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我和东方不败不得不说的事

 

  文案:我叫真剑,姓甄,我看了一本书叫《笑傲江湖》,然后……我穿越了,穿越到黑木崖,还特么见到了东方不败!为了活命,只好装模作样称他一声:“这位夫人……”没想到他来一句:“你当我三岁孩童么?你分明知晓我是男人。”

  笑傲江湖同人文,穿越贱贱攻,东方不败教主受

  be预警……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真剑,东方不败 ┃ 配角:杨莲亭,冉子色 ┃ 其它:穿越,强强,深情

  ==================

 

 

第1章 娘的!老子穿越了

  我叫真剑,姓甄,名字是我爷爷取的,不过他已经去仙游了,现在真想去刨他的坟问问他,当初取这名的时候想到后果了吗!

  现在有个女孩坐我面前,听到我名字后眼神就变了,看吧,名字真的很重要,我因为名字相亲已经失败很多场了。我千百次想要改名字,但被老爷子千百次拒绝,临去仙游前还不忘说:名字不可改!才安心仙去。

  好吧,老爷子说不改就不改吧,大不了光棍一辈子呗,反正还有胞弟真灵,香火延续交给他就行了。

  在第n次相亲失败后,我已经麻木不仁了,回家捧起《笑傲江湖》继续津津有味嚼。金老爷子真会写故事,1967年写的小说,现在还能骗我这样新一代的青年。

  读到《绣花》这一章,东方不败终于露面了,吓我一跳!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竟然是个阉人!我想象不到在我心里神一般存在的东方不败阴阳怪气扮女人的样子,越想我鸡皮疙瘩越起一身。

  心里太抗拒只好到天台吹吹风,夜黑风高,我家天台没有围栏,我就这样成了天台的失足青年,失足瞬间我还不能释怀:金老爷子坑我!东方不败怎么会是个阉人!

  我家也就五层,怎么掉这么久还没落地?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后……

  我终于落地,接着什么意识也没了。

  再次恢复意识,我躺在一个花园别苑里,不知是天堂还是地狱,这么美,还有蝴蝶花香。我就着仰躺的姿势,捏了一下自己的脸,真疼啊!

  从五楼掉下来都能不死,而且也没有断手断脚,好奇怪。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唱戏,“咿咿呀呀~”好像花旦,这都什么年头了,还有人唱戏,难道是“丑八怪咿呀咿呀咿呀哎哎哎哎哎~”?也不对。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感觉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怪怪的。

  我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肚子好饿,先不管了,找些吃的才是最要紧的。

  我寻着唱戏的声音走去,这个花园真是大出天际了,到处是花花草草,假山水榭,走好久都走不到头。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好尖利的声音,听得我浑身发毛。

  慢慢走近,一座精致的院子出现在花丛中,瓦楞,柱子,浮雕,无一不标明这座院子的豪华高端上档次。

  这估计是一个历史风景点,里面应该是戏曲演员在表演,我心里推测了一下

  本来打算进去问人哪里有吃的,但是我一摸口袋,一分钱都没有,那还是算了吧,还是偷偷摸摸去找些吃的比较保险。

  我继续往其他地方找,走个几个长廊终于找到一个像厨房的房间,推门进去,我靠,一大桌子都是吃的,我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摄像头,便敞开了吃。

  正当我吃得尽兴,有个尖利的声音在门口:“放肆!这是我给莲弟做的!”

  我惊得一回头,一个身穿粉色纱裙,浓妆艳抹的男人就站在门口,双眼阴狠怒瞪着我。

  这是什么鬼东西!

  我问:“怎么了,这是你做的?”

  我只看见那男人手轻挥一下,我的心脏突然一阵刺痛,有种要死了的感觉,但是痛感只是一瞬间,一瞬间过后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我疑惑摸了摸自己胸口,心中燃起一股火气,朝男人道:“你他妈做什么!我刚才差点死掉!”

  那个男人眯了眯眼,手指又是迅速一动,我心脏又是狠狠一痛,缓过来后,我抓起旁边的瓷碗朝他砸,没想到他倏地移动到我面前,我左右肩似乎被点了一下,突然就被定住了,话也说不了,动也动不得。

  那个男人就在我的面前,这么近的距离,浓重的脂粉味快把我呛死,脸上的脂粉估计堆得有一堵墙厚。

  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却是:“你为何不死?”

  我有火不能发,只能盯着他。他眼神突然阴狠起来,虽然我一向觉得“眼里有杀气”这种描述都是小说里面狗血的桥段,但这回我是真真感觉到他眼里杀气腾腾。

  果然顷刻间我的胸膛剧烈疼痛,好像千万只针在扎我的心脏,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胸口湿湿的,我的心似乎被戳穿了,无奈我动不了又晕不过去,只好生生忍受这撕裂的疼。

  疼痛感慢慢变弱,过了一阵,竟然感觉不到疼了。面前的男人直勾勾盯着我的胸看,眼神很是复杂,好像疑惑又吃惊。

  他正想下一步动作,不远处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格老子的拿个菜要这么久!”

  那个男人突然就卸了杀气,转头柔柔回应一声:“莲弟你稍等,我马上就来。”

  我顿时心中一惊,这个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是十分熟悉,似乎就要脱口而出,但偏偏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叫不出名字。

  那个男人转头挥了一下手,我听到背后开门的声音,之后我就莫名进到一个小房间,他站我对面顿了一下,突然捏住我的左手小指,“咔嚓”一声,我的小指生生被他拧断了!血喷流了出来……接着我面前一道门挡了过来,透过方格纱窗隐约看到他踩着轻盈小碎步转身出门了。

  都说十指连心,小指生生被折断疼得我不能自已。但是很奇怪,手指也只是剧痛了这么一下,过后竟然感觉不到疼了,真是好稀奇,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我没有纠结这事太久,我比较疑惑的是那个男人怎么让我变成了木头人,一直僵着什么也动不了。从醒过来开始我就一直处于蒙圈的状态,刚才那个男人说了什么我也没听清楚。

  难道是做梦吗,一般梦里遇到“鬼压床”时常常动弹不了。而且刚刚我受那么大的伤,现在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那一定是在做梦,这一切都那么不符合常理,不是梦是什么。找到原因后我心里瞬间就踏实了,安安心心闭上眼等待梦醒。

  等着等着,我还是觉得不对劲,这梦也忒真实了,每一口呼吸,每一个场景,都真实得不得了。我转着眼珠观察周边的景物,一切都很有古韵,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原生态的,没有任何现代科技的东西,没有电线,没有电灯,只有纹路精致的烛台,烧火用炉灶,油盐装在莹白的瓷罐里……

  东方不败!——我脑子里突然闪出这个名字。

  我顿时毛骨悚然,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猜想——难道……我穿越了?

  刚才那个男人进来后好像说到“莲弟”,《笑傲江湖》里东方不败就是这样叫杨莲亭的。

  我怎么就穿越了,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难道是我臆想出来的?我不能接受东方不败是个阉人,所以精神异常了?我自己活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里?

  这他妈太超现实了,一大堆的疑问要挤爆我的脑袋,而且我似乎不会死,刚才东方不败应该是要杀我,但是似乎没有成功,那他为什么又要掰断我的手指,万针戳心我都没有死,难道掰断手指就能死了吗?

  我静下心思考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正当这时,东方不败从门口转了进来,身后一个满脸胡子的男子,那个男子没有进到厨房,只站在门外,那人应该就是杨莲亭了,书里确实有杨莲亭的描写“三十岁不到年纪,身形魁梧,满脸虬髯”。我彻底绝望了,我他妈真的穿越了!

  杨莲亭指着一桌子凌乱的菜喝道:“格老子的这是怎么回事!”东方不败掏出方帕在他胸脯轻拍:“莲弟你莫生气,许是哪里来的猫儿,将这一桌菜肴捣了,我再给你做一桌就是。”杨莲亭甩手将他推开:“我给你建的这花园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何来野猫?你不愿为我下厨无需找这等借口!”东方不败急急挨到他身旁委屈道:“莲弟,能为你下厨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会不愿。”杨莲亭冷哼一声:“扫兴,老子不吃了。”说完甩袖就走,东方不败怎么挽留都留不住。

  看这一场景,我心里一惊,这里东方不败和杨莲亭的关系果然和《笑傲江湖》里的一模一样!我心里一阵发毛,一个化着浓妆的男人和一个彪形大汉,怎么看都让人惊恐。

  东方不败在门口立了很久才慢慢转过身,走到门前,我明明没见他有什么动作,门却打开了,他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很近,看着他抹了厚粉的脸,我心里一个机灵。

  他先是看了我的手,然后才抬眼,随后我的肩膀下被点了两下,我感觉我能动了,下意识地先看我的胸口,果然衣服上有许多针口,扒开衣服里面的肌肤毫发无损,依旧是完整光滑一片,我又看了自己的左手,不看还好,一看吓我一跳,我的左手小指断了一截!

  我看着自己只剩一截的小指发愣,面前的东方不败道:“你是谁?为何在这里?”

  这回我是真真切切听到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有点尖,像压着嗓子讲话,确实像是在唱戏。此时,我突然想起《笑傲江湖》里东方不败说过的一段话——

  “只不过我一直很羡慕你(任盈盈)。一个人生而为女子,已比臭男子幸运百倍,何况你这般千娇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处,别说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我脑子灵光一闪道:“这位夫人,我不是故意冒犯,我实在太饿了……”

  东方不败突然打断我:“夫人?”同时抚了抚自己的脸。

  我觉得这招很奏效,打算先迎合他的口味,免再遭罪,再伺机逃走,我又继续道:“这位夫人……”

  “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东方不败突然开口:“你分明知晓我是男子。”他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是喜是怒。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大纲已定,保证不坑!!!小可爱们过来围观哟~

 

 

第2章 被迫留在黑木崖

  他这一戳破,我觉得很尴尬,想到我断了一截的手指,瞬间觉得心惊,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要拧掉我一截小指,他用针戳我的心,受伤的部分自动愈合了,而拧掉的手指却没有长出来,同样的如果将我的脖子拧下,那我也将会死掉,我只是伤口愈合能力很强而已,而且只是在一定范围内才能愈合,如果超过了那个范围,我就会死掉。

  我心中暗暗佩服,东方不败果真智慧超常,一下子就直击要害。

  我发现了他男扮女装的秘密一定会被灭口,正想说点什么给自己解围,东方不败又道:“你是谁?为何到这里?”

  我迅速看了他一眼,也知道他现在已经心姓大变,所有心思都在杨莲亭身上,我刚才偷吃了他辛苦为杨莲亭做的饭菜,他怒极对我下了杀手时发现我跟常人不一样,因为好奇才留我活口,如果他一个不开心,将我脖子拧断,那我真就死了。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穿越这事,想扯个谎话,但是又觉得以他的才智一定会看破,而且我还是以现代人的形象出现在这里,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来自未来世界,我摔下楼后就到这里了。”我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说,很想让他看到我眼睛里全是真挚的光。

  东方不败没有说话,我感觉空气都凝固了,盯着他的手以防再朝我飞针,过了一阵他才道:“你来到了过去。”

  我心中惊异,东方不败的理解能力太强了,我观察他的表情小心道:“你相信吗?”

  又是一阵沉默,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虽然他扮成一个女子,面上都是浓厚的粉,但是他那双眼睛却很犀利,打量了我一番后他道:“你们那里都如此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