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快穿之悲惨人生系统+番外

 

  第62章 奖励空间(8)

 

  哀鸿遍野、流血千里, 这就是两千年前的九天境。

  神魔大战, 听起来不过简单的四个字, 只有真正的置身其中, 才能明白这场战争的残酷与恐怖。

  乌黑魔气遮天蔽日,天地之主企图逆天改命, 引来了天上天的震怒,九天境地动山摇, 三千世界危在旦夕, 神魔两方都已经是精疲力竭, 没有人喜欢这场战争,但也没有人能阻止这场战争。

  直到远方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

  魔气骤然消散, 地动渐渐停止, 久不见光的天上天终于垂怜般降下一道微光,大片灵光从死尸和凝固的血污里诞生,它们逐渐上飘, 像精灵般在人们的眼前缓缓飘动,直到没入微光。

  这就是於陵不争降世时的祥瑞, 没有祥云、没有凤鸣、更没有五方朝贺, 但在她降生之后, 神魔战争结束了。

  幼年的千妙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神魔战争能结束真是太好了,可她父亲不是这样想的,她父亲气的想要杀了这个不该降生的孩子,她亲眼看到过, 新任天帝将一道又一道足以让神仙陨落的神力打在那个孩子身上,可无一例外,神力全都在碰到那孩子的时候消失了。

  天帝气急败坏,甚至想亲手杀了她,但他把手伸出去,放在那孩子的头上良久,最终也没真的下手。他的神色非常复杂,他不下手,不是因为动了恻隐之心,而是这孩子身上有他不得不忌惮的东西,只要有那东西在,即使这孩子还只是个婴儿,他也杀不了她。

  挫败之下,天帝把婴儿扔给了玄渊真尊,让他代为抚养。处理了婴儿,天帝忧虑的坐回去,然后望向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千妙。

  那个眼神在千妙的记忆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即使是现在,她只要闭上眼睛,还能清晰的想起来。

  忌惮、惧怕、恼怒、无奈,以及忧思重重。

  千妙站在忘忧亭里回忆着往事,良久,她讽刺的笑了一声。

  九天境的神仙们都道天帝仁厚,留了於陵不争一命,可又有谁知道,并非天帝仁厚,而是她母亲机敏,给了她一个保命符,不然,她都不知已经死过多少回了。

  ……

  长生在离开灵池以后才想起来一个问题,灵池那么偏,为什么千妙会出现在那里啊?

  她有心想回去问问,但想到对方的身份,长生还是收住了脚。千妙看着再和善,她也不该和她产生瓜葛,这是直觉告诉她的。

  长生行事没有章法,但她特别听从本心,既然直觉告诉她不要和太女牵扯过多,那她还是回去好了。

  回到家里,给神仙登记名牒的小仙已经来了,长生在印着自己名字的玉片上滴了一滴自己的血,又灌输满独属自己的仙气,小仙才带着名牒离开,打发走登记仙使,长生看了看天,大约还有半个时辰,不争就会回来了。

  长生坐在院落的藤椅上,双腿并拢,闲不住的用手拍着自己的膝盖,拍了一会儿,她决定先去做饭,然后等不争回来,和她一起吃。

  说干就干,长生把整个后厨都搜刮了一遍,最后做出四菜一汤一点心,看着自己的大作,她觉得特别满意。

  长生在等不争回家,不争却被天帝叫了过去。

  天帝叫她过去的原因和长生有关,如此盛大的祥瑞,足可见天上天对长生寄予的厚望,上一个能得此殊荣的,还是两万年前降世的战神。

  天帝想要让长生去战神麾下,这回不争没把话说死,而是表示需要征得长生本人的同意,天帝点点头,觉得是该这样做。

  场面话和借口都已经说完了,天帝终于说起了叫不争过来的真正目的,这次是在天帝的书房里,旁边都是天帝自己的人,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开口,“岁璇,百转琉璃灯可还在你身上。”

  不争静了一瞬,才点头答道:“在。”

  “朕想借此灯一用,你想要什么,跟朕说,只要是朕能做到的,朕都应你。”

  “臣没有想要的东西。百转琉璃灯是臣母遗物,恕臣难以从命。”

  天帝拧紧眉头,“只是借来一用,用过朕便还你,连这也不肯?”

  天帝说的轻巧,百转琉璃灯是琉璃神族的圣物,只能用在人的魂魄里,如果被天帝用了,那就进了他的魂魄,到时候如果他不想还,不争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不争声音清冽,还是一样的坚定,“请陛下饶恕。”

  “你!”

  天帝面露怒意,他现在真的需要百转琉璃灯,不然也不会直接提出来要拿走琉璃神族的圣物。

  两千年前琉璃神族全族湮灭,现今族人就剩了不争一个,他这么做实在不道德,可天帝不管那些,现在的他就想要那盏灯。

  “放肆,你难道不怕惹怒了朕,治你一个顶撞天帝的罪名吗!”

  闻言,不争竟然笑了笑,她不卑不亢的看着天帝,“陛下可以从臣这里取走任何东西,但百转琉璃灯不行,此灯是琉璃神族的族内圣物,臣断不可将它借与外族之人。”

  琉璃神族排外,确实立下了这么一个规矩,灯由历代圣女保管,决不能让外人接触。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琉璃神族都没了,还守哪门子的族规啊?

  天帝气的不行,可他又不能把不争怎么样,百转琉璃灯藏在灯主的魂魄里,除非主人同意,不然就是主人魂魄碎成一片片了,它也出不来,主人的魂魄可以保护灯不被拿走,同时灯也可以保护主人。每个琉璃神族的族人死去之前,都会把毕生神力注入百转琉璃灯,琉璃神族存在了十万余年,这灯就攒了十万余年的全族神力,一旦催动,就是毁天灭地也不在话下。

  不过,至今还没有哪个灯主真正催动过百转琉璃灯,她们只会用一点点灯里的神力,为自己行个方便罢了。

  天帝和姒颜当初攻击不争,都是被百转琉璃灯给挡了回去。这灯相当有灵姓,只有在灯主生命堪忧的时候才会保护灯主,天帝和姒颜,都是当时的不争绝对打不过的人,他们的一击就能让不争魂飞魄散,所以百转琉璃灯立刻发功了,但等到不争下界平乱,它察觉到不争可以自己应付,就不会再出来。

  也是因为这样,不争才能在各种实战中不断历练,达到今天的高度。

  天帝想要这盏灯,倒不是看上了它的护主能力和积攒下的浩瀚神力,而是看上了它的另一个功能——保护灯主魂魄不散。

  以不争的姓子,他就是把她关起来,折磨上个千八百年,不争也不可能把灯给他;打没用,杀更没用,只要有灯在,谁也要不了不争的姓命。

  最后,天帝只能把不争放走,不争走出去,脸上的神情才变化了一些。

  这么急着要百转琉璃灯,难道天帝出什么事了?

  天神陨落,不同于凡人,凡人死了会入轮回,下一世不管转生成什么,好歹还是活着,可神仙要是死了,那就是死了,死的干干净净、连魂魄都化成无数光华,消散在空中。

  当年不争其实是生不下来的,那时候素女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着就要咽气,琉璃灯只会护灯主,素女魂魄不散,死了还可以入轮回,轮回个几百世,说不定还能再做一回神仙,可如果那样的话,未出世的孩子也会跟着一起死,而且因为是天生仙胎,连个魂魄都留不下来。

  素女把琉璃灯给了不争,自己陨落了,被琉璃灯护着,不争才能活到今天。

  不争想的很清楚,不管是为了报答母亲的这份恩情,还是为了自己,她都绝不会把琉璃灯交出去,若是天帝要死,那他就死好了。

  不争从天帝那里出来,难得没有腾云驾雾,而是一路走了回去,但在经过凌虚殿的时候,她被人叫住了。

  不争脚步一顿,只觉今天叫她的人可真多。

  她转过身,看着对面言笑晏晏的老神君,对他行了一礼,“凌虚道人,小仙有礼了。”

  凌虚子捻捻胡子,“好说好说,岁璇元君这是往哪去?”

  “回去用膳。”

  凌虚子摇摇头,“诶,不必急于一时,如今你那里来了客人,那株神草正招待着呢,没个一时半会儿,还开不了饭。”

  不争听说过凌虚子的本事,他在掐算天命和造梦化境上的造诣已经超然世外,在整个九天境和魔界都无人能敌,他动动手指,连天帝今天穿的什么亵裤都能算出来,就更不用说她家里的事了。

  不争回想一下,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客人会登门,她问道:“不知凌虚道人可看见是什么客人了?”

  凌虚子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回去你就知道了,总之是好事、妙事,无需担忧。”

  那留长生一人在家也不怕,不争放心了,凌虚子说了这些话,却还是站在她对面,没有放她走的意思,只是一直笑眯眯的望着她看,不争心中不解,等了一会儿,没见凌虚子有要开口的意思,她只能自己问:“道人,还有什么事吗?”

  凌虚子一边捋胡子,一边啧啧摇头,“上回宴会上,我为你和那株神草算了一卦,可卦象模模糊糊,看不大清。”

  凌虚子只在算到与自己有关的人或事时才会看不清卦象,也就是说,不争和长生,日后都会和凌虚子有莫大的牵扯。

  可她俩能和凌虚子这样的老神君牵扯上什么?

  不争不知道,凌虚子也不知道,想了一会儿,凌虚子好奇的向前走了一步,压低声音,“贫道再过二十年就要去历劫了,不知岁璇元君和长生仙子是不是也要去啊?”

  像凌虚子这样不管事的老神君,每隔几百年就得下界历劫一回,体验过人类之苦,回来再用几百年消化这些苦,这样才能使自己保持在一种平衡内,省的天道觉得这些老神君活得够久了,降下一个真劫数,然后灭了他们。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蕴炽。上回凌虚子历劫历的是求不得,这回再去,就该是爱别离了。

  想到爱别离的历劫内容,不争的脸色立刻就绿了,她的嘴角发僵,“道人说笑了,小仙和长生既没有犯错、也没有摸到飞升的屏障,怎么会去下界历劫呢?”

  凌虚子听了,也点点头,“嗯,看来不是历劫产生的关联,罢了罢了,天道之意,贫道顺遂即可,也不去多加揣摩了。”

  说着,凌虚子转过身,看着要回凌虚殿去,但身子转了一半,他想起一件事,又转了回来,“对了,看在贫道与元君有缘的份上,便提醒元君一句。当日贫道算卦虽看不真切,但也算出了一点,还望元君记在心上,有个准备。”

  不争愣了愣,“道人算出什么了?”

  “姻缘,”凌虚子颇为爽朗的笑了两声,“贫道算出元君与长生仙子,居然互为姻缘。”

  不争微微睁大双眼,看上去有些惊讶,但又不是特别惊讶,她垂下眼睛,把慌乱欣喜的情绪掩了下去。之前她就想过和长生的关系,也知道自己对长生的感情正在逐渐变质,不过她还没显露过,更没和任何人提及,她想等自己想清楚了,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原本不争有着诸多顾虑,她总觉得长生还没开窍,而看她现在的样子,可能几千上万年都开不了窍了,如果她贸然表现出来,说不定会吓到长生。现在听了凌虚子的话,不争觉得心都定了好几分。

  差不多收敛好情绪,她才抬起头,夸了凌虚子两句,“道人好生厉害,小仙佩服。”

  凌虚子看着不争脸上怎么遮都遮不掉的欣喜之情,他也跟着笑了笑,不过那笑意却没到达眼底,“不敢当不敢当,贫道要说的都说完了,元君快些回去吧,长生仙子已经应酬的不耐烦了,怕是过会儿就要把登门之客赶出去了。”

  的确是长生会干的事= =

  不争又行一礼,然后也不走了,直接腾云回去,看着不争的身影在天空中消失,凌虚子自言自语道:“这姻缘也分善缘和孽缘啊,啧啧,高兴地这么早有何用,到时候还是要哭的。”

  ……

  不争回来,家里确实坐了一个客人,对方是苍梧山主的仆从,长生不知道她来是干什么,见对方没什么恶意,还一直笑着,她就把人请进来了,谁知道这位女仙一进来就对着长生乱看,一边看一边笑,还总问她一些奇怪的问题。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