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偷偷恋慕

 

文案

 

程阅一直有个不可言说的心事:她小心翼翼地暗恋着曾经的同班好友江听寒。

她也并不打算告诉对方,就想让时间化成土,将这个秘密埋于地底。

但意料之外的是,后来某天江听寒把她压在了墙角。

程阅:?

江听寒:我有点紧张,你不要乱动。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情有独钟天作之合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阅,江听寒┃配角:魏唯兴,赵罗薇,等等等等┃其它:

  

 

第1章

  随着铃声的响起,一上午的安排的紧紧的课程终于结束,程阅学的脑仁发疼,她现在脑袋倒在桌上,左脸贴合着书本。

  后脑上扎着的不算高的马尾随意地散在一侧,但也有几缕调皮的发丝搭在饱满秀洁的额头,让程阅感到有些许痒意,不禁懒洋洋地抬起手来将它们拨开,随后把眼睛闭上了。

  她的位置靠着后排的窗,窗外是班级外的走廊,现在热闹嘈杂,有的别的班的同学要从她们班走廊前经过去楼梯口,接着下楼去食堂吃饭。

  现在已经是饭点了,但是程阅不太想动,想要在这先休息一会儿,虽然也还有其他原因。

  不过也就只能想想了,否则等二十分钟高一高二年级下课了,那午饭基本上就没得吃了。

  而且她的好友赵罗薇已经在身后催了:“阅阅,现在人已经没那么挤了,你快起来。”

  程阅叹了口气又瘪瘪嘴,掀了掀眼皮,认命般地把头抬了起来,手在抽屉里胡乱地摸了几下,摸到了饭卡以后就站了起来,跟赵罗薇一起去食堂。

  随着人群走出了高三楼,又上了一节梯子,接着再往右转一百米,就到了离她们最近的二食堂。

  周围都是人,不乏有讨论各种事情的声音,程阅和赵罗薇两人也不例外,从学习说到八卦,从国内说到国外,就没安静下来过。

  过了会儿,程阅捏着饭卡,慢悠悠地跟着赵罗薇往队伍前面挪动。

  她们已经在排队了,这个窗口卖的是炒菜。由于现在还是吃饭高峰期,基本上各个窗口都排了长长的队伍。

  程阅大致地数了下还有多少人以后,两道柳叶般的眉毛蹙了蹙,说:“我感觉我要饿晕晕了。”

  赵罗薇站程阅前面,听见身后的人说的话后,把脑袋微微往后仰了些,微微凑近了程阅,笑着说:“别恶心人了,好好说话,一点儿也不萌。”

  程阅勾了下唇角,不服气地道:“你对我有意见,我怎么不萌了?”但是说到后面,程阅的声音已经低了不少。

  这么多人面前自恋,她也觉得有点难为情。

  “嘁。”赵罗薇往前走了一步,等到程阅跟在她身后的时候才说,“阅阅,我又多了个愿望,你想听吗?”

  程阅一愣:“嗯?”不知道她为什么又说了这个话题。

  “来年植树节,我要往你心里种棵逼数。”

  “……滚啦。”

  吃完饭,在食堂外的洗手池洗了手,她们又才往宿舍的方向走。

  升了高三以后,午饭和晚饭时间都会比高一高二年级早二十分钟,现在已经十二点十分了,高一高二年级也不过才下课十分钟而已。

  十分钟,两个年级4000多人还有一部分在去食堂或者小卖部的路上。

  宿舍在食堂出来后往右走,会路过小卖部,也会路过网球场篮球场。

  秋天已至一个多月了,而且今年国庆节和中秋节的假期是一起的,现如今距离假期过去也已经四天了。

  学校的道路宽敞,两旁种着的树叶凋零的叶子飘落在了上面,路过的人踩着的时候,偶尔还能听见清脆的枯叶叫疼的声音。

  咔嚓、咔嚓。

  “下午什么课来着?”程阅侧头看了眼赵罗薇问,“今天怎么才周四啊。”她悠悠地叹息一声,“好累。”

  “物理化学英语。”赵罗薇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课表早就熟记于心了,回答完她问,“叔叔阿姨什么时候回来?”

  其实两个人里住在学校的也只有赵罗薇而已,程阅一般都是通校生,但是程阅爸妈在国庆假期出去玩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回家没人做饭,程阅也干脆懒得回去了,中午的时候就在赵罗薇她们宿舍睡觉就行,还省的来回多跑,反正中午也只有两个小时而已。

  但是说是睡觉,其实就是在赵罗薇的宿舍书桌上趴着而已,宿舍床不大,程阅也不愿挤着睡。

  “早上的时候给我发消息说是明天早上回来,让我明天中午回家吃饭。”

  赵罗薇感慨一番,笑着拍了拍她肩膀:“终于要回来了。”

  “谁说不是呢。”程阅的嘴角却往下压了压,过了两秒又往上扬了一下。

  赵罗薇所在的宿舍是在四楼,跟教学楼一样,是独立出来的,这一栋楼住的都是高三的女生。

  路上有认识的自己班的或者别的班的同学大家也会打下招呼,有人正提着水壶,赶着去走廊最末端的地方排队打热水。

  两人到了宿舍。

  宿舍是八人间,都是同一个班的,两边各四个床位,都是上下铺的格式,中间则是八张桌子两列放着,凳子也是八个。

  桌上堆着摆放整齐的书和杂物,要是乱了宿管阿姨会扣分的,而一旦扣分超过十五分就会被罚款。

  程阅简单地洗漱好以后就在赵罗薇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她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从自己的外套里把手机拿出来。

  刚点开微博,就听见有个同学喊了她名字

  “程阅,你明天早上能帮我带几个包子吗?”

  “啊?”程阅转头看着对方,想了一秒后,就抱歉地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我没时间。”

  她爸妈没在家,没人催她起床,她这几天天天都是踩着点来的教室,自己都没来得及吃早饭,更何况还帮别人带了。

  当然了,其实以前也很少帮同学带东西,尤其是早饭。

  刚刚叫程阅的同学名叫孙玉竹,不高,微胖,也是扎着马尾,圆圆的眼睛很有神,是班上有名的“吃货”——因为经常带零食到教室。

  孙玉竹听见程阅的回答也只能无奈地点点头:“好吧。”

  赵罗薇已经把鞋脱了床躺着了,但是她还不着急睡觉,而是拿了本书看着,听见她们的话后朝着孙玉竹说:“阅阅最近自己都没时间买早餐吃,每天都是踩着点来的,昨天早上还被老李逮住了让打扫卫生没看见吗?”她说话的语气有点冲。

  程阅这几天也就只有中午的时候在赵罗薇宿舍住着,但是晚上一放学她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再来。

  昨天程阅就又起迟了,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自行车车链还刚好坏了,她打了出租车到的校门口,又急急忙忙跑到教室,但是还是迟了两分钟。

  班主任老李就在教室门口守着迟到的人,程阅就又一次中了标,老老实实地拿了拖把打扫卫生直到结束。

  孙玉竹摇了摇头,马尾在脑后一晃一晃,她老实说:“不知道…没看见。”

  赵罗薇嘴角扬了扬,表情略显讽刺,只是她看着书没人发现,她挑了下眉毛,刚想又说些什么,就看见程阅往后对她挤了下眉弄了下眼,示意她别说了。

  赵罗薇轻轻点了点头说:“好吧。”是说给孙玉竹听也是说过程阅听的。

  程阅又转头对着孙玉竹道:“你找别人或者食堂吧。”

  孙玉竹勉强地笑了下,用鼻音“嗯”了一声,很显然对于程阅不能带饭以及赵罗薇的口气有点生气和无可奈何。

  程阅暗自撇了撇嘴,把视线放回到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没再言语。

  左边的洗漱间还有同学聊天的或者刷鞋的洗衣服的声音,右边的门不时地发出“咯吱”的叫声,是有人打水或者窜寝去了。

  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吵闹的声音,房间里还算安静。

  程阅坐在凳子上看着手机,等着同学们全部都床。

  时间指向了十二点五十,赵罗薇都已经把书放下了,其他人也都准备睡觉了,程阅在左顾右盼确认没人看她之后,把手机上的微博界面切换到了Q/Q,又把大号切到了一个小号。

  她身体微微前倾,把身后挡人视线的面积遮盖的更多了些,她抿着薄唇,情不自禁地动了动喉咙,以此来消化掉一些紧张的感觉。

  马尾已经有点散了,头发也打算午睡了,正懒懒地趴在程阅的肩头和背上。

  洗漱间的窗帘拉着,宿舍里暗了不少。

  程阅轻轻地吸了吸鼻子,又舔了下干燥的唇瓣,然后点开消息栏里唯一的一个头像,给对方发了消息过去。

  程阅:【怎么又没看见你啊,我都特意比平时晚了点也没看见你。】

  程阅:【嗯…没看见也没关系。】

  程阅:【反正,今天的我也喜欢你。】

  时间一秒两秒过去,对方没有回答,也回答不了,因为只有Q/Q拦截非好友的三条消息提示。

  “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程阅叹口气,把消息记录往上滑了滑,她每发一条消息,就能收到这个提示。

  按了返回后,程阅盯着对方的黑色头像垂了垂眼睑,嘴角又压了下去,下一秒把手机关了放在一边,微微低头把外套的帽子戴在头上,趴在桌上闭上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都修了

  改成了高中校园

  看吗

  

 

第2章

  柳城作为云省的省会,中学的总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而在这里面,柳城一中又是柳城的招牌中学之一。近几年来云省的理科状元和文科状元基本上都被这所学校包揽了,本科上线率也达到了别的学校只能羡慕的地步。

  今年的高考也不例外,甚至还又创造了新的记录,压力也就开始到了新的一届。

  “国庆都过了五天了,你们怎么还没收心,现在不好好搞学习明年高考的时候怎么办?”

  自习课,班主任老李正在唾沫横飞地讲着事情,手里拿着一个卷成筒状的本子,说到重点的时候就用这个敲敲黑板。

  “下个月月初就要全市第一次模拟考试了,现在还不抓紧时间复习,你们是已经个个稳了本科了吗?”老李把本子放下,手撑在讲桌上,他看了看下面坐着的一众同学们,语重心长地道,“厉兵秣马,砥砺前行,你们的未来在你们自己手中,要好好把握啊同学们。”

  教室的前门处已经挂着倒数日期的LED显示屏了,红色的鲜艳的数字晃着在座同学们的眼睛。

  程阅抬起手把马尾拨了拨,轻抿着唇,手里捏着一支笔解着数学题,跟着同学们一起沉默。

  老李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们不说话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书桌上摆放了一摞书本,高高的厚厚的,像是一堵书墙。

  程阅想到这个,微微弯了弯唇角,接着她轻轻咳了咳,像是掩饰什么,她把放在桌杠上的脚放了下来,然后悄悄地轻轻地往地上跺了一下。

  老李已经没说话了,他在椅子上坐着,手里拿了卷子看着,教室里现在很安静。

  赵罗薇是程阅的同桌,虽然老李听不见程阅搞出来的动静,但她离这么近当然是听得见的。她侧了侧头,看向程阅,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程阅的侧脸,下一秒她正过头来,给程阅写了张纸条,然后边看着老李的动静边用手肘挪动着纸条,直至程阅拿在了手里。

  还好有书墙挡着,手里面做的小动作就不会那么轻易被发现。

  程阅拆开纸条,看见赵罗薇在问:“刚刚干嘛呢?老李要是听见了,你要被揪起来说理想。”

  “说理想”对于程阅她们班来讲是个严酷的惩罚,因为要说的真情实感声情并茂,二十分钟起步,不把自己说到感动不准下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