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穿越之顾远娶妻记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穿越之顾远娶妻记》作者:辛未橘猫

  晋江VIP2017-05-12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1353  文章积分:40,001,680
  文案:
  顾远穿越异世,为了娶回自己的回家的媳妇儿,一路奋斗不止的故事。
  顾远:我得娶个媳妇。
  有聘礼吗?有官籍吗?有车马有宅子吗?有洞察人心的能力吗?……
  顾远:算了,我还是再想想吧。
  快回来!听说有人要嫁给你!!!
  顾远认真攻*叶玉书(小哥)受
  有个包子叫顾小虎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穿越时空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远 ┃ 配角:叶玉书,顾小虎 ┃ 其它:主攻,生子,穿越,异能

 

第1章 穿越了
  顾远生于末世,也湮灭与末世。
  三岁那年,基地被异兽攻破,高阶异能者自顾不暇,人类的数量也陡然从数百万,降至寥寥几个。
  躲在父亲怀里的顾远,在这场浩劫中得以存活。
  接下来,就是无尽的流浪、战斗、流浪、再战斗……
  但是,总会有意外。一次异兽袭击,顾远的父亲身受重伤,性命岌岌可危。
  他临死之前,拉着顾远的手,千叮咛万嘱咐,“你若是不给你爸我娶个儿媳妇回来,不给我生个乖孙子,我就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什么的自然都是假的,人死如灯灭,身体化为养料反哺自然世界,过于弱小的精神,在没有身体的支撑下,烟消云散。
  但顾远在父亲满是担忧与祈求的眼神中,咬着牙齿,许下了这个诺言。
  葬了父亲后,顾远开始了漫漫寻找之路。
  他一度怀疑,自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了。寻找之间,他也会用心修炼,构筑自己的精神领域宫殿。
  他是一名精神力异能者。他也没有见过其他精神力异能者。顾远按照自我的认知,用自己独特的方法,修炼精神异能。
  比如,他在自己脑海内,用精神力,搭建了一座庞大的精神力宫殿。
  这座宫殿内,存储着数以亿计的,用精神力拼写的数据。
  寻找、修炼,终于有一天,顾远突破了精神力九级——异能者的最高级别。
  当他刚感受到一丝精神力九级的威力时,一股来自于身体的抗议强烈袭上大脑。顾远紧急之中为精神领域设定一个保护肉体的程序,只是这个“程序”刚刚完成,肉体已经支撑不住,被强大的精神力撑破,化为无数烟尘,湮灭于物质世界。
  精神力的强大,让他不至于脱离肉体的支撑就立刻消失。但衰减无处不在。
  沉寂在黑暗中不知多少年月,散漫游荡的顾远精神体,终于在某一时刻,某个时间点上,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拉扯。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拉扯变成了挤压。
  那段迟到的保护程序终于发挥了作用,精神领域迅速启动“程序”,开始逐步自我封印,从精神力九级,降到八级,七级……
  反应在精神力宫殿内,便是灰色的颜色如病毒一般,急速蔓延覆盖几乎整个精神领域。
  当异能降至快要没有的时候,顾远,终于能顺畅的呼吸了。
  呼吸?等等,这鸟鸣、草木香、头痛……
  这些感觉,不是已经在身体爆掉之后消失了吗?
  立刻,他感觉到,精神领域宫殿的一区内,多了一个新的东西,这个新的东西,叫做《顾远》。可是,他什么时候在精神领域宫殿内放置这个东西了?
  顾远心神一动,用手擦了擦挡着视线的血液,低头看了看满是茧子的、黝黑的双手。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但是,基因却明明是他的。
  只是,为什么会这样?顾远怀着疑问,点开了《顾远》这个出现在精神领域宫殿内的东西。
  他忘记了一件事情。如果以前精神领域是高配的、站立在科技前沿的大型服务器。那么现在,精神领域就是个装着落后系统的被淘汰的电脑。
  果不其然,顾远眼前出现了以往从来没有发生的一幕,精神领域一区,它卡住了。
  “盯着”卡住的一区默默的愣了一会儿,顾远注意到,原本有五个区域的精神领域宫殿,装着日常的一区只剩下一半的空间。
  用来装载元素图的二区,上百万张的元素图躺在灰色之中,只给他留下了仅仅一百来张可以使有。
  更别说三区、四区、五区了,统统变成了灰色。
  这算不算自作自受,顾远苦中作乐,都怪自己没事编了那么一个无解的,并且权限高于自己的程序,现在好了,被封印后的异能,还不到一级。
  “啊——”
  一声尖叫声突然传来,顾远蓦的站了起来。他的眼中满是震惊与不可置信。
  没想到,地球上竟然真的还有其他人?也是,不然他的这个新身体从何而来?
  不过,听声音似乎是遇上了危险?
  未及多想,顾远抬脚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奔去。
  一边跑着,顾远一边暗暗想着。曾许诺的誓言,今天怎么着也得赶快兑现啊。
  顾远面无表情,心里则是喜滋滋的奔赴而去,当距离渐渐缩短后,他不但又听到了尖叫声,还听到了别的声音。
  “放肆!你们可知,你们可知我是谁?你们这是再犯死罪……”
  “死罪?哈哈哈哈,兄弟几个既然接了这差事,自然不会叫叶大小姐活着回去。”
  “你们,你们……”
  “哈哈哈哈,叶大小姐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临死前让兄弟几个伺候你一顿,也叫你受用受用,不白白来这人世一趟,哈哈哈……”
  林木掩映中,一块两人高的光秃秃山石旁边,身着天蓝上衣,下系草绿色绸纱裙子的人,缩着肩膀,瑟瑟发抖得捧着一块石头,紧紧依靠在山石上。
  那人身量中等,一身好看的衣裳被刮划成破烂的布条,及腰的乌发披散着,微风吹拂起发丝,朝向顾远这一边的侧脸,精致美丽。
  四个穿着短褐的壮硕男人正围着“她”,各个都是一脸奸笑,口中吐出的也是不堪入耳的污言污语。
  顾远站在两棵树木之间,死鱼眼中放射出微不可查的审视。虽然这里有五个人,但是他只需要一个做媳妇儿。那四个大汉,一个太壮,一个太黑,一个太丑,一个太脏。只有那被围着的,看着还行。
  顾远点点头,心里下了决定。但是立刻,他就看到了自己媳妇儿要被欺负了。
  四个壮硕男人越逼越紧,被围着的人一脸决绝,举起手中的石头就砸向当先的那个人。
  顾远心中一看石头的方向,就知道这下子要扑空,出口喊道:“错了——”
  那即将被砸的男人本来能轻松躲开,结果猛然听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心神动荡,身体竟迟缓了些许。那石块却不会发愣,稳稳落到他的脑袋上,定了一下,顺着他的脸,滚下来,落在地上。
  随着石块落地,一股鲜红色的血,从发间流出,刚流到鼻尖,这人就轰然倒地。
  三方人马不约而同的愣住,直到那边一个汉子高喊一声“大哥”打破了沉寂。
  被困的人一愣之后,迅速反应过来,从暂时出现的空隙处往外跑。
  剩下的三个汉子岂能容人得手,立马分出一个上前,一把扣住他细弱的腰肢,只把逃跑的人吓的一声尖叫。
  其余两个大汉把晕过去的人抬到平坦的地方,其中一个向着另外一个使了使眼色,“去,干掉那人,别泄露了。”
  “恩!”
  顾远这边也动了起来,上前营救自己的媳妇儿,才走了两步,就定在原地。
  只因迎面而来的人,虽面带笑容,然浑身上下,竟然带着芒刺般的“杀意”。
  没想到啊没想到,好不容易碰到的同族,竟然想把他给杀了。果然如父亲说的一样,人类的灭绝,来源于人类的自伤残杀。
  顾远扫视如今精神力不足,没达到一级,精神力无法外放,让他一时之间分辨不出对方的能力。他决定,敌不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啊!放开我,救命,救命啊——”被抓着的人看到顾远,伸手向他求救。
  顾远也有些焦急。是个男人就不能容忍自己的媳妇儿被欺负,他捏紧拳头,蓄势待发。
  “呦,兄弟,你这头上也伤了?没事吧?相逢即是有缘,咋样,这女子美吧,要不要一起享用一下?……”
  精神领域一遍遍警示,杀意越来越近。
  粗糙肮脏的手袭来时,顾远迅速向左侧移动。他本以为以自己的能力,能轻轻松松的躲开,谁知却被那手一把抓住了臂膀。
  怎么回事?为何我没躲开?只不过迟疑了须臾,顾远已经被人狠狠扼住了脖颈,窒息的感觉瞬间袭来。
  太丢脸了,顾远硬是被憋成了金鱼眼。原本存着的教训一下的心理,也彻底扔到一边。
  没道理别人要杀我,我还无动于衷吧。
  面前的脸庞,扭曲着,双目赤红,鼻翼扩张,牙关紧咬却双唇大开,如地狱恶鬼,丑陋恶心。
  顾远双目放空,精神迅速到达精神领域的殿堂之内,从二区调出一张暂时无用的元素图。
  元素图是顾远存放的一种精神力,向来是关键时刻充能的不二之选。
  这张存放风狼的元素图在二区内碎化成一缕缕精神力。随后精神力溢出,在顾远两眼正中,印堂之前,凝聚成一枚闪着银光的牛毛细针。
  顾远的眼神从虚空中拉回近前,扼住顾远的大汉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这牛毛针就已从他眉间刺进,瞬间爆裂开来……
  脖颈处的外力随之消失,顾远抚着胸口,咳了几声,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的空气。
  “娘的,他脐下是什么?”
  “花记!他是个哥儿!”
  “晦气!”
  “嘿嘿嘿,二哥,俺活这么大,还没尝过哥儿呢?”
  “娘的,你不嫌晦气你先来。哼,没想到堂堂叶大小姐竟是个哥儿……”
  “嘿嘿嘿……”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但却是他第一次杀死一个不是丧尸的人类,顾远心里有些恶心。
  但是不远处,他的媳妇儿眼见就要受辱,顾远哪里还顾得伤春悲秋,一句“住手”喊出,人也窜了出去。
  被死死摁在地上的人双眼蓦的亮出一阵希望的光泽。
  即便那人穿的破烂又如何?满脸是干枯的血迹又如何?骨瘦如柴看起来弱不禁风又如何?长得普普通通又如何?
  此刻,在他眼中,顾远,就是九天之上,降下来解救他的神灵。
  他满怀希望的呢喃着“快救救我,快救救我……”
  顾远跑到一半后站住,眼睛睁大,望向虚无之处,再次调出元素图。
  被制住的人才有了丝丝希望,又见顾远站住了脚步,以为他要反悔,惊愕的瞪大了双眼。
  一阵风打着旋儿从林间拂过,吹动树枝上,嫩绿的小芽儿。污言秽语的声音俱都消失,只剩下鸟语虫鸣。
  顾远皱着眉头,一只手用力按压住鼓胀的太阳穴。
  连着碎了三张元素图,精神尚好,但是生理上却一点儿都不好,恶心,想吐,晕眩,头重脚轻,眼冒金星……
  这分明就是身体素质跟不上精神力增长的症状,继续放任下去,结果和上一次将没有任何区别。
  顾远站立不动,等待不适离去。


第2章 叶玉书
  等到不适的感觉淡去,顾远上前,蹲在了地上人的面前。
  “喂,你没事吧?”顾远拿手指捅了捅地上的人。他没捅在别的地方,就挑着破布掩映间,地上人脐下那朵殷红的,有着繁复花瓣的,如莲似芍的花印。
  谁让那花印如此好看呢。
  这一点如触动了机关,地上的人看向顾远,“你不是不救我了吗?”
  “呵呵,我什么时候说要救你了?”
  “既然你不救我,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怎么?这地方是你的?还不许我蹲在这里?”
  “不,不,我只是,我只是不想……”
  话未说完,地上的人突然晕了过去。
  顾远伸手将人抱入怀中。人入了怀,他才感受到,这人的身体冷的仿佛是一块冰。
  他迅速脱下身上的粗布衫,再脱下粗布衫里打满布丁的里衣。赤着上身,把人按在自己怀里,用里衣短衫,在外面裹了起来。
  温热,透过相贴的肌肤传递出去。怀里的身体,逐渐被染上温暖。
  顾远小心翼翼的探出手指,在那人鼻尖下静静感受着。还好,有呼吸,没死。看来只是惊着了。紧紧搂住自己的媳妇儿,顾远起身。
  这里充满着死亡的气味儿,再不走,恐怕会被食腐异兽堵到跟前儿。
  精神领域一区的《顾远》还卡在那里,他哪里知道,这里早已不是异兽丛生的末世了。
  ……
  肃州,位于京城以北。东临沧海,西接高原。以南,是繁华的齐朝疆域。以北,是一马平川的苍茫草原。肃州以省府肃州城为界,向北向西,伏龙山脉的连绵群山起伏不断,恰好为大齐做了天然的屏障。
  肃州城内,一州之牧,叶开阳,此时正在厅堂里踱来踱去,沉重的脚步似是要把地上的青砖踏碎。
  正中的椅子上,美貌的中年妇人,歪靠着,手中攥着的绣帕已是半湿。
  “老爷,老爷,快去找啊,快去找啊……”
  叶开阳倏的扭头,满脸怒色,“一府的仆役都叫你派出去找人,你,你!哼,就算是人找回来了,这名声,是丁点儿也别想要了!”
  美貌妇人卫氏,喏喏反驳道:“总比丢了,比赔了性命好。谁知道,谁知道那贱人会千里迢迢来害我的书儿,呜呜呜,都怨你,没事寻什么婚事啊!”
  叶开阳额头青筋直跳,一为这被自己护的越发无知的夫人生气,二为自己那不知道还在哪里的心肝儿担忧,三更为那胆敢谋害书儿的恶人发怒。
  但……现在不行。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拖累了整个叶氏。
  “罢了,我再派些人去找找。哎!书儿就算一辈子不嫁人,我难道还养不起吗!”叶开阳甩袖转身,大步走出厅堂。
  卫氏“哎”了一声,起身追到厅堂尺高的门槛前。她的书儿,就算没这一遭,又如何能嫁的出去。如今,若真能平安归来,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叶开阳加派了人手,果然是有些用处的。当天夜里,一队人马就抬着三具尸首,押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奄奄一息的大汉,送到了叶开阳面前。
  “果真是他们?”叶开阳面上镇静,心里早已急躁如煮沸的开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