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重生之快活

 

文案

 

叶澄前世遭兄弟背叛,一无所有家破人亡,死后重生一切尚未发生那年,这一世他只想奋斗个几年然后携爱人共度一生,顺便想想反攻那点事,秉承人不犯我不我不犯人的原则,上辈子的恩怨不想再提,岂料麻烦接踵而来,快把他活活烦死!

 

一把撕下身上伪装多年的绵羊马甲,开始他的扫路计划。

 

 

——哦~原来羊皮底下是只狼崽子。

 

——不稀罕啊!不稀罕就给老子滚!

 

——啧,怎么会……

 

管你是绵羊还是狼崽,一样逃不过程大少的手掌心,一捉、二压、三贴近,动作娴熟堪比前世,叶澄双眼含泪看着在他身上胡作非为的程大少,为什么这一世他还是斗不过这家伙!!!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 情有独钟 重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澄vs程亦阳 ┃ 配角:林向北.林向南.单泽…… ┃ 其它:HE.重生.暖风南倾.轻松.攻宠受

 

==================

 

☆、第1章 重生

 

  破旧的海边仓库房内,脏乱的地面上布满零星血迹,痕迹从门口一直延伸到角落,那里,两个成年男子相互倚靠,黑浓的鲜血从其中一个高大男人口中冒出,那人紧闭的双眸不断颤动,白色上衣被血液浸湿。

  叶澄抱紧男人的身体,下唇被自己咬的艳红,眸中的恨意被额上的发丝遮盖,内心窒息般的苦楚难以抑制。

  程亦阳,我叶澄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又能好到哪去!

  厂房中央,一个俊秀的青年拿着一把手枪靠近两人,缓缓举起,指向叶澄。

  仿佛没有察觉正对自己的枪口,叶澄自顾自的收紧手臂拥着怀里的人。

  那人手臂不自然的弯曲,脸色苍白,体温逐渐冰冷。

  叶澄呆呆的看着他的脸,视线却越来越模糊,抬手想触碰他紧闭的眼睑,却只能触到干涸的血迹,片刻后,仿佛不甘般喃喃低语,“程亦阳。”

  叶澄弯腰把脸贴在那人脸颊上亲昵的蹭了蹭,胸腔中的愤怒与怨恨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迎面走来一个青年,手里握着一把黑色手枪,勾着嘴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语气中含着隐隐的愉悦,与不容忽视的嘲讽意味,“如果他对你的执念没有这么深,我也不想杀他,可惜……”

  “没有你们,锦程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倒省了我许多功夫。”

  叶澄自始至终没有抬头。

  巨大的枪响回荡在空旷的厂房上空经久不消,惊起落在窗台休憩的海燕。

  角落中的两人依偎在一起,十指紧握。

  微咸的海风从天窗飘入,混合细微的尘埃洒落在两人身上,安详静谧……

  “铃铃铃”屋内大床上的少年翻身关了闹钟,掀开腰上的薄被,揉着眼睛迷迷糊糊走进浴室洗漱。

  十四的叶澄单手撑在盥洗台上,另一只手握着牙刷上下摆弄,目光飘忽的看着镜子里人,白色的牙膏泡沫在嘴上围了一圈,清爽利落的刺头稚气的脸孔。

  普普通通一屁孩子,又有谁知道这家伙外面披着十几岁的壳子,内里却有个二十几岁的灵魂。

  叶澄低头拧开水管使劲搓了搓脸,顺手呼噜一把脑袋,随手扯来头顶上方的毛巾擦了擦,混乱的思维才勉强绕回他的脑袋。

  叶澄有低血压,每天起床必定伴随如泰山压顶般的晕眩,可他偏偏有个早起的习惯。

  只穿了个小裤衩的叶澄走出浴室套上条短裤,来到玄关换鞋,在鞋柜上抓了一把零钱,出门晨跑……顺便买早饭。

  二十三岁的叶澄重生回九岁那年,一家五口,其乐融融,叶家的餐饮生意刚刚步入正轨,内鬼还未暴漏,公司机密也还没有被公诸于世,没有恶意新闻,更没有家破人亡。

  从他重生至今已经过了五年,这段时间,足以让他真正接受重生的事实。

  此时的叶澄,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叶家小少爷,没有落入绝望的深渊,没有经历家破人亡、生离死别。

  一切,还可以重头开始。

  叶澄把零钱塞好,一溜烟来到楼下,清晨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

  既然上天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不玩命努力一把就太对不起那谁谁谁,叶澄想,这一世,不求荣华富贵位高权重,只盼能平淡安乐快活一世。

  “豆浆油条,鸡蛋烧饼……”叶澄进屋把早饭放到桌上,看着一桌嗷嗷待哺的人,顿感亚历山大,他是重生回来当保姆的?

  “澄澄呀,最近辛苦你啦。”叶母万分欣慰的抢先拿了一兜小汤包放在面前,掏出一个放到嘴里快速咀嚼。

  桌上另外三人同样拿了各自中意的食物拆包下肚。

  “妈,你最近已经忙到连吃饭都要争分夺秒了吗?”叶澄看着他妈火急火燎的样子道。

  再看向一旁慢条斯理进食的叶父,明明他爸才是老板,应该是最忙的那个吧。

  “妈,你慢点。”大儿子叶永道。

  叶辉嚼着嘴里的油条含糊不清对叶澄说,“橙子啊,你最近每天都去买早饭,街上人都快认识你了,前两天我放学,那个卖凉皮的女孩还夸你来着,干的不错,继续努力。”

  “橙澄,最近快期末考了,每天起这这么早行吗?”叶父问道。

  “儿童每天应该睡够八小时,橙子,你每天这样万一以后长不高怎么办。”叶永表示担忧。

  叶澄扭头眼泪婆娑的看向他爸和大哥,你们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了!

  “澄澄,最近辛苦你啦,妈妈最近有点忙,再等些日子公司没这么忙,带你们吃大餐去。”叶母终于吞下最后一口食物,拍着胸口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去公司。

  妈,你放心,接下来的一年才是你和老爸最忙的时候,现在这都不叫啥,到那时候您就能体会到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感受了。

  而我们兄弟三人也即将面临被泡面外卖所包围的现实。

  “妈,不如找个保姆吧。”叶永对在客厅忙活的叶母说道。

  “保姆?可你弟弟一向不喜欢外人进咱们家,不过找个保姆是挺方便的……”叶母犹豫不定的看了看小儿子的方向,他这个儿子自幼娇贵,刚生下来就被送进了保温箱,这些年一直用中药养着,脸上才稍微有些血色,他们夫妻二人最疼的也是这个小儿子,两个大儿子十几岁快要成年已经上了大学,性子有时叛逆却异常懂事,叶澄最小,可偏偏现在又是公司最忙的时候。

  叶母在许多事情上一向是迁就小儿子的,这几年工作再忙也兼顾着家事,就因为叶澄儿时耍赖撒泼的一句“不喜欢外人来家里。”

  叶澄闻言有些纳闷,他是讨厌别人进他休息的地方,可是并不记得小时候说过这话啊?

  “妈,请保姆也没什么不好,我自己的房间自己打扫,有个人洗衣服做饭就行。”

  前世他大哥同样提过找保姆的事,被叶母一口否决,他也从未多想,现在想来竟是因为他儿时的一句话。

  “那行,澄澄的房间自己收拾,明天我让小米去家政请一个保姆来咱家帮忙。”

  “恩,这样也好,省得你每天那么累。”叶父对叶母道,有些意外的看着叶澄,对他近些年的变化尤为满意。

  叶澄低头吃饭,把油条掐成一段段丢进老豆腐里,心里不大好受。

  他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那样一句话,老妈至于一记记这么多年,他原本以为是他老妈不喜欢保姆来家里,根本没往自己身上想。

  他妈本来就在自家公司上班,公司刚开始那一阶段忙的像个陀螺,还要顾着家里的事……

  “橙子,考完试我们出去旅游,你选个喜欢的地方。”叶家大哥发话。

  “哥!我还得上课啊!”叶辉大叫,口中的烧饼应声而落。

  “所以我只叫了橙子没叫你,什么时候你英语不挂科再说,这次我估计你没指望了。”叶永笑的开心。

  叶辉:“……”他也不想啊!

  叶父咳嗽两声即使批评大儿子这种行为,“叶永,叶辉上了大学还要补英语已经很累了,不要歧视他。”

  叶辉呈心碎状,爸,你这句话更伤人啊~

  叶澄在一旁看着家人的互动,心里暖暖的就好像躺着一块不断散发热量的水晶球,沉甸甸热乎乎的滋味却让他有些想掉金豆子,他从不知道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场景会这样温馨,只有曾经失去过,才知道此刻的来之不易。

  而前世他家人海难失踪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一起海上事故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与程一航有没有关系?

  叶澄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一向自负于看人准的家伙,最后却被兄弟算计背叛,说来可笑。

  叶澄始终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那人如此恨他,甚至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叶澄不怪他,怪只怪自己这一对招子都不够亮!看人不够准!

  程一航,十年感情我待你亲如手足,最后你却用一颗子弹送我上路,我不怪你勾结外人吞并公司,更不怪你舍弃多年兄弟情义将我推入深渊,千般万般,我始终不懂,程亦阳是你亲哥哥,你为何连他也不肯放过?

  或者说我们二人对你的好,你从不肯放在心上罢了。

  上辈子的恩怨这一世他不想追究,一码归一码。

  这一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

  人再犯我斩草除根!得寸进尺的东西都特么欠踹!

  作者有话要说:  跑回来改引号~谢谢回梦千年同学~(*^__^*) 欢脱的再次回来加点人物介绍,吼!谢谢荷举的建议~(跑走改文

 

☆、第2章 挑事

 

  叶澄穿一身白色夏季校服,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身形消瘦,带着少年人独特的阳光帅气,骑着单车行驶于绿荫小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自行车在寂静的校门口“吱呀”一声停住,时间还早,门口还没有老师执勤,叶澄推车走进校门。

  “诶!橙子,来这么早啊!”

  “省的迟到挨老狼训啊!”

  “橙子!下午放学篮球比赛你可别忘了!”

  “我要真忘了你还不得冲我们班来把我逮出去?”

  “得了吧你,就你们班那群小姑娘,还不一人一口唾沫把我啐出去!”

  “滚吧你!”叶澄笑骂一声把车停在车棚,背着书包上楼进班。

  重生第五年,他曾一度认为这一切不过是个梦,而这几年所经历的人或事,无一不真实异常,总算彻底断了他之前消极念头。

  五年间,他已经从那个成绩平平的孤僻小男孩成了海城一中一员,一所前世他拼了命也没能考上的学校。

  现在不过七点多种,班里人少的可怜,仅有三四个人埋头书桌奋笔疾书,鼻梁上厚重的眼镜框仿佛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在这里,刻苦读书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叶澄今年初二,靠着前世积攒的那点东西和学习方法,在这所高手如云的学校总算没有沦为垫底的。

  叶澄微囧,果然是他智商差点?这样都考不过学校里那些人。

  叶澄不住校,但每天来的早,前世的习惯让他每每在五点钟就准时起床,闲着没事不来学校,他还真不知道该干嘛。

  翻开书本,看着昨天做的预习笔记,叶澄咬着笔头一点点啃着,数学书上抛物线满天飞,乱七八糟的圆形图看得人眼花缭乱,在其中几处简单的画了两笔,扭头望向窗外,绿油油的树木遮住了大半视线,偶尔飞过几只黑燕。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