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重生之瓷来运转

 

 

回到童真时代,宁向朗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学陶艺,学瓷艺,誓要重现胡家湾陶瓷之乡的荣光。

 

等等,这家伙看起来很眼熟啊……真的很像是那个谁啊喂!

 

 

“求求求求求抱大腿!”

 

“嗯,抱吧。”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向朗,傅徵天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梦回胡家湾

 

    “我当然也有我的梦想——其实我的梦想很简单,就是回我姥爷家的瓷窑学光我姥爷的好手艺。”

  祁天骄微笑着站在聚光灯下回应着搭档的问话,他有着颀长的身材、俊美的五官,瞧上去比一旁正在拿着奖杯的年度影帝还要耀眼几分。

  听到祁天骄的话,跟他搭档的女主持人咯咯直笑:“天骄还真是会开玩笑!”

  祁天骄是名声相当响亮的金牌主持人,有着一等一的好“卖相”、一等一的好口才,他主持的节目从美食到体育,从体育到娱乐,再从娱乐到科教、探险等等,几乎涵盖了各个领域的内容。他的博学和风趣吸引着很多无数观众,只要是他主持的节目收视率都节节攀升,粉丝甚至不比很多明星少!

  面对这么一个老资历的前辈,年度影帝也满脸笑容地搭话:“天骄前辈喜欢瓷艺?”

  祁天骄坦言不讳:“是啊,我喜欢极了。”他看起来似乎有点伤怀,“可惜我大概是个很倒霉的人,喜欢的东西通常都留不长久。”

  见祁天骄似乎不愿意继续说下去,女主持人巧妙地带开了话题。

  颁奖典礼结束后祁天骄就在后台卸妆,当娱乐圈的公众人物就是这一点遭罪,但凡要面对镜头就得化妆——甭管你是男是女,不上妆根本不能看!

  祁天骄闭起眼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捣腾,希望对方能将脸上那些麻烦的东西统统搞干净。

  这时门边传来一声冷哼,原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比他小了整整一轮,看起来却格外趾高气扬:“我们楚家这么好你不想着回来,偏偏就想着胡家那破落户!他们的瓷窑早就烧光了,出了那样的重大事故,胡家湾的瓷器早就退出市场了!”

  祁天骄也不跟少年计较,他起身穿上自己的外套,站在原处定定地瞧着少年。比起姥爷那边,楚家才是有名的陶瓷世家,从明代以来就包揽着大片的海内外市场!

  相比楚家,姥爷所在的胡家湾确实不够看,但他怎么都没办法接受楚家!

  因为楚家是所有悲剧的根源,要不是他爷爷收养了一个白眼狼、要不是楚家有那么大的诱惑力,胡家湾就不会遭遇那场人为的灾祸,姥爷一家也不会跟家里的瓷窑一起葬送在大火之中!

  这些年来他什么工作都接、什么节目都上,为的就是重建胡家湾。当初胡家湾虽然遭了大火,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丢了命,至少外出采购新型颜料的二舅他们就还活着!

  只要还有人在,他不怕胡家湾回不来。他咬牙熬过这么多苦日子,为了就是这么一件事。

  楚家人看到他出头了就想来借用他的影响力,根本不会去想是什么支撑着他一路走到现在!

  祁天骄对上少年的视线,淡笑着说:“我记得那年我父亲离开楚家的时候说过,‘从今天开始,我跟我的儿子不姓宁也不姓楚,我们姓祁——从今天开始,我们跟你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这一句话你应该知道吧?”

  少年一滞,怒瞪着祁天骄。

  祁天骄说:“看来是知道了,那就是你听不懂?既然你听不懂,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解释一遍吧,意思就是我跟你们楚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祁天骄语气温和,但话里的冷意却一点都不少,少年听得心头一颤。他不甘示弱,强撑着瞪了好一会儿,才又一次冷哼:“没关系就没关系!谁稀罕!”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祁天骄笑了笑,去停车场开车回家。忙碌了一整天,他觉得格外疲惫,沾床就睡着了。但是也许是因为刚才见到了那个楚家少年,他居然梦见了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候他母亲跟他姥爷都还活着,他父亲也还是家里的顶梁柱,日子虽然说不上顶好顶好,但是过得特别舒心。

  母亲、姥爷、父亲、大舅、堂哥……每一个人都像约好了似的来到了他的梦中。

  所以说他大概是个很倒霉的人,凡是他留恋的东西,都留不长久……

  -

  胡家湾,升龙窑。

  “妙!真是太妙了!”捋着胡子的胡得来端详片刻,拍案而起,“这万马齐奔真是浑然天成,漂亮!”

  胡家湾是有名的瓷器之乡,家家都有窑,户户能产出,说是窑炉遍地、窑火接天也不为过。

  在胡家湾众多瓷厂之中,胡得来家的升龙窑又是规模最大的一个。

  升龙窑依山而建,节节攀升,全窑长达八十余米,就像一条飞向天穹的巨龙!它的构造充分借用了山势,开窑后升温快、降温也快,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胡家湾瓷器产出的龙头。

  今年胡得来正好打算搞六十大寿,大儿子胡光明就在升龙窑烧出了“窑宝”,这样的好兆头喜得他眉开眼笑!

  所谓的“窑宝”其实是窑变的产物,窑变可能有两个结果,一个是窑病,由于种种原因瓷器色泽黯淡发黄,甚至碎裂——这样的瓷器算是毁了;另一个则是“窑宝”,瓷器出现了绚异夺目的奇异色彩,而这些色彩又将构成相当独特的意象!

  胡光明烧出来的新瓷器就是这么一件“窑宝”:它恰好就是一幅漂亮的奔马图,而且色泽莹亮,叫人一看就移不开眼!

  胡得来捋着胡子直夸:“好事儿,好事儿!”

  没想到他话刚落音,就听到有年轻小伙叫嚷着跑进来:“老胡!老胡!不好了,快找个医生过来,翠翠带着小朗回来了,小朗好像病得不轻哪!”

  胡得来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什么!怎么回事?快把薛医生叫过来!”

  虽然家里儿孙满堂,但外孙宁向朗可是胡得来的心头肉!

  这小家伙从小就讨人喜欢得很,长得像他女儿胡灵翠小时候一样粉雕玉琢,粉嫩可爱,又继承了他女婿的好脑瓜,那股机灵劲特别招人——别的不说,家里那么多小娃儿哪个不喜欢他、哪个不眼巴巴地盼着他来!

  好端端的,他的宝贝外孙怎么会病了!

  胡得来喊上大儿子胡光明往外跑,很快就见到了抱着宁向朗坐在车站长椅上的胡灵翠。

  见到匆匆赶来的父兄,胡灵翠立刻喊人:“爸,哥哥,你们来了!”

  胡得来顾不上回答,先看向自己的宝贝外孙,结果一眼就瞧见外孙头上包着的纱布!

  胡得来心疼极了,忙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小心?”

  胡灵翠脸上带了点儿怒意:“安国不是去首都学习了吗?安国家里捎信来说他奶奶病了,我只好带小朗回去看她,结果就回了半天,小朗就被人推倒了,额头撞在石头上!”

  宁安国是厂里的技术总监,还兼着副厂长的位置,常常回到各地学习兼取经。

  胡得来把重点抓得很准:“谁推的?”

  胡灵翠说:“小朗他堂哥,整一个小霸王!他奶奶还说他不晓事,糊弄谁呢?那小子比小朗还大两岁!今天早上我起来发现小朗发烧了,叫医生过来给小朗看病,他奶奶还说贵,要换人看,我气不过,直接抱着小朗回来了!”

  胡得来听完也气得不轻,问道:“你婆婆是不是又没有教训那个小霸王?”

  胡灵翠脸色绷得紧紧的,语气也不太好,“没有!我倒要看看她这么纵容下去会纵出什么样的孙子!”

  胡得来恼火不已。

  那位亲家的偏心他是有所耳闻的,平时还好,这种事难道也能放纵?这不是鼓励那小子以后去杀人放火吗!

  不过胡得来也清楚自己女儿的脾气,别看她看起来温柔可人,实际上根本就是呛人的辣椒儿,根本不用担心她会叫人欺负了去!他对胡灵翠说道:“先带小朗回去,免得烧出毛病来了。”

  父兄都在,胡灵翠心里也踏实了,点点头跟着大伙往回走。

  等胡灵翠将儿子带回房里的时候,薛医生也赶到了。

  胡灵翠焦急地问:“薛医生,是不是很严重?”

  薛医生安抚:“别着急,我得先检查他的伤口。”

  他上前想要揭开宁向朗的眼皮看一下,床上的宁向朗却蓦然睁开了眼睛。

  这时候的“宁向朗”已经闭着眼睛听了很久了,事实上他从醒过来开始就不再是六岁的宁向朗,而是一缕独自熬过了无数日日夜夜的孤魂——来自二十五年后的孤魂——以为自己身在梦中的孤魂!

  他是一个人熬过了许多年的“祁天骄”,天骄天骄,人人都说他是天之骄子,谁知道他根本就是倒霉的弃儿!

  他连梦里都忘不了的这一切,早在二十年前就被狠狠夺走,那七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他想着的只有这么一件事——重建胡家湾!

  乍然看到年轻的的姥爷胡得来、看到还好好活着的母亲胡灵翠,“宁向朗”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心头涌上来,他怎么都无法按下那澎湃到极点的激动心绪。

  这一定是梦!

  这么多年来他在无数个夜晚里跋山涉水、穿江过海,都无法寻回的梦!

  “宁向朗”又想哭又想笑。

  胡灵翠见状以为儿子是被昨天的意外吓懵了,越过薛医生把儿子抱进怀里:“小朗别怕,妈妈在这里!”

  真实而温暖的怀抱让“宁向朗”整颗心都在颤抖。

  他伸手回抱胡灵翠,很想张口喊人,可那个称呼已经沉寂在他喉间三十多年,他根本找不出正确的腔调,只能把手收得紧一点、再紧一点!

  因为害怕梦境会消散,掌心早已渗满冷汗。

  胡灵翠看到他这模样只觉得心疼,她轻轻地拍抚着儿子的背部:“小朗,不要怕,妈妈在,妈妈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这样的宽慰跟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重叠,让“他”几乎涌出泪来。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

  自从那场大火烧毁了胡家湾以后,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切他就再也不曾拥有!

  如果这是梦,即使让他死在这梦里他都心甘情愿!

  “宁向朗”闭紧眼睛,久违的热泪从他脸上滑落。

  也许是心情起伏太大,阵阵疲倦很快就朝他袭来。

  他的意识又一次变得昏昏沉沉。

  胡灵翠被儿子的一醒一昏吓着了,连忙叫薛医生上前检查。

  薛医生再一把脉,真是奇了——宁向朗脉象居然逐渐平和起来,完全正常!

  再探体温,竟然已经退烧了!

  薛医生把宁向朗头上的绷带解开,检查过伤口以后说道:“已经退烧了!小朗很可能是被吓到了才会黏着翠翠,翠翠你多守一下,好好安抚就不会有大问题。不过伤口在头上,换药时可得小心点儿。”

  胡灵翠听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问清楚照顾儿子的注意事项之后又连声道谢,亲自将薛医生送出门。

  胡得来吩咐大儿子胡光明:“去给翠翠热点饭菜来,她来得急,肯定没东西垫肚!”

  胡光明爽快应声:“好嘞,翠翠你等着,我这就去!”

  父兄的关心让胡灵翠的眉头舒展开来,对上自家人她也不多客套,转身坐回床边一下一下地轻扫儿子小小的背脊,柔声安抚:“小朗乖,不要怕;小朗乖,不要怕……”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