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凤于九天番外 夜宫

 

    夜色沉重。

 

    群星仿佛在寂渺中失去踪迹,只余一轮明月高挂夜空,淡淡光华,孤傲映照离国王宫肃穆宁静的飞檐。

 

    处理一天政务后,已经入寝的若言若有所感,猛然睁开眼睛。

 

    他听到了殿门外传来的脚步声。

 

    布鞋底踩上地面的声音非常轻,非听觉格外敏捷之人不能察觉,但若言却听出了这脚步的急促和兴奋。

 

    若言从床上一下坐起,隔着垂帘沉声问,「有什么重要消息?」

 

    「大王,」赶来的侍卫跪在床前,气喘吁吁道,「禀报大王,西雷鸣王如大王所料,领了几百人马潜入都城外郊。我方大军成功埋伏,短暂交战后,鸣王被我方生擒。」

 

    若言如剑般斜飞入鬓的眉角猛地一抽,声音压得更沉,「你把刚刚最后一句,再给本王说一次。」心脏剧跳起来。

 

    「大王,千真万确,西雷鸣王已被我方生擒!」

 

    愕然之后,不敢相信的惊喜泛上心头。

 

    鸣王,竟然真的抓到了。

 

    「鸣王现在人在哪里?」

 

    「禀大王,俘虏已经押到殿外,等待大王发落。」

 

    「立即把鸣王带进来。」若言毫不犹豫地下令。

 

    「是!」

 

    把犯人从殿外带进来,不过片刻的事,若言心里焦灼太甚,竟觉得时间奇长,好不容易听见门轴咯地轻轻发出一声,若言再也忍不住,一手掀开垂帘,下床大步迎过去。

 

    「大王,西雷鸣王带到。」

 

    

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出现在眼前,看见梦中人的身影,若言簌然止住脚步,静静凝视一步外的凤鸣,好一会,唇角才逸出一丝复杂笑意,「鸣王终于再次踏足离国王宫,我这个做主人的,真是说不出的欣喜。」

 

    凤鸣双手被捆,经过一番血战,身上的盔甲战袍染满血污。被离国侍卫硬按在地上跪下,一边挣扎,一边不甘心地抬头,「这地方,我一点也不想来!」

 

    忽然看见若言的手掌正向自己伸来,眼睛瞪得更大,骇然道,「别碰我!」

 

    若言哪里理会他的抗议,手掌抚到凤鸣脸颊,触感光滑莹润,和回忆中的一样动人,几年过去了,那令人陶醉的感觉竟无一丝改变。

 

    「想当初鸣王夜夜睡在本王怀里,不知有多亲昵,今天居然怕被我碰?呵。」拧住下巴,往上一挑,凤鸣被迫仰起的俊脸,出现在视线之下。

 

    几年不见,凤鸣模样更加出挑,五官清晰精致,眉目处透出一股俊逸英气,眼神却仍保留着从前的澄清透亮,此刻,黑溜溜的大眼睛又恨又怕地瞪着若言,让若言愈加心动。

 

    几年来累积压抑的渴望,顷刻化作野火,烧出漫天狂欲。

 

    「你们出去。」若言遣退侍卫们。

 

    众人遵命退出。

 

    咿呀,殿门关闭的声音在夜的寂静中格外令人神经紧张。

 

    

凤鸣一颗心悬起来,看看左右,已经再没有旁人,自己和若言在烛光摇曳的寝宫独处,十步之外,就是重重垂幔随风轻扬,随时可供若言安寝和做其他事的御床,立即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

 

    「若言,你想怎样?」

 

    黑影仿佛恶魔一样,一步步逼过来。

 

    双手被绑在后背的凤鸣,只能一步步后退。

 

    脊背忽然碰上紧紧关闭的大门,再无退路。

 

    若言玩味地笑着,缓缓欺前,直到把凤鸣夹在大门和自己的身体之间,低头看着凤鸣惧怒交加的俊脸,「本王要怎样,鸣王心里不清楚吗?」

 

    凤鸣不肯和他对视,不屑地低下头,狠狠咬住下唇。

 

    他唇形极美,这样用力去咬,连若言也觉得心疼,两指压在他牙关处,恰到好处地一卡,迫使凤鸣吃疼地松开下唇。

 

    「若言,你好歹也是个大王,这样……这样……」后面的几个字似乎不好意思说出口,凤鸣含糊跳过,愤愤道,「我绝对不会服气!」

 

    

若言失笑,「上次鸣王落入我手,本王一直对鸣王不错,也没有强迫鸣王,结果又怎样呢?只换来鸣王毫不留情的背叛,阿曼江大战,尽毁我大船兵士,本王还在乱军中被你的容恬射了一箭,差点永远不能醒来。可见我若言就算再温柔有礼,对鸣王来说也没什么区别。所以……」

 

    拉开系住盔甲的细带,把由许多小甲片穿缀而成的珍贵盔甲卸下。

 

    两手抓住露出来的衣裳,左右用力一扯。

 

    嗤!

 

    衣料从中撕开。

 

    包裹在布料中的胸膛,像剥开外壳的果实一样,莹润诱人地呈现眼前。

 

    「住手!」乳头被粗糙的掌心盖住,色情地揉搓,凤鸣羞愤难忍。

 

    双手紧紧束在身后,根本挣扎不开,情急下只能提起膝盖,朝对方胯下撞击。

 

    若言武功才情,绝不下于容恬,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凤鸣偷袭到,哈哈一笑,顺势抓住凤鸣主动送上门的右腿,举高一扯。

 

    凤鸣立即失去重心,「啊」一声摔在地上。

 

    他没有手可以支撑身体,根本就是直挺挺摔下去,幸亏靠近殿门的地方铺了厚厚地毯,才没有当场摔晕。

 

    不过也头晕眼花了好一会。

 

    若言看他摔得七荤八素,被绑着双手躺在地毯上,一脸不知道该往哪逃的模样,活像一只受到惊吓的落水小猫。

 

    但这猫,却也是天下最俊秀,最令人垂涎的猫。

 

    「摔到了没有?疼不疼?」若言单膝跪下,扳过他的脸来看。

 

    「别过来!不要你管!」

 

    若言啧啧笑道,「鸣王好大的脾气。」

 

    一边笑着,一边把拼命挣扎想逃开的凤鸣翻过来仰躺着,大手在修长的身子上逡巡,抓到布料就狠狠一扯。

 

    嗤!嗤!

 

    衣料破裂声不绝于耳。

 

    顷刻之间,凤鸣身上衣物全成了碎布条。

 

    凤鸣羞急得满脸通红,发现逃不掉,拼命把身体蜷缩起来,竭力背对若言。

 

    

凡是在外漂泊的人常遭受风吹雨淋,理应皮肤变黑,凤鸣却截然不同,肌肤白皙如幼瓷,光泽晶莹,健康的肤色有点半透明,仿佛在还下面,还藏着更珍奇的宝贝似的,诱惑人去抚摸探索。

 

    若言肆无忌惮地摸上凤鸣的脊背,感受着来自凤鸣的体温,丝绸般的触感,是任何人都无法带给若言的无上享受。

 

    因为练剑而生出茧子的大掌,一下一下地摩擦过婴儿般幼嫩的裸背。

 

    他有趣地观察着凤鸣。

 

    这世上无双的妙人儿,正苦苦咬牙,一声不吭,不时绷紧背部肌肉,紧张地等待着自己随时可能进一步侵犯的动作。

 

    眼前一切,使若言压抑已久的渴望,和把凤鸣弄到哭泣求饶的蹂躏欲,宛如被泼了油的火苗一样腾地窜高到极点。

 

    「凤鸣,我会比容恬更让你满意的。」

 

    被强拉开双腿的凤鸣,脸上露出惊骇欲绝的表情,「不不!走开!你滚开!不……啊!」突如其来的一声惨叫。

 

    没有经过事前准备,只挺入小半的尖端,也已经让凤鸣疼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原本就雪白的俊脸,立即变得更加煞白,一丝血色也没有。

 

    「乖,放松一点,不然更疼。」若言抱着不断想往后缩的凤鸣,维持两人下半身连在一起的姿势。

 

    「不要!不不……呜……你滚开!容恬……容恬!」

 

    这种时候听见「容恬」的名字,若言心里大不是滋味,陈年往事沸腾似的全翻滚起来,对身下哭叫的人又爱又恨。

 

    看着凤鸣因为过度被侵犯而逸出泪雾的浓密睫毛,胯下更为怒张勃发,若言压着噬心的嫉妒,柔声哄道,「别哭,你要是疼,我慢慢来,绝不伤到你。」

 

    「走开!放开我!」凤鸣对若言温柔的话恍若未闻,发觉若言的吻落到自己项颈和锁骨上,拼命反抗地后仰脖子,喘息着呼救似的大叫,「容恬!容恬!啊!啊啊!」

 

    忽然更深刺入体内的异物,把敏感的黏膜扩张到极限。

 

    「呜!嗯……不……不要!呜呜……」

 

    被凤鸣的不识好歹惹怒的若言,着意用力挺腰,凶器势如破竹,长驱直入到几乎可以顶到腹部脏器的最深处。

 

    凤鸣语不成调的喘息啜泣,在自己身下因为痛苦而企图蜷缩的颤栗身姿,既让若言心疼,又使他血脉迸张。

 

    想好好抚慰他,又想狠狠蹂躏折磨他,直到他完全把容恬这个男人忘记为止。

 

    「不许叫容恬,来,叫本王的名字,若言。」按着一直没有放弃挣扎逃跑的凤鸣,若言用高大强壮的身体压制着他,缓缓地抽出、插入。

 

    只被容恬疼爱过的幽闭禁地,正被自己肆意扩展,强有力的反复抽插中,一点一点的,抹去容恬在凤鸣身体深处留下的烙印。

 

    让凤鸣身上,只留下自己的气味。

 

    这种快乐,比单纯的身体上的侵犯,更令人感觉甘美。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