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我成了最野的受[快穿] [参赛作品]

 

第71章 小结巴09

  尹卿儒追出去果然是把徐九叫住了。

  只不过不像别人所想的那样,他只是跟徐九说让他跟华宝愈走一趟, 然后回家里等他。

  于是满脑子问号的徐九离开以前就被华宝愈带着签了一份合同。

  是一份预签约的合同, 大概内容就是如果他在选秀节目中火了,将会成为天成娱乐名下的艺人。

  徐九表示, 现在娱乐公司都这么会做生意了吗?先把人定下来再看到时候能不能火。要是火了就直接正式签走,没火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 预签约的合同自然失效。

  最可恨的是这个预签约到正式签约的期间艺人是没有任何报酬的!

  也就是说预签约的艺人什么报酬都拿不到,却要先把自己卖了。

  而且还是不得不卖。

  “圈子就是这样的。”华宝愈悄悄跟他说, “就这儿还是多少人挤破头都没资格签的, 再说要是没选上合同自动解除,你也没什么损失。”

  话是这么说, 不过好处总归是都被人拿走了,小肚鸡肠·九还是觉得这也太不公平了。

  虽然他签不签都无所谓,反正也没旁的路可以走,签了也就签了。但对那些真正有在这个世界上讨生活的人来说呢?

  ……

  果然还是想太多。

  他竟然忘记了这是个虚拟世界。

  徐九努力让自己清醒清醒,这回是毫不犹豫地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知道尹卿儒还要忙上好久,被告知可以离开了以后徐九就独自回了尹老大的家。

  华宝愈说要送他回去,被徐九拒绝了,他有手有脚的,又没火呢也不怕狗仔队, 完全可以自己回去。

  而且尹卿儒的大助理跟在身边儿太拉仇恨了,虽然刚刚录制的时候尹卿儒除了对他说的那两句话以外就再没正眼看过他, 任旁人怎么看都是一种“他只是有点特点才被尹老大看上的,没有其他任何特别之处”的感觉, 但总麻烦人宝愈哥徐九也挺不好意思的。

  “那好吧。”华宝愈最终妥协。

  家门一律都是电子锁,他告诉了徐九大门和屋门的密码,让他有事给自己打电话。

  徐九表示明白,记下了密码,又不得已开了机,用手机查了查附近的公交线路,最后自己坐车回去了。

  其实会坐公交车回去主要还是因为他囊中羞涩,要不然时间这么紧迫,徐九真恨不得飞回家去看那些考试题目!

  就在刚刚他才知道,一个月后是复赛正式播放的日子,也就是《梦想:天王巨星!》这个选秀综艺节目的首秀,而在此之前,第一期的参赛者要提前一个星期就开始参与到录制中去了。

  而且更加苦逼的是,他被通知他将是第一期节目的参赛者。

  也就是说……他其实连一个月的时间也没有了。

  不仅徐九这边,对于主办方来说这个时间真的很紧,他听给他发这个通知的场务说尹卿儒昨天整天都在忙这个事。

  而据说甄选顺序是举办方抽签决定的,虽然听起来相当任姓,不过顺序已经定下来了,不是徐九能够改变的。

  恨不得飞回家的徐九打开电视机开始接着昨天的部分,恶补那些他从来没有看过的电影。

  时间满打满算都不剩下二十天了,能把这些影片看完并记住已经不错。别的徐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是到时候抽到的题目是他连看都没看过的影片那就热闹了。

  这边徐九昏天暗地的又恶补了三部影片,天再次黑下来的时候,开始补第四部 的时候电子锁发出一阵响声,随后有人开门进来,是尹卿儒。 

  因为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徐九看得太专注,都没有开灯。

  黑暗里,尹卿儒看见在电视机前专心致志地看电影的徐九还愣了一下,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眉毛稍稍挑了下,最后像是随口问道:“吃饭了吗?”

  然后一抬手,打开了灯。

  “……没呢。”徐九说。

  尹卿儒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大概是回房间换衣服。

  徐九也没管他,继续顶着屏幕跟888挑选目前在看的这部的经典镜头,然后不一会儿就被一阵香气给吸引住了,他原本没觉得饿,但被这种食物的原香味儿一勾,肚子立即咕咕地叫了起来。

  按下暂停键,向味道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见尹卿儒款款走来,手上还端着一碗面。

  徐九:“……”

  几乎想都不用想,他就预见到尹卿儒端来的这碗面应该就是白水煮的。

  毕竟也没闻到其他什么味儿。

  不过尹老大亲自给他煮面端过来,又正好赶上他饿了,徐九还是怀着感恩戴德的心情接过了这碗面,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自动跑到冰箱前面去拿老干妈。

  回来以后他发现尹影帝自己也端着一碗面,正坐在沙发边等他。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问题,徐九觉得坐在那里端着个碗、眼巴巴地等着他回来的尹卿儒看起来像只嗷嗷待哺的小动物。

  他连忙跑过去坐下:

  “尹、尹哥你也还还没吃呢啊!”

  尹卿儒:“嗯。”

  徐九:“那,那怎么没吃啊。”

  尹卿儒:“忙。”

  “……”

  得勒,这位主儿看起来比自己还饿,直接就着酱就吃上了,虽然动作还是那么优雅吧,完全没有失了他影帝的身份,但徐九还是看出来他的确是饿了。

  这男主在外面忙的连一顿饭都吃不上?

  徐九总觉得有点儿不真实。

  毕竟人可是影帝啊,身边跟着一票助理呢。

  徐九理所当然地没忍住,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可惜尹卿儒还是那句:“没抽出来空。”

  “……”

  好吧。他一个不懂艺术的人,应该是懂不了尹老大这种为了舞台和艺术献身不惜燃烧全部的感觉了。

  徐九埋头吃他的面。

  尹卿儒虽然是饿了,但进食速度并不快,起码跟徐九的狼吞虎咽没法比,到最后竟然还是徐九先吃完了一碗面。

  “进食太快会影响消化。”尹卿儒细嚼慢咽把嘴里最后一点东西吃完,收拾碗筷的时候说。

  “哦。”徐九:“我我是习惯了,没事儿了。”

  尹卿儒看了他一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趁着年轻,要好好爱惜。”

  徐九:“……”不是,尹老大这话儿说的,怎么好像他自己就七老八十了似的呢?

  面都是人家煮的,还是人尹老大刚忙完回家以后,什么都不做马不停蹄煮的,徐九这个房客本来已经够没眼色了,也不能让人堂堂一贵族公子哥再洗碗了,徐九自动接下了这活儿,让尹老大去洗个澡。

  尹卿儒没意见:“好,等会儿你就在这等我,我给你说说戏。”

  “好。”

  徐九现在是黄鼠狼咬乌龟——无从下手,本来就想等尹卿儒回来求他给自己说说,毕竟人家是专业人士,比他跟888在这儿闭门造车得强。

  没想到都没用他说,人自己就提出来了!

  徐九收拾好了就赶紧乖乖在沙发上坐好,还准备笔纸记笔记。

  然后他把目光放在电视机上,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现在看的这部正是尹卿儒五年前摘得帝冠的一部文艺片。

  ……这暂停键按得也是蹊跷,看起来比现在嫩一点的尹卿儒的脸,正大大地定格在画面上。

  ……

  一下午早就看得眼睛蹿花了,脑子昏昏涨涨的,智商几乎降低为0。而且这部电影应该是尹卿儒早期拍的,模样还很嫩,他隐约觉得面熟,但已经变成浆糊的脑袋并没有自动去分辨这是哪位……

  话虽这么说……只不过……这尹老大大大的脑袋就映在电视上,刚才吃面的时候他竟然都没发现。

  就有点儿太说不过去了!

  “尹卿儒不会觉得我是要抱他大腿所以故意在他回来的时候播这部片子的吧?”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任谁都不喜欢有心机的boy啊,他还想进行计划B呢!

  徐九觉得自己真是百口莫辩。

  【不知道哎。】这种情况888也无法判断:【不过按888所了解的情节桥段来说,宿主你这种做法就是最低级的勾搭手段啦!】

  徐九:我不是,我没有……

  不一会儿尹老大就走出了,他换了一身轻薄的居家服,V领半袖和短裤,头发上还滴着水,还带着一身的水汽,就靠着徐九坐在了他旁边儿,拿过遥控器直接进入主题说:“你在看这部,那我们开始吧。”

  ……

  尹卿儒旁的什么都没说,徐九表示就这么就开始了?

  松口气的同时他想说老大你现在这么坐我身边儿有点奇怪啊……

  徐九本着尽量练习说话的意图说:“尹哥,头发要……擦干,要不然容易受……风,尤其屋里冷气足。”

  尹卿儒又看了他一眼,说:“没事儿,我以前就这样。”

  随后又要按遥控器。

  但是徐九已经抢先一步从他身边走过,跑去给他拿毛巾了。

  这间房子里有两个卫生间,徐九用的那个跟尹卿儒的不是同一个,他还从没去过尹卿儒的浴室,所以冷不丁推门进去还有点儿发懵。

  ——他不知道哪个是尹老大用来擦头发的毛巾啊!

  这不,一不小心又自来熟了。

  那万一要是拿了个擦脚的……那就不美了。

  于是他也只能把尹老大叫过来,指认给他。

  所以到了后来还是要尹卿儒自己来拿。

  无论如何,这个插曲过去了,等尹卿儒擦完了头发,两个人就重新坐下来,尹卿儒拿着遥控器,十分熟练地将进度条拉到徐九正看的这部影片号称经典的几个镜头的片段,他先让徐九看,看完后再让他说有什么感触。

  徐九……不觉得自己能看出什么感触啊!

  演员演技炸裂?哭戏很稳?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尹影帝那张分外严肃的脸,他总觉得自己要是这么说这私教课也就结束了。

  于是只能绞尽脑汁地想。

  因为想不出来,所以他又开始口吃了,最后还是只憋出了“演技炸裂”,“哭戏很稳”这种话。

  不过尹卿儒全程都很有耐心的样子,就算他吞吞吐吐到自己都觉得烦了,尹影帝还是完整地听他把话说完,然后才问:“这部影片你之前看过没有?”

  徐九……摇头。

  尹卿儒好像也并不为他没有看过这部影片而产生什么别的思绪,态度平静地点头:“怪不得。你看不出什么是因为我跳过了,你不知道前情……”

  男主稍一停顿,用他好听的声音说耐心解释:“男主一直都在寻找与之相爱而又失踪了的女主,一开始他不相信她会不辞而别,以为她遭遇了什么不测,这是我给你看的第一个镜头,后来在报警以后警方并未找到任何类似于女主的受害者后,就产生了一种既庆幸又着急,觉得女友可能是被绑架,出什么意外,只不过警方没有找到的无助和愤怒。”

  尹卿儒按了下遥控器,他语气平淡的好像在评论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演的戏:“就是我给你看的第二段。”

  “第三段,就是他开始漫无目的地寻找女主的途中,这个过程你可以慢慢看,注意他的眼神变化。”

  尹卿儒说着就开始给他播放起了这个片段。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