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番外

 

 

正文 192.如何套路一只正直主角6

 

    噗通——

 

    “弟子越界, 请师尊责罚。”

 

    本来褚景然带着人一路行至自己所在山峰, 脚步微收着准备解开自己离去时设下的禁制, 却不想刚停脚, 他就感身后一直跟着他的人竟直直的撞到了他的身上.

 

    最重要的是……完全不设防的他,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之下, 差点摔倒了。

 

    此刻褚景然的内心只有一句话:原主高冷的一世逼格差点被我一跤全毁了。

 

    当然,若不是对方, 拽了他一下的话,可能就真毁了。

 

    真是成也萧玦,败也萧玦。

 

    跪在地上的萧玦这会儿只感整个人生都要黑暗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怎么只要是对着师尊,动不动就喜欢走神,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师尊那般在意法礼尊卑,会……怎么责罚他?

 

    瞧见宿主一个眼神将对面的男主吓成了鹌鹑, 520号忍不住吐槽道:【宿主,你到底给单纯的主角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一个眼神怎么就将人给吓成这样了?】

 

    褚景然也觉得很内伤,自己一个眼神真那么可怕么?

 

    萧玦:QWQ有。

 

    将自己冷冰冰的眼神收了收, 褚景然道:“此为二,事不过三。”

 

    520号试探姓的道:【若真有三呢?】

 

    【呵, 当然是……原——谅——他!!!】咬牙切齿。

 

    东西还没帮我取出来, 我能拿他怎么办!

 

    520号(捂脸):扎心了, 这个回答。

 

    萧玦心尖微松三分, 面含感激还未来的及表态度,就听头顶传来一句令他如坠冰窖的话。

 

    “还有,我现在不是你师尊。”

 

    跪在地上的萧玦浑身一震,这是……不打算收自己当徒弟了?

 

    想到不久前对方如天神般降临救下自己的画面,想到对方‘亲切’问他是否愿意的画面,想到对方接连两次的发火,此刻萧玦内心中充斥着一种道不明的悲凉。

 

    就见他颤着哆嗦的声线,一遍遍的磕着头重复道:“弟子……知罪,愿受任何责罚,弟子只求师尊……求您不要不认弟子。”

 

    面对地上将额头都磕破了,这般狼狈的萧玦,褚景然沉默了。

 

    所以,我是不是不应该简话的?

 

    褚景然方才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在宗外时我可以让你随便叫,但进了宗内就不行了,因为我突然想起,自己收亲传弟子是要得到天衍宗官方盖章认证的,你还没盖章还没得到认证,于礼于情你都不能算是我的弟子,简称,我现在不是你师尊。

 

    520号:鬼听的出来你真正的含义!

 

    正在磕头求师尊收回成命的萧玦,忽感自己磕头的动作没法持续下去,好似虚空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拒绝着他的动作般,察觉到此,他心下一片灰死。

 

    师尊真的不愿意再原谅他了。

 

    就在他心头绝望翻滚满腔之时,一个精致的瓷瓶忽的出现在他眼帘。

 

    机械的抬头向上,他见到了褚景然冷淡一片的脸。

 

    张了张唇,萧玦唤道:“师……尊。”

 

    视线中那双眸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淡若冰水的声音传来,“服下。”

 

    抬起颤抖的手,萧玦将面前瓷瓶接过,服下了瓶中丹药。

 

    就见丹药入喉,他额上方才因磕头过猛而形成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不到三息就恢复如常,可这伤是恢复了,萧玦的整颗心却还是沉浸于被抛弃的绝望中。

 

    为了保持自己差点丢掉的逼格,褚景然也未解释一句,解开禁制后就往峰内而去,徒留萧玦满目的悲凉。

 

    【宿主,再过两个时辰天就黑了,你这云凉峰晚上的气温低到能冻死修士,你不把他一并叫进禁制内来?】

 

    【他冷了不会进来么,又不是傻子。】

 

    520号:万一真是个傻子呢?

 

    事实告诉褚景然,一根筋的萧玦就是个单纯的傻子,若不是打坐到一半的褚景然心血来氵朝用神识扫了圈外面情景,萧玦极有可能就会成为第一个冻死在云凉峰的修士了。

 

    褚景然再次来到山峰外时,萧玦早已是被极寒的天冻的全身僵硬,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如白天般保持着那个跪立的姿势,连位置都没有偏过半分。

 

    见到他的出现,黑夜中的少年颤颤的抬起头,用着完全哆嗦的听不清语调的声音,口齿不清的道:“弟子……知错……请师尊……收回……成命。”

 

    褚景然:这里有个傻子。

 

    将站都站不起来的小萝卜头拎起,褚景然使出缩地成寸眨眼就回了殿中,察觉到了他经脉中被极寒之气冻的灵力阻塞的现状,也不敢随意喂药,只能用灵力为人先驱寒。

 

    房间中,寒凉随着灵气的运转四散而开,颗颗挂于肌肤之上的冰晶解冻后顺着萧玦苍白的脸滑落,热气腾腾,寒凉尽去,一直闭眼的萧玦缓缓地张开了双眼。

 

    入目是男子熟悉的容颜,闭上了他那双如霜雪般寒凉的眸,整个人倒是添染着他未所见的柔。

 

    环顾四周,再结合此境,萧玦一秒就明白对方又救了自己一次,可是……

 

    ‘我现在不是你师尊。’

 

    白日声音尤在耳畔,这会让他只感心中苦涩万分,就在他心中愁解不知是,熟悉的声音响起。

 

    “为何不进殿?”

 

    因为师尊你不认……等……等一下?!

 

    萧玦猛的抬起头,眸中满溢惊与诧,褚景然缓缓张开眼,看着对面人的人道:“未筑基前夜晚不要在禁制外走动,云凉峰上盛产的极寒之气会冻结你筋脉里所有的灵气。”

 

    “师……师尊。”

 

    眉头一皱,“现在你还不是我的弟子,”话落,好似担心人如之前般误会,褚景然不得不解释道:“收亲传弟子需要于案,明日早起随我一同去面见宗主,需宗主同意后,你才可在宗内唤这两字。”

 

    话毕萧玦秒懂了白日发生的那一幕,所以……师尊是这个意思?

 

    褚景然:呵呵,拒绝跟傻子说话。

 

    未得到人的回应,起身的褚景然侧头道:“可有听清?”

 

    将之前的那场大乌龙压下,萧玦脸上浮露出个傻笑,手忙脚乱的跪下,郑重道:“萧玦明白。”

 

    ……

 

    归一殿

 

    “苏长老想收他为亲传弟子?”

 

    “回宗主,我正是此意。”

 

    首位之上的宗主无悠看向跪于大殿正中央的萧玦,眉头下意识的一拧。

 

    怎么才炼气一层,这资质……也太差了。

 

    褚景然:他昨儿才引气入体,今天就炼气一层了,这资质……差?

 

    完全不知道这一点的无悠看着下面的萧玦,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对于褚景然的这个决定,他只以为是因为之前的收徒之事,现在褚景然是被逼烦了,不得已下随手挑了位废的不成样的人作亲传弟子。

 

    “若是因之前那事,苏长老大可不必如此,亲传弟子之事不容马虎,苏长老要三思。”而且,你随便选的这个人,也太废了,宗内随便拎个弟子出来都比他出彩。

 

    “我既带着人来归一殿,那这就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

 

    虽是见人如此,可无悠还是再次提醒道:“苏长老可知亲传弟子意味着什么?”

 

    褚景然抬眼,平静的道:“自是明了。”

 

    因天衍宗的某些特殊姓,历年来天衍核心长老每人只允许收一位亲传弟子,宗主则不能超过三位。

 

    故相应的,这亲传弟子的地位在宗内也就格外的高,甚至可以凌驾于一些内门长老之上,于天衍宗所有弟子眼中,亲传弟子这个位置,是完全不输于珍宝般的存在。

 

    若说天衍宗的亲传弟子之位是珍宝,那么天衍七长老苏清望名下的亲传弟子,那就是稀世瑰宝。

 

    天衍宗乃至整个修真界,谁不知晓苏清望年少那会,曾一人一剑挑遍同阶无敌,再加上他乃是万年不遇的灵剑之体,早在未进元婴之时就锻出剑心,再天衍剑诀相辅相成,修真界中的越界挑战,在他眼中更成了家常便饭的易事。

 

    当年,苏清望仅凭天衍剑诀的基础式,一人一剑挑遍同阶无敌手的事迹一出,不知让多少天衍宗师兄弟妹转头去刻苦修基础剑式,但至今为止,却无人能在他手上走过三招。

 

    天衍宗五年一次收徒,新人弟子里面是有近一半的人是冲着苏清望这三字而来,而天衍宗内有近八层的人都眼馋着苏清望的亲传弟子之位。

 

    可现在却要将这么珍贵的亲传弟子之位,给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废材,无悠怎么可能没有意见。

 

    当然若只是这样,可能无悠也不会CAO心到这个地步,而他会这么关心这一点的根本原因是,他是苏清望的‘大腿’。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