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影帝花式炫夫

 

文案

 

霍望阳:亲亲,抱抱,求表扬。 

迟白卉:…………(被亲亲,被抱抱,表扬一下!) 

霍望阳,迟白卉。

 

架空,同姓可以结婚的时代。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忠犬帅气攻(霍望阳)x气质高冷受(迟白卉) ┃ 配角:等等 ┃ 其它:甜文

 

 

第1章 抓包

某音乐节目:和主持人一对一的谈专辑背后的故事,期间还会有弹幕互动。

  主持人林柔一身大红色的小香裙,出现在了演播厅。看着台下奋力举着灯牌的粉丝们,开玩笑地说:“不知道怎的,我总有种大家走错片场的感觉,我们大影帝的应援灯牌怎么出现在了一个音乐节目里。”

  粉丝:“哈哈哈哈哈哈!”

  林柔:“天呐,看来今天我的热场时间还是取消吧。快点把男神请出来,我怕你们在心里埋汰死我。”

  粉丝们又被逗笑了:“哈哈哈!”

  不愧是苹果台的一姐,主持功底一等一的,短短两句话就把演播厅里的气氛调动了起来。

  林柔带着和台下同款的笑容介绍道:“欢迎我们今天的嘉宾---霍望阳!”

  在大家的掌声和欢呼声中霍望阳走到了台前,看见人,大家又是一阵激动。

  林柔捂住耳朵,假装抱怨地看着霍望阳说:“望阳啊,我这看耳科的钱看来得你出了。”

  霍望阳配合着说:“啊?这可怎么办,我家钱不归我管的。”

  台下声音更大了。

  林柔无奈地说:“您今天是抱着拆我们演播厅的心来参加节目的吧?”

  霍望阳认真地说:“我今天是来宣传我的新专辑的。”

  林柔:“我们先来做个自我介绍,然后再坐下来聊好吗?”

  霍望阳:“好。大家好,我是霍望阳。”

  粉丝:“kya!!!”演播厅都震了震。

  林柔扶额:“我们还是快坐下吧,这演播厅都不稳了。”

  霍望阳坐下来,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左晃晃,右荡荡。

  坐下来后,一切都比较顺利地按照台本进行着。

  “大家都知道我们霍望阳专辑的首发日是在11月23日,那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日子发你的第一张专辑呢?虽然我知道这个问题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但是台本上写着,我还要交差,就请我们望阳再说说好吗?”林柔看了看台下一群笑得好不开心的粉丝,于是:“要不你们替望阳解释解释也行。”

  “家里人的生日!”

  “迟男神的生日!!!”

  “啊!!!白白的生日!!!”

  听到某个声音让霍望阳眉头皱了皱。

  林柔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霍望阳摇摇头:“那倒没有,只是白白?”

  林柔没有反应过来,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台下的粉丝们秒懂,提醒道:“吃醋了!”

  “哈哈哈!影帝又吃醋了。”

  “记住了!白白是影帝的专属爱称,我们都不能叫!”

  “我男神怎么能这么可爱!”

  “kya!!!吃醋好可爱!”

  林柔听着台下的话,懂了。再次看向霍望阳,眼睛里都是笑意:“原来是吃醋了啊!”

  霍望阳回答地十分认真:“白白可是我求了好久,他才答应我在外面可以这样叫他的,你们这么轻易地就能叫,我有点不太平衡。”

  粉丝们无情地嘲笑:“哈哈哈!”

  在做这一期节目之前台里的领导就说尽量把话题往迟白卉身上引,这样就不愁没有收视率了。但是两人向来低调,林柔还怕霍望阳不肯过多的曝光私生活,现如今这么配合,林柔可高兴了。

  林柔顺势问道:“他不喜欢这个昵称?”

  “嗯,他说太像女孩子了,不准我叫。我可是用一个生日礼物换来的。”霍望阳看着台下刚才那个叫白白的粉丝半开玩笑地说:“用一个生日礼物来换这个称呼是不是不太值得啊?”

  那个粉丝被霍望阳看得脸一红,连忙摇头:“值得,值得!”

  霍望阳:“是吗?”

  粉丝:“呜呜呜~,我再也不叫白白了。”

  霍望阳很满意:“谢谢。”

  粉丝:泪。

  其他粉丝:同情你,踢翻了影帝的小醋坛。

  林柔觉得她看到的霍望阳的资料真是太不准确了,眼前如此幼稚地和粉丝争一个称呼的人真的是那个短短七年就拿了四次影帝的人?

  林柔硬着头皮把节目拉回正轨:“我们都知道望阳你作为一位演员十分的成功,是什么原因让你想要转型成为一位歌手呢?”

  霍望阳轻轻地笑了:“我并没有想要成为一位歌手。只是,不都说七年之痒吗?我觉得白白就有点这样的征兆了,我觉得我得做点什么才行。他以前就说过我唱歌好听,本来只是想唱给他听的,结果被我家经纪人知道了,然后就有了这张专辑。”

  粉丝在下面噗嗤噗嗤地偷笑着,在休息室里霍望阳的经纪人赵林气得就想往台上冲,幸好被助理小王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

  小王不停地帮赵林顺气:“赵哥!赵哥!不气,不气啊。”

  赵林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指着大屏幕上霍望阳那张让人火大的脸:“嘭!你看,他说的那是什么话!这不是说我是那什么万恶的资本家吗?什么叫被我知道了才有这张专辑的?啊!”

  小王心想:本来就是嘛!虽然霍哥后面觉得能够高调地秀下恩爱什么的,也很高兴。

  但嘴上还是继续安慰道:“赵哥,您别气,别气。电视台这么多人看着呢,赵哥!,而且霍哥说话本来就半真半假的,大家都不会放心上的。真的!”

  赵林这么一想,心里舒服了点,但是还是有些气。但是这是在电视台………

  哼!霍望阳!咱们走着瞧!!!

  小王刚松一口气,想着终于把这暴走的恐龙给哄好了,结果一低头看见赵林聊天对话框上的人名,另一口气又上来了。

  小王:“赵、赵哥,你这是干嘛呢?”

  赵林用力地敲着键盘,好像那就是霍望阳一样,恶狠狠地说:“小样儿,和我斗!”

  那对话框上赫然写着,to迟白卉:快看直播,霍望阳那小子在和粉丝幼稚地争“白白”的称呼!

  小王捂脸:…………到底是谁更幼稚啊……

        娱乐圈的人都以为霍望阳是除了演戏就不喜欢在镜头面前露面的人,所以才会从来不参加综艺什么的,上节目也只是宣传电视剧和电影,和剧组一起,很少这样一个人上节目。

  然而事实却是,霍望阳一个幼稚地要死地炫夫狂魔,早期还没什么名气的时候,赵林安排霍望阳参加了个采访,想着赚赚人气什么的,结果这丫倒好,和那个主持人聊了一整期的迟白卉,还问那主持人惹爱人生气了怎么办?他当时气得,差点没撅过去。

  从此再也不敢让他上那样可以让他说很多话的节目,赵林得出个结论,霍望阳就只能当个花瓶在一旁站着他才能多活几年。

  过了七年,原以为他会成熟点,谁知道,这丫光长年龄不长双商!

  更加可恶的事,居然败坏他的名声,小样儿,看我不让迟白卉治治你!

迟白卉本来就一直惦记着霍望阳节目的事儿,这会儿收到赵林的消息后,可能是经历了太多了吧,迟白卉也没有太惊讶,只是有些无奈。

  “傻子。”但是话里却有化不开的宠溺。

  迟白卉把笔放下,本来就没什么心情工作,干脆直接点进直播的页面,大大方方的翘班。

  那边话题彻底被霍望阳带偏了。

  林柔小心翼翼地看向霍望阳问:“你和你爱人在感情上出了问题吗?”

  迟白卉:………

  霍望阳一脸难色:“也不是,就是最近他对我没有以前热情了。”

  迟白卉:………

  林柔心里都开始打鼓了:这不会是要分手的前兆吧?这可怎么办啊?

  但是面上还是笑得十分的得体。

  霍望阳继续说:“前两天我提议一起出去玩几天,被他拒绝了。然后我找他求安慰他也没有完完全全地安慰我。”

  迟白卉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

  没有完完全全地安慰?

  迟白卉最近工作比较忙就拒绝了霍望阳度假的计划,看着他可怜巴巴的眼神,迟白卉心里也很愧疚,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去安慰他,只不过后面实在太累了就没有完全完成他的……一些……动作。结果,结果!

  手机铃声赫然响起。

  赵林。

  迟白卉深呼吸,接通了电话,并没有急着放在耳边。

  赵林怒吼:“啊!!!白卉!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你看见那小兔崽子在节目上说什么了吗!!!啊啊啊!!!我要把这家伙从台上拉下来,你们睡都不要拦我!谁都不要!!!”

  等赵林吼累了,迟白卉看了眼节目后面的弹幕墙,食指敲着桌子,说:“赵哥,你有这个节目的号吗?”

  赵林:“呼、呼、什么?”

  迟白卉:“我想发个弹幕。”

  赵林一听,连忙应到:“有!有!有!我去给你弄个黄金vip,等着啊!马上就给你弄过来!”

  迟白卉:“嗯。”

  挂电话前赵林还嘱咐道:“白卉啊!你这次一定得好好管管他呢,看他在节目上都说了些什么!”

  迟白卉回答地十分认真:“嗯,是要好好管管了。”

  半分钟后,赵林就将账号,密码发了过来。

  迟白卉利落地登录后,敲了第一个弹幕:好好工作。

  赵林给迟白卉的是黄金vip,弹幕是金黄色的,前面还有名字--迟白卉,而且还圈在弹幕墙的正中间,总而言之,十分的显眼。

  迟白卉的弹幕一出来,粉丝就沸腾了!

  “kya!!!!那是本人吗?!!!”

  “有人冒充的吧?”

  “不会吧,这个语气,好像迟白白耶!”

  “不会是赵哥冒充的吧?”

  “赵哥的话,会气得直接打:小兔崽子,你给我好好工作!的吧。”

  “应该是本人,开始阳阳那不要脸的秀恩爱方式惹怒了正主。”

  “不要脸?”

  “单纯的孩子,你们以为没有完完全全安慰好是什么意思?”

  “天呐!流氓!”

  “阳阳,快看!迟白白来了!”

  “阳阳,不能再浪了,家属来监工了。”

  林柔顺着现场粉丝的目光看去,正好看见那句“好好工作”的残影。

  本来以为只是个恶作剧,结果看见对面坐着的男人不知何时挺直了背,手端端正正地放在两条整齐的大长腿上,像是幼儿园想要得到老师表演的乖宝宝一样。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