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重生世家嗣子+番外

《重生世家嗣子》作者:墨千榕

 

文案:

齐镜声是齐家族长的嗣子

上辈子为了家族责任、更为了出身普通的爱人不被非议

他隐忍压抑自己的感情,为家族鞠躬尽瘁

最后落得被逼入矿坑自爆身亡。

变成精神体又眼睁睁看着爱人为自己复仇而死!

闭眼重来一回,他想明白,人生是自己的,爱人要放在身边保护。

虽然步步杀机,但是努力就能获得幸福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镜声尚小寒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齐镜声是齐家族长的嗣子,上辈子为了家族责任、更为了出身普通的爱人不被非议。他隐忍压抑自己的感情,为家族鞠躬尽瘁,最后落得被逼入矿坑自爆身亡。变成精神体又眼睁睁看着爱人为自己复仇而死!闭眼重来一回,他明白人生是自己的,爱人要放在身边保护。虽然步步杀机,发现更大的惊天阴谋,但是努力就能获得幸福。 

这是作者N世界系列的故事之一,大背景的金手指成为主角重生的契机和任务,拥有异世界科技金手指加持的主角,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作者文笔流畅自然,逻辑严谨,塑造了一对在未来星际世界中互敬互爱共同成长的爱侣,感情细腻温馨,故事环环相扣逻辑严谨,使人欲罢不能。

==================

 

  第1章 新生

  

  麒麟星座1号行星,北半球的枫城已经进入了秋季。

  夜色深浓,在上风上水的东部占了小半个城市的慎园里多数院落都熄灯落锁,主母住的春在堂里仍旧灯火通明,两队女仆捧着纱布药盒水盆等东西匆匆进了侧面厢房。

  隔着一道屏风,齐夫人声音柔柔软软的问身边的女管家,“彦儿睡了吗?”

  女管家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年轻女仆,看她摇头后凑近了轻声回复,“到了叫起喝奶的时候,应该还没睡。”

  齐夫人眉毛皱起来,保养良好的脸上便嵌上两道法令纹,一下子严厉刻薄起来,声音微微抬高,“大少爷怎么样?”

  屏风后面有淅沥沥的水声,中年医生声音沉稳,“脑震荡,一些软组织表皮擦伤,包扎完毕叫个护士来守夜,早些休息即可。”

  齐夫人就站起来,冲绷紧了脊背站在屏风旁边的黎嫂一点头,“好好照顾少爷。”径直就出去了。

  紧跟着她的女管家出了门又回转,叮嘱黎嫂,“把大少爷送回澄心馆。”

  黎嫂一愣,“刘姐,医生说少爷脑震荡,是不是不挪动比较好?”

  刘雅眉心竖起一道深刻的悬针纹,声音虽低语气却严厉的很,“搬动小心点,少爷年纪可不小了,在正院过夜像什么样子!”

  男主人不在家,母亲和快成年的嗣子,确实不好在一个院子。

  入夜男仆都留在外头了,黎嫂出去叫了几个力气大的女仆,在医生的帮助下把人送回了澄心馆。

  齐镜声从不透气的屋子里到外头,秋风钻进被褥的缝隙里,呕吐眩晕都好了些,心里的疑惑一点一点漫上来,能量核呢?!

  完全感觉不到能量核!!

  不、不对,确实应该没有能量核,分明、分明是自爆了才对……

  自爆?!脑中一瞬间清明,很快又因为脑震荡混沌起来,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耳朵嗡嗡作响,在屋内的时候因为强光睁不开眼,这会儿又被人裹了头脸,依稀感觉四周许多人影,来来回回搬动自己,后又逐渐寂静下去。

  齐镜声晕的一动不敢动,肉体和精神双重深重的疲惫弥漫上来,不知不觉他就睡过去了。

  三天之后,他终于能稍微半坐起来吃些流质食物,也搞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能量核自爆,从骨髓深处弥漫出来的剧痛仿佛还在昨天;变成游魂看着尚小寒为他报仇与人同归于尽却什么都做不了仿佛就是上一刻。

  再睁眼,竟是,回到了十五年前!

  小寒!齐镜声捂住胸口,骤然而起的疼痛让他呼吸都暂停了一瞬。

  外间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瓷器碎裂声,接着是黎嫂焦虑愤怒的声音,“这、这怎么会这样?我去告诉夫人……”

  年轻女孩子的哭声、杂乱的脚步声、压低声音的辩解渐渐远去。

  齐镜声慢慢地深呼吸,努力在脑震荡后遗症的不适下思考问题,他已经知道自己回到了十七岁生日刚过没多久的那个秋天。

  这一身伤,应该是在学校和不睦的世家同龄人斗殴,被人往脑袋上抡了一棍子后又撞到石柱上的结果。

  那么外面的吵闹,齐镜声皱紧眉头,忍不住干呕了几声,是了,有人在自己的补汤里做了手脚,母亲安慧发现后狠狠惩治了几个仆人,父亲齐明雍震怒严查,最后拿走了二叔手里的好几个项目。

  就是因为这件事,安抚了齐镜声因为弟弟出生产生的焦虑不安。

  之前各种诸如“族长有了亲生儿子,嗣子会如何”的各种流言也平息了下去。

  毕竟不管如何,齐镜声是襁褓中失了父母才被选中过继的,即没有亲生父母“绊脚”,又是从小养的有感情。

  再一个齐镜声十五岁觉醒金系能量场,对嗜金兽亲和力一流,首次检测就能撑起护住己身的力场,而齐镜彦不过是个奶娃,未来如何还不可知。

  齐家庞大的矿山产业,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当族长的,能力有时候比出身更重要。

  但凡齐明雍和安慧有些脑子,都应该好好养着齐镜声,等齐镜彦长起来再做决定不迟。

  齐镜声当年听着这些似是而非的言论,也得出结论,于情于理,自己的地位都不会受到威胁。

  更何况,他对族长的位置并不觊觎,家族利益至上,族长能者居之,如果弟弟更强,他会心甘情愿辅佐。

  十五年了,到今天齐镜声整理了一下自己当年的所思所想,蠢得不忍直视。

  更别提八个月后齐镜彦周岁基因检测出缺陷,可能终身无法觉醒能量场,当时自己是什么反应来着?

  哦,对安慧说,“母亲不要烦恼,我会保护弟弟的,保他一辈子荣华富贵快乐无忧。”

  嗓子里溢出一声低哑的笑声,齐镜声慢慢抬起手捂住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蠢死了!

  至今还能隐约记起,安慧脸色惨白,扯出一个说不出怪异的笑容,她握着自己的手去摸摸齐镜彦的后背,“母亲记住你这句话了。”

  当时自己以为她是难过弟弟的缺陷,实际她是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吧?

  外面人声又起来,黎嫂脚步轻巧地进了卧室,厚重的丝绒窗帘被拉起来,留一层软薄的丝织防晒帘,明媚的阳光洒进室内,微凉的秋风灌进来。

  齐镜声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淅沥沥的水声里,黎嫂很快拧了热毛巾轻柔地给他擦脸。

  因为脑震荡有些畏光,齐镜声小心眯着眼睛,动作慢腾腾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黎嫂,我自己来。”

  黎嫂手底下轻巧,把他的手按下去,声音也和缓的很,“头还晕着呢,逞什么强?夫人很快要来看你,我给你收拾得快。”

  “我……”齐镜声才说一个字就又被打断。

  “闭上眼睛养养神,我抱大的,有什么不好意思?”黎嫂轻笑,把齐镜声的反抗当做小少年的羞涩。

  “嗯……”齐镜声闭上眼睛,虽说如今已经不流行乳母那一套,但是世家长大的孩子,也都是有一个专门的嬷嬷的。

  从出生就带着照顾到成年,若是当家夫人要是爱玩一些,少爷小姐屋里的管事嬷嬷就会变成比亲生母亲更亲近的存在。

  上辈子黎嫂照顾他到十八岁进入大学,据说是被儿子接回去养老了。

  齐镜声当时沉浸在开始新大学生活的兴奋喜悦中,丝毫没注意到异常。仿佛是有人在耳边说了一嘴,再过几年结了婚,就有夫人管内务了,嬷嬷年纪大了,太辛苦,该退休了。自己就欢欢喜喜承诺了以后会去探望,自此丢开手。

  如今想想,黎嫂当年不过四十出头,手底下权力不大,却管着自己屋子里的所有女仆男仆,哪里就辛苦到要退休?

  再一个黎嫂的儿子黎贺,与自己同龄,按常理,会与小主人的孩子一起学习,以后成为少爷的男仆甚至管家。对平民来说,无疑是大好前途,但是大学时候自己并没见过他。

  齐镜声眉毛皱起来,黎贺的身份不能陪自己一起在世家聚集的中小学念书,回想起来,上辈子十岁之后竟然再没见过了。

  黎嫂换了一遍毛巾给他擦手,见他眉毛皱起来,担心的不行,“头晕的厉害吗?我再叫医生来吧。”

  齐镜声眯起眼睛,“不用,多休息就好了,我想吃你做的小菜。”

  黎嫂小心把他扶起来,在背后垫上枕头,“我得问问护士你能不能吃,还吃着药呢,可别冲了药性。”

  “好。”齐镜声闭上眼睛,骤然起身仍旧眩晕的厉害,齐镜彦查出基因缺陷之前,安慧不会做什么,此时自己还是安全的。

  说是夫人很快来,直到齐镜声慢腾腾吃了早餐,安慧才带着女管家和几个女仆过来。

  齐镜声脸上还有许多青紫,头上包着纱布,病怏怏坐在床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作势行礼,刚张口喊一声“母亲”立刻干呕了几声。

  安慧不自觉地退了半步,嘴角抿起来,法令纹仿佛刀刻一般,“不是说好许多了吗?”

  齐镜声眼睛眯着,看的却清楚,喏,这就是亲生和抱养的区别,若是亲子,该是扑上来关心吧?

  黎嫂慌忙端着柠檬水上去,“是好些了,前几日坐都坐不住呢。”

  安慧眉毛仍旧皱着,神色却还好,她已经是快五十的人了,才得了幼子,费心养了双月子,人还是苍老了许多,但是心情却好得很,齐镜声也是花心思养了十几年的,此时尚未被嫉恨不满占满心思,听了黎嫂的话,声音就软下来,“好好躺着吧,叫厨房去问问医生有没有合适的药膳。我就不打扰你了。”

  齐镜声听着她在外头问了值班的住家护士,人声渐渐散去,黎嫂进来帮他躺好,就又昏昏沉沉睡过去。

  

  第2章 住校

  

  睁眼时候已经傍晚,屏风外侧透进来微弱的光,看人影是黎嫂坐在矮凳上读书。

  齐镜声不想动弹,慢腾腾稍微翻了翻身,闭着眼睛琢磨事儿。上辈子活到三十出头,自认为信的是阳谋正道,走的是通天大路,一朝身死,世界倾覆。

  当时有不甘、有仇恨,但是因为向来方正直接的性格,隐隐又有一丝愿赌服输。

  若说完全没感觉到那些蛛丝马迹的异常,也不尽然。只是没想过人性恶毒至斯,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说自己不想争不想抢,却完全没人信?!

  自己当时蠢的以为小寒已经远远的安排好,自己一身一心,除了尽一尽齐家长房嫡子的义务,在这世上再无牵挂。

  因此被逼入辐射超标的矿洞自爆身死时,自以为并没有遗憾。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死后竟然没有归于虚无,而是飘飘荡荡到了小寒身边。

  最危险的要塞,最严酷的环境,一身伤痕,哪里是自己给他安排好的地方?哪里是安安稳稳好生活的样子?

  至于后来他从新闻上得知自己身死,多番谋划逃离寻仇,齐镜声捂住骤然刺痛的额头,不忍回忆。

  黎嫂听到屏风后面窸窸窣窣的动静,丢开手里的书进屋,开了光线柔和的壁灯,见他捂着额头,慌忙凑过来,“还是头疼吗?我再叫医生来吧。”

  “不必。”齐镜声止住她。

  已经想明白了,上辈子不算笨人,死就死在太过轻信,如今翻过来十几年,大概照旧学不会那些鬼蜮伎俩。但是,不一定对方阴谋算计,自己就一定要以阴谋回击。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