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地主家的傻夫君gl+番外

 

文案

 

一穿越就是洞房花烛夜,半夜还得照顾傻夫君,江沅勉强认了。

家徒四壁,唯有薄田三亩,江沅坚决不认。

没有穷死的,只有懒死的,何况她还自带神秘空间。

发家致富,贫民变地主,

生活无趣,欺负傻夫君。

然而……

林空:娘子,我饿。

江沅砍柴生火,开锅做饭。

林空:娘子,我饿。

江沅宽衣解带,拉床帘。

 

CP:腹黑穿越女X呆萌傻夫君

ps:先婚后爱,女扮男装的傻夫君,意想不到的金手指

全文架空,勿考据!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沅,林空 ┃ 配角:宋可妍,拾柒 ┃ 其它:

 

 

  第1章 穿成童养媳

 

  

  “咕噜咕噜——”

  水灌入喉咙口,把所剩无几的空气排挤在肺部的狭小空间,浑浊、腥臭、不明的沉淀物被手脚无意识扑腾的动作从湖底翻涌,逼得江阮作呕。

  水面距离能接触到底部的湖底并不是很远,缠人的水草和平日柔软的淤泥此刻却像是钢筋水泥的结合体,活活要把她困死在这个地方。

  ——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

  江沅脚一蹬,总算是从水草的牵制当中挣脱。

  浮出水面的那一刻,阳光盈盈得像是佛陀对她从绝境逃生的献礼。

  意识到彻底脱离了会溺死在水底的危险,江沅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头痛欲裂,她的头部好像被人用硬物敲击过一般,仿佛随时随地都会炸裂。

  江沅并没有多做犹疑,她一向干脆果断,凭借着那看着就很不入流的游泳姿势,慢慢爬上了岸边。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身处异世。

  目力所及之处不是高楼大厦,车流不息,而是高大粗壮的树木,清澈见底的河流,周围依稀散落着几间屋舍,那些屋舍看起来灰扑扑的,既老旧又破败。

  江沅扭头又看见不远处的柳树边,还蹲坐着几个古装打扮的庄稼汉。

  见江沅发现他们,那几个庄稼汉又凑成一团,交头接耳地说了些什么,然后扛着锄头快步离去。

  江沅的心念一动,警惕地扫了几眼四周,只见这河边只有寥寥几棵柳树,她选了一棵最粗壮,也离那些庄稼汉最远的柳树,抬着步子就要走过去。

  只是她刚一抬脚,就发现步子走得艰难。

  她连忙低头一瞧,她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装扮,不再是上班时需要穿的正装搭配高跟鞋,而是布满大大小小补丁的粗布衣服。

  因为刚刚从水里钻出来,她的身上湿漉漉的,那衣服紧贴着她的身体,勾勒出姣好的身体曲线。

  江沅扶着脑袋,拖着沉重的脚步,边走边梳理最近发生的事。

  她今年23岁,是一名刚刚从知名财经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在她12岁那年,遭受了人生第一次悲剧,父母离世,她成了孤儿,这些年一直寄养在舅舅家。

  她从小就成绩优异,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一直是受老师们瞩目的对象,在别人还在辛苦地找工作的时候,她已经被导师引荐给国内知名的证券公司。

  今天是她第一次去上班,一天的时间足以让她熟悉手上的业务。

  下班后,她刚出公司的大门,就遇到一个相貌丑陋的神棍,那神棍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却突然靠近她,她皱眉侧过身,神棍却突兀地在她手里塞了一块蓝色玉坠,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街头诈骗,她当时就准备扔掉玉坠,然而不等她扔掉,前方就有一辆汽车疾驰而来,紧接着她发生了车祸……

  再醒来她已经是在水里。

  江沅知道自己穿越了,而且还是魂穿,因为她的身体已经不是她的,脑海中也有一种陌生的记忆拼命地想窜出来,可惜原主的头部确实是受了重伤,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她是一丁点都想不起来。

  她扶着额头,竭力去回想掉水之前发生的事,可是只要她一想,就觉得头痛欲裂,右手的中指指尖也像是被针扎过一般,隐隐作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只是当她定睛看时,又发现那儿并没有任何伤口。

  这一切都很诡异,江沅若有所思地看着中指,然后又在平静的河里,看了看自己如今的模样。

  水中倒映着的女子身形消瘦,因为穿着破旧的衣裙,模样算不上惊艳,但却十分清秀,相信只要好好打扮一番,定然是一个美人。

  只是那眉眼间淡淡的,显得疏离又冷漠。

  江沅一边好奇原主的身份,一边稍稍放了心,她并不想穿成一个丑八怪或者过份惊艳的美女。

  正在这时,前方的小路上又陆陆续续地传来几个大汉的说话声,其中还隐隐夹杂着一个妇人的声音。

  “林叔,我和大山刚刚就是在这里看到你家阿沅,她就站在那柳河边,之前好像落过水,不过没出什么大事。”

  “林叔,今天是空哥儿大喜的日子,你们可别让她再跑了,她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就该抓回去好好教训教训。”

  “哎,是该好好教训。”

  江沅躲在树后,隐匿好身形,皱眉听着哪几个人的对话,原主似乎做了什么有伤风化的事,那群人是来抓她的。

  虽说她是穿越来的,但确实没占了多大便宜,甚至连原主的记忆都没有,而且还拖着一个羸弱的身子。

  好在她到底是重活了一次,她该好好珍惜的。

  江沅撑着虚弱的身子,抬眼看了看这儿的地形,四面环山,只有目前所在的村落是个盆地,河边也只有一些柳树和水草,根本就没有藏身的地方,而她也不可能跑得赢那些庄稼汉。

  她在树边坐下,因为之前在地上留了一滩水渍,那群人只是稍稍察看一下,就发现了她。

  江沅抬眼看着眼前的一群人,见到他们手上的绳索,她警惕道:“你们是谁?”

  她的话音刚落,那几个人一拥而上,用绳索把她的手脚绑得死死的。

  那个被称作林叔的中年男人,还把一块带着汗臭味的布条塞进了她的嘴里,堵得她胃里翻江倒海,想把那男人咒骂千百遍。

  之后江沅被带到一家贴满红纸的农舍,那家的院子看起来十分破败,院子里正围着一些村民,好像是要办喜事,只是气氛却不是那么如意,反而像是普通的聚会。

  江沅隐约觉得不妙,再结合之前听来的信息,心里开始猜测原主是因为逃婚才掉水的,可头部受重伤又让她十分不解。

  不等她作出更多的猜测,江沅就被推进了一间昏暗的小屋,她适应了好一会,才发现里面有个面善的妇人正在收拾衣物。

  见江沅进来,林母把她摁坐在木凳上,这才语重心长道:“阿沅,既然你当初答应做我们林家的童养媳,就该知道迟早都是要和空儿成亲的,今早又何苦逃出去,还弄了这一身伤。”

  江沅:“……”童养媳?

  她的心里有一群草泥马正在呼呼狂奔,面上却不悲不喜,没什么表示。

  虽说重活一世很难得,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来就会是童养媳,而且还是一个养成多年,即将成亲的童养媳。

  林母依旧自顾自说道:“我知道你不甘心,不过空儿只有交由你照顾,我才放心。你抬起头来,娘给你梳妆,虽然空儿……但女人这一辈子就成一次亲,我不求你们儿孙满堂,只求空儿能一世无忧。”

  江沅心中疑惑,哪家的母亲会不求儿孙满堂,可如果是儿孙满堂,那岂不由她来生……

 

  想到这,江沅的脸一冷,准备找机会逃走,可她的手脚正被捆绑着,外面的一切她也不熟悉,跑出去后说不定还需要牙牌什么的验明身份。

  而且不用动脑子,都能猜出外面还有一群人正等着她逃跑后再抓她,与其被抓来抓去受折磨,还不如留下来静观其变。

  她任林母用粗糙的手法给她绞面,至于梳妆,因为她的嘴被堵着,就只是简单梳了头发,然后用一根木簪子挽住。

  等梳了妆,换了一身质地粗糙的红色喜服,江沅才被松开绳子,紧接着又被遮上了盖头,而嘴里依旧被布条堵着。

  接着就是拜堂成亲,整个过程中,江沅的双手都被媒人挟持着,头上又有红盖头遮住,她想知道外面的一切,就只能靠听觉,然而周围闹哄哄的,能入耳除了闹洞房这一词,就只有一些龌鹾的词眼。

  拜完堂,送入洞房后,江沅又被直愣愣地绑在了床上,双手双脚都动弹不得,好在嘴里终于换了一块干净的毛巾。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沅的心也越来越沉,她还没有谈过恋爱,更别说做其他的事,她对未知的事总是恐惧的,对情爱更是嗤之以鼻。

  可现在她为鱼肉,别人为刀俎。

  而且依她目前的观察所知,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比较粗暴,不是直接捆绑,就是直接堵她的嘴。

  她想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君应该也是一个丑人,毕竟有其父必有其子,就如那个林叔也就是她未来的公爹,不但行为很粗暴,而且连相貌也不太端正。

  不过如果那她的夫君非要与她洞房,她也不怕,到时见招拆招,总会有办法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接档快穿文了解一下:

《别掰,我自己会弯gl》

一句话简介:掰弯自己和女主谈恋爱

钢管直.写手.柯离绑定了谈情说爱系统,任务是与自己小说里的主角谈恋爱,她正打算去勾搭狂霸酷炫男主。

结果……

系统:世界被渣男系统入侵,男主现在是渣男一枚。

柯离:……渣男就算了。

为了完成任务,穿成恶毒女配的她不惜牺牲色相接近女主,然而……女主刚伸出手。

柯离:住手,我自己会弯的!

女主默默收回准备胖揍某人的手。

终于掰弯自己后……

柯离:男主可以圆润地滚了。

男主:……

【任务】虐渣男,谈恋爱

【提示】女主自第一个世界后就直不起来了

cp:1v1,女主都是同一个人

ps:不止穿成恶毒女配,还有其他的。

 

  第2章 嫁给傻夫君

 

  

  江沅躺到身体都快僵直的时候,门外终于有了动静,隐约传来一些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的还有一些不堪入耳的讨论,无非是闹洞房什么的。

  只是那些声音没有维持多久,那群人就被林母训斥了一通,闹哄哄的声音像氵朝水退氵朝似的,轰然散去。

  屋内衬得更加安静,就连轻微的开门声也被放大了无数倍,知道那是她所谓的夫君正在进屋,江沅淡然地摆正脑袋,假装自己已经睡着。

  接着鼻尖有淡淡的酒气传来,想来是那人正在朝她靠近。

  江沅凝神听了听,那人的步子迈得很小,仿佛一路上都很小心翼翼,最后她感觉那人在她的边上站定,好似非常欣喜,带着试探意味地喊道:“娘子?”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稚嫩,却又有些雌雄莫辨,像是十三四岁的孩童。

  江沅这才想起古代成亲早。

  尽管她还不知道她现在所在的朝代在不在历史上存在,但这些都不影响她去推断,这人说不定就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当然不懂得怎么去洞房。

  只是当她正在心底盘算着夫君还小,应该还算容易拿捏时,又听到了衣袍落地的簌簌声。

  江沅只能更加警惕,她思量着等那人帮她把盖头揭了,她和他商量商量洞房之事,结果那人竟不常理出牌,直接爬上了床,还把身体叠压在她的身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