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GL百合 » 正文

吉娃娃+番外

 

文案:

【坚强成长年下攻:当年软受变成攻还有两副面孔】

【乐观包容佛系受:当年宠人如今被宠做受就做受】

 

分手五年后,程吉和宋思涵在十字路口相遇。

程吉看宋思涵,觉得她现在郁郁寡欢,光彩暗淡。

宋思涵看程吉,觉得她现在积极向上,阳光灿烂。

都和过去很不一样。

宋思涵:“这是个误会!”

程吉:“怎么又遇见你。”

——

这是她们第三次遇见。

第一次,程吉的童年因为宋思涵一个眼神而改变。

第二次,她们有一个甜蜜开始又仓促结束的初恋。

过去的爱已经结束。

现在,是新的开始。

宋思涵:“等等,姿势好像不对?”

程吉:“新的开始,新的姿势。”

 

 

注:

1、开头有一点点虐,后面会越来越甜!

2、文中人物各有缺点,职业部分纯属虚构。

3、第一和第二卷含有回忆(小学、大学)描写。

4、第59章正文完结,第60章万字番外。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吉,宋思涵 ┃ 配角:程伊芙,管明明,米娉,娄静娴,宋燕 ┃ 其它: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过去完成时(1)

 

  如果不是今天那一眼,宋思涵不会记起这些往事。

  只是在熙熙攘攘的商业中心街道匆匆瞥过,回头再想确定是不是她的时候,那个有几分像她的人已经隐没在人群里。当时漫不经心,没承想当晚居然会一梦回到十七八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那时宋思涵还只有十岁,上小学四年级。四年级对宋思涵来说是个不寻常的时间点,那之前的半年她爸爸净忙活办转校的事儿了,请客送礼托关系,把她塞进了声名赫赫的赛恩斯国际小学。这所私立国际小学施行小班化教学,教育设备先进,不是花钱就能进的。

  作为转校生,且还出身于无权无钱无名气的普通家庭,宋思涵刚进学校的时候,得到的自然只有冷遇。

  但宋思涵其人,完完全全继承了她爸爸的聪明,从小就比别人多长两个心眼,她不急不躁,迂回进取,大方得体地交际,适当表露出“完美倾听者”的特质,让那些被哄着宠着长大又特别富有表达欲望的小姑娘们对她有了兴趣,终于在两个月之后扎扎实实融入新班级,也和目标人物搭上了话。

  这时候宋思涵已经摸清了目标人物的姓格,她又用了一个月,成功当上了程伊芙的好朋友。

  在宋思涵和其他多数同学的眼里,程伊芙就是完美无暇的公主。大家理应捧着她,绝不该让她受到一点点委屈,如果谁让她露出了难过的表情,那个人简直不可饶恕。

  雪一样洁白的皮肤、樱桃一样嫩红的嘴唇、泛着金棕色的微卷的头发,和花样翻出的定制裙子,让女生们向往地围在她身边,为她的笑容而喜悦。

  宋思涵也喜欢和她说话。

  程伊芙那乌黑发亮的双眼,永远充满着纯真与幸福。她理所当然地吸引着别人的注意,可是又一点也不高傲,一点也不惹人讨厌,面对着她,女生们连嫉妒的心思也绝不会有。

  反正宋思涵和她做了朋友以后,就有点明白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们为什么总是会对公主一见钟情。如果,公主们都长得像程伊芙一样,这确实很有可能发生。看看班里的男生们,这个是政-府高官的儿子,那个是跨国公司老总的孙子,对程伊芙只会追捧和讨好,还要暗暗较劲争风吃醋,宛如演电视剧。

  宋思涵对这些傻兮兮的男生们不屑一顾,不过她的目光和这些男生们一样,都聚焦在程伊芙身上。

  额外地,宋思涵也关注着围在程伊芙身边的女生们,努力搜集到更多有关程伊芙的消息。

  有一天课间,两个女生正在争谁和程伊芙关系更好,她听见其中一个女生不无炫耀地对另一个女生说:“去过程伊芙家有什么了不起?你见过她家的吉娃娃吗?我就见过!”

  原本作两耳不闻窗外事状的宋思涵立刻悄悄竖起耳朵。可惜那女生刚说完就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任由另一个女生怎么纠缠,只把嘴巴闭得死紧,不肯吐出更多。

  那天放学回家,宋思涵就用家里的台式电脑搜索“吉娃娃”。

  宋思涵的爸爸叫宋中道,是华跃公司的小经理,妈妈叫陈于巧,是建材厂的会计,一家三口住在六十多平方的房子里。当时家用电脑普及率还不高,价格昂贵,宋中道一咬牙就买了,紧跟上时代氵朝流。

  看到搜出来的图片,宋思涵很嫌弃地对下班回来的宋中道说:“爸你来看这狗,长得像外星狗一样,丑得吓人。”

  宋中道解了领带,笑着说:“我看着也挺丑,你搜它干嘛,想养狗了?咱家可没地方。”

  宋思涵说:“我要养也不养这么丑的,一点不毛茸茸,这不听说程伊芙养了只这种狗么。”

  宋中道来了兴趣,摸了摸女儿的头,从餐桌边搬了个凳子坐在边上跟着看,忍不住说:“丑是真丑啊。”

  宋思涵怀疑道:“难道有钱人家的孩子审美和咱们不一样?”

  宋中道摸了摸下巴,勉强说:“看多了好像也有点可爱。查查生活习姓。”

  父女俩对着电脑研究了半天,等到陈于巧回家做饭,才关了电脑。

  管这狗丑不丑,既然是程伊芙家的狗,那就是公主狗,见了必须夸好看。可惜宋思涵左等右等,等不到程伊芙提起吉娃娃这茬,那句违心的夸奖也就没有说出口的机会。

  天气渐渐严寒,四年级第一学期临近结束,宋思涵心想那吉娃娃说不定已经被送走不养了,便不再想那丑狗。

  直到快放寒假的时候,一天四个女生坐在一起说话,除了程伊芙和宋思涵,还有与程伊芙关系最好的常沁,以及之前不小心说出“吉娃娃”被宋思涵听到的女生娄静娴。常沁眼睛转了一圈,大约觉得在场的都是程伊芙的“心腹”,就问道:“程伊芙,都快放假了,什么时候再去你家看吉娃娃啊?”

  程伊芙微笑起来,漂亮得让人心里有一股甜甜的滋味。

  “这个周末吧。”程伊芙回答,又看向宋思涵发出邀请,“宋思涵,周末你要不要一起来?”

  十岁的宋思涵当即心花怒放,但表情绷得很矜持,点点头回答:“好啊。”

  进入赛恩斯小学的任务,完成了一半。

  赛恩斯国际小学的学费高昂,为了凑出宋思涵三年学费,一家人除节衣缩食,还向宋思涵爷爷奶奶家借了钱,生活水平顿时跌落了一大截。宋中道的人情往来费用也减到最低,他是把宝全压在女儿身上了,期望不可谓不高。

  宋中道家境小富,底下有一个弟弟。家里供宋中道上了大学,出了婚房的钱,就全了义务。如果说他想进政-府机关,家里少不得要花钱为他铺铺路,但他心有“大志”,非要进私人企业上班,家里就没再管过他。

  他的确有些本事,跳槽几次,跳进了华跃公司,去年还当上了经理。

  华跃公司发源于京州本地,主要生产和销售电器,当年已是北方一带势头最强劲的公司之一。宋中道坐上经理位置,在老同学里也算比较体面的了,但他不满足于熬资历按部就班升职,想要再往上努一把劲。

  几个平级的经理,要么和上头有关系,要么家里有人做官,就属他背景最干净,直接走公司里的关系是难。正抓耳挠腮,苦于无处施为,宋中道偶然听见一句闲谈:他的顶头上司程宪,给女儿买了条裙子,一千多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程宪的工资多少,宋中道心里约莫有数。再说按当时物价,一件童装卖一两百就不便宜了,什么裙子能卖一千多?就算是买了,那么小的姑娘她能穿到哪去?不怕人眼红?还有,如果程宪家里这么有钱,干嘛受委屈每个月领那么点工资?

  凭着这一点蛛丝马迹,宋中道暗中摸索、到处套话,还真让他挖出了程宪的身份——竟然是华跃公司董事长的二儿子。

  再往深挖,找出了程宪女儿的学校和班级,那位小公主正好和宋思涵是同级生。

  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但要套住程宪女儿这匹狼,要花下的本钱太大了。饶是向来胆大的宋中道也不禁踌躇,打探清楚个中门道,和妻子陈于巧商议颇久,才终于下定决心,四处运作,把宋思涵送到了程伊芙身边。

  而宋思涵也不负父母的寄望,一个学期的时间,就混成了程伊芙的心腹,将要迈进程家的大门。

  听到这个好消息,宋中道不免把女儿高高举起来转了几圈,又仔细叮嘱一番到了程家该怎么表现,心里对自己的前途信心倍增。

  在那个周末,宋思涵搭上公交车,来到了程家别墅。

  当时一家人还挤在居民楼六十多平方的房子里的宋思涵,眼睛看着这栋高大宽阔的独栋别墅,心中有一股让她后来都羞于想起的敬畏感。那种感觉,就好像她面对着的是雄伟城堡,是巍峨大山。后来她明白了,她敬畏的是钱和权。

  宋思涵刚到,常沁就坐着小轿车来了。两人进入别墅之前,常沁好心地讲道:“程伊芙的爷爷奶奶、伯伯一家和程伊芙她家,都住在这里,你可不要乱走,程伊芙的爷爷和伯伯不喜欢被人打扰。”

  见她表情严肃,常沁又说:“你不用害怕,他们是分开住的,只要你不走别的楼梯,就不会迷路。”

  宋思涵答应了,冲她感激地笑了笑。

  别墅地面铺着漂亮的大理石地砖,佣人请她们换上舒适的拖鞋,没有进入气派的大客厅,而是向左侧走,穿过一段走廊,来到一间下沉式小客厅。

  程伊芙和娄静娴正坐在沙发上,与一位年轻的女人聊天,见她们到了,程伊芙招手让她们过去坐。这时那位年轻女人也转过头来对她们微笑,宋思涵一眼竟看得呆住了。

  她很快回过神,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坐到沙发上,忍不住多看了那位年轻女人一眼。

  程伊芙介绍:“这是我妈妈。”

  宋思涵礼貌地打招呼:“阿姨好。”

  程伊芙的妈妈长得很美,比杂志里的明星还要美,皮肤白皙透水,眼睛温柔盈盈,仪态高贵大方。宋思涵有一点点拘谨,一点点着迷,还有一点点自惭形秽,她又想多看几眼,又不敢多看,害怕破坏了自己稚嫩的自信心。

  程伊芙的妈妈说话轻声细语,非常好听,但是看起来不太有精神,没过多久就从小客厅连着的实木楼梯上去休息了。

  常沁立刻小声问:“吉娃娃呢,在哪里?”

  程伊芙笑着说:“别急,等一会儿。”

  宋思涵一边听她们讨论最新的发饰,一边往四周看,她有些好奇程伊芙家那只丑狗长得什么样子,难道真的会瞪出来那么大的黑眼珠?

  根据资料里写的,吉娃娃怕冷怕热,现在都冬天了,应该是养在家里的。四周一看,没见狗窝狗盆,宋思涵正想着吉娃娃会从哪里跑出来,忽然听见轻微的铃铛声。

  她循着铃铛的声音抬头看向楼梯,耳边是常沁压着兴奋的嗓音说:“吉娃娃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啦!感谢等等、晚饭只吃一碗饭、涂涂的地-雷!明天晚上八点见~

注:第一卷宋思涵视角,第二卷程吉视角,会有三条时间线(小学、大学、现在)穿插叙述;第三卷双视角,只写现在进行时的故事。

 

  ☆、过去完成时(2)

 

  铃铛声轻轻,微微,颤动着。

  宋思涵脚踩着柔软的白色羊毛地毯,隔着拖鞋也能感觉到地毯的厚实暖和。她翘首看着实木楼梯在视线里的顶端,分出一丝心神在想,这地毯好热,脚有点要出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