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捡到的道侣是种子+番外

 

第78章 

  “比赛结束。此次进传承殿者, 七人。”那道虚无飘渺的声音再次响起,吸引住大殿之内众人的注意。

  祝余挠挠白风的掌心, 朝他挤眉弄眼,看着很是兴奋的样子,白风忽然不合时宜地想起, 祝余之前说要捕捉仙人神识之事。白风心中诧异,不是吧, 祝余竟不是说笑的,而是真的这么想?!

  仙人神识, 就算只有仙人实力十之二三,也不是他跟祝余能对付的, 毕竟, 仙人与修真者之间的差异犹如天堑,好比仙与凡,天与地, 不是同一个等级之上。白风反手扣住祝余的手,给他传音道:“祝余,别乱来, 仙人手段之深, 不是我等可以妄自揣测的。”

  祝余夹.夹白风的指骨, 示意他放心, 他有分寸。

  白风:越来越不放心了怎么破?

  白风想起那天,祝余说他当为棋手,以他人为棋子之事, 当时白风觉得孩子要鼓励,也跟着一点茶盘定乾坤,现在想来简直要悔死了。

  祝余不能捧,一捧就飘,当时他就该狠狠压一下的。白风只得再三告诫“不许轻举妄动”,后见祝余颇有当面答应背后搞事的痕迹,不得威胁道:“你要是敢乱来,道侣之约我便推迟了。”

  祝余双目一亮,“白风,你这是答应与我结为道侣了?”

  白风心道,你与我单方面签了那个霸道的道侣之契,我不回应,那道侣之约虽不成型,但除了彼此,你我与他人再不能约为道侣。除非生死,他俩已不能分开,不答应难道还矫情的断交,一辈子不相往来么?

  此时白风还不知,这道侣之契虽不成型,但祝余这边却能单方面履行道侣之间的事了,比如他可与白风分享寿笀、分担其疼痛、将道之感悟传递给白风等等,可以说白风完全是受惠方,什么都不用做便能享受到祝余的奉献。

  若他知道,根本不会纠结什么,哪怕只是为了回报祝余,他也会签订契约,投桃报李,白风本就是这么个姓子。只是与祝余之间,又多了“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的浪漫。

  见白风默认,祝余追问了一句,“那什么时候结为道侣呢?”祝余知道白风是个有原则的人,任何事在他心中都有个谱,白风心有决议却未回应契约,肯定是想进行个仪式,以示郑重。

  “等出了无明大陆,我就带你回我族地。等见过族长及我父母,便在族地内举行道侣之约,你看如何?”白风问询了祝余一句,见祝余喜滋滋的并无二话,白风加了一句,“当然,你若是乱来,那就说不准了。”

  祝余眉开眼笑,“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虽然之前就猜测到了白风的答案,但一日他没肯定,就一日放心不下,此时终于听到自己想听的话,祝余放心了。

  白风见祝余并无勉强之色,连之前的跃跃欲试也尽数消失,白风默然,祝余这是被他劝说打消了念头,还是本来就没这个打算,只是临行皮一下?

  此时四根大柱中间各自出现一扇一人高的门,门后隐隐绰绰可见通道,这是一处传送阵,也是进入传承殿的入口。

  白风与祝余挑并不纠结,选了最近的一根柱子。

  进门之前,白风还是不放心的继续叮嘱:“我见这事不对,大殿之内没横公鱼,这传承可能有诈,你别由着姓子胡来。”

  祝余握紧白风手,美滋滋的回道:“放心吧,我没想打仙人神识的注意。”若那仙人神识依旧强横,他肯定不会打他主意,又不是老寿星上吊,嫌活得太长。当然,若拿仙人神识虚弱地只剩残余,祝余还是会不客气的。

  那就是皮一下么?白风哑然失笑,暂时将心放回肚里。

  两脚踏入门中,天地骤然翻转,一阵晕眩过后,祝余发现自己立在一处空荡的空间之内。空间中除了他一人,再无其他。

  祝余等了会,空间中凭空出现一只傀儡。

  无论傀儡实力有多高,它都需要使用灵气或灵石做能源,祝余试探了下,见是使用的灵石,口启“泛”字咒,直接将灵石从傀儡凹槽里扔了出来。

  傀儡失去能源后立马不动,之后便消失于空间之中,随即空间内出现两只傀儡。

  祝余明白了,这是武力关。

  对付傀儡还算简单,之后五只十只直至上百上千只,祝余便用放风筝打游击的方式,口启“泛”字咒,全解决了。

  傀儡解决之后,空间内出现三只雕花箱子,它们飘在空中朴华无实,并不能通过外表看出其内是什么。而且三只箱子同一质地样式,连上边的刻纹都一模一样,也不能通过看谁顺眼选谁。

  祝余挑了中间那只箱子,他觉得中为尊处。

  箱子打开,里边摆放着一只巴掌长的玉瓶,祝余以灵气做手去取,玉瓶之上并无陷阱也没诅咒更没毒气,取走玉瓶之后三只箱子消失,并没见其他攻击,只这空间忽然出现一道门,应是进入下一关的入口。

  祝余心中讶异,通关了还真送宝物?

  他拔开玉瓶塞子,面上诧异之色更甚,捧着玉瓶心情很是激动,瓶中装的,竟是凤凰真血!

  他之前还在发愁从哪获得凤凰真血,白风虽为凤凰后裔,但体内凤凰真血并不算太过浓郁,他有心给白风提纯血脉,但提纯血脉并不算那么容易的。

  妖修提纯血脉有三种方式,一是功法,妖修族内的传承功法都有提纯血脉的作用,只是提纯速度受先天条件限制,若无天大机缘,提纯的有限;二是借用天材地宝助其提纯萃取,只是能够提纯血脉的宝物难得,许多终其一生都难以见到;三是吸收最优血脉的精血,直接将最优血脉的比例提高。而白风服用凤凰真血便是这一种,服用凤凰真血,能直接增加他体内凤凰血脉的浓度。

  随着最优的那条血脉会变得浓郁,机缘足够便可发生变异,妖体变为最优血脉的兽型,之后传承也会也不同。像白风,他现在接受的传承是鸾族传承,若他机缘巧合能够变身凤凰,那便能接受凤凰一族的传承了,白风也不再是鸾族,而成为了凤凰一族,虽然只是一只杂血凤凰。但若成为凤凰之后,再利用功法提纯血脉就简单了,凤凰之血本就能涅盘,将杂血排斥出去,只要再获得足够机缘就能变成真正的纯血凤凰,进而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

  天地之间纯血凤凰几乎没有,大多是杂血凤凰,能成为纯血凤凰的,基本上都成为世界之主。

  祝余喜爱白风,希望白风陪他长长久久走下去,自然关心白风的仙途。

  此时意外获得凤凰真血,祝余颇有种不切实际的做梦感。这是凤凰真血?这是凤凰真血!祝余此时迫切希望白风能站在他身边,打醒他,告诉他,这不是梦。

  凤凰真血!

  这是莫长青寻了万年,也没寻到,最后不得不冒着得罪五色凤凰的风险对五色凤凰出手,才能获得的凤凰真血啊!

  祝余喜不胜收,对接下来的关卡也期待起来。

  他此时完全被这惊喜给冲破了头脑,将谨慎丢到脑后,他将玉瓶一收,径直走向第二关。

  第二关是财权酒气色关。

  空间挤挤密密的都是各色宝物,祝余并不为这所迷,一边不停步朝前走一边还有心情吐槽,“这幻境太抠了,好歹也得出个宝器仙器,都是法宝算什么”,“这草和那花用木盒装是最好的,用玉盒装算怎么回事?哦,忘了这是个人密法,这秘境主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凤凰真血?真当我傻啊,虽然我希望凤凰真血越多越好,但是我希望怎样就怎样的吗?也太不走心了吧。”

  见祝余并不为宝物所迷,宝物消失,眼前出现一张王座。祝余刚恍然这是权势关,自己便坐在王座之上,底下一干渡劫大修皆跪伏在地,觳觫发抖。

  “成为修真界之主,所有人都跪在地面俯首称臣什么的,听起来还不错,可是自己是要当世界之主的大修,区区修真界之主,还是随时能被人推翻的,我会稀罕?”祝余虽心生不屑,不过看到甄海跟老猿跪在地下面带害怕之色,还是蛮爽的。

  王座消失之后,祝余站在酒林之中,酒香扑鼻,醇厚且久。祝余吸吸鼻子,有些可惜这是假的,而且酒香混杂,反失其味,有些可惜。他还在可惜之中,忽然冒出一群人将酒缸给砸了,酒液逸散,香味愈发浓郁。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白风正被人攻击,之前他还能无动于衷,但瞧见白风受欺负简直不能忍。祝余猛然一动,手一掐决,术法即将脱指尖而出,但最终灵气只引而不发,渐渐的消散于空中。祝余慢慢的收回双手,长吐一口气,嘴中只道:“白风是最棒的,才不会被这些杂碎欺负。”

  祝余恢复心平气和,酒色二关很快便破了,空间内又恢复空荡荡的一片。等了会祝余眼前出现一扇门,他提步上前,忽然顿住,白风从门后走了出来。

  祝余高兴的走了过去,“白风。”

  白风朝他点点头,也走了过来,他四处望了下,道:“我不是在闯关吗,怎么出现在这儿?”

  祝余面色一变,本来伸出去牵白风的手迅速一掐决,灵气如箭直接从\'白风\'体内穿过.\'白风\'面露诧异之色,不敢相信祝余竟会‘背叛’他。

  祝余又是‘狠狠心’,灵气一搅,将‘白风’绞成碎片。

  若真是白风,第一句话肯定是关心他闯关有没有受伤,绝不是如这幻象这般问出疑虑。

  ‘白风’消失后,面前出现三个大箱子,祝余又选择了中间那个,摸出一块星火石。

  星火石内蕴藏星火,星火催发真火,喂养真火,壮大真火。

  这星火石对白风也有大用,正好可将星火石内的星火喂养白风的南离明火,免却白风数年苦功。

  祝余很是开心的将星火石收下了,心道这秘境主人还真大方。不过都要飞升了,这些又带不走,留着造福后人也没毛病。祝余早忘记之前对幻境主人的评价了,完全沉浸在宝物获得之中。

  按说祝余也不是容易被宝物冲击便失了警惕之人,看他过宝物关的淡定就可知,只是摸箱子这个CAO作让祝余下意识地认定它的真实姓,因为地球上的闯关游戏便是如此,每闯过一关都会有奖励。祝余先入为主,就没多少怀疑。况且,摸出来的宝物都是与白风有关的,他潜意识里也不愿这是假的。

  进入下一关真正的门出现,祝余毫不犹豫地迈步走进去,他希冀的想,下一关闯过,会摸出什么宝物呢?

  祝余走进下一关,猛然顿住。

  空间内竖立着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里,‘祝余’正平淡的望着他。

  此时白风也过了傀儡关,获得一块刚石。

  他把玩着手中的刚石,心中疑虑更深了,他确实有心给祝余一块刚石,为着正是刚石那旖旎又甜蜜的寓意。可是心想事成未免太过轻易,反倒让白风心中谨慎愈甚,不过此时已经进入这传承殿,除了前行没别的法子,白风只能继续下一关。

  财权酒气色,白风心如磐石,并不为半点所动,不过瞬间,这一关便已闯过,摸出一抔装在木盒之中的稀土。白风轻笑,心想事成,心想事成,这传承殿有点意思。

  白风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猜测,继续下一关。他刚踏入,与镜中的‘自己’平静对视。

  也不知两人对视多久,镜中“白风开口道:“祝余不爱你,他还太小,什么都不懂,他不懂感情的分别,不知道爱情与亲情友情有什么不同之处。”

  白风轻笑,好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不,他爱我。”

  镜中白风冷静道:“你知道不是,不然你也不会之前犹豫那么久。”

  白风挑眉,“我这是对感情慎重,这是对我的负责,也是对他的负责。”

  镜中白风讥讽道:“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只是为了你自己。你之前没意识到你喜欢他,所以才以为祝余好的理由拖延。现在你知道你喜欢他了,就起着心思想要独占他。毕竟他那么好,谁不喜欢他呢?”

  白风闻言不仅不怒,反倒笑道:“你说的没错,他那么好,谁不喜欢他呢。我自然喜欢他,也想独占他。”

  镜中白风尖锐地指出,“你占着他年纪小,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因为自己动心了,所以起心思想独占他。你就不怕日后他懂了,有了心爱之人之后,怪罪于你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