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问尘+番外

 

文案:

清风明月,寒水怜花,观天地之大而不求一隅也。

蝶梦庄周,醉醒千古人间。

清寒观,寂寥地,步步悲凉求仙路。

何苦,何苦。

“真人在笑谁?”

“自己。”

这一生,不问长生,只问红尘。

 

简洁版:

太上老祖他老不想成仙,怎么办!

 

魔道正直攻X仙道冷漠受

面冷心热的是攻,面热心冷的是受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三清,云长离 ┃ 配角:顾清辽,季遥,荼蘼 ┃ 其它:系统,穿书

 

 

 

  ☆、顾三

 

  顾三出生时候是个混混,他大哥叫顾大,二哥叫顾二,他就紧接着叫顾三了。

  这名字取得颇有点随便,反正他开始识字起就不是很分得清,为什么天底下有本书叫《雾都顾二》。

  听说他父母生他不久就给车撞死了,开车的头也不回逃得干干净净。

  然后顾二和顾三分别承担了克死双亲的责任。

  但顾二这“孤儿”的名字又不是他自个儿取得,可见是他爸妈取名不好,自作自受。但好歹顾二这么大了也没出事,所以主要原因都是顾三,他一生下来可不就把爹娘克死了?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顾三听多了这样的话,长大后也偶尔冷笑声,“吃饱了瞎碎嘴,再逼逼试试?”

  于是巷子里不做声了。

  没等他走远,同样的话又嘀嘀咕咕飘出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顾家三个住在昏暗狭长的巷子里。那里头自称正经人的还真不少,大抵是干干捡拾垃圾,碎嘴,以及扒钱包这类的活计。

  他们管这叫劫富济贫。

  他大哥后来也做了劫富济贫的一份子,但家里穷得叮当响的是个牌桌,喂到他嘴里倒没多少。

  由此可见,顾三和顾二是天地下少有的幸运儿,不富不贫,中产阶级。

  但顾家中产阶级很显然买不起书。

  顾三喜欢书,他简陋的童年上不了学,跟着顾大学了拼音,就着顾二的新华字典从垃圾桶里翻书。

  他老觉得那玩意儿格调很高。

  格调,是牌桌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姐姐教他的。

  教完之后,那姐姐还很有“格调”地踢了他一脚。恨天高的跟尖细尖细,从此顾三知道看见这种鞋得绕着走。

  顾三不是个好东西,他也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东西。这种小巷子里长出来的“大侠”能有几个好东西?

  他想离开那里。

  他用各种手段凑够了学费,逼他大哥带他去上学。他拿了把菜刀比划,笑着告诉那一桌打牌的人,“老子总有一天会去上大学!”他大哥一巴掌拍在他脸上,抄起棍子,“就你,还大学?”

  桌子上的人哄堂大笑,顾三在房间里躺了整整两天。

  但最后他抹了把血,还是去上了学。

  第一天回来,他二哥蹲在角落,脸色惨白,手一个劲无意识的颤抖。

  顾三拼了命的想离开这里。

  这愿望在他大哥与二哥死后更加迫切。

  邻居们指他,“这人克死了他全家。”

  他叼着烟,笑眯眯的,默不作声。

  “我不在乎。”背地里他冷笑,告诉自己,“等我高考考完,成年了,去办个身份证,然后上大学,去另一个地方。”

  去另一个地方。

  去另一个地方。

  他考完了高考,估分不错。

  然后,然后他就去了另一个地方——

  他穿书了……

  顾三,“什么玩意儿!”

  好歹等我高考成绩出来吧?

  我考了多少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忍不住开了新文,这篇估计是个大长篇 QAQ

第一次尝试写BL,好吧其实我想尝试这个很久了。

本人文风一向偏古风,有时候里面很多诗句甚至成语都是我自己编出来的,如有引用我一般都会标出来,考证党求放过。

其实我也很想写写吐槽文,奈何自己幽默细胞太少,所以最后文风还是有些偏正经,而且笔者脑洞向来大,很有可能把狗血改成牛血(什么玩意儿……)。所以这绝不是一片打怪升级文,因为上面有标,这个男主他不想成仙。

最后,笔者欢迎你们提意见,求评论求评论0.0

 

  ☆、别处

 

  顾三醒来时是懵的,他睁大眼,死盯着天,花了三秒来回忆自己是不是一时想不开去哪旅游了。

  枕下轻纱温软,鼻尖淡香宜人。

  脑海里“叮”一声,“系统激活中……系统更新中……系统更新成功……你好,1100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宿主是否进行绑定?”

  眼前弹出两个选项,“是”和“否”。

  顾三懵了三秒,皱眉点了“否”。

  系统:对不起,宿主您的选择无效,请重新选择!

  顾三:……什么玩意儿!

  他又看了一会儿那个小框。

  再次点了“否”。

  系统,“对不起,宿主您的选择依旧无效,请重新选择。”

  顾三沉默许久,不再按选项,开口问,“你谁?这哪?”

  入耳之语细声嫩气,分明稚子童音。

  顾三一愣。

  他睁大眼,起身,这才注意到双手双脚皆非己身。

  不是不曾有过这样的年龄,只是那时他常年饥寒交加,哪里会细皮嫩肉到这样?

  这娃娃极年少,养得又极好。整一年画上的招财童子,一股子娇气。

  顾三震惊了。

  举目望去,青纱飘摇,看不清四周。

  又问一遍,“这是哪?”

  系统:“宿主稍微安勿躁,和系统绑定后,1100自会告诉你这是哪里。”

  顾三眯起眼,手里湿淋淋一片冷汗。

  但他依旧是笑,“我若不绑定,你能怎样?装个孩子而已,不难。”

  他拖长腔调,一字一句,“你就挂着吧。”

  系统,“!”

  系统飞快道:“开始强制绑定检验绑定对象绑定对象检验成功开始核实资料资料核实完毕开始绑定绑定成功!”

  系统一口气报完,顾三还是笑。

  他悠悠道,“早这样不就好了?搞什么虚假民主?有意思啊?”

  系统:正常人不都会先震惊再问在哪心慌意乱之下再循循善诱绑定选项嘛!说好的套路呢!

  顾三用实际证明,他根本不按套路来。

  事实上他前十八年都踢着正步走在无组织无纪律完全不讲道理的路上。

  绑定完他便一下躺倒在床上,睁眼望向床顶。

  动动手指,才发觉手边并无香烟。

  系统欲哭无泪,只好主动和他普及,“这是一本书的世界,叫作《问仙》,是现下网上很火的一本修真小说。”

  他笑,懒洋洋问,“啥玩意儿?没看过。”

  系统,“……每一本书都有一个高纬空间,他们由人类创造,却不由人类掌控。他们掌控在主神手上,自成一个世界。而我们,就是主神创造的,用来维护这些世界的系统。每当一个世界出现混乱,我们都会去人间找一个将死之人,赋予他们生命,让他们在另一个空间生存下去。”

  顾三眯起眼,“哦——”

  他问,“我以为我还活得好好的呢?”

  系统很委屈,“可是你得了癌症啊,我本来想等你检查出来了再拉你过来,谁知道你根本不体检!”

  顾三笑,“怪不得前段时间这儿疼那儿疼。”

  顾三顿了顿,又漫不经心补充,“但好歹还是能憋到高考成绩出来的。”

  系统:“等等,等等,你的注意点很有问题啊,当时你都要死了好不好?为什么还要在意高考成绩!”

  如果系统有眼睛,他们俩此时一定生无可恋地对视了一眼。

  顾三抿抿嘴,道,“你继续。”

  系统又道,“你,是这本小说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谁?”

  “你猜?”

  顾三,“不猜。”

  系统,“……”

  “你要是解除那啥绑定我就猜。”

  “真的?”

  顾三笑,“假的。”

  系统,“……”

  顾三嘴角含笑,纹丝不动。

  系统恨不得糊他一脸,“你是这本书的第二大反派。”

  浩渺幽冥,曲折妖都,三千凡尘。

  他这副躯壳,乃上千大世界中,一等宗门清寒观弟子,护宗老祖之孙,太上长老幼徒,掌门师弟,百道之体,顾三清。

  顾三笑道,“……好长的头衔。”

  可是为什么会叫顾三清?

  “他会不会还有个哥叫大清,二清?”

  系统:“……三清是道家的词,是指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不是你那么理解的!”

  三清,三清。

  顾三嗤笑一声,“天才?”

  如此高的名讳,扣在这样一个稚子身上,所托厚望有多沉多深?

  系统:“自然。赤子童心,近道之体,天生通七窍,聆百道。万年难出一尊,总被宗门好生看护,唯恐凡事沾染,铜镜蒙尘。”

  凡事沾染,铜镜蒙尘啊……

  顾三嘀咕,“说实话……”

  系统,“嗯?”

  “我还是很想知道我高考分数……”

  系统,“喂!”

  

 

  ☆、留下

 

  清寒观,遥安殿。

  顾三立于寒潭边,兜一袋石粒,一颗颗地扔。

  碎石入水,涟漪成圈,晕开落花无数。

  系统急得跳脚,在他耳边道,“请宿主正视此次任务!请慎重完成!”

  “嗯——”顾三敷衍它一句,继续飞石击花。

  他不愿躺在那里发呆,便自个儿溜了出来。

  外头危崖万丈,树林绕着寒潭,飞花连绵。

  天地苍茫,玉宇琼楼。

  顾三收了面上的笑。

  小小的人立在潭边崖上,当真。

  沧海一粟。

  他凝视远方许久。

  系统告知他,他得按照计划修炼,于十岁前达到筑基,这是他第一个任务。

  “完不成咋样?”

  他又丢起石子儿。

  系统的电子音似乎咳了两声,严肃道,“抹杀!”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