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一把剑的心酸血泪史

 

备注:

     虽然有张小受脸,可本剑不是同性恋!

 

谁要是再敢来烦我,本剑秒他一百遍!

 

本剑已死,有事烧纸。

 

你想搞基??可以!本剑要当上面的!

 

喂喂喂!本剑不是要在上面当小受啊啊啊啊啊啊!

 

以下剧情请自行脑补。

 

某剑哭:本剑不是同性恋看啊啊啊啊!

 

一入此门深似海,从此菊花是路人。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飞仙,泠洛 ┃ 配角:温书泽,苏长歌,墨渊,空桐池暝,紫夙明羽,泠洛等等 ┃ 其它:1vs1,搞笑,跳脱炸毛呆萌受,清冷攻

 

==================

 

  ☆、第一章:一把重生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请各位海涵。

  身为一把剑,飞仙觉得他是世界上最苦逼的剑,没有之一。

  被人们称为破铜烂铁的他,奇迹般的比同期的神器先化了形,他游历了整个休真界,最后却有一渡劫期高手认为他的名字不顺耳有碍自己渡劫,为了让自己顺利飞升高手就顺手的分分钟灭了他,在他神魂具灭的前一秒他内心的想法其实是:老子叫什么名跟你渡劫有半毛钱关系吗?

  就这样,一代名剑就此毛都不剩一根。

  可是就在飞仙眼睛一睁一闭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他刚刚化形的时候!

  这是天道老大和他开的玩笑?还是南柯一梦梦醒时分?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他拥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你说报仇?

  洗洗睡吧!

  人家仇人早就因为乱伤生灵而被天道哥哥人道毁灭了。

  你说这一世?

  这一世他决定要改个威武霸气的名字,然后想想前世的名人,趁其处于危难之时雪中送碳,拯救其于水火之间,然后抱大腿。

  接着乐乐呵呵的过个几百年,找个快要飞升的大腿认其为主,再去仙界乐呵几年。

  他可没那么蛋疼去找渡劫高手的麻烦。

  正所为敌进我退,敌退我就立马远遁天边,惹不起他还是躲的起的。

  此时应该是他被天雷雷了个外焦里嫩的时候。

  飞仙目前处于人形的状态,不久会被一名名为温书泽的清水门弟子救下。

  温书泽是飞仙预定的大腿之一。

  前世温书泽是最差的五色灵根,正因其天赋过差多年未筑基而被同门所排挤。

  飞仙被他带回去后觉得跟他混没有前途和钱途,就在救了他一次之后毅然离开。

  谁知造化弄人,在飞仙离开没多久后那哥们居然学会了阵法一学!

  其凭借自己得天独厚的五行灵根外加出色的悟性成功的成为了一名阵法大师。

  待他名扬天下之时,无数修者前来锦上添花温书泽都闭门不见。

  其所创造出的九转迷踪阵成为了阵法界的一个传奇!

  总而言之,飞仙是悔不当初啊!

  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好好睡一觉等着被救走吧。某剑虚脱的躺在青翠的草地上这样想到,于是他理所当然的睡着了。

  果不其然,当飞仙一觉睡醒的时候发现身边的环境由室外变为室内。

  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打量周围。

  房间很小,除了一个柜子、一张放了一个茶壶和几个茶杯的桌子、他身下的床外再无他物,和前世并无差异。

  “嗯。”飞仙满意的点点头,温书泽混的越差,他抱上大腿的机率也就越大,清水门的各位前辈,你们就尽情的虐待温书泽吧!

  飞仙越想越开心,情不自禁的傻笑了起来。

  焉的,房间的门被推开,那个眉目如画的少年一席白衣走了进来。

  夕阳的余晖在他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使其更显温文尔雅。

  温书泽本就是一个温和的人,这从他能救下来历不明的飞仙就可以看出。

  见他醒了,温书泽看起来十分高兴,嘴脚洋溢着温和的笑意。

  他走到床边对他说道:“道友醒了?”

  飞仙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温书泽早已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完了!自己傻笑的模样他一定都看见了!第一印象全毁了!飞仙欲哭无泪。

  他连忙收起笑容,挠了挠后脑尴尬的说道:“那个……我…我就是发现自己没死太高兴了点,所以才……”

  “不必多言。”温书泽打断了他的话:“道友现在感觉可好?”

  “好多了。”飞仙向他拱手一礼:“救命之恩,不盛感激。在下名为为墨渊,不知道友高姓大名?”飞仙问道。

  墨渊剑乃前世一把名剑,其以其主人的名子为名。

  既然要改名,趁其未出世前盗用一下没什么大不了吧?

  于是飞仙便变为了墨渊。

  虽然知道了温书泽的一切经历,但那是他前世。这一世怎么的也装装样子。

  温书泽虚扶了他一下道:“道友不必如此多礼,在下姓温名云字书泽。如若不嫌,直呼在下书泽即可。”

  墨渊对他微微一笑表示友好。

  别看温书泽对谁都和和气气的,但这哥们是典型的外热心冷。

  救你?可以!坦诚相对?做梦!

  墨渊内心默默的仰天太息:革命尚为成功,同志们仍需努力啊!

  “温道友可否告诉在下此处为何处?”

  温书泽递给他一碗中药示意他喝下,而后对他说道:“樱落城清水门。你身受重伤不便走动,还是先在此好好养伤吧。”说完他便转身离去了。

  墨渊看着他的背影热泪盈眶啊!

  对上了!终对上台词了!

  从温书泽进门开始,说的话和前世根本没搭上一点边,要不是最后一句话正确,墨渊甚至以为他前世的一切只是他的幻想,还好有一句对上了。

  他看着手中黑糊糊的药不禁讪笑两声:身为一把剑,人类的药神马的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不是吗?

  于是某剑悄悄的把全部的药汁倒到了床下。

  次日。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他的身上,让他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墨渊早已原地满状态复活。

  他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攻略温书泽第一步想要征服一个男人的心就必须先征服他的胃!

  所以,骚年,向着厨房进发吧!

  咦?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怪?

  管他呢!

  某剑哼着小调走进清水门专门为未筑基弟子准备的厨房中,信心满满的要做顿大餐来抱上某人大腿。

  于是——

  “噼哩啪啦!”

  “哄了咣铛!”

  “叽哩咕噜!”

  “轰——”

  “啊——”

  温书泽到来时,便只见自家厨房伴随着火光和一声剧响就这么的壮烈牺牲了。

  一个黑色人形物体带着一身火苗从厨房中飞奔出来,在地上就势一滚滚到了温书泽脚边,他对温书泽呲牙一笑,一口小白牙在阳光下闪着钲亮的光:“温道友,别来无恙啊!”

  个屁!温书泽呼了口气,他把自己脑门上的十字路口摁回,去抑制着自己冲上去揍他一顿的想法,尽力维持着僵硬的笑:“阁下对它做了什么?”

  他觉得他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墨渊看看厨房,再看看温书泽,又看看厨房,最后委屈的噘着嘴站了起来,心虚的后退了两步:“我…我只是想帮你做顿饭而以,谁曾想……”

  “竟一不小心把房子顺便烧了?”温书泽反问道。

  墨渊点点头:“嗯,对不起……”

  他低下头,眼睛到处乱瞟,就是不敢看温书泽。

  温书泽没由来的想笑,他也真的笑了。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清雅绝纶,风华无双。

  怎奈何低头认错中的某剑没有看到这惊艳的一幕。

  温书泽无奈的道:“从现在起你就给我留下来帮忙,什么时候够了一个厨房的钱再走。”

  “嗯,嗯?啊??!”墨渊吃惊的张大嘴巴,难到他一把化形灵剑还赶不上一间屋子的钱?

  温书泽挑眉:“你有意见?”

  “没没没没没没!绝对没有!”不就是干活吗!他又不是没干过!

  看着一脸微笑犹如春风几渡的温书泽,墨渊哭丧着一张酷似刚死了爹的脸腹诽道;温润如玉神马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第二章:一张娘炮的脸

 

  攻略温书泽第一步尘归尘土归土了。

  自此,墨渊便过上了为奴为婢的日子。

  其实也没那么惨,只不是房子有了灰尘归他清理、穿过的衣服归他清洗、院子里的灵药归他照顾等等等等……

  摔!狗屁的没那么惨!

  温书泽这斯绝对是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免费劳工,一定要尽其所能的压榨他的劳动力。

  最最最憋屈的不是这个,而是TMD上一世根本没有这些破事!

  猛的一拍桌子,墨渊气愤的转身离开。

  去他妹的!爷不伺候了!

  一脚踹开大门,墨渊第一眼就看到了倚门而立面带微笑的温书泽:“怎么?想走?”

  墨渊身边黑气环绕,他好像在不断的压抑自己的情绪,以至于全身都在颤抖。

  “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

  温书泽皱眉,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狠狠的盯着墨渊的眼睛,嘴角的笑意若有若无:“哦?”

  墨渊大力的呼了一口气,慢慢道:“灵药园里的灵药这么长时间都没浇水,实在在是太过分了!你看我去浇一下怎么样?”

  说到最后,忍无可忍的表情立马变为献媚的笑。

  嗯,这样对劲多了。

  “去吧。”温书泽高傲的抬抬下巴,像是施舍似的对他说道。

  墨渊掩面飞奔,太丢脸了!

  虽然他是一把剑,但是出来混的总是需要点面子啊!他这点脸算是全毁温书泽手里了。

  下次再有谁和他说温书泽性格温和,他就第一个冲上去砍了他!

  墨渊边拿着一个水桶上河边打水边在心中扎温书泽的小人。

  那么多大腿他怎么就选择了温书泽这么一朵奇葩?

  墨渊把盛水的木桶扔在河边,他捡起一块小石头扔进河中,平静的水面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他拄着下巴坐在河边发呆,温书泽那个王八蛋太可耻了!明明自己抬抬手就可以来个降雨术把整个灵药园都浇了,却偏要他去打水。

  还为了让他打水打的愉快特意为他做了个水桶。

  他愉快,愉快你妹啊!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他不会法术吗?关键是他一把剑要法术干嘛?

  等等!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正常!

  墨渊凝视水面,眉头紧皱,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到底是哪里呢?

  算了,反正以一把剑的智商是想不明白这些事的。

  他继续盯着河面发呆。

  “我我我我我我我靠!神马情况!”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