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冲喜小夫郎

 

第55章 

  张继苏老爷子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下人很快送上热茶, 张继等苏老入座上前去给他斟一杯茶, 这才跟着坐下。

  苏老喝了口热茶,放下茶盏面色严肃,“听说你拒了顾大人给你的举荐?”

  “是。彭县离咱们这太远了, 因此我给拒了。”张继同样面色肃穆,回答得却不慌不忙,“师傅可是觉得不妥?”

  苏老爷子抬眼睨了他一眼不语,半晌才又说话:“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张继没多迟疑, 当下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显然是他早已想好了的。

  苏老爷子一直安静听着没有出声打断, 只是面色一直很沉静, 让张继一时半会看不出他是否赞成。

  “舍近求远, 这就是你的决定?”

  “是。”张继依然坦然回答, “弟子志不在朝堂, 只不过……”

  “只不过为的一个情字。”苏老爷子冷冷接口。

  张继闭嘴,片刻后忽然起身朝他行了个礼, “是张继让师傅您失望了。”

  苏老爷子沉沉看着他半晌,忽而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摆摆手,“罢了,老夫也老了,哪管得了你们这些后生?也罢,你能遇上言哥儿也是你此生的福气, 好好对他。”

  “我会的。”

  苏老爷子再次摆手,“行了坐下吧,若是让你师娘瞧见你这样,又该说老夫的不是了。”

  张继不禁一乐,忙依言坐下,苏老爷子也是摇头失笑,慢慢地又微微收起笑容恢复严肃,“你且等等吧,师傅代你探探消息。”

  “谢师傅。”张继笑了,“家里还有些桑葚酒,师傅若喜欢,下次我让人再送些来。不过师傅也不宜多饮。”

  “那是叫桑葚酒?”

  “对,是家里养蚕的桑树果子制成的,我们就叫桑葚酒。”

  “倒也贴合。”苏老爷子点点头,忽而沉吟道,“你们这酒可还有?”

  “如今的不多,不过今年的桑树挂果会更多。”

  “那好,你们回去先匀点来,老夫也给几位老友尝尝,好酒不该埋没。”

  闻言,张继心念一动,再看看老爷子,忙再次起身感激行礼,言回去就把酒送来。

  苏老爷子顿时满意了,不愧是他一直看好的,一点就通。于是话题一转转到学问上来,好在张继回来也一直都有看书写文,因此倒也都答得上来。

  书房里一问一答间,下人们没有叫唤不会进去打扰,不知不觉间天色就有些暗淡下来。

  而这边方言就一直陪着苏老夫人说话,讲些蚕有关的或者他在养蚕时发生的一些趣事,倒也把老夫人逗得笑声阵阵,而老夫人也在他不经意间引出的话题,把镇上的佟家说了些给他,也是收获不少。

  “你这孩子,心眼倒不少啊。”苏老夫人点着他的额头笑骂一句。

  方言摸着额头冲她笑出半边酒窝,直把老人家看得无奈,“你和继儿真不愧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心贼门清。之前我还老担心你们两年纪小被人欺负,现在呐――”

  “难道现在您就不心疼我们了吗?”

  “……哈哈,瞧瞧,瞧瞧你这张嘴哟。”苏老夫人再次乐了,“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和你们师傅就放心了,放心,还有我们呢,不会让你们受了委屈的。”

  “谢谢师娘。”这声谢方言说得真心诚意。

  世上还是好人多的,就如一直待他们很好的花家母子,还有小叔小婶他们,就是现在张继这位只是当初有幸得以教导的夫子,也俨然把张继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他也因为爱屋及乌得两为老人的喜爱。

  苏老夫人笑了一会忽而又道:“言儿你不会是也想开布莊吧?”想着张家如今的情况,就觉得这事准是了,不禁就上了心。

  方言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但面对这位真心关心他们的老人,他没有否认,“是有这打算。师娘你也知道,我现在做的什么,那毕竟不是普通的布料,而且我也只打算只养现在这些,往后还要扩大,因此产量肯定会提高,虽然自产自销这样一来要费力些,但是这样一来我也更能安心,而不怕被人欺了去,当然,将来若是遇到合适的商家也可以直接让他们贩卖布料,我们就主生产。”

  苏老夫人慢慢地神情也变得严肃,待听完,点点头,“我了解了,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说,我和你们师傅不行还有你们师兄们在呢。”

  “谢谢。”

  “傻孩子,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方言听了忽然眼珠转了转,略神秘兮兮地问:“师娘,咱家二师兄是不是也是做生意的?”

  苏老夫人一怔,一时没明白他怎么忽然转到这个来,点点头:“嗯,去了北边还没回来呢。”说到这,再看方言那如偷腥了的猫的笑,脑子顿时一清明白了,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地伸指冲他直点点,却没赞成。

  “你们二哥的商队走得太远,你们家的料子可经不起长途跋涉,损失太大。”

  方言脑子一转就明白她的意思,那就是帮带着去贩卖,损失不是她二儿子,而直接是他们。这显然就不是如他说的那样合作关系。

  “师娘,刚不是还说一家人的吗?怎么您反而先见外了?”

  苏老夫人顿时又无奈了,略头疼就怕他又开始缠,忙开口投降:“行行~这事还是等你们二哥回来了再说,天色不早了,先吃了饭再说,翠儿,去厨房看看饭菜好了吗?让人赶紧摆饭。”

  “是,老夫人。”

  由于张继病好后,这几年也不时会来苏家拜访,后来方言偶尔也跟着一起,因此和苏家人上下倒也熟识了,所以这次晚饭,苏家除了两位老人外,其他人也都没有顾忌坐一桌一起吃饭。

  而苏家的其他人也知道两人得两老的喜爱,自然也不会落人面子,不管真不真心,场面话都是满分的。

  一顿饭下来全家人都和乐融融,方言带来的小坛酒也都分给大家尝了,大概气氛实在太好,最后不小心就把那坛酒给造光了。

  待天色完全黑下来了,张继方言才离开苏家回了镇上的小院。幸好白天张继叫杨掌柜找人来收拾过了,并且杨掌柜还考虑得很周到,天擦黑前还让伙计过来提前烧好了水放着,如今两人一回来刚好有热水擦洗。

  对于杨掌柜如此上道,张继颇为满意,对他以前起的某些小心思也暂时搁下,决定再任用看看。

  “今天赶了一天的路,还是洗洗换身衣裳再睡吧。”

  “好~”

  把人扶到床边坐下让他靠着床头,方言出去叫伙计帮忙打了两桶热水进来,结果等他备好水和换洗的衣服,却发现人靠在床上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不禁无奈叹气,果然酒量这么浅的。

  也不想再把人叫醒,方言干脆拧湿了布巾过来给他擦脸和手脚,不想刚靠近人就睁开了眼睛。

  “醒了?那擦擦脸吧。”

  谁知张继却呆呆的只看着他没有接,方言无奈只好自己继续动手,好在这人这次很老实,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听话得很。

  看得方言直称奇,难道醉酒后的表现还能是多方面的?

  心里好笑,动作却一直很利落,很快就帮他擦好了,不过没有动手帮忙换衣服,只是脱了外衫而已。

  而他自己也大略擦了一下身子换身里衣而已,倒水时却发现那伙计居然还没回去还在小厨房里烧水,忙让他回去,再回房时还以为人已经睡了呢,居然还是睁着眼望着门口,就像是等着他一样。

  对上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眸,方言猛然一愣,闹不清这人到底真醉还是假清醒,心底升起一丝异样。

  “怎么了?”走过去轻声问。

  张继抬眼看看,似乎依然还是直愣愣的,半晌抬手把他轻拉过去。方言闹不清他想干嘛,但也没挣脱,顺着力道坐到他身边,抬手摸了一下他额头。

  没异常。

  “累了?”感觉到掌心下对方闭着眼轻微磨蹭如孩童依赖一般的举动,忍着笑问。

  张继睁开眼定定看着他好一会,忽然张手把他圈进怀里,脸埋进他颈窝蹭了蹭,搞得方言有些发痒得微微缩起脖子。

  “别闹!”

  顿时听话的静止下来,所以这又是另一种耍酒疯方式吗?方言顿感无力了。

  刚想哄几句睡觉,人却忽然开口说话了。

  “言儿。”

  “……嗯?”

  “言儿。”

  “嗯。”

  “……有你在真好。”

  “……”所以你是根本没醉?

  本能要推开,不想这人先一步加大力气,根本推不开。

  “耍我玩呢!”方言有点点生气了。

  这时张继忽然抬起头,眼神专注,“我很倾慕言儿。”

  “……”方言傻眼。

  这,这什么节奏?怎么就……

  “真想和你成为真正的家人。”语气略带着沮丧。

  方言忽然就有点点底气不足,“现、现在不就是吗?”

  张继定定凝视他一会,轻叹口气,“言儿觉得是这样吗?可我总觉得言儿会随时跑掉呢。”

  “呃!那、那一定是你想多了。”那许久不见的示弱的语气和神情,以及今晚连翻的异常举动让方言一时没多想,还以为是之前被苏老批狠了,不禁有些心软。

  “真的吗?”

  “当然!”挨训了的男人还是顺着点吧,“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张继一下把人搂得更紧了。“言儿果然是最好的。”

  方言只得干笑两声,“呵呵。时间不早了,睡吧。”

  “嗯。”

  张继应了却没有放手,而是直接就着姿势一起倒在了床上,还很体贴地拉过被子给两人盖上,方言无奈只得挣动一下起码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闭上眼想睡。

  “言儿。”

  “又怎……唔。”

  半天才又恢复自由,方言推推半压在上边的人,气息有些不稳,同时心底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你今晚到底怎么了?”

  那人接触到的地方温度都有些过高了,而且眼神也不太对。

  “对不起。”张继忽然闭上了眼睛头埋进方言颈间,声音有些含糊,“对不起,我太开心了,有些激动,所以…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

  “……”方言一下僵住了,没去注意听对方的话,就是大腿根处抵着的触感让他一下都明白了。

  轰一下,血色一下全涌上头部,好在唯一会看见的人此刻正头埋在他颈窝里没发现。

  心砰砰剧烈而跳,也不知是他的,还是他自己的。

  方言无意识舔舔嘴唇,略不自在地缩了缩腰部,却不想只是这小小的动作还是被对方给察觉了。

  身上的人似乎也僵了一瞬,方言正慌乱呢,察觉到肩窝里的人要抬起头来,行动快过大脑,一下反按住对方的后脑。

  “别看!”

  张继顿了一下后,果然又倒了回去,但是方言感觉更糟糕,因为这样一来,彼此间的任何放应全都被对方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正进退两难间,耳边响起一声轻笑,还是特别近的,让方言忍不住震了一下,顿时又引来对方一阵轻笑。

  “原来言儿也长大了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