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末世之诛梦者

 

 

文案

 

第一天,雪山崩了。

第二天,千年的古尸爬起来跑掉了。

第三天,主角们出动了。

 

但是……

林梓潼:爸爸,那跟胡萝卜看起来好好吃,想吃(*ˉ﹃ˉ)

蓝浔:那是虫子,生吃会闹肚子的。

金陵:叫我妈妈我就给你抓啊~

即墨:虫子也是命,阿弥陀佛,金陵,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许菏泽:操操操,虫子没被你们吃掉,老子就先要被!干!掉!了!,马丹来帮忙啊!!(╯°□°)╯︵ ┻━┻

 

内容标签:年下 现代架空 末世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菏泽,即墨 ┃ 配角:金陵,蓝浔,林梓潼 ┃ 其它:末世,重生,冒险

 

    

    ☆、雪山崩塌 

 

  那天,苍婕对他说过什么话他其实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觉得那张被称成为南营第一美的一张脸也突然的面目可憎起来。

  他只记得自己满心的悔恨,和奋力冲过去想要杀掉那个女人的决心。嘴上对他说着甜言蜜语的人转眼间就将他害得家破人亡。他冲过去的时候,七八个绿装的士兵死死将他按住,在他腿上腰上手上绑上了千斤重的石头,然后扔进了被污染的河里。

  失去意识之前,他回想了这二十四年来走过的路,发现自己似乎没做过一件好事,便也觉得,应该也不会突现奇迹的出现一个人将他救起,于是他也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报应。

  许菏泽缓缓清醒过来,睁开眼的瞬间他分不太清,到底苍婕要他死是现实,还是此时老实的缩在沙发里才是现实,那种感觉太过真实,伤心和绝望也太过真实。见他发愣,徐莲揉了揉他的脸,“睡个午觉都睡傻了?”

  他伸手一挡,感受到了真实的皮肤触感,愣了一愣,继而猛的扑过去抱住了徐莲的腰蹭了蹭,“妈……”这一声又带了多少悔恨和愧疚。徐莲拍了拍他的肩,“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刚才一定是做梦了。竟是那么荒唐的梦,末世,梦境,啧啧够精彩的,徐莲将他推了起来,“我做了蛋糕,差不多该好了,妈去给你拿来。”

  许菏泽坐正身子,电视里正在做雪山挖掘工程的现场报道,三个月前雪山扩展旅游景区的时候从冰层里挖出了一具古尸,但消息一直被封锁住了,从他老爸那里得到的消息,似乎是两拨人一直在做研究,后来起了分歧,当时的发现者说了狠话,不是你找的别瞎参合,另一队的首领便赌气又组了个队伍,且为了个给人看,做得极为高调,所以,这才次工程几乎一路都是直播。

  他伸手想点支烟,电视里传来了女主持人的声音,“前面传来消息,冰层里好像有东西,大家快来跟随我一起进去。”说罢伴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和主持人的喘气声,捏着烟的手便抖了抖,火苗贪婪的舔上了他的食指,他低低的叫了声,就见徐莲端着蛋糕急忙的问他怎么这么不小心。

  “目前只能看见一团黑色的影子,有可能是另一具古尸……”

  手中的打火机终于落在了地上,他猛的站起身往浴室而去,徐莲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他捏着一块打湿的浴巾出来了,“菏泽……”

  许菏泽就着浴巾裹在了她脸上,继而拉着她猛的往大门外跑去,直到母子俩跑到院子里,徐莲都没反应过来,扭头正要问他发什么神经,就见许菏泽猛的捂住了她的嘴巴鼻子,死死的抱住了她,轻声道,“妈妈,这次我会保护你的。”

  整栋别墅在他俩眼中晃了晃,猛的倒塌在地,徐莲瞪大了眼睛,如果不是许菏泽捂住她的嘴,恐怕此时早已惊魂未定的大叫起来了。

  天地在晃,他们脚底也站不住,几次三番都要摔倒,许菏泽紧紧的抱着她,震动持续了大约三分钟之久,他才缓缓松开了她,徐莲正要解下头上的浴巾,许菏泽便按住了她,“妈,你听我说,离咱们家不远的雪山塌掉了,冰层里有种可以致睡的病毒,现在已经扩散出来了。”

  徐莲瞪大了眼睛,再度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这明明只是地震而已,就算雪山塌掉了,什么病毒,太荒唐了!

  “现在我们要穿过市区,找吴叔叔的直升飞机,去京城和爸爸汇合。”

  徐莲将他的手扯了下来,支支吾吾道:“菏泽你、你可别吓妈妈啊!”

  他双手紧握,梦境里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应验,他也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地震,至少受害的只是这个城市,而不是全世界。现在只需要走出这个院子便知道他想的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他没有再深想下去,揽过徐莲的肩膀便一起出了院门,徐莲想呆在这儿也不是办法,也就没有再质问下去,只见院外并不是她想象中人们劫后余生互相取暖的样子,而是横七竖八瘫倒在地的人。惊魂未定的心再次受到了冲击,这是怎么回事?她弯腰去探了探这些人的鼻息,还有气,只是无论她怎么去推都没有醒来,许菏泽眼里也是隐藏不住的惊恐,和梦境里一样,躺在路上被感染病毒的人。

  没有死,也很难活,沉睡,继而造梦,梦会产生能量,滋养一些不该产生的物种。世界会被这种新物种破坏,越来越多的人死在梦里,人口急剧下降,在他被沉入河底时,这个世界仅剩下不到十亿人口了,中国也由原来的十三亿直降到四亿。

  而他的母亲,徐莲,那时是直接死在这场由山崩带来的地震里,想到这里许菏泽悄悄松了口气,至少母亲还活着。怕她也会染上病毒所以才找来浴巾将她包裹住,至于自己,从前就是免疫的那个,现在自然也不该列外。

  徐莲抬头强装镇定的看着他,“别怕,走,妈带你去吴叔叔家。”

  许菏泽几乎要哭出来,徐莲死后他继续过了一段时间的混账二世祖生活,直到苍婕原形毕露,父亲顾全大局将他抛弃,他才幡然醒悟,这世上真心对他好的,也许只有母亲了,可他却再没机会听她叫一声儿子了。

  徐莲见他这副表情以为他吓到了,许菏泽虽然已经是23岁的人了,可在她眼里却还是个小孩子,遇见这种事他肯定是会怕的,即便自己再害怕她也一定会保护好儿子的。“菏泽,别怕,别怕。”

  许菏泽重重的点了点头,虽然他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只要能让母亲同他平安到上海,他发誓,这次他再也不会逃避诛梦者的责任了。

  小心的绕过会出现巨大飞蛾的巷子,他拉着徐莲疾奔向目的地,这其中也有不少免疫人员,但他没心思去跟这些人解释,也没空去做拯救大使,他现在只想把徐莲送去安全地带。

  但他避开了飞蛾的巷子,却不知道别的道路还会有什么具象化的物种,梦境刚刚才开始,这些新物种的力量也很弱,当他被一群类猫物种困住的时候,许菏泽弯腰捡起一根钢管,在心底默默数了数,一共七只,这种东西,他记得后来取名做天狗,长得像野猫,至于明明像猫却要取名天狗的原因他不太清楚,之前没有仔细研究过。这是一种低等的新物种,体型稍微有点大,半人大小,杀伤力很弱,他想了想,自己的力气应该足够干掉这些低等物了。

  “妈妈你靠在墙上,千万别把后背放空,我去解决这些怪物!”

  徐莲哪敢放心,跟着他弯腰捡起钢管,“不管是什么东西,休想伤了我儿子!”早年军医的风范又开始展现出来,结婚后徐莲相夫教子,对于这个让她放弃一切的儿子也很是溺爱,这也造成了上半辈子许菏泽一副标准富二代花花公子的德行。看见他此时想要保护自己,徐莲在感叹儿子长大的同时也深深激发了她骨子里的热血。许菏泽扭头看了她一眼,心惊胆战的见她已经将浴巾扔掉了,但见徐莲没什么反应又长松了口气,按照他母亲的体格,成为免疫人员似乎也在意料之中。

  母子倆后背相靠,将钢管挥向了扑面而来的怪物身上,几声嚎叫,天狗被打趴在地,徐莲满意的扭头想跟儿子击个掌,就被勉强爬起身来的一只天狗猛扑到在地,许菏泽听得声响,急忙扭头过去,只见徐莲就着钢管卡在了天狗大张的嘴里,利齿离她的头仅三厘米,且大有越靠越近的趋势,许菏泽大吃一惊,便要冲过去,他这一失神,两只天狗便猛扑了过去,他本能的伸手去挡,再度陷入苦战,徐莲被按到在地,钢管卡住了天狗的嘴,松手就是死,不松手她也没有反抗的机会。

  正是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从她头顶飞过一根木棍,天狗发出一声被怪力推翻在地,徐莲爬起身来,见眼前一道灰影闪过,猛冲向天狗,她定睛看去,只看见一个锃光瓦亮的脑袋,那是一个穿着灰色僧衣的年轻小和尚,看不清脸,只觉得这少年力气非常的大,那木棍在他手里用得也十分的得心应手。

  许菏泽见徐莲脱了险,大松一口气的同时,也一棍子劈到了天狗的脑袋上,古怪的一声叫声过后,半人大小的怪物滚到一旁,这似乎是这几只天狗的的领头,它受了伤,剩下的两只便纷纷围在了它身旁,龇牙咧嘴冲着许菏泽一顿好叫,灰色僧衣的少年猛的一挥木棍,天狗又发出一声古怪的叫声,扭头便跑。

  许菏泽感觉有些筋疲力尽,也不打算再追过去。只扭头冲着少年笑笑,“刚才谢谢你救了我妈。”

  小和尚点点头,神色淡然,仿佛对天狗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

  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个活佛了。许菏泽在心里啧了一声,但愿你能拯救世界啊,他嘴里又道了声谢,便拉过徐莲要走,扭头想起日后会组成的诛梦大军,这家伙要是能活着,肯定能帮大忙,他将头扭了回去,“这位小师父,敢问尊姓大名啊。”

  小和尚一手握着木棍单手作揖,“小僧法号即墨,即便的即,墨水的墨。”

  即墨,许菏泽想了想这两字,“我们准备去京城,你有什么打算?”

  “小僧打算去山脚寻师父,既然如此,施主珍重。”

  许菏泽也点了点头,滑稽的学着他的样子双手合十作揖,突然遇见这么个规规矩矩的和尚,似乎还挺好玩的,但即墨一走,他才反应过来,眼下的情况实在不适合他觉得好玩,看来这二世祖做久了,有些毛病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改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么么哒~\\(≧▽≦)/~

  打滚求收求评

  错别字好多_(:3」∠)_

    

    ☆、捡个儿子 

 

  躲过了天狗的攻击,许菏泽同徐莲终于进到了吴家别墅的山下,山头不算高,只是这片是别墅区,吴玉是个事事都不肯屈于人下的主,所以连房子也要最高的位置,平日出门有车也没觉得麻烦,山高清净还能看日出,吴家人也没少得瑟,现在来看这平日只需十来分钟的车程却是十分的漫长而遥远,从许家一路走来,别说和天狗大战一场,就是不战这一场,逃命的跑了这么远,也实在够呛,许菏泽抬头看了眼山路,小声骂了句娘。

  吴玉的名字也很是不讨喜,许菏泽他爸也特烦这名字,一般情况下对吴玉的称呼就三字,暴发户。吴玉没什么背景,也没读过什么书,这点许菏泽他爸挺瞧不上的,不过这个吴玉的脑子的确好使,当初走在炒房的先锋,再让老同学徐莲吹了点枕边风,许菏泽他爸没少帮忙,好在吴玉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主,还给了徐莲一个执行总裁的职位,正因为这样许菏泽才敢去找他。

  他左右看了看,幸运的找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看情形似乎是车主正要看进小区大门,突然被病毒袭击了,骚包的大红色巴博斯撞在在了花坛上,逃命似的露出半个身子,他走近将车主拽出,自己坐了进去。

  徐莲摸出手机正在给许菏泽他爸许印书打电话,虽然幸运的发现似乎手机暂时还能用,但对方却永远在占线中,徐莲抓了把已经乱掉的发髻,就听见身后的喇叭响起,她扭头过去只见许菏泽已经打开了副座的车门,“妈,上车!”徐莲一个箭步跨入,见许菏泽一脸平静的模样,躁动的心才缓和了些。

  山路因为雪山崩塌带来了些裂缝,但还不影响行驶,想到他家倒塌的房子许菏泽就是一阵痛心疾首,这山路都只是小小的裂缝,他们家的房子,那得是多渣的工程,吴玉这个老东西,肯定没少偷工减料。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