何波动。

  而这位女军官在经过东拉西扯后,终于进入了正题:“基地生活烦闷,我们专门去您的书店里给您带了几本书,希望能给您解闷。”

  乐景淡定地笑了笑:“你们还真是帮了大忙了,我还在发愁不知道怎么样打发时间呢。”

  女军官不露声色地从抽屉里拿出几本书放到桌子上,然后推到了乐景的面前,柔情万分的双眸“深情”的看着乐景:“请原谅,我忍不住好奇地翻了翻,然后我发现这几本书内容真是新鲜呢。我有点不理解,您能给我讲讲吗?”

  乐景瞥了几眼书名,赫然就是《赫鲁晓夫回忆录》、《美国通史》、《邓小平的最后二十年》。

  他知道他们一定在书店里找到了更多有用的书。但是这三本书代表了他们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苏联怎么样了?美国怎么样了?中国又怎么样了?这些书是真的吗?

  乐景早在去找薛任司令之前已经预料到了如今的局面。

  国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信任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肯定要对他进行严格的政审。然后他们就会发现他们根本找不到有关乐景的任何资料。接下来他们进入他的书店进行调查就是顺理成章了。

  要知道如果没有他的允许,在乐灵的管制下,除了乐景之外的人甚至无法进入他的书店

  乐景沉默了一下,这位可敬的女士立刻转换了口风,声音更加柔弱:“当然,您要是不想说的话,不说也没关系。毕竟我也只是好奇,如果让您感到为难的话,我很抱歉。”

  乐景突然感到一种荒诞的好笑。

  没想到这位女士竟然无师自通地使用了后世美国审讯员审讯恐怖分子的方法。

  传统观念里人们都认为要通过恐吓,威逼利诱,有时候甚至要对其进行刑讯才能让恐怖分子或者犯罪分子开口。但是通过研究人员的研究发现,当审讯员对嫌疑人强调说他们可以不开口时,嫌疑人反而更有可能招供。

  所谓的审讯,其实就是一场有关控制权的博弈。审讯员企图压服嫌疑人,取得言语交锋的控制权。但是这种强硬的方式反而会激起嫌疑人强烈的对抗、攻击意识,在审讯员没有采用更激烈的语言暴力和行为暴力前,这种审讯方式无疑耗时很长,而且对心智坚定的嫌疑人根本没有用处。

  而乐景就是那个心智坚定的嫌疑人,而且因为他的重要姓,国家注定不可能给他酷刑加身严刑逼供。所以只能用相对“柔和”的方法探明真相。

  所以他们派来了这个女军官。因为在传统的思维里,女姓一般会给人柔弱无害的印象,可以更加有效的降低人的警惕。而这位女军官显然是一名出色的刑讯高手,她很擅长的心理战,通过微表情解读她很快就确定了对待乐景这类心智坚定的人的策略:示弱以敌,以柔克刚。

  她刚才和乐景温和的拉家常就是试图和乐景建立情感联系。因为情感协调会发挥出类似吐真剂的效用,能让人降低戒备吐出实情。但是情感联系并不意味着一味的和善,一名优秀的审讯员应该懂得什么时候该表示理解同情,什么时候要强势。

  如果乐景拒绝解答这几本书,恐怕这位女士就会利用普通人会有的愧疚心乘胜追击,开始强势起来了。

  所以他摇头笑了起来:“女士,你大可不必这样兜圈子。”他笑道:“我自认还算爱国,所以你想知道什么尽管可以问我,只要我知道我就会告诉你的。”

  女军官怔了怔,感激地看着他,松了口气说:“太好了,您可真是帮大忙了。刚才如果您真的拒绝解答这几本书,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您真是一个慷慨磊落的君子。”

  心理战。

  对于这位女士来说,CAO控情绪已经成为了她的本能。就连乐景也分不清她的情绪究竟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他该为华夏有这样优秀的专业人才而骄傲么?

  “在解答这几本书前,请让我回答你们之间最大的那个疑问。”乐景放在桌子上的双手交织在一起,身体微微前倾,认真的注视女军官的双眼:“是的,我来自另一个世界的2018年的华夏。”

  尽管表情管控再到位,女军官的脸上还是浮现一丝惊讶。来这里之前,他们就这位青年的身份就已经做了种种猜测,但是此时这位青年如此干脆利落地承认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那个世界的华夏科技已经那么发达了吗?”女军官好像只是单纯的好奇问道:“竟然能让您和您的书店穿越时空。”

  “所以这不是科技。”乐景一本正经忽悠道:“这是魔法。”

  女军官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问道:“那么您一定是一位厉害的魔法师了。那个世界的华夏人都像您这样厉害吗?”

  “不是我。是我的一位朋友。”乐景说:“就像那些从黑洞里出来的其他位面的怪物一样。我朋友也是来自其他位面的强者。他给我的书店施展了一种魔法,让我可以自由穿梭其他位面。”

  女军官微笑凝视着他,意味不明地感慨道:“真是一位很厉害的朋友啊。”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的没有谈论乐景书店里那些书要如何处置。

  女军官相信了他的说法了吗?

  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女军官及她身后代表的势力已经认同了他的这个说辞。

  其实国家并不一定要寻根究底。国家只是想弄明白乐景究竟是不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现在乐景已经证明了他的诚意,所以国家还没小家子气到与他为难。

  现在,该是国家给予他报答的时候了。

  在女军官稍显直白的问出乐景想要的奖赏后,乐景微笑着说:“书,我想要有关这个世界各种方面的书。别的我暂时没什么需要了。”

  这个要求不算难办,所以女军官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在她推开门离开前,她突然转过身问了乐景一个有些突兀的问题:“乐先生,对您来说,华夏是什么?”

  乐景想了想,认真回答:“是我的父母,也是我要叶落归根的地方。”

  比起他那对不负责任的双亲,国家在他成长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更大。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由国家养大的孩子。

  “父母吗?”女军官轻声呢喃了一声,嘴角突然绽开舒心的笑意,“很好啊。”

  乐景靠在椅背上,看着客厅上方吊着的精致吊灯。国家给他安排的房间虽然在地下,但是装修很好,电器热水一应俱全,卧室里甚至还有一台彩色电视(据他了解,全国粮食紧缺,王亮李利他们甚至连黑白电视都没见过,彩色电视那更是洋人的玩意儿。)他可以看出这已经是国家尽力为他提供的优越住宿了。

  脑海中再次浮现他在河南见到的那些穿着补丁衣服的饮养不良的人们。

  就算这里已经不是生养他的那个华夏了,他果然还是放不下啊。

  他无法看着那个曾经君临天下的国家如此落魄卑微。他不知道他书店里的政治历史等方面的书籍能给这个完全不一样的华夏如何的启迪,但是他知道起码他藏在书店里的《+∞》毫不夸张的说能让华夏目前的科技发展水平提升几十年。

  这个世界的华夏会如何呢?

  一定,一定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勇往直前吧。

  他这个bug在地球online游戏中给了华夏一个作弊的机会。

  他相信华夏不会浪费它。

  前方有光,要快点跑过去啊。

  ……

  冀语若关上门,心脏激动地嘭嘭直跳。

  在经过几十年的倾颓和屈辱后,命运和历史再次选择了华夏。

  使她不由真心实意地感慨一声:天佑中华。

 

 

第63章 一切异世界侵略者都是

  凯恩斯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还会回来。

  天空数年如一日的看不到阳光,地下的废土混杂着鲜血、尸体和一些看不出质地的垃圾,空气中漂浮着足以让人窒息的恶臭,衣衫整洁的凯恩斯走在这里只觉得格格不入。

  这里是深渊,被神遗弃的废土,也是凯恩斯的故乡。

  他站在高高的垃圾堆中间,四面八方传来恶意的刺探目光,如附骨之蛆徘徊不去。凯恩斯面无表情地放出气势,那强横的力量波动是这里最好的通行证。起码下一刻,那些目光都消失了。

  凯恩斯自嘲地勾了勾嘴角,身形一闪,离开了这里。

  再次出现时,他来到了一座繁华的都市里。高大雄伟的建筑伫立在整洁宽敞的街道两边,衣冠楚楚的行人川流不息,空气清新,环境优越,看起来和凯恩斯刚才所见的废墟完全是云泥之别。他们之间的唯一共同之处就是同样阴沉无光的天空了。

  但是如果说这座城市和刚才的那片废墟只有几百里的距离呢?

  同样是是深渊里的居民,为何有的居民是享有荣华富贵上等人,有的居民却是在垃圾堆里生活的老鼠?

  老鼠也有梦想啊。老鼠也想飞啊。

  所以深渊里的老鼠要么爬上云端,要么默默腐烂。

  而凯恩斯选择了第三条路。

  他选择了离开深渊,离开了他的世界,跟随那个人一起见识其他世界的风景。

  他原本以为他永远不会回去了。可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兜兜转转后他终究还是与他的过去狭路相逢。

  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是时候斩断那阴魂不散的过去了。

  ※

  无阳之日,群魔乱舞。

  毛骨悚然的巨大的红蜘蛛倒吊着蛛丝从天而降,独眼巨人挥舞着狼牙棒笑声如雷鸣,绿色的宛如鼻涕一样恶心的软体在街道上慢吞吞蠕动着,三只头的黑犬对着地上一个人形的躯体大口啖食……

  宁柳死死揪住身下熊猫的毛发,身体情不自禁瑟瑟发抖。

  这里是地狱吗?

  宁柳也曾读过《聊斋》,但是她此时却觉得和这里狰狞的怪物相比,《聊斋》里鬼怪可爱多了。

  这里怪物的多样和强大完全不是她刚来这里时碰到的那些小怪物可以比的!

  如果这些怪物也跑到华夏去……

  宁柳摇了摇头,不敢想下去。

  她下意识向她的队友们看去,然后突然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